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29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他才会昏睡下去…

    “苏凡?”神力可以治愈他,他明明治愈了他啊。

    “苏凡!”把人晃得摇摇欲坠,没有回应,苏凡如同一个木偶般站在他面前,就只是做个木偶。

    他强行把人拽离梦境,青纱帐中的人睡的安详。

    依诺苦笑着坐在他身边,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不就是吗?

    为了杀杂鱼让他钻了空子,自己果然是大意了。

    只是为什么这么心疼?

    好像他永远都醒不过来了一样。

    好像真正害他成这样的是自己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集体渣攻…………

    第44章 未到曲终

    被空间撕扯可能导致意识体分离,但后果是什么苏凡却并不知情,所以他莫名流连在自己的意识里他自己也全然不知。

    “呦,好大的雨。苏凡,你又把神父关神殿里了?”卡兰多歪靠在墙上打着哈欠,显然没有要去就神父的意思。

    “嗯…不过他哭的真的好烦…再这么哭下去七天会不会被冲垮?”苏凡喃喃自语着,悄悄推开神殿的门从门缝往里看。

    一只白皙的爪子伸出来,拽住了苏凡的头发,往里拉。

    门开了,一个人类十五六岁大的男孩站在门口,眼泪汪汪,“苏凡大魂淡!谁都不关就关我!”

    虽然换了一身白衣,样貌也稚嫩很多,却确实是依诺本人没错。

    苏凡把自己的头发从依诺手里解救出来,蹲下身与他平视,“那神父大人觉得在下还应该把谁关起来?”

    依诺环顾了一圈,卡兰多坏笑着冲他龇牙咧嘴打招呼,一溜烟没影了。

    “你们这群大坏蛋,大坏蛋!!!呜…”把神父当个小鸡子扔回神殿,苏凡关好门,平静地对坐在依诺面前,“你说我们是大坏蛋,那你觉得自己做得对吗?整个天界只有仰仗神父才能存活,他却要跑到地狱称霸天下,这是神灵该说的吗?”

    “我是神父!”

    “是…您是神父拥有抛弃我们的权利,但如果您把我们抛弃了,我们该怎么活?”

    “和我一起去,苏凡,你和我一起堕天吧。”依诺信心满满地握住苏凡的手,却被很快抽离。苏凡无言地看着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家伙,幽幽道,“再禁足一个月。”

    苏凡是第七天的管理者,神父的邻居,同时也要照顾神父的衣食住行。神父禁足也就意味着他也得陪着,只是神父在殿内,苏凡在殿外,神父哭,天界下雨,神父听雨声,苏凡挨雨淋。

    这看起来并不公平,但既然神父不体恤,苏凡也就安静受着。

    “第七天果然没有第六天好管。”卡兰多是标准讨人厌的代表,自恋又自傲。没事就来招猫逗狗寻开心。

    苏凡跟着嗯嗯啊啊的应了,实则连脑子都不过一下。依诺就不一样,在神殿里上蹿下跳又哭又闹,一个口诀念出来炸了半个神殿,自己险些被琉璃碎片砸个正着,结果苏凡一挡,被扎成了刺猬。

    “说真的,苏凡真不是欠你什么?”卡兰多和依诺蹲门口看着治愈天使治疗苏凡的伤,嘴上倒也没闲着。

    “他…”依诺的目光始终在苏凡身上,落在地上的血衣异常刺眼。苏凡欠他什么…他又对得起他什么…

    “听说你想堕天?地狱有一种药可以让天使从头黑到脚,但却用不了黑魔法,?如果他不愿意跟你走,你可以试试。”

    “为什么告诉我?”

    “看他可怜,把你当个祖宗端着,到头来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把自己当神,自己却对他有非分之想,这是不是很可笑?

    可以说苏凡在天界几乎每天都和依诺斗智斗勇,开始只是觉得神父真得很难照顾,完全不像一个会体恤他人的人,后来嫌弃着也就过了这么多年,有时依诺一声道歉反而让他失神半天,最后加倍被人家嘲笑。

    现在细细想来,他果然还是很喜欢这个家伙的,无论是因为他是神还是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讨厌鬼。

    只是这件事让他承认他却怎么也不肯开口,或许是害怕真的承认了,依诺就会失去对自己的兴趣吧……

    苏凡会堕天,全世界都震惊,再一问是因为谁,全世界都了然。

    卡兰多摸着自己纯黑的羽毛,把人从水里捞了出来。

    依诺把药下在给苏凡的茶里,没过多久苏凡就成乌鸡了,被依诺下令抓捕的人赶到净河边上。一股脑扎水里冲下来了。

    这倒也算种堕天的方法,只是苏凡是只旱鸭子,没在水里扑腾几下就沉底了。

    依诺派来抓捕的人里有苏凡的死对头,趁机把人打出重伤,拍拍屁股当没事人走了,这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上帝为自己制作的身体本来就不止这一个,依诺堕天了,下一个身体就该出生了,虽然没有人意识到是两个。

    “审判庭外时常受骷髅兵打搅,我恳请驻兵审判庭。”苏凡堕天以后惹了一身伤,旧病新伤害他如同废人,一直和依诺呆在一处,虽然从不理会。

    依诺知道苏凡这是生气了,而且是绝不会轻易了结的气,但人家不愿意见他,他也实在没那个脸往过凑,只要人还在自己手里攥着,一切都好说,可偏偏这人现在要跑了,去守那个审判庭。他当真以为地狱无人能保他安危了吗?

    事实上就是。

    地狱弱肉强食,他又失去了大半神力,虽然统治一方力量绰绰有余,但要与整个天界为敌那确实不可能。

    “请殿下批准。”

    批准…不批准…

    依诺双手握拳,难以决断。

    让他去就等于亲手把他放走,在想抓回来极难。不让他去,两人间的隔阂只会越来越大。

    “…去…吧…”第一次说得如此艰难,依诺目送着人离开,恨不得把他打晕锁起来。

    “苏凡…”依诺轻轻唤了他一声,苏凡没有理他,继续翻动他的生前册。

    依诺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其实他很想就这样站下去,只是时间不允许,他快要消失了,“恩特说能帮我叫醒你,但是我被阴了…”

    苏凡的手顿了一下,“神担心自己神体受创后会魂飞魄散,所以制作了三个傀儡做自己的身体,他的意识可以随意控制其中的任意一个…对于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说完了?”

    “因为雅伯尔把意识体抽离所以神不能控制他的的身体,现在他又回到了恩特体内,并且准备用你的性命引斯洛特来…我说过我被阴了,因为我剩下的神力被恩特抽走所以很快就会彻底消失…我是来道别的。”

    苏凡猛地站起身把人推倒在地,“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你要死了?你怎么不滚远点死?”

    恐怕连苏凡自己都不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向彬彬有礼的人此时竟然失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