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32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一颗珍珠挤了进去。

    恩特没什么话好说,看着手里还剩一颗最大的,便继续刚才的动作面无表情地把东西往里塞,雅伯尔也像是睡去了一般一声不吭。

    血珠顺着大腿根部留下来,在地板上形成几片深色的不规则图案。

    直到恩特忙完手里的活,才道,“太脏了,堵着吧。”

    他又找了根通体透明的细棒,先是心情很好地在雅伯尔前面敲了敲,这才用手握住往里插。

    “这么安静,有点寂寞。”

    “啊!”

    雅伯尔蜷缩着身子倒下,冷笑着几乎想把人就这么废了,“你要是害怕我上你就直说,这玩意留着可不是用来当装饰品的。”

    “嗯…我觉得你现在不应该说这个。”

    微弱的电流传遍全身,雅伯尔下意识蜷缩着身子不断挣扎,声音却如何也发不出。

    “哑巴了?”

    电流猛地增大,雅伯尔化出叶片擦着恩特的动脉飞了出去,不得不说三分之二的神力是恩特的硬伤,除了有关斯洛特的衣物事情,恩特没有任何和他匹敌的筹码。

    心跳被吓得骤然停止了一样。

    恩特握着尚在滴血的脖颈,惊魂未定地看着他,笑意渐渐爬上了他整张脸。他如同一只恶狼般将雅伯尔摁倒,细如发丝的银线顺着他的脖颈向下缠绕,杂乱无章。又看似就给他活动的余地,直到蜜色的肌肤完全被雪白替代,恩特才缓缓直起身,拿出早已准备多时的衣物为他套上。

    从衬衫到外衣,层层包裹,每一层都有拇指宽的绸带重新替他束缚,压制他的神力,又不完全。

    雅伯尔看似笔直地站立,双手自然下垂,却难以轻松抬起手臂,身上的束缚让他的身体如同凝固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后的白色的手套,雪白的长靴,他连分开五指都困难,这样下来连行走都十分困难。

    而神力,却像河中猛然凸起的几块巨石,既不完全阻止河流的前行,又让他不那么顺畅。

    恩特难以地看着他的杰作,把一截拴狗的项链拴在他脖颈上。

    他的动作顿了顿,大叫一声把雅伯尔踩在脚下,愤怒的踢着他的要害,“混蛋,你竟然敢控制我,混蛋!”

    面具被不小心打落在地,恩特捡起来重新扣回他的的脸上,力度大到像是要扼制他呼吸。

    “我让你控制我,我让你控制我?!”

    把术法施展到面具上,面具如同一块吸水的海绵迅速收紧,像是要杂碎面部的没一块骨骼,雅伯尔疼得不住挣扎,双手费力向上举想要将面具摘下来,热汗被厚重的衣服层层包裹,他像是被放进了一个巨大的火炉,怎样也挣扎不出。

    “呜…”

    无法张开嘴,就算发出声音也含糊不清,断断续续的法力操纵夕阳斩断恩特脚下的地毯。恩特同样施展法力却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枷锁包裹住挣扎着失去理智的人。

    “神力是样很好的东西,你不是想用它控制我的思维吗?可以啊,但你现在这个样子做得到吗?你根本就不适合做神,哪有哪个傻子自愿让人锁住自己三分之二的神力的?如果我是你,一定会先冲进来杀了我自己,到时候最后一部分的神力恢复,你想玩什么不都信手拈来?”

    “他在哪?”

    雅伯尔瘫倒在地上,“我已经答应你告诉所有人他死了,你还想怎样?”

    恩特把他扶起来,让他看着身后的墙壁,手上捏了几根长钉,每一根都被黑气覆盖着,每一根都精确无误地扎进雅伯尔的翅膀里,原本巨大有力的翅膀像是被剃了骨的肉,无精打采地垂在身后,动弹不得。

    “我不想怎样,雅伯尔,你身上的神力我夺不走,那个老魂淡在制作咋们的时候最后做了你,所以所有的神力最后都会回归到你身上,我们两个谁都夺不走…如果我不是他神力稍弱,也不会被我侵入意识杀了你的那帮小朋友。”

    “你是不是傻了,连我问你什么都听不懂吗?”

    雅伯尔看都不看他一眼,找到斯洛特才是他唯一的目的。

    恩特显然也知道自己在他眼里不如一坨屎,便转移了话题。

    “你想见他?我答应你,不过你信不信只要你神力不复他就会消失?他因执念轮回,早就是轮回的鬼,不喜欢你就不复存在,你说如果你没了神力,他还会喜欢你吗?”

    “那就得看你能不能拿走我身上的神力了,不过看现在样子你是杀不了我?”

    “嗯哼,你有神力庇佑,不好杀,不过我不介意想想别的方法。而你…去和他过吧。”

    地板被神力炸的四分五裂,雅伯尔来不及再说什么就掉进了圣都漆黑无比的地下通道里。

    第48章 空口无凭

    既然被称为地下,自然是显而易见的黑,雅伯尔摔下去后就是去了意识。他不知道自己趴在地上晕了多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

    爬起来看了看周围,一片漆黑,根本无法辨别这是哪里。

    “圣都地下有个牢房知道吗?原本是圣都的主人用来关他的情人的,不过一打仗圣都的人都逃命去了,他们也不可能还在。”

    “斯洛特?”

    “嗯。下次记得带着智商出门,你这和被人骗了有什么区别?”

    没有强于恩特的神力,更没有其他优势,这不就是一块送上门的现烤牛排吗?

    “我以为你清醒以后会选择杀了恩特,恢复神的身份。你不是神吗?在这里做什么。”

    斯洛特精神很好,雅伯尔除了听见他腕上镣铐的声音外没什么异常。

    雅伯尔不说话,安静地坐在原地听斯洛特骂他有多蠢,最后声音越来越小,他以为人睡着了,谁知斯洛特突然颤抖着声音叫他的名字,很小声,像是怕惊醒什么似得。

    “我在。”

    “为什么不说话?对不起我说过了。说话。”

    “我是神…”

    雅伯尔挣扎着把手背搭在额头上,却只触到冰冷的面具,他仰视上方,无尽的黑暗让人绝望,“你喜欢我是因为我是神,只是这一点发现的有点晚,你现在像把这份感情收回来对吗?

    “出于本能的动作其实并不是自己真正刚要的,不过我没有依诺那么幼稚,死也要让人陪。

    “原本我跑出神识以为可以救他,但没成功,或者说死的人没救活,活的人也没死成…挺尴尬的。

    “你发的誓是给他的,不是给我的,我明白。你可以带着雅伯尔死,但神要留下来,就算你带走的是虚无,留下的是主体,你也认了,或者你觉得我应该很大无上的拯救苍生,然后自己亲眼看着爱人死去?呵呵,当然你也可以说你从未爱过我。

    “人的说辞都是很多的,哪里分辨得出那句是真心?我已经不懂你了,你也…可以放过我了吧?”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