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34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我拥有我制作的三个人的全部记忆,只是可惜,当我回归神灵,我谁都不是。”

    “斯洛特…你是神最好的信徒。”

    信徒已经在门外等候,他被人搀扶着坐上马车。

    圣光劈开厚重的云层,指引他前进的方向,长啸的天兽在车旁飞行保护着他们的神。

    这就是斯洛特的选择的结果。

    第50章 顽固不化

    尼尔在想,他哥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他的出现实在难以解释,他说天界的那个是假的。还亲手拧断了他的脖子,明明长着一样的脸,却能下这么狠的手。

    他后来想了很久,斯洛特说的对,他才是他的哥哥,那个人可以准确说出他的生日日期,而他真实的哥哥却说不出来,斯洛特不温柔,对这个弟弟不会无微不至额的照顾,而那个被他亲手了结生命的人会。

    那个人太温柔,像是为了他错的一般,就像是一个人毁掉了一样陪伴他多年的东西,因为失去了而万分痛心,此时要是有毁过的机会就会花费一切用来补偿。

    人都是习惯享受,那个温柔的人让他不舍,即使他不应该存在。

    被呵护扭曲了的理智战胜不了感情,依靠感情存活的生灵最容易偏离理智的方向。

    可他们往往走的心甘情愿。

    哥哥回来的时候神父已经回归了第七天。

    说实话他没有想过自己的哥哥会活着回来,但他至少猜对雅伯尔会死,梦里来向他道别的人又多了一个,尼尔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对方就走了。他想哪怕只有一个,他也想送送他,朋友一场,了无牵挂的来,他不想让他们一无所有的回。

    但他真的没有什么能送给他的,柯俊是,雅伯尔也是。

    最后他想了想,赶在雅伯尔还没有完全消失前说,“愿你轮回之后,所遇之人温柔待你,尊你为神。”

    可是雅伯尔可能不会再有轮回了。

    “哥?你没事吧?”斯洛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周了。不吃不喝,尼尔守在门口,却怎么也进不去。

    “我没事。”声音嘶哑的厉害,像是哭了很久,又或者只是憋着,不说话,不思考,死了一般。

    “哥…”

    “他很恨我…在我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神的时候害怕了,退缩了,我以为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会选择天界,可他选择来找我,是我强迫他选择的天界…是我让他心甘情愿走向死亡。

    “神父说我是他在最好的信徒,我一直都以为自己爱上他早就该堕天了,结果呢?结果除了亲手杀死自己的爱人外我还做了什么?…你看,轮回这么久我只是避开了自己发生过的错,或许他本不应该是神父制作的人,却因为我的轮回而改变了,我在扭转自己的命运的同时,改变了原本的世界。”

    “哥你别说了。”

    “我喜欢他,可是你看我并没有表达出来,没有人懂我我究竟想在上什么,根本不会有人会明白我喜欢他…其实也挺简单的,他不说,但命是我的,人是我的,我挥之则去,命之则来。”

    “哥,把门开开吧…”

    尼尔靠坐着门,早已看不出红肿的脸隐隐作痛。

    冰冷的门纹丝不动,尼尔闭上眼感觉斯洛特也在一样的地方。

    如果从开始就生硬一点把对方留住,一切会不会变得好一点?

    如果自己内心在准确一点是不是就能告诉自己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每个天使都是独立出生,他们具备独自生活的能力,又是因为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套上感情的枷锁画地为牢?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只是缺少了说出去的力气。

    斯洛特在屋中想象着雅伯尔还活着,他喜欢蜷缩着睡觉,像只没断奶的小奶猫,刚刚睡醒的眼无辜却纯净,容不下一点杂物。

    他很挑食,很多菜搭配了不喜欢的菜就不吃,所以特别想养只不挑食的宠物,替他分担。

    他的身体其实一点也不变态,只是内心觉得有错,所以背负罪恶,迷失了方向。

    “你看起来过得一点都不好,要来我这里住几天吗?”

    神父突然出现,是雅伯尔的模样。

    斯洛特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走过去,扑倒在神父身上,“雅伯尔…你不应该给你选择的权利,这样我就可以推卸责任…如果开始就是我去选择,哪怕依旧是这条路,但至少你托梦还能骂死我。”

    “如果你在这么自责,可以尝试回去,回到你自己的世界。你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消失,就是因为你还喜欢着他,你舍不得走。”

    “我回去你能让他复活吗?”

    “不能。就算那个时空雅伯尔不是我制作的傀儡,依旧会死,你脑海中的记忆就是他真正的的死因,除此之外,都是你强行力挽狂澜的结果,只是…”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次你的挣扎会让我爱上你。

    将斯洛特放开,神父轻声道,“明天我会尝试用神力恢复这个世界,或许可以恢复你的那些部下…你要去看看吗?”

    藏在袖中的手轻轻颤抖,斯洛特没有看到,他摇摇头,“如果雅伯尔回来我就去。”

    “你不会再爱上他了。”

    神父无力地离开,骤然疲惫的身体经不住一丝风吹,嘴角淌下的血被仔细擦拭。

    他拿出雅伯尔的羽毛,漆黑的羽毛颜色更接近血色,他吻了吻羽毛,返回神殿。

    哪怕不可能,最后一次伤,他仍旧想面对。

    第51章 强行占据

    “您去哪了?”等在门口的侍从低沉着嗓音说,他低垂着眼看似卑微懦弱,但神父走进的身子很明显地抖了一下。

    神父目光直视前方。

    “有事吗?”

    “你去了斯洛特那里…你动用神力了?”侍从一把抓住神父的手臂,将人拉回来就吻,“该死的,你去找他干什么,你被他害得还不够惨吗?你还想干什么?”

    “你的身份,恩特。”神父从恩特怀里挣脱,他走回神座,理了理衣服坐下。“我准备开天祭。”

    “不准!”

    恩特没有死,他被神父带回了天界,此时正在做他的侍卫。

    “有什么不准的。”神座和大殿中间有结界,神父并不担心恩特过来。

    他把自己的性格分做三分,把自己最黑暗的地方分给了恩特,所以下意识地惧怕这个人。

    “雅伯尔。”

    神父闭上眼假寐。

    “你这么想死吗?重伤不够被刺激的发疯,你最后是不是真准备把自己性命也赔上?!”

    神父半撑开眼,“他不稀罕…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要的是原时空的人,不是我。”

    “你是神父。”

    神父睁开眼,疲惫又缓慢地摇头,“不…我什么都不是…我什么都不是…恩特,你要的神父没有回来,我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