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35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不是神父,我不要做!”

    神父猛地跳起来,目光忙乱地看着神殿,想要往出冲被恩特捉住,强行扣在怀里。

    “神父…雅伯尔,你不是还要天祭吗?你准备去哪?”

    一句话,像是定身咒般扼制住神父的动作,他无助地看着恩特,后退着坐倒在神座上,“你走吧…你走吧…我为什么要复活你?我为什么要让你留下来。”

    恩特垂首退到门口,“因为我从始至终陪着您,我是您的侍从,从您存在就一直陪着您,这个世界只有我懂您,也只有我不会死,不会背弃您。”

    神父双手死死握住把手,身体不住颤抖,崩溃的身体不断泄出神力,如利箭般穿透窗户。

    “啊!”

    神父从椅子上滚下来,身体痛苦地蜷缩。

    恩特掩住门站在殿内,却不上前安抚。

    他看着神父丑态百出,苦苦挣扎,却不声不响。

    他凭什么去安慰他?

    他有用什么身份去安慰他?

    恩特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跟个女人似得和斯洛特争风吃醋,他一定是疯了!

    “斯洛特…”

    神力把墙壁砸出一个大坑,侍卫在外面问发生了什么,恩特沉声阻止他们进来,进来做什么?是能让这个暴走的家伙停下,还是去把另一个混蛋弄了。

    因为他神乱了,没有信仰了,成了一个追的别人屁股后面摇尾巴的狗!

    恩特把人踹翻了踩住他的腹部,“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他有什么心愿他都准备帮他实现对吗?你要开天祭我心疼你,但我赞成。你不是他一个人的神,他可以为你死而不是你为他死,你听懂了没有?!”

    神父在他的脚下,神力再次暴走,将恩特掀翻在地,神父走到他身边蹲下,面无表情地将他拽起来。

    “地上脏,起来吧。”

    “魂淡!”

    神父重新坐下,神力落在恩特身边,砸出一个巴掌大的坑,“闭嘴。无论我现在怎样,你都得听我的。”

    第52章 重塑

    亦日即是旧年最后一天,终日被长夜吞噬。

    神父站在第七天的祭祀台上,方形的四角立起半人高的火台。

    神父站在祭祀台的中心,雪白的长衣上点缀着一枝梅花。

    他握紧手中的手杖,碧绿的宝石组成无数天空星象。顶端的宝石被荆棘缠绕着,一直到底端。

    他轻声吟唱,台下渐渐聚集的天使纷纷跪拜。

    恩特将人强行拽过来,摁在地上使劲磕。

    那人正是斯洛特,斯洛特挣扎着站起来,万人跪拜中唯他一人跪拜,恩特在他身边跪下,身体似是凝固成了一具弯曲的石像。

    “雅伯尔。”

    无人回应。

    斯洛特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他渺小,无能,只是这腥风血雨中的一枚棋子。

    神父左手握紧权杖支撑身体,右手搭在心脏的位置,垂眸吟唱,声音低沉婉转,却是葬歌。

    他是在向两界一切亡灵墓哀,这些忠诚的亡灵并不知晓自己为何而战,他们战死沙场,却不知道这些毫无意义。这既是信仰,又是愚昧。

    神父换换睁开双眼,神力从他的身体四散,劈开长夜,他看见唯一站立的人,目光却越过了他的身体,看向远方。

    植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覆盖血腥的战场,被血玷污的河流一点点恢复恢复纯净。

    斑驳的影凝聚成死去的亡灵,跪拜的天使不断有人失控站起,与重生的亲人,朋友拥抱。

    这是真正的重生,他们在飞雪中遗忘过去的伤痛,一切就都会回到开始。

    他们没有看见祭祀台上的神渐渐与世界融合,飘散在各地的神力送来阵阵暖风。

    斯洛特追着神迹飞远,神迹穿过云层飞往下界,停留在迪斯科兰河畔,

    “雅伯尔?”

    神迹没有固定的形状,更像是一团雾,散发着金黄的光芒。

    那团雾渐渐凝聚成人形,雅伯尔示意他噤声,蹲下身把手贴在河面上。

    亡灵撑着身子爬上河畔,堕天使的亡灵惊讶地看着他们,被苏凡无声带走。

    苏凡一身黑衣撑着伞现在大雪中,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掩盖了他走来的脚印。

    雅伯尔主动走到斯洛特身边,一手揽住他的腰,笑说瘦了,另一只手遮住他的眼,含住他的唇,“斯洛特…你的心愿我满足了,我不欠你什么了吧?”

    他的声音十分微弱。

    斯洛特无论如何用力也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痛苦地点了点头。

    不欠了,什么都不欠了…

    雅伯尔满意地放开他,“不欠了就好…我重生了这个世界,清洗了所有人的记忆,你说这个结局好不好?”

    “好…”

    斯洛特无论雅伯尔说什么都同意,无条件的赞同。

    他没有告诉雅伯尔自己为什么这样对他,他的身体越发透明,像是马上就要融于天地。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他根本无力阻止。

    他身子摇晃着跪倒在地上,眼前天旋地转,他的灵魂被生硬撕扯着。

    他眼睁睁他看着雅伯尔的身体渐渐模糊,半透明的手穿透他的衣摆,斯洛特轻轻笑了一下,‘‘再见了……’’

    神迹重新回归无形,斯洛特茫然地看着这个世界。他不知道以为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记得过去发生了什么,他重新回归第一天,却莫名空出一个房间,他不知道这个房间为什么空下,就像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在等一个人回来。或许十年。或许百年。但他一定会回来,那是他最后挽救的机会。

    第53章 轮回

    汉白玉的雕花柱上爬满青藤。一块石碑立在石柱后。

    这地方无论刮风下雨都可以依靠植被遮挡,是处不错的避风港。

    而且人很少,雅伯尔喜欢清净,这处地方他一定会满意。

    恩特一直觉得自己很矛盾,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

    还喜欢的这么愚蠢,神父在制造他出来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真如他所说,就只是出于好玩?

    当然这些问题神父不会回答他,他也没脸问他。

    恩特跪在石碑前,将准备的祭品一一拿出,好在雅伯尔和神父是一个人,喜好相同,所以喜欢吃甜食和奶制品的天性没有变。

    简直就像个孩子。

    恩特失声笑出来。

    他收起笑颜怔怔地看着墓碑上的名字,细小的声音如同情人间的呢喃,“值得吗?”

    “为我处理后事值得吗?”

    恩特诧异地抬起头,墓碑前前后后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神父抬起手,微风在恩特肩上留下几分重量。

    他看着石碑上写着雅伯尔的名字,笑了。恩特对这个人果然耿耿于怀,如果不是斯洛特的突然闯入,雅伯尔肯定不会离开恩特的。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