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3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孩身上,“深呼吸,小姐。你接下来的话会拯救这里每一个幸存的堕天使。”他等待女孩的回应。“放出毒雾的是天使吗?”

    女孩摇头。

    “是恶魔吗?”

    “是堕天使吗?”

    女孩难以察觉的点头。

    雅伯尔和尼尔对视一眼,继续问,“是什么样的堕天使。服饰或者外貌。”

    “他穿着一身白色礼服…是您的朋友。”

    恩特。

    雅伯尔绅士地向女孩道谢,温柔的声音无法察觉他此时的愤怒,女孩刚被接走后,身后的墙壁就被藤蔓劈做两半。雅伯尔的脚下还能看见魔法残余的光亮,他问道,“尼尔,你说这样的信仰是不是可以不要?”

    尼尔漠然地低下头。

    雅伯尔并未理会他的反应。他知道这一定是父神的一场游戏,玩家是父神。那另一个极有可能是斯洛特,他们把堕天使做了弃子,重新挑起天界与地狱的争端,但唯一不同的事,这次父神把庇佑送给了地狱。

    “召集治愈天使,我们需要为自己的子民准备一些安神汤。”

    “是。”尼尔回应着。紧跟在雅伯尔身后。

    他可以感受到,受眼睛影响后的雅伯尔开始偏离追随神父的脚步。

    第21章 毒雾

    “毒雾的源头是一具刚开始腐烂的白银巨龙。准确的说是从巨龙露出三分之二的骨头里泄露出的。因为位置靠近市郊所以发现时间延迟很多。我已经安排堕天使去处理巨龙骨了,但或许耗费时间会长一点。”

    尼尔带着白手套的手凑到额头上擦了擦。前几天还大雪纷飞的安托拉城转眼就进入酷暑,被雾气席卷过的城市只剩断壁残垣,寸草不生谈何纳凉的树荫?

    雅伯尔示意守在外面的将士进来喝口水,印刻在脚下的法阵有星辰斗转,月明日落,嫩绿的藤苗在地面上俯首称臣。它们已最快的速度在在扎根生长,形成参天大树。

    雅伯尔安静地托着下巴坐在椅子上,垂头看着蔓延出的藤蔓。

    “城中现在有多少人无家可归?”

    “三百多。”

    “安排人登记,召土系天使靠近东城建。”

    银发分割着脸颊,他抬眸看着窗外,愣愣出神。

    尼尔面露疑惑却毫无质疑地将右手搭在心口,行礼,“是,殿下。”

    “你先去办吧。”他扶着扶手站起来,身子难以察觉的晃动,但也只是刹那间的事。

    尼尔低着头后退数步到门口才转身。

    雅伯尔就这样一直目送着他离开,一样的堕天使,他却同恩特一样一板一眼地遵行着以前的规定,但恩特的动作难掩他堕天后的自卑,而尼尔却让人深信他是天使,没有堕天。

    他无事这种错觉,黑暗中有人缓缓走来,单膝跪下,“殿下。”

    “你去哪里了。”雅伯尔放松地依靠在窗边,窗外小片树林被风吹得轻轻作响,他放远目光看着发现龙骨的地方,“我准备去趟那里。”

    “殿下…”叶片悬在安娜脖颈上,雅伯尔的目光顺势变得锋利。如一把刚磨过的刀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做眼线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面具成功掩盖了他的诧异,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和这个恩特的眼线摊牌,内心对恩特下意识的排斥更是从未有过,他过去在天界的记忆在已难以察觉的速度消失,反而是对斯洛特的信任,和一些怀疑的记忆席卷而来。

    他垂在身后的手紧紧握成拳,在掌心留下的疼痛竟无法与心口相比。

    转眼间,他自窗外翻出独自离开。

    “殿下。雅伯尔给毒雾感染了。”

    “什么时候?”

    “三个小时前,他自己偷偷流去埋龙骨的地方,把龙骨毁了,手掌被龙牙划破感染了。”

    “嗯…我会想办法。”

    “还有,雅伯尔决定把难民的住处迁到靠近东城的边境。”

    “嗯?大概多少人?”

    “三百多,有一部分因为和天使摩擦受伤的,但没有感染的。”

    “嗯…看紧他,尽量避免他的外出,还有…尽力干扰他使用魔法。以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很勉强了。”

    “是。”

    “尼尔!…记得收购蓝草。”

    “是。”

    第22章 坚守

    腥红的天空笔直坠落白色的物体,沾血的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在河面上打着挺,迟迟没有沉没。

    呜咽的迪斯科兰河上亡灵探出被侵蚀过的手臂,向岸边拉扯着。

    他们悲鸣呐喊,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却无力相救,因为我下去,就是万劫不复。他们是难以回归生命源头的灵魂,被永远禁锢在河水中,转瞬就是千万年。

    河水将将士分割两半,斯洛特傲然屹立,飘扬的羽毛擦过他的侧脸,瞬间冰冻。

    他翅膀展开,卷起满地沙石。一跃而起,掌心凝结的冰凌如利箭般笔直射出,穿透黑色的羽毛被苏凡持剑斩断。最后一抹阳光现在苏凡握紧的剑柄上,原本虚无的剑刃在阳光下露出晶莹的本质,同水晶一般,又在愁云下消失不见。顺势电闪雷鸣,狂风怒号!

    他们在河面上厮杀,余留两道黑色残影。平静的河水不复往常,翻涌的波涛吞噬堤岸。

    恶魔旋转着巨大的镰刀将天使一分为二,天使的长剑斩下恶魔的头颅。祈祷天使的咒语治疗着他的同伴,悲悯的神情融合和整片修罗。

    他们被有力的藤蔓保护者,旋转升腾的水火是争斗不休的巨龙,吞噬着这片厮杀。

    雷鸣咆哮,闪电隔空劈开,照亮二人的脸颊。苏凡捂着流血的手臂呵斥逃跑的恶魔,惨白的脸颊依旧温润如玉,漆黑的双眸却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执着而倔强。他喝道,“退者死!”

    挥向空中的利剑劈开天地,他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却不曾退缩。

    束起的长发在剑光下倾斜而下,遮掩他点点血迹的脸。

    他落回地面,与斯洛特隔河而望。

    “毒雾是你们的主意?雅伯尔中毒了。”苏凡微微一愣,“你说什么?”

    斯洛特抽起深扎土地的弓箭,拇指上凝结出淡蓝色的箭身,“地狱有人和恩特合作在安托拉城西部埋了一具有毒的龙骨,雅伯尔查看时受伤感染了。”

    利箭刺进苏凡肩膀的同时他听见斯洛特说,“恩特是神父沉睡后使用的身体,是给你药的那个人。”

    剑摔在地上溅起晶莹的冰晶,苏凡前倾的身体从高处坠落,直坠向河中。

    黑影随之一跃而下将人接住,他伸手劈开时空裂缝展翅离开。

    斯洛特目送着黑影离去,回眸丢兵卸甲的恶魔,勾起唇角道,“全杀掉。”

    苏凡从黑影怀里挣扎出来,转身便要往回走,被黑影挡住去路。

    “去哪?”

    “我们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