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26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伴是否正确,他们会有人死在这里,敌人也会有人施展魔法冒充进他们的阵容,这是最好保留双方实力的办法。但对于那些死去的同伴却不够公平。

    “柯俊!”

    尼尔挥剑拦下向他射来的弓箭,低声吟唱竟将半数以上的天使伤口治愈。

    疾病者可以腐烂他们的**,却腐烂不了他们的灵魂,美丽的银河自天空撒下,引导死去的天使回家。

    如果没有和骑士长最佳配合,治愈天使会最早死去,那会是整个队伍最大的损失,但只要配合完美,他们会是最坚不可摧的力量。

    尼尔…

    他不知道身后人的目光变得异常温柔,温暖的圣光治愈着每一个人的伤口,他们完成了任务的标准,轻点好双方人数就可以回去了。

    柯俊站在高处等他,“尼尔,你背我。”他是第一个从来不叫自己殿下的人,但尼尔不介意。他弯下身等柯俊伏到自己的背上,这才扶住他直起背,“大家辛苦了!”

    安托拉城东部攻克!

    第39章 梦里的疯子

    “殿下。”

    “查的怎么样了?”

    “雅伯尔没有疯,苏凡到了天界谈崩被斯洛特软禁起来了。”

    “他没有疯?呵…这就奇怪了,他会背叛我吗?”

    “苏凡!”舞会上依诺冲过来抱住苏凡,“你没事吧?”

    苏凡替他整理了一下衣物,“殿下不在地狱处理叛徒,跑上来做什么?咳…”他背过身轻咳了一声。

    这是天界胜仗后开得庆功舞会,顺带转移部分堕天使到天界来。

    “大撒旦?”

    斯洛特拉着雅伯尔走过来,手中还捏着杯未曾喝过的葡萄酒。

    依诺和苏凡分开些,妖艳的脸颊倒是十分客气,“大天使客气了,在下依诺梅佐恩。”说罢,伸手礼节地与斯洛特握了握。

    “这次计划多谢大天使的帮助,在下感激不尽…还有审判者,也要多谢你们对他的照料。”

    “大撒旦客气了。”

    将人礼尚往来半天不休。

    苏凡冲雅伯尔递了个眼神两人悄悄离开。

    “你还记得我吗?”

    雅伯尔来回打量了他几遍,“苏凡…”

    苏凡失控地握住他的手,“你…为什么不向我求助?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没事了。”

    面对激动的人雅伯尔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海中隐隐浮现的痛苦让他睁开苏凡的手,“殿下还是去找大撒旦吧…我有点不舒服。”

    扔下苏凡独自回到府邸,他抱膝坐在门后的墙角,不去理会门外下人的关心。

    将头轻轻埋在手臂里,肩头微微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很想抱头痛哭。

    他想有人安慰他屋子里却没有人,可他又害怕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但他原来是什么样子他根本不记得。

    缠绕手臂的锁链散发着淡蓝的光芒,在黑暗用异常微弱。

    屋子的窗户被人砸碎了,咒骂声格外刺耳。

    有人想让他死,有人恨他,因为他确实不应该呆在这里,但这里曾经我的是他的家啊…

    可是除了家,这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吗?

    斯洛特…

    斯洛特从会场脱身回来后将看见雅伯尔拎着白猫楼上楼下的窜,他跟在后面不出声。

    “殿下,您在找什么呀?”下人放下手里的活问他。

    “绳子,捆起来。”他指的是猫。

    “您要给猫洗澡?它不会躲的啦。”下人向雅伯尔保证。雅伯尔轻轻嗯了一声,甩手把猫扔水桶里了。

    下人,斯洛特,“…”

    “你下去吧。”

    蹲在雅伯尔身边看他把猫洗的直翻白眼,雅伯尔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继续手里的动作。奄奄一息的猫咪挠了他几爪子,血珠顺着干瘦的手指滴到水里。

    “斯洛特…”他把猫重新扔回水里,过深的水把猫直接淹没。他一只手搭在桶边上,集中精力继续道,“祝贺你打了胜战。”

    猫的尸体从水底浮上来,雅伯尔将水桶踢翻任由水漫金山,独自走到凉台旁,解开衣服的上端的第一枚钮扣,“要奖励吗?”

    “什么意思?”拉住雅伯尔向下的手,重新将钮扣替他扣上。

    “领奖吧。”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雅伯尔摇了摇头,疲惫地靠在斯洛特怀里,“我难受…”

    “那你想怎么样?”

    “上我吧。”

    “…”

    把人圈在怀里静静地抱着,“好。”

    柯俊说他在渐渐失去对身边人的感知,记忆和神智的退化过快会让他把自己孤立起来。到时候就必须把意识体还给他了。

    把被子铺展垫在雅伯尔的身下,慢条斯理地解开他上衣的钮扣,“雅伯尔…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是不是苏凡和你说了什么?”

    雅伯尔别过脸看着窗外不语。

    斯洛特幽幽叹息着倾下身含住他的薄唇,有人说薄唇的人最是情薄,不知为什么会和雅伯尔一点也不符合。

    他含蓄的普通深藏在厚重冰层下的宝藏,反射太阳的光亮证明自己的存在,却不敢轻易展现自己的光辉。

    “你是不是吃醋了?吃苏凡和依诺的醋?…呵…傻子…”温柔地撬开贝齿卷起柔软的部分轻轻吮吸,清冷的气息被神情悄然柔和,怀里的人身体渐渐松懈,舌尖拖着阴线滑过脖颈咬食耳垂,斯洛特如同一只自雪山上傲然走下的雪狐,享受着只属于自己的食物。

    “雅伯尔…我爱你…我不会让你走的…”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话重复了多少遍,只知道无论自己怎样保证雅伯尔都听不到,他的内心听不到…

    将人轻轻抱起让他整个人伏在自己的身上,小心抽查堑合的地方,他吻了吻雅伯尔紧闭的双眼,“睁开眼,雅伯尔我没有弄疼你,你为什么要闭着眼呢?”

    缠绕锁链的手臂贴在一起,十指相扣,斯洛特吻乱了雅伯尔的呼吸,故意加大了自己的动作,身下的人轻轻挣扎着被他摁回去,“睁开眼…雅伯尔。”微弱的气流如同一条灵活的小蛇舔舐他的耳根,泛红的身子不住战栗。

    雅伯尔猛地睁开眼,睫毛沾着泪水,似是落难的草食系动物。

    “我是你的主人…也是你的爱人…这前面轮回中的每一个都是我,我为你而活,为你而死…雅伯尔…你真的不愿意宽恕我吗?”

    “嗯额……斯洛特…”迷离的眼丧失了理智,彼时的痛苦被悄然抚平。他渐渐迎合上斯洛特的动作,月光透过窗纱为人披上一层嫁衣,“不准离开我…”

    “我保证。”

    缓缓从人体内退出来,斯洛特苦笑着揉揉他的头顶,“我怎么会弄疼你…”

    侧躺的人身上红印未散,泛红的嘴唇微张着,“斯洛特…不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