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33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雅伯尔。”窸窸窣窣的锁链声遥不可及,其实闭着眼一直向那个方向前进,也是可以找到他的,不过雅伯尔累了,不想动,不想去。

    “雅伯尔…你饿吗?”无话可说,无事可做,斯洛特总想确定那个人至少还在。

    “饿。”

    “他会送吃的来吗?之前明明送的都很准时。雅伯尔?”

    雅伯尔侧躺着蜷缩起身体,闭上眼无视斯洛特喋喋不休的声音。

    他究竟是为什么而来呢?

    大概是有病吧…

    “雅伯尔!”

    斯洛特弄伤了双手从黑暗中爬过来,见人还在松了口气。

    雅伯尔带着面具,双眼紧闭着,不知道睡熟了没有。

    斯洛特坐在他身边,双手软软地垂在地上,刚刚因为身体的拖拉形成两天血痕。

    他原本藏好了意识体准备拼上全力杀了恩特,最后才发现这是神父自己的战争,与他无关。可当他把战场留给神父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这两个人拥有着不同的的性格,不同的记忆,是两个截然相反的…人,很巧合的是他们都不是神父,只是装载神父神力的一个容器。

    没有天生去爱的本能,这本身就不是神。

    “看什么?”雅伯尔睁开眼,银色的瞳眸没有一丝温度,像是沉睡在海底的冰山,失去了对世界的感知。现在就算让他为了自己成为真正的神,也是不可能的了。

    凭什么没理由地爱一个人,那种不可能存在的感情,又让多少人执迷不悟。

    斯洛特迷茫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上千次轮回,像是彻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理由又是这么心安理得,让他无法反驳。

    “我很喜欢那个疯子…他给了我和恩特一人一板砖,拍了他的脸,我的后背。”这就是他唯一相处过的时间,不是回忆。

    雅伯尔目光落在他的手腕上,狂笑着捂住眼,仰倒在地。

    因为笑得疯狂,他的全身都在颤抖。

    斯洛特被他笑得发毛,喝道,“别笑了!”

    雅伯尔笑得不能自已,他猛地推开斯洛特冲上面吼。“恩特,我和你做笔交易怎么样?我可以死,你杀不了我可以自杀,我可以把神力都留给你,啊?怎么样?!”

    “雅伯尔?”

    雅伯尔回头看着他抓着自己衣角的手,“天使,松手。”

    斯洛特抖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离开。

    “斯洛特,最后一次,如你所愿吧。”

    雅伯尔笑着,走向自己的结局。

    第49章 最好的信徒

    雅伯尔和恩特重新坐回那个熟悉无比的位置,雕花镂空的桌子上放着一排五颜六色额的酒水,这里面有□□,也有普通的酒。

    雅伯尔说他想死的糊涂一点,那瓶是□□就不用告诉他,挨个喝完总是会轮到的。

    斯洛特被他拎出来弹琴,省的死前圣都的气氛太沉重。

    雅伯尔托着下巴和恩特有说有笑地聊着,斯洛特被困在钢琴周内的结界里,不得不坐下来演奏。

    曲目依旧是安静,因为长得绣花枕头一包草的斯洛特先生只会这一首,还学了一百多年。

    不过雅伯尔并不嫌弃。

    他好心情地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斯洛特是死在这里的,他死前被我上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没有人回答他,恩特着急等着他死,又怎么会管他说什么,而斯洛特…他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雅伯尔的神识高傲的同他说,自己的身体换主人了,他就失去了支配自己四肢的能力。

    第一杯喝下,是酒,酒精度数不高,但雅伯尔酒量不好,没有面具遮掩的脸微微泛红,他说,“之前有段时间我睡眠不是很好,后来被斯洛特抽了就没事了,你说我是不是犯贱啊?”

    恩特应了一声,“你…算了。”

    恩特不信任他,所以每一杯都下了毒,只是计量不同。

    雅伯尔准备喝第二杯,回头看了眼斯洛特,那个脸上挂着泪却从来不会有人懂他的家伙也正看着自己,雅伯尔勾起唇角,喝下第二杯。

    “上次坐在这里,是三年前,三年零六个月,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里一点变化都没有,我…咯,想和苏凡喝一杯,喝醉了他能把我送回家,我不认路。”

    第三杯紧跟着就喝下去了,掩盖了哽咽的声音,他喝的急,呛得嗓子一阵辛辣,“我喜欢夫人的曲子,了结我的人都知道,但没想到我会是逼她成那样的罪魁祸首的傀儡。”

    无关紧要的,莫名其妙的。雅伯尔稀里糊涂地喝,每喝一杯就说点什么,独自里酒水混合扭得疼,他又灌下一杯,这是第十杯。

    “有人觉得,神就要有神的自觉,没事别犯禁忌,喜欢女人就够呛了,结果还不长眼地喜欢了一个男人…没被抽死真不容易…”

    恩特抢过他手里的酒杯喝下去,“再喝还没喝到毒酒就先醉死了。”

    雅伯尔笑了,“说的是,我真是醉了,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他把所有的酒杯都揽在面前,捏着两个杯子往嘴里倒,“想让我死还不简单?这不就得了?”

    空酒杯哗地摔在地上,雅伯尔踢翻了桌子,血在衣角绽开几朵花,一朵比一朵盛艳。

    斯洛特捶着结界,雅伯尔觉得他就像只壁虎,趴在那。

    他晃了晃头,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像是被炸开一般,火。漫布全身。

    暖黄的光芒飞出他坐倒的身体,却没有走向应该得到它的人,而是垂泪浮在空中。

    它凝聚成这个天使的模样,却没有面容,它既可以是任何人,又谁都不是。

    这就是神。

    它解开斯洛特面前的结界,斯洛特冲过去想要抱住雅伯尔,双手却从他的身体穿过。

    神用双手托起他的头,泪眼婆娑,“你爱我吗?”

    “爱。”本能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又没有任何感情。

    神从他身边离开,修长的手搭住恩特的肩膀,“知道三份神力回归是什么样子吗?”

    伴随他温柔的声音,恩特的身体同流沙般散去。

    从此,神力归一。

    神灵再现。

    神抱起雅伯尔,似哭无泪的声音回荡在这天地,“我为自己制作了三个天使,一个猖狂自私,却能统治一方,一个傲慢偏见,却永保天使的高贵,一个内敛倔强,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斯洛特,你能告诉原因吗?他把自己的心给了你,为你而活,你又在为谁而活?”

    雅伯尔的身体一寸寸消散。

    这世界本无人可以留下什么,无论记忆,亦或者是物什,都会随着时间消散。

    神走到斯洛特身边,亲吻他的额头,“我亲爱的孩子,你为什么悲伤,这不是你为我选择的结果吗?”

    斯洛特惊讶地看着他。

    神却已经从他的身边离开,“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