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六十九章 最后的情分

作者:落水缤纷更新时间:
    


    林亦可这话多少有些刺人了,苏母脸上僵了僵,有些下不来台。

    “小可,你这孩子说话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

    顾景兮出声训斥了一句,又催促道:“不是身体不舒服么,赶紧回房休息吧。”

    而后,又一脸歉意的对苏母说,“这孩子心直口快的,你别介意。”

    苏母摇着头,但心里只怕尴尬的更厉害了。

    顾景兮虽然训斥林亦可,却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

    这手段和她刚刚训斥苏卿然真是如出一辙。

    顾景兮真是个精明人,不仅精明,还十分护着儿媳妇。

    苏母顿时觉得,不然卿然搅进唐家是对的。

    ……而另一面,林亦可气匆匆的回到房间。

    随后,顾景霆也回来了。

    他在他身边坐下,自然而亲昵的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扯进了怀里。

    林亦可冷着脸,仍是一副极为恼火的模样。

    “生气了?”

    “你不气?”

    林亦可抬起眼眸,漂亮的眸子里都是怒气。

    “我才发现,原来眼泪也是武器,装可怜也有致命的杀伤力。”

    林亦可才知道,苏卿然母女才是真正的好演员,唱念做打,演的比真的还真。

    苏卿然母女这么一哭一闹,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她们反而成了苦主。

    连姓范的都变成无辜的人了。

    顾景霆听完,淡淡失笑,深眸里却闪着悠悠的冷光。

    “她们这么一哭一闹,也不过是演了一场闹剧而已。

    奶奶和爸妈都不是傻子,你能看出来的事,难道他们会看不出来么。

    苏卿然母女不过是穷途末路,才扮起了跳梁小丑而已。

    她安抚不住范宏,迟早要被姓范的咬上一口。

    与其到时候被唐家人问责,不如主动承认,避重就轻。

    她们也不算傻,究竟是苏卿然吩咐范宏刁难你,还是范宏自作主张,这一点无从考正,所以,苏卿然才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何止是苏卿然摘了个干净,连范宏都不能过于苛责。

    否则,就是我们霸道不讲理了。”

    林亦可抢白道。

    顾景霆淡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姿态颇为宠溺。

    “行了,别气了。”

    “我能不气么!”

    林亦可扒开他的手,板着脸,继续说道:“她们话里话外都在指责唐家悔婚,指责我占了苏卿然的位置,巴不得我识趣一些,赶紧把唐少夫人的位置腾出来还回去。

    我嫁给你,好像成了罪大恶极似的。”

    林亦可说完,一双漂亮的眼睛不停的瞪着顾景霆。

    顾景霆被她瞪得很是无奈,搂着她,叹道:“知道你委屈。

    但这件事情上,唐家的确不占理。

    当初,苏父是被爷爷牵连而死,为了安抚苏家,唐家的确许诺过两家联姻的事。

    奶奶和爸也实在为难。”

    “苏卿然母女哭一哭,闹一闹,奶奶就要低头。

    还要负责替她们扫尾。

    以后,是不是无论她们提什么无理要求,奶奶都要答应?

    都是我的错,让奶奶和爸为难了,干脆我们离婚算了,你娶苏卿然,就都不用为难了。”

    林亦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明显是说气话。

    “行了,别说气话。

    离婚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出来,你就不怕伤我的心。”

    顾景霆笑的颇为无奈,低头在她气鼓鼓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姓范的这件事,的确是不宜闹大。

    奶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是为了保全唐家和苏家的脸面。

    但奶奶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是何其精明的人。

    苏家母女不过是自以为聪明,上蹿下跳,奶奶心里像明镜一样。

    这一次,奶奶看在过世的苏父面子上,不和她们计较。

    但这些年,她们和奶奶的情分也耗尽了。

    以后,最多也不过是面子情,再想打着唐家的旗号作威作福,也是不可能了。”

    林亦可抿着唇,没反驳。

    顾景霆手臂一揽,把她抱在了膝上,反锁在怀里。

    两个人面对面,姿态极为亲昵。

    “好啦,苏家母女闹出这次的事,最终不过是得不偿失而已。

    她们想出这样的方式自救,心里也应该明白,和唐家联姻只怕无望,以后也不会再打我主意了。”

    林亦可听完,勉强点了点头。

    “这倒算是好事。”

    只有千年做贼的,哪儿有千年防贼的。

    苏卿然总惦记着顾景霆,指不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现在她们自己想通了退出,的确是一件好事。

    “行了,别板着一张小脸,一会儿帆帆就回来了,我们下楼吃饭吧。”

    顾景霆软声细语的又哄了几句,总算把人哄好了。

    顾景霆和林亦可手牵着手下楼,刚走进一楼的厅堂,就听到唐老夫人和唐战峰站在说话。

    唐战峰的脸色少有的难看,“她们这是把唐家当成什么地方了?

    把唐家人都当成傻子哄,这么肆无忌惮的闹。”

    唐老夫人重重的叹了口气,苍老的脸上带着几分伤感。

    “怪我,太纵着她们,这些年把她们纵坏了。”

    顾景兮伸手拉住唐老夫人的手,宽慰道:“人心易变,妈,您也别太自责了。”

    唐老夫人的眼神有些迷茫,唇角一丝苦笑。

    是啊,人心易变。

    当初,苏父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憨厚老实。

    苏母出身不显,很乖巧本分。

    苏父死后,只剩下苏卿然母女,孤儿寡母,十分让人同情。

    唐家当初许诺联姻,也是真心诚意的。

    她当时想着,若是战峰没有儿子,也可以从旁支过继,总归不会委屈了苏卿然母女。

    可惜啊,苏卿然母女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所以,她们看不上唐涛,小算盘打得叮当响。

    后来,唐灏认祖归宗,苏家母女隐晦的提起当年联姻的承诺。

    那时候,唐老夫人甚至想过给孙子施压,让他必须娶苏卿然进门。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出了林亦可的事,又多了一个小帆帆,苏卿然只怕已经是唐家的媳妇了。

    而此时,唐老夫人无比的庆幸,没有让苏卿然进门。

    那对母女的心术不正,从根子里已经坏了。

    “唉。”

    唐老夫人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毕竟是付出了多年的感情,伤感和伤心都避免不了。

    “战峰,这件事你去处理一下吧。

    那个姓范的,别让他乱说话。”

    “妈,您放心,我会处理。”

    唐战峰回道。

    唐老夫人点了点头,满眼的疲惫,“就这样吧,算是全了我们和苏家最后的情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