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20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握剑出征。

    他曾经有着战无不胜的称号,但因为一个人,但也获得了最恶劣的骂名。

    天界不是他一个的天界,第一天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所以既然他是第一天的管理者,又是七天的天使长,就终究不能为他自己一个人活。

    可这些话,又有谁真正说得出口?

    一群被上帝抛弃的丧门狗,又究竟还会得到谁的同情?

    失去庇护他们难逃一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雅伯尔,你猜猜我今天带你去哪玩?”用斗篷把雅伯尔完全罩起来,歪坐在椅子上的人昏昏沉沉地睡着,椅背上的白色鹅毛衬得雅伯尔气色好看些。

    这样的雅伯尔让人万分心疼,但又给人一种病态的美,美的难以靠近。

    斯洛特也不在意昏睡的人是否回应他,在他额头留下一个吻才将一张纯白的面具戴在他的脸上。

    白鸟从窗户飞进来,嘴上叼着一只还在扇动翅膀的绿色蝴蝶,指肚大小如同一块极品翡翠。

    斯洛特伸手接过,口中默念咒语将蝴蝶强制带回雅伯尔脑内。他笑得可怖,“雅伯尔,再不醒过来我就给你洗脑了喔。”

    无人回应的冷笑话实在尴尬,白鸟扑棱了两下翅膀当作鼓掌。玛瑙似的眼睛露出这是智障的嘲讽。

    它想要靠近雅伯尔却被斯洛特赶到一边,不知缘由,斯洛特非常讨厌这只鸟。

    “回去继续找。”

    冷冰冰的命令让人窝火,但只要斯洛特在白鸟就绝无靠近雅伯尔的机会,它挣扎了几下又想往过扑,被一堵冰墙挡住,冰墙另一面斯洛特已经抱着雅伯尔下楼了。

    白鸟在雅伯尔赶往苏玛尼雅雪山的同天赶到,但奇怪的是它并没有阻止这个它格外注重的堕天使自杀,好像他做什么它都明白并且无条件支持一样。

    但好在它也没完全做个旁观者,帮雅伯尔叼回来了好几片蝴蝶,那是凝结雅伯尔意识的意识体,之前被他强行取出才会昏迷不醒,现在勉强找回几片,不知道靠外力修复能不能帮助他醒过来。

    听说生命之树有修复灵魂的神力,虽然没有见人真的去实验过,但斯洛特还是决定带他往生命树走一趟。

    无论是天使还是堕天使,死后都会回归生命树,它每一片叶片都记载着一个天使的一生,未曾绽放的花瓣包含着新的生命,花开花落也是天使一生的佐证。

    每个天使出生都会被安排在树下静坐七天,受生命之树香气的洗礼,告诫他生,非为自己而生而应寄托万千生灵的愿望与期冀,为天界奉献一生,直至死亡。

    斯洛特将雅伯尔放在树下,原本来这里祷告的天使匆匆离开。

    他们对于这个导致斯洛特浑浑噩噩的人既说不上是怨恨,也不完全是同情。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们留下一定的自由空间。

    白鸟又鬼鬼祟祟地跟了过来。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神力,飘荡在空中无形无色。但就在白鸟慢慢靠近斯洛特的时候,他看见了那抹神力凝聚出漆黑的羽毛。

    霎时,利刃凭空出现,穿透斯洛特的背部,斯洛特匆忙回身徒手接住直接要害的利刃,血滴滴滴坠地,斯洛特越发脱力,像是被无形的结界包裹,强行吸取了力量。

    白鸟莫名化作一道光出现在雅伯尔面前,警惕地看着黑影与斯洛特搏斗,像是担心黑影会趁机攻击雅伯尔一般。

    清淡的香气里混杂了腥甜的血气,纯白的花瓣沾染着斯洛特的血被风带起,擦过雅伯尔的脸颊。

    他缓缓睁开眼,空洞,无神,他的手触碰白鸟的头,光芒包裹住二人。

    斯洛特被恩特缠得心烦意乱,越是不得要领越是难以化开招数

    而恩特,更是火上浇油,“后花园这么多年还为我敞开着我很开心,斯洛特,你后悔吗?”

    斯洛特被数根锋利的羽毛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真想回他一句管你p事,然已有人替他回答。

    “他后不后悔和你有什么关系?”雅伯尔缓步走来,环绕在身侧的叶片形成密不透风的气流,雅伯尔还戴着面具,但身后漆黑的羽毛已经为他展示了自己的身份。

    他右手轻抬,叶流把地上的羽毛拔起并将两人冲开,斯洛特展翅后退数步同时回头正对上他已经无神的眼,心中了然:雅伯尔根本没有清醒…

    斯洛特落地后化出冰剑准备再战,被雅伯尔拦下,恩特提剑迎上叶流,金剑上缠绕的黑气似有黑龙咆哮。

    雅伯尔突然撤走叶流,弯身一抓将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扔了过去,迎上恩特的金剑,恩特反应不及将之一分为二。

    斯洛特随之惊骇,又有年幼的天使往过冲,他们像是完全没有意识,但每一下攻击有直冲要害。恩特来不及思索只得痛下杀手,很快,恩特停下动作眯眼看着躲藏在暗处的天使,轻骂了声魂淡,他的剑刃上还流淌着天使的血液,那是他杀死他们的佐证。

    这就是雅伯尔的目的,让他失态,让他屠杀自己的信徒,然后让那些人与他反目。

    雅伯尔道,“你们看,这就是你们信仰的神父,他连尚在襁褓的婴儿都不放过,你们又为什么尊他为信仰?”

    天使自暗处站出,想要封锁恩特的退路却被恩特杀出一条血路。

    天使们追着化回无形的恩特远去。

    雅伯尔身子晃了晃,迈步向着那群人远去的方向走去,斯洛特连忙扣住他的的肩膀将人拉回来。

    “雅伯尔?”

    雅伯尔僵硬地扭过头,笑了,“回去记得包扎好伤口。”他的目光像个浑浊的老人,斯洛特不放手,他却不准备留下,连连挣扎却发现挣扎不开,便继续笑着问,‘‘何意?’’

    斯洛特将他搂在怀里,“你还没有醒过来,你要去哪?”

    “你之前…让我去找…轮转石…我把它毁了,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再看见我…”雅伯尔说得很费力,他像是台坏了的机器,难以运作。

    斯洛特抱人的手臂紧了紧,“不行,你不能走,和我回去,我没有不要你。”

    藤蔓自他脚边长出,斯洛特连忙躲开,雅伯尔趁机展翅飞远,斯洛特默念咒语,细如发丝的水流顺着雅伯尔飞去的方向追过去,缠绕住他的脚腕,冰冻了他的双翼。

    雅伯尔自空中坠落,被斯洛特稳稳接住,他揉了揉雅伯尔僵硬的翅膀,“抱歉,你不能走。”

    “那是我让着你…我,不,想,走?…”他露出疑惑的表情,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斯洛特连忙施展封印将他的翅膀魔法禁锢住。

    雅伯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心血来潮觉得有些困倦了,就打了个哈欠被斯洛特放倒躺在他的腿上,有力的手指按揉着他的太阳穴,“你还没有醒过来,对不起…是我吵醒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