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7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终于无法压抑内心的愤怒,催动魔法将他们尽数斩杀。

    “可爱的先生,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造谣?”斯洛特披星戴月赶回天界的理由竟然是出现在一个天使的房间里。

    那天使直到斯洛特开口说话才意识到屋子里还有人,但他已经来不及求救了。

    斯洛特手中的剑已经切断了他的声带,任由他倒在血泊里。

    “根本没有天使从黄昏时代生存下来,爱德华先生,希望你不要胡说八道。”他翘腿坐下,“雅伯尔是为了追随神父而堕天,他不是同性恋,也没有喜欢神父。我不想在看见你再写这样东西,烧了。”

    爱德华颤抖着抱起书桌上的文稿走向火炉,突然他方向一转向外跑去。他听见斯洛特的耻笑,没有一丝温度的利箭刺穿他的心脏,把他钉在墙壁上。

    斯洛特催动并不擅长的火魔法,沿着散落的文稿燃烧了整个房间,乃至整栋府邸。

    他嘲讽着压低帽子钻进惊讶仰视的人群,身体上不断飞散的灵力同流沙一般倾斜而下,在雪山上继续铺设他无名的路。

    第28章 相互倔强

    温和的阳光落在沉睡人的睡脸上,他的睫毛轻轻颤抖,茫然地睁开眼。无力的身体让他只能平躺着,他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似得侧头看向窗外,被人修剪整齐的草地,有人平静地看着他。

    斯洛特…

    是去取轮转石而死的斯洛特。他站在草地上,脸上总挂着似有似无的讽刺,白衣被风微微扬起,他将视线转移,恩特握着长剑贯穿他的身体。

    血珠被溅出老远,浇灌了草地,白色的栏杆。

    斯洛特!

    雅伯尔猛地摔倒地上,血液溅在他的额头上,抬头一只长矛把斯洛特钉在房顶,鲜血一滴滴绽开在他的头顶。

    瞳孔不住收缩,雅伯尔想要惨叫却无法发出声音,他动弹不得,被恩特抱在怀里,“我是神父,你说你爱我…我是你唯一的信仰…你要把斯洛特杀掉,杀了他…是因为他你才会变成这样的,我会离开算是因为他,你不能失去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尖锐,雅伯尔想要捂住耳朵却听的更清晰,他睁大茫然的眼,无法抑制地惨叫。

    斯洛特带开门就看见雅伯尔蜷缩在角落里,像只受伤的小兽,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殿下,他醒来就是这样了。”

    ‘‘滚!都给我滚!’’

    尼尔几次想靠近都被雅伯尔打了回来。

    斯洛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被雅伯尔一把抓住,他缩在斯洛特怀里,没有焦距的眼看着窗外,‘‘主人……别走了……’’

    斯洛特身子一震,将人劈晕扔回床上。

    躺在床上的人昏迷了却依旧不太老实,身体下意识地挣扎想要醒来,下人依命拿来绳索将雅伯尔绑住。斯洛特这才走过去,他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雅伯尔?”

    斯洛特摸了摸雅伯尔的额头当做道歉,雅伯尔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是在叫他又不是他。

    斯洛特理智的弦终于受不住外力断掉,他离开前道,“把柯俊叫回来,他要是装疯就抽死他。”

    第29章 遗弃废物

    “殿下小心!”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在骑士团中砸出大坑来。

    带队的天使被推到一边才幸免于难,巨坑中天使的尸体燃起熊熊烈火,痛苦的□□声响彻云霄。

    同时恶魔从不同方向冲来,将他们包围在河畔一带。

    河面上木船摇晃着沉入河底。从天而降的冰凌形成一道无法飞跃的墙。

    “殿下,没有回去的路了。”天使绝望道。

    “殿下,派去审判庭的天使团全军覆没。”柯俊把飞起的帽子压回头顶,在地面上前冲几步才站稳脚行礼道。

    他的翅膀沾着凝固的血液。斯洛特神情渐渐凝重起来,“敌方指挥是谁?”

    “没有人,殿下。”柯俊的深吸一口气平复疯狂跳动的心脏。

    看来又是恩特的准备。

    雅伯尔撞开布在门上的结界跌进来,险些和柯俊撞个满怀。

    斯洛特脸色黑了黑,出现在雅伯尔身后扣住他的肩膀,“谁让你过来的?”

    雅伯尔甩不掉肩膀上的手,他脸色仍然不算好看眼神也有些疯癫,“我现在很轻易。恶魔伤我众多将士,我请求与天使合作。”

    “之前雾毒的事是恩特所为,不是恶魔。而且安托拉城一直与地狱关系很好,你反目不会有任何好处。”

    “我请求与天使合作,与安托拉城无关。”他顿了顿道,“斯洛特因为他才会死,我要报仇。”

    “带他下去。”

    赶到门口的士兵连忙冲进来,从斯洛特手中反剪了雅伯尔,往外拖。

    “斯洛特,你攻打地狱不是为了杀恩特吗?我要和你合作。”

    “回去给他喂药,注意计量别吃多了,已经够傻的了。”

    士兵连忙应是。雅伯尔默念咒语在脚下升起法阵,斯洛特转身一拳打在他腹部,将人横打出去。

    “你们下去。”士兵傻愣了半天才匆忙出去,关上门。

    柯俊尴尬地摸摸脸,主动过去扶雅伯尔,叶片擦着他的脸颊飞出去,被冰冻在空中。

    雅伯尔捂着腹部站起来,“你觉得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好,我回去找人,我把安托拉城给你,所有的人都给你,让我出战!”

    他挥开柯俊伸开的手向外走,斯洛特皱眉道,“柯俊,打晕他。”

    柯俊的进攻与雅伯尔转身化出无数叶片同时发生。柯俊的剑刃被川流不息的叶片接住无法移动,雅伯尔额头早已布满冷汗,叶片突然分开两段从柯俊背后攻来。

    “遭了!”持剑的手被稳稳接住,身后穿出尖锐的声音,透明的冰层被叶片刻出一个个白点。斯洛特将施展魔法的手收回,同时放开柯俊的手。他们将目光同时放在雅伯尔身上。

    “恩特在他身上动了手脚。”雅伯尔低垂着头握紧双拳,飘洒在地面上的叶片无风而起,劈头盖脸地向二人刺来,甚至还有叶片划伤了自己。

    他迟缓地抬起头,“不准拦我。”说罢以类似光速翻下阳台。

    “他怎么样?”柯俊被问了几遍才反应过来,有些呆滞地收起剑道,“意识有点紊乱怕是癔症了,殿下要追他回来吗?”

    “如果他真的说服了安托拉城的堕天使来合作,对咋们有利无害。”

    柯俊看着他的目光,冰冷,无情,像是与雅伯尔毫无关系。

    “殿下?”

    斯洛特转身离开,恩特说得没错,无论他是不是斯洛特他现在都站在这个位置上,这个时空的雅伯尔喜不喜欢他他根本不需要执着,他还可以去下一个时空,大不了重新开始,反正他有的是机会。

    坏了的东西扔掉就可以,何必留着恶心自己。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