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23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怖,让儿子傻了还这么本能地怕他。

    但这个口口声声说怕的的人,正步伐稳健地往里走。

    他看上去轻车熟路,除了在夫人放东西的地方稍作停留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对夫人留下的东西也不看一眼,好像跟自己毫不相干。

    直到他走进卧室。

    这里就是斯洛特发现照片的地方,斯洛特发现照片还在那里时便有些好奇雅伯尔会不会找到它了。

    雅伯尔将目光落在沙发上,漫步过去坐下,沉声道,“小混蛋,还不给我带吃的回来。”

    斯洛特怔怔地看着他从沙发上起来,笔直地跪了下去。

    他的目光不再是浑浊不堪,甚至沁满泪水。

    额头把地板砸的巨响,血液从额角留下,他眼睛红的像是要滴出血,却一滴泪也就不下。

    枯黄照片幻化出的白色蝴蝶包围了他的身体,雅伯尔费力咽下口中的血腥,却不敢睁眼看看身后。

    他知道斯洛特起疑了,他是一个格外害怕被欺骗的人,所以哪怕是一点异样都会让他不安,这一点上他简直就像个女孩子!

    身后脚步声响起。

    “我没事了。”一句话,扼制住斯洛特所有的行动。

    火焰自他身后飞来撞在雅伯尔后心,他身体前倾用双手支撑身体,咳出的血格外刺眼。

    雅伯尔擦了擦嘴角回过头,看着攻击他的天使。“复仇吗?继续。”

    “滚出去。”用寒气将天使直接逼退,被冰天雪地封锁的房间绝对不会再放进来任何人。

    斯洛特说不出的恼火,如果不是那个天使突然闯入,他几乎要失去理智。

    但他很快意识到,雅伯尔根本没有清醒过来,连他母亲都救不了他。

    斯洛特感到莫名地绝望。

    明明连希望都没有,就感到了万分绝望,为什么连他母亲都救不了他?

    为什么自己到这个时候还不肯信任他?

    为什么自己不能发心甘情愿陪着疯了的爱人过一辈子?

    看似与其他时空的自己融合了,实则还是不肯放弃一切去爱一个人。

    “你清醒了?”斯洛特不敢过去,他害怕雅伯尔直接了结了自己。他现在一点都不像清醒了,反而像是病情加重。刚刚一闪而过的怀疑被完全替代,他害怕雅伯尔知道自己刚才在想什么,他甚至怀疑一切都是他编造出来的…

    他在怀疑他…

    雅伯尔站起来皱眉想了想,“让我走。”

    “我是谁?…你想不起来对不对?夫人保留的法力也救不了你对不对?”

    斯洛特将雅伯尔轻轻抱住,他知道为什么雅伯尔总想离开,离开他,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不是被尼尔发现的早,雅伯尔早就死了,他根本就没想着要活。

    因为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用行动告诉他,他就是时空的一部分,如果想离开,新的轮转石出现,他根本拦不住他。

    “头疼…”瞳眸像是被大雾完全掩盖,雅伯尔的身体不住颤抖,“好疼…心口疼…你让我走…你让我走!啊!!!”

    斯洛特禁锢住疯狂挣扎的人,小心治愈雅伯尔的身体,“对不起…我是故意让他打你…我只是要确定你是不是真的清醒了…对不起…”

    他尝试用谎言掩盖一切。

    鲜血自雅伯尔口中不断涌出,斯洛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捏开他的口,雅伯尔竟然咬了自己的舌头!

    斯洛特真的很想把眼前这个人摁倒了狠狠暴打一顿,但除了瞬移回去赶快给他包扎伤口外他什么都没有干。

    此时的他才算是彻底的失魂落魄。

    雅伯尔神智恶化的厉害。见人就打根本不让任何人靠近,柯俊气势汹汹地冲回来被场面弄的一愣。

    “你知道他心病是什么吧。”麻醉药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柯俊只能找人合力把雅伯尔捆起来。

    斯洛特看着他们忙疼,抵着额头一头冷汗。

    他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懂他吗?如果真的懂他又怎么会刺激他的病情。

    他拥有那些记忆又有什么用,他只是把那份记忆看过扔掉罢了,哪里有明白为什么自己回走到这一步!

    他是他,无论哪个时空被对方怎样谋杀那都是他,他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温柔,因为他明白有人比他更痛苦,他有悔过的机会,他没有,他就算杀了他也会动摇内心,所以他宁愿等着被杀也不敢再让他痛苦。

    让他做奴隶三分羞辱七分庇护,他究竟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能力陪在他身边?他连让他的权利都没有。苏玛尼雅雪山的路不知那几个与雅伯尔相识的斯洛特,更多的除了死亡没有人迎接他们。

    他轮回的唯一意义就是扭转那场悲剧,为此他失去一切又有什么。

    他早就不把自己当人了,还有什么好挣扎的?

    他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灵魂,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是。

    脑中乱成一团,斯洛特咚得一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哥!”尼尔的唤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雅伯尔怔怔地看着被扶起来的人,眼泪划过脸颊。他看着人被抱走,不久后又笑嘻嘻地回来,被他踹了一脚表情都没变,他温柔地摸了摸雅伯尔的额头,对柯俊说,“额头还没上药呢,我来吧。”

    所有的人都愣了,没有人知道斯洛特为什么会前后变化这么大。

    斯洛特也不介意他们愣神,拿过药涂在雅伯尔额头上,雅伯尔手臂一伸撞上斯洛特的胳膊,剩下的药全撒在斯洛特身上,对方自嘲地笑笑,“看来又要麻烦下人了。”

    他松开绑着雅伯尔的绳子,被掐住脖子连挣扎都没有,他平静地看着雅伯尔,骑在他身上发疯的家伙也冷静下来,呆呆地看着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眼泪怎么也停不住。

    斯洛特摸摸他的头安慰道,“乖哦不疼了,我也再也不欺负你了。”

    他环顾围绕在身边的众人,垂眸把一副链子很长的手铐扣在自己的左手上,又握住雅伯尔的右手扣上。他握着雅伯尔的右手十指相扣,“我向伟大的神父发誓,永不放开雅伯尔安塔罗菲,就算将他囚禁起来恨我永生永世也绝不会再让他可以逃脱。我斯洛特墨索永不离开雅伯尔,绝不会再让他伤害自己的性命,无论雅伯尔如何理解,他永远是我的,我绝不再丢弃他第二次。如果我没有做到,天诛地灭,永坠牲畜。”

    锁链渐渐消失,却真真正正地将两人锁住了。

    第36章 疯癫屠杀

    “地狱驻扎安托拉城的士兵一共有十万,懒惰者和疾病者五五分,指挥是黄昏时期的堕天使卡兰多。”年轻的天使一边汇报着,一边擦额头的热汗。

    第一天直线升高的温度足以证明斯洛特的失职。

    要说来斯洛特可是第一天夏天的大号降温剂。

    尼尔桌子一拍,“什么懒惰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