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28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这些士兵分散出去,要是都留在这里只会被一网打尽。

    柯俊立刻竖起庇护屏障将众人与依诺隔开,同时已有天使清出向外的通道。

    依诺不受影响地前进,手指刚刚触到屏障就将之粉碎,这些魔法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

    撤出庭外的将士再无声响,只有少部分天使被战友推了回来,场面瞬时失控。

    “平行空间?”柯俊难以压抑声音的颤抖,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被自己人背叛,而且对方还在使用神力。

    但为什么他会有神力,神父不是恩特吗?

    他的问题没有人回答。

    “战争年代的孩子就是聪明,还懂这个。”被挡在柯俊身前的治愈天使揪着头发扔出去,他拍拍手道,“人老了,不喜欢屋子里这么多人。你们飞的不累吗?来,都下来坐。”

    “放他们走。”苏凡打量着另一个出口,被依诺捏着下巴转移了视线,“那里也出不去喔,现在整个审判庭都脱离了原空间。”

    苏凡扬起的手被扭到身后,依诺凑上来就吻,滑落的银线把脖颈弄得亮晶晶的。他凑到苏凡耳边说,“我知道你想念我,但在晚辈面前干这个不太好。”

    拖着苏凡闪过夏森的攻击,“其实我这句话本来想冲斯洛特说的,没想到最后他竟然打发几个小孩子来恶心我…不过也无所谓,我就是想开个心…”

    依诺表情一变对着苏凡耳朵吹了口气,看着变得粉红的耳朵笑得夸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青藤扑灭了屋中火焰把依诺圈在里面,夏森握着剑刺向依诺后心,同时依诺脚下寒冰上涌瞬间冰冻住他的双腿。

    依诺可惜地看着螳臂当辕的数人,审判庭,消失不见。

    “啊!!!”被时空撕扯的痛难以言喻,惨叫声很快也被剥夺,每个人的惨叫明明发出,却不能在这个时空响起。

    四肢在黑暗中分割,血液又传入了其他空间,苏凡震惊地看着这一切,被依诺揽着腰抱在怀里,用神力庇护着。

    ‘‘都说过了,不要惹我,苏凡,你明明有求于我,又为什么要挑战我的耐心,你看这下好了,他们都阵亡了。’’

    幸灾乐祸的声音一刻也不肯停下,看着尸块在眼前越飘越远,苏凡战栗着松开手里的刀,从依诺怀里滑落,坐倒在地。

    “你没什么想问我?”

    好奇地看着苏凡,对方竟将他无视,没有愤怒,没有绝望,甚至没有回应。

    他的手触到苏凡的背,一片冰冷。

    依诺连忙将人提起来,胸口被冰凌刺穿。神力稍有波动,苏凡借力跌出庇护。

    “滚蛋!”顾不得自己伤势将人一把拉回,苏凡跪在地上不住呕血,被依诺提起已经连扇数个耳光,依诺愤怒地看着他,想咒骂却无从开口,他轻而易举的胜利没有迎来任何回应,苏凡几乎成了半个死人。

    “喂,醒醒。”回归空间将苏凡扔在地上,用脚踹了踹。

    他没有等来回应。

    摸了摸人的心口,微弱的心跳至少证明他还活着,但为什么,他没有醒过来。

    依诺有些慌乱地把人抱起来,“喂!你给我醒过来!”

    “苏凡?”

    “喂…”

    不回应,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场仗,神父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扇了一耳光,他揪着苏凡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想了想又改用抱,他觉得苏凡这个样子和雅伯尔一样,屏蔽了这是世界,只是雅伯尔还醒着,他却完全沉睡了,不声不响。

    他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把人治愈好装进结界围成的球里,浮在空中。

    结界里的人一如既往地睡,神父知道就算现在把他凌迟了他也不会醒,所以…

    他或许可以去苏凡梦里看看他的反应,但愿这样可以缓解他不安的内心。

    作者有话要说:

    肿么感觉学着越冷………神父宛如一个妈的智障把人家虐爆,最后惨遭关机

    第43章 带离梦境

    兵荒马乱,战争无处不在,苏凡带领一干将士从身边擦肩而过。

    看这里景象应该是天界,他的翅膀也还是白色。

    果真是个战争狂么…

    依诺跟过去准备把苏凡从队伍里拉出来。

    手掌从苏凡的身体里穿过,任由苏凡从眼前消失,周身的景物迅速崩溃。

    “哼…果然是个不好惹的…”依诺无奈地收回手,梦境里做梦者一览独大,就算他是神父也不能一个开心拎上人家就走。

    他尝试找到苏凡的实体,这个梦境里苏凡无处不在,每次遇见都行色匆匆地离开,好像整个天界的仗都在打。

    梦中他终于不是一个病秧子,实际上他本来就是天界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如果不是自己欺骗他让他误认为自己堕天了,或许真的会成就一世雄姿。

    只是可惜了。

    梦里的虚幻逐渐减少,依诺隐约觉得身边有些眼熟,藏蓝的火焰摇曳着窜向空中。苏凡一身黑衣托着下巴翻着桌上的生前册,一滴朱红自嘴角滑落。

    依诺安静地站在他身后,对方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的声音,除了不能阻止他进入梦境外苏凡还真是对他毫不心慈手软。

    他看着苏凡百无聊赖地坐在审判庭里,没有朋友,他也没什么事做,就伏在生前册上睡觉,一睡就是数十天。

    他看见审判庭出现了一些天使的影子,之后退回了安托拉城,然后又是天界,时间在倒转,一切与苏凡有关的事都在消失。

    当依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个小孩拉拉他的衣角,仰着天真的脸颊道,“哥哥你在看什么?”

    “苏凡?”蹲下身把人抱起来,对方并不排斥。“你怎么变小了?”

    “我没有变小…我本来就只有这么大。”

    眼前那抹身影已经不见了,审判庭因为没有人看守比以前更加荒凉。

    审判庭前出现了依诺自己的身影,纯黑的礼服还沾着血迹,他抱着一个人下来,“苏凡,你以后住在这里好不好?”

    苏凡一副大病初愈的病容,轻轻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他等到依诺离开就漫步到迪斯科兰河畔,依诺冲过去将人拉住,手再次穿透苏凡的身体,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凡跳进水里…这样之后就不存在苏凡了?

    他这样做除了改变了自己的记忆还有什么?

    依诺把目光重新轮回孩子的身上,“苏凡和我回去。”

    苏凡转身离开,身体快速生长恢复到原来的模样。依诺用力握住他的手臂,“和我回去,你乱篡改自己的记忆会出事的。”

    苏凡没有回应,他的的手臂被捏的青紫。

    “苏凡?”把手伸到去苏凡眼前晃了晃,没有反应,“你…看不见吗?”

    不小心跌进了平行空间虽然没有被肢解,却丧失了五感…

    所以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