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4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还没有败。”苏凡坚定地看着他,“我要回去把他们赶回安托拉城。”

    “你受伤了。”

    “但我没有死。”

    一记耳光扇歪苏凡的脸,苍白的脸上清晰浮现出五根手指。

    “你觉得死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东西?”

    突然松懈下的身体难以遏制体内的旧疾,“将士为战而生…为战而死,我…咳咳!我宁愿战死沙场!”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苏凡侧身摔在地上,剧烈的咳嗽吐出小片血痰,他的目光像是能上了一层薄纱,又像是被锉刀磨钝的珠子,失神地看着黑影,嗓音嘶哑难听,“依诺,让我回去…”

    依诺皱眉用手帕擦拭他嘴角的血迹,“你需要治疗,那块地方离审判庭很远,不会影响地狱有力的地势的。”他安慰着苏凡,摸出撞在药的试管伸到苏凡嘴边。

    苏凡由他撑着自己的身子喂自己吃药,伸到他身后的手释放黑魔法最普通的火焰,被屏障吞噬进去。

    依诺过度用力的手将试管捏的粉碎,他阴沉着脸不顾对方的挣扎将之抱起,转瞬就回到了神殿,下人弓身向他请安,被他不耐烦地回退。

    他把人扔在地上又在苏凡起身后用黑魔法将人横推出去侧躺在地上。

    苏凡迷离的双眼半瞌着,撕裂的伤口在地上留下一道刺眼的红。他发着低烧,神志不清地握紧双拳,“我要回去…”

    依诺悬在箭羽上的手隐现黑色的光芒,如同漆黑的宇宙,留有迷离的光。箭羽被一点点拔出,血迹却并未喷出,他迅速覆上止血药用绷带扎好。

    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人抱到床,上,“为什么?”

    依诺垂下的眼睑遮住足以魅惑众人的紫色瞳眸,他的声音深沉而有力。他将人揽在怀里,给他最坚固的庇护。

    “依诺…”

    苏凡下意识地唤着他的名字,布满冷汗的额头拧成一团的剑眉,他的身体平稳安睡,他的灵魂却在苦苦挣扎。

    “我在。”

    将手放在苏凡眉心念动安魂咒,渐渐舒展的眉头终于暗示着他的熟睡。

    依诺吻了吻他的手背。在他双腕上套上内侧沾满绒毛的枷,锁,又在床,边设下结界,这才转身离开。

    外面仍有夏虫鸣叫,流星划过深蓝的天空,他仰头安静地看着。

    我亲爱的爱人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你的信仰?这片被你极力保护的修罗界究竟有什么是你割舍不掉的,让早已被上帝抛弃的你,黄昏下的将军重新披甲握兵,不死不休?你那超负荷的身体,又是如何坚持不倒,意志不灭?

    明明你已经是个…废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苏凡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就不告诉你们!

    第23章 失神

    夜幕被强行分割,一面光明,一面黑暗。

    雅伯尔坐在窗台上荡着双腿,歪头呆呆地看着自己裹着纱布的手。

    手上的口子不大也不深,但因为毒气导致伤口附近的肌肤快速溃烂,而且安托拉城无药可救,这也导致他现在昏昏沉沉地发着低烧,所以当有人从后面拍他时他一下子竟然没反应过来。

    刚刚恢复的视力让他的生活便捷了很多,但不幸的是他貌似从未见过这个人。

    瘦瘦高高的,一身白衣,收敛的白色羽翼消失在背后。

    他完全无视了雅伯尔的存在,从他身边挤进屋中,大摇大摆翘腿坐在椅子上,不知从哪变出的鞭子在空中优雅一甩,勾着雅伯尔脖子就往里拽。

    “你斩断试试。”叶片在鞭子前打了个弯悠然落地,雅伯尔乖顺地跪在地上,“主人。”

    斯洛特坏笑着收了,“今天晚上我可以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但你上次这么说的时候差点打死我。雅伯尔乖顺地低下头,垂着眼睑收敛锐利的目光。

    “有代价,我要你做脚凳,来先喝药。”

    药是什么当然不必多说,雅伯尔跪行过去喝下。垂下的一缕发突然被斯洛特握住,他喃喃自语着,“如果你不喝药,又怎么可能会有感情?喝了其实也没用吧,最多从斯文变成兽,但这样也感觉很好啊…”

    雅伯尔竟然神使鬼差地想想了一下自己那时的模样,会不会仰着脖子冲着天空嗷嗷叫?身后还摇着尾巴。

    “啊!”鞭子抽在身上酥麻感却遍及全身。

    雅伯尔四肢着地努力让后背保持水平,但斯洛特将一只脚放上来的时候还是让他微微失去了平衡。

    斯洛特把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眼罩替他戴上,冰冷的液体在他的后背上韵开,仔细嗅嗅气味,看起来应该是瓶不错的红酒。

    但很快冰冷就被燥热取代,体内的药物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像是找了一个借口回应斯洛特的举动。

    他摇晃的身体很快又挨了一边,斯洛特温馨提示道,“你可以问我所有你想问的问题。”

    “龙骨是谁埋得?”

    “恩特指使地狱的人干的。”

    雅伯尔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苏凡怎么样了?”尼尔说他和斯洛特交战被斯洛特重伤。

    “被依诺救回去了。至于又发生了什么大概只有那里的床知道吧。”

    雅伯尔不适地动了动,身子被斯洛特卡住,动弹不得。

    “你被抛弃了知道吗?”书页翻动的声音时时响起,斯洛特看上去应该是在看书。“你摸摸自己的脖子。”

    什么都没有。这一点雅伯尔是知道的,只是他不记得自己什么解下来的,何况他应该解不下来才对,至于另一处枷锁,是在东城解开的这一点他倒是记得很清楚,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感。

    “今天是斯洛特让我来的…”他话题转换的很快,并不估计雅伯尔是否理解,“事实上我才是这个时空的斯洛特,但我还没有来安托拉城就被神父杀了…原本你应该是我的…”风揉碎了他最后一句话,雅伯尔并没有听到,甚至他都难以保证自己现在还保持理智。

    “你不想问问其他什么问题吗?”

    “斯洛特…”

    “他现在在东城,他不想见你。我知道听到这个你应该挺开心的,他最近在忙自己的事。因为上帝差人说他是原时空的正主,被他拎过来的。哦对你估计连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自称自己是轮回产生问题出来的产物,所以准确的来说他应该不算是斯洛特。”

    “不…我说的是我的主人…”

    斯洛特把腿收回来,比这个时空更年轻的脸颊露出极度的失望,“雅伯尔。他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他只是比我们运气好一些…如果不是因为我快死了我也绝对不会和你说这些…雅伯尔这很不公平你明白吗?你可以治好你眼睛的人死了你根本不知道,你也可以无视为了帮你找解药上苏凡的人,当然你也可以无视我…”

    雅伯尔能地直起身甩下眼罩,那力度如果斯洛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