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30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态地把另一人推到了压在身下。

    “对不起…”斯洛特摘下手套,整只手已经消失不见,“我控制不了自己,骗了你我很抱歉,还有之前害你堕天…苏凡,你能不能…吻吻我?”

    “吻一条狗?算了。”苏凡低垂着头,依诺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被欺骗后又多绝望,每次的欺骗都让他没有退路,偏偏每次欺骗都让欺骗者显得那么理直气壮。

    究竟谁错了?

    依诺突然手足无措起来,他知道苏凡会生气却没想到他会这般不留余地,甚至可以的与他划清关系。

    他的身体因害怕不住颤抖,他快要死了,可眼前的人准备无视他,忘了他,等他死了以后在苏凡脑中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连一条狗都不如。

    “苏凡…你看看我…”依诺委屈的像个孩子,但他却连碰一下苏凡的勇气都没有。

    快速消失的身体露出下面粗糙的地板,苏凡极力压抑自己颤抖的身体,他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想抱住他问他怎么能和恩特交易,他为什么不来这里和他商量,自己怎么可能不给他回转的余地……

    但事实上他只是嘶哑着嗓子说,“你喜欢地狱吗?我为你守了那么久,你真的甘心离开?”

    “你会陪我留下?”

    “不会,只要有哪怕一线生机我都不想再认识你。”

    苏凡背对着他瘫坐下来,全身上下再无一丝力气,他无声哽咽着,无措着,身后是流沙般散去的身躯,梦境就此瓦解,世界上从此少了一个叫依诺的人,那他怎么办?

    他就算不是为依诺而生,这么多年却为依诺而活,现在他死了,自己该怎么办?

    谁来告诉他后面的路该怎么走?

    他在梦中失神,脑中回荡着他人对他的评价。

    为一个人堕天,为他成了废人,为他心甘情愿守住地狱的大门,为他走到这一步,却害了那么多无辜生灵。

    神果然是个可怕的东西,他让你不得不追随,不得不奉献,你以为那是爱,实际上却是信仰的囚笼。

    只是在囚笼里关了太久,他早就把这份畸形的感情当□□了。

    现在笼子坏了可还未到曲终,所以戏,还得演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依诺和恩特的交易我觉得与其写,不如去想想,到最后真正斗争的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而是自己

    第45章 带走

    “睡得时间还真够长的,诶,醒醒。”恩特踢了踢还未完全清醒的人,苏凡颤抖着眼皮掩住一滴泪,疲倦地睁开眼看着恩特。

    他被恩特钉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血液一滴一滴落下,在地上形成一片汪洋。

    “看来依诺死前去看过你了。怎么样?怎么没和他一起死在梦里?”

    “你会让我死在那吗?”

    “当然不会。不过看你样子,一点也不伤心啊?我现在呢准备准备迎接斯洛特,你好好休息。”

    “你是神父?”

    “是。”

    “你控制了依诺?”

    “是。后悔吗?还恨他吗?”

    “你梦游杀人了就不算杀人吗?”

    “…”

    结界在恩特离开后闭合,苏凡细细打量,巨大的结界像一个球把他包裹在里面,这显然是出自依诺之手。

    依诺…死了。

    这个小祸害到死才真正害怕了,这次终于没有人人护他周全了,所以他好怕了。这样挺好,省的走的那么安心。

    颤抖的睫毛湿漉漉地,苏凡想,这个任性的小魔头一定是给他眼睛上抹了什么东西,才会一直这么酸。

    对他的心意,自己一直都是能避则避,而自己又是怎样的心意,他却说不清楚。

    信徒出于本能爱供养的神灵,他再在这个基础上多了对小辈因长期生活的感情,那除此之外呢?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苏凡,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为什么堕天呢?”

    “幻觉?”

    环顾四周并没有依诺的身影。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回来带你走…我强行带你去了那么多地方,不差这一次。”

    “你为什么堕天?”

    “神父的容器没有改变天规的权利,苏凡,我喜欢你,我要带你走。我不介意你出于什么原因追随我,我也只希望你真正喜欢的是我这个人,所以为此我愿意放下一切…直面内心吧,苏凡。我的神力早就不复存在了。”

    “那是习惯。守在审判庭是为了你的安全,我不能确保你会不会有一天重新成为神父的身体。”

    结界产生细微的波动,依诺恢复了少年的模样,“我来带你走,你这个倔头。

    “如果两个人一起走,对了,眼前阳光大道,错了,还可以一起撞死在南墙上。要是一个人走,就是死了你也不知道,苏凡,我想让你记我一辈子,不能稀里糊涂的…恨也好,爱也好,有些东西从来说不清。或许我们都不太明白这个字的意思,但死亡这条路太长,我得抓好你。”

    把手里的刀子拿给苏凡看,“斯洛特与我相同的唯一观点就是替爱人做主,既然你看不清自己的内心,那我替你决定…人活一辈子很不容易,有时错走一步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刀子稳稳插入苏凡的心口,依诺闭了闭眼睛,睁开时双手搭上苏凡的肩,稳住了苏凡的唇,对方没有躲开。

    只要依诺做出选择,就再不回有退路。苏凡闭上眼,这样对自己说。

    “欢迎。”

    恩特绅士地请斯洛特进来。

    “送死有什么可欢迎的。”

    “说的也是。不过雅伯尔会让你来送死还真是不可思议。你看起来糟糕透了……为什么不摘下手套,别告诉我你双手都消失了。”

    斯洛特顾左右而言他,“我把他关起来了。”

    “就凭你?如果不是取了他的神力你能打得过他?”

    “什么?”

    “你不知道?哼,无知之人。雅伯尔之前取出的是意识体,但是神父送给他的神识,只要拥有了三分神识就可以重塑神父…嗯,你看窗外的那个,它就是神识。”

    窗外徐徐飞远的神识散发着纯白的光芒。

    它在向天界飞。

    “依诺,斯洛特,雅伯尔,我们三个是神父制作的三具身体,任意一具力量强大后都可以侵占另外两具的意识。

    “所以我杀了之前你的那些小朋友,还整了那两个可怜虫。”

    他说得是苏凡和依诺。

    “你说他们是可怜虫,可争了半天神识不也一样没拿到吗?”

    没有留在这里,恐怕是去了雅伯尔那里,三分之二是神力,应该够了。

    “是啊…可惜不能明抢,不过神识在谁那里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为了神父重生。”

    “为什么?”

    “我和你的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