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8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第30章 最后一面

    安托拉城的堕天使觉得他们的城主一定是疯了,竟然要他们和天使合作一起攻打一直援助他们撒旦,虽然恶魔之前也攻击过他们,但和整个地狱反目不太好吧,何况城主的理由也真没什么说服力。

    什么,想听理由?

    理由就是之前内个完全没有顺服力的毒雾,天使们都抢了他们半个城了,不是他们干的还有可能是谁?倒是听说城主到东城被动了刑,还神志不清了,肯定已经背叛堕天使了吧…

    但好像就因为有人说这个被尼尔副城主杀了…

    一个疯,两个都疯了吗?

    看来他们真的要偷渡到地狱去了啊。

    “你怎么又来了?”黑暗中雅伯尔又无法动弹了,他看不见,动不了,烦人的声音一刻也不肯停“你不应该高兴吗,我亲爱的雅伯尔?”

    “滚!”

    “你这是和神父说话的态度吗?”

    恩特把雅伯尔压在身下,“你一定很喜欢我这样进入你,这样吻你,说爱你…”

    “闭嘴!闭嘴!滚!”

    雅伯尔声嘶力竭地狼吼,恩特的笑容十分刺眼,他恨不得抓烂了这张脸。

    他说,“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斯洛特货真价实是我从原时空带来的,我抹去了他一部分记忆误导他让他以为自己是轮回错误的产物,而事实上和那些意识里只有轮回的灵魂相比,他更真实。

    “至于证据嘛…这是我从他大脑里提炼的记忆,还给他应该是完全契合的。”

    “你想干什么?”

    “你信不信这会是你最后一次神智正常?”

    “你约我来干什么?我很赶时间。”斯洛特还没有坐下就开口说道。

    圣都还同那日那样空无一人,只是这次连兔子精都没有了。

    “非常抱歉打扰你开会。”雅伯尔在椅子上十分坐立不安,极力压抑的痛苦让他的脸颊完全失去血色,“我从恩特那里得到了你就是斯洛特的证据,准确的说你是被他抽去了部分记忆的原时空人,这是你失去的记忆。”

    雅伯尔颤抖着起身将透明淡蓝色的水晶球放在斯洛特掌中,他用手指扣着桌边无法坐下,越□□缈的意识让他难以集中注意力,“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现在很清醒。”

    “哦,是吗?可惜…”水晶球被他捏的粉碎,连同一文不值的记忆,“可惜我不稀罕,你知道地狱进攻的理由是什么吗?雅伯尔统领安托拉城堕天使与天使合作,背叛地狱百年友谊,就在几分钟前,安托拉城西部被完全占领,无论堕天使是否投降全部处死,包括我弟弟尼尔,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坐在这里和我废话。”

    雅伯尔摇晃了两下身子,嗡嗡作响的耳朵隐约听见西部全军覆没,斯洛特的弟弟也死了,他弟弟是尼尔…那个安静无害的少年…

    他空出左手扇了自己一巴掌,隐约觉得自己清醒些就接着说,“之前答应满足你一个愿望…你可以告诉我吗?”

    斯洛特在他扇了自己一巴掌后就有离开的**,此刻干脆甩下一句话离开,“那你就去找轮转石,找不到别回来。”

    他逃命似得离开,心慌的要命,雅伯尔明明已经疯了,说得话有怎么可能可信?但他说自己就是斯洛特,他拿了证据,但这个疯子谁能确定那水晶球里就真的是他失去的记忆呢?他却是损失了一部分记忆,但这一点他的部下都知道,万一是尼尔说漏嘴了呢…尼尔…

    如果不是因为雅伯尔他根本不会死!

    他一点也不想留在这个时空了,这群见鬼的…

    这要雅伯尔拿回来轮转石……他不可能那会轮转石……万一他真的拿回来了呢?他为什么想要带他一起走?……还是说他根本就没准备走?

    斯洛特转了一圈又回到圣都里面,雅伯尔已经离开里,他坐过的地方干涸着一片血迹,他就呆站在那里,想,如果尼尔没有死,他会不会收回刚才那番话?又或者如果他刚才接受了水晶球,会不会就可以遏制内心的慌乱?

    他究竟怎么了……

    第31章 一无所有

    “几天了?”柯俊准备着葬礼的必需品,回答道,“五天了,殿下。”尼尔死了五天了…斯洛特一边想一边神使鬼差地推开了雅伯尔住过的房间,现在雅伯尔蹲过的地方,他也失踪五天了…那天他说要雅伯尔去找轮转石确实是有这个冲动的,但一个疯子怎么会把这种事当真呢?如果不是他听了恩特的话打开城门,西部又怎么会屠城?但那天他意识像是还算清晰…

    他不会真的去了苏玛尼雅了吧?

    错手打碎桌柜上的花瓶,积水上一个水晶球被磕出裂纹,斯洛特神使鬼差地捡了起来,脑海中竟然不断有画面闪现,血淋淋地手刺穿自己的胸膛把还在跳动的心脏放进他的体内,那个人淡淡地笑,同无数蝴蝶编制的画卷般,风吹蝶散。

    他想起还未在这个时空遇见雅伯尔的时候,恩特拿着一个花瓶给他,‘‘轮回了这么久不累吗?其实你也应该看淡了的,你只是个看客,你不是斯洛特,不可能陪在那人身边,同样,每一个时空的斯洛特和雅伯尔也只是时空的一部分,你可以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反正坏了你还可以去别的时空继续玩。’’

    “殿下。”柯俊后脚一起跟了进来,“殿下我有个问题,你明明没有亲眼见到尼尔的尸体…”

    斯洛特突然转身瞪着他,柯俊吓得站直了身子,谁知斯洛特突然红了眼睛吼道,“快去找人!”

    “…找…尼尔殿下吗…”柯俊小心翼翼地问。

    “找雅伯尔!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回来!”巨大的羽翼足以遮盖整片天空,斯洛特像个失去至宝的孩子,在空中哭吼着,暴风雪回应着他的悲意,每一座府邸的墙壁都在迅速冰冻,雪花几乎要让整座城市陪葬。

    出于天使的本能让他信任了恩特,相信他弟弟已经死了,可他从开始就是为了让自己逼疯雅伯尔。

    恩特把雅伯尔对他的的信仰当做笑话嘲讽,让他开城门假称援助,无论他信不信他都会给他开门,然后恩特再用屠城刺激他…

    那自己呢?不也一样没有把他当回事吗?彻底分辨他与另一个自己的不同用的难道不就是他完全置身事外的淡漠吗?

    自己还让他去取轮转石…

    他终于明白心中那种与弟弟死亡不符的悲痛是什么了,因为他把雅伯尔当做了轮回的一部分,因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苏玛尼雅雪山在黄昏战役中承接了神父破碎的神力,所以每一个踏上雪山的人都难保会不会踩上破碎神力形神俱灭。

    雅伯尔被一根半冰冻的手杖绊倒,额头磕在冰凌上破了个大口,他发现脚下隐隐亮起淡蓝的光芒,斯洛特那些酒壶站在雪堆让等他。

    “怎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