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2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就算他在现在要留在安托拉城,也只能选择相对安全的西部。

    “城主?”有人小心翼翼地问。听声音应该是个少年,但很快有人接腔,念着繁琐的咒语,又有人道,“找到了!杀了这个叛徒,还安托拉城自由!”

    错乱的脚步声向着同一个方向集结。

    雅伯尔出手打断那个人的魔法,“发生什么事了?”

    “殿下,您为什么要同意天界的贸易?如果不是因为您天界怎么能成功通过?关卡进入安托拉城?”这是最开始叫他的那个少年说的,他并不想那些人那样愤怒,但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还是可以感知他的悲伤。

    一团火焰在他胸口炸开,雅伯尔连退数步撞在树上,发丝染上一点血迹。

    这才是堕天使的作风,一言不合上房揭瓦,先把人打个半死才问话。

    雅伯尔自然不会做他们的活靶子。立刻催动魔法用藤蔓为自己筑起屏障。

    “我确实赞成天界的贸易…”愤怒的堕天使不断发动他们擅长的魔法,雅伯尔有些恼火,这些失去信仰的堕天使只能用六亲不认来形容,谁知道他们从哪里听说了他背叛的消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背叛了安托拉城,背叛了地狱!“但我没有允许他们在现在进去安托拉城。”

    “那令牌是谁给的?难道还能自己长腿送过去的吗?”有人大声质问他。

    “我不知道。”雅伯尔想要冲出包围,但他不知道包围圈最弱的地方在哪。缠绕着双眼的绷带被火焰吞噬,他茫然地睁开双眼却引来堕天使的更加愤怒的咆哮,“他出卖了我们!就因为一双眼睛!”

    眼睛?

    他的手贴着脸颊向上移动,他的眼眶不在一无所有,那里有一双银色的眼睛,如黑夜里的银狐,冷视前方。

    原本受他操控的藤蔓突然垂落下来,堕天使的攻击在他身上绽开一朵朵血花,他摇晃了下身子向外冲,很快就被推了回来。他在地上滚了滚,额头被石头砸的鲜血淋漓。

    “斯洛特在哪?”

    没有人回答他,他们以为他要找救兵,一时要将他拉扯起来,反剪了双手。

    但他们不知道,他的眼睛是恩特挖去的,斯洛特除非又遇见了恩特,不然他怎么会弄到手?

    心中莫名躁动起来,斯洛特无法容忍他的背叛,他也无法容忍对方的隐瞒,不打算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但这个强制让自己做他sub的人最好在他找到他之后给他一个失踪的最好理由。

    他重复问道,“斯洛特在哪?”

    他的眼睛回来了,可斯洛特却不见了。所以他才能成功逃离,但醒来时地板上温热的法阵又像是在暗示着他一条生命的消失。即使他不相信害他昏迷的斯洛特会帮他治病,但身体接受的白魔法除了斯洛特又有谁能用的出来?那失去的生命又是什么?那种感觉而之前死去的斯洛特一模一样!

    心中的恼火几乎吞噬了理智。

    血液浇灌了树根让树木飞速生长,柔软有力的枝条将堕天使拦腰斩断,他被叶片脱向空中,即使堕天使飞翔也难以触及,“我没有背叛安托拉城,贸易的事也是撒旦们一致同意下的结果,我不认为我有权背这个黑锅。同样你们这样对待你们的城主,不考虑一下后果吗?”

    他极为冷淡地看着仰视他的堕天使,银色的瞳眸像是绽开的冰花,惊艳而寒冷,让他们下意识退缩。

    “那你的眼睛怎么解释?天使什么时候慈爱到会给堕天使治伤了?”

    “那你或许应该去问他而不是我。”

    把过于激动的堕天使用藤蔓缠在树干上。

    “我是逃出来的,杀光了驻守在府邸里的所有天使。无论你们信或者不信,我都和你们一样,堕天使的仇人是天使,那我的仇人也不会变,甚至在几天前我就杀死过一只…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与地狱取得联系从长计议,任何在此时与我意见向左的堕天使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他的声音不高,甚话语中充满了强制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在场每一个堕天使都从未见过的模样。

    无论他过去仁义与否,现在屠刀已悬挂他们的头顶。

    无论他最终成败与否,现在都必须做出选择!

    “殿下…我是西部的管理者,我叫尼尔铎兰”堕天使主动让出一个人的位置,少年向他伸出手。

    雅伯尔重新戴上面具,掩盖嘴角讽刺地址笑容,与他相握。

    第20章 偏离正轨

    安托拉城西部现在可谓一团糟,因为被强行切断了物资导致每天都能看到哄抢的场面。体型强壮的恶魔把曾经烧烤天使的配方拿出来对待堕天使,堕天使也念动咒语与他们反目成仇。好在安托拉城的堕天使足够多,恶魔却就那么几只,来不及阻止就被尽数杀死了。

    雅伯尔推了推脸上的面具,快速恢复的视力让他可以依稀分辨出眼前的建筑物,寸草不生的街道难以想象几个月前树木丛生的景象。

    铺撒在地面上干涸的血迹被马蹄踩踏,车轮碾压。

    雅伯尔抬起手指,深绿的叶片飞速旋转,在恶魔的脖颈上留下一道极深的血痕。

    尼尔弯下身抱住年幼的女孩,轻声安慰着。

    “殿下,有人在这里释放了大量剧毒雾气。”全身溃烂的堕天使用干枯的树枝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涣散的目光定格在雅伯尔脸上。他至死还在向雅伯尔报告着有用的信息。

    雅伯尔用自己恢复的很好的眼睛见证了他的死亡,麻木的大脑像是被铁棒一下下敲击着,心口也有东西使劲的戳,让他恨不得痛苦,可事实上他只是平静地站着,拦住冲过去的人,被对方推了一下撞到了身后的墙壁,腰部钻心的疼。

    “小布!”尼尔往前冲了一步,被理智生生遏制了前行的步伐,如果他此时过去那下一个变成这种模样的人就是他。

    他们包围着自己的同伴为之墓哀,悲伤就痛苦,被遗弃在外的人只能以最平静的目光安慰他们,证明他们还有人可以依靠。

    事实上雅伯尔唯一的意义也仅止于此了。

    城堡的顶峰被火焰侵蚀而下,藤蔓将之缠绕改变了原本的轨迹。

    尼尔痛苦地望着天空,“殿下我走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转眼间,尽千的堕天使损失大半,仍有战斗力的堕天使数量只剩三百。城中所有恶魔退回审判庭,独留他们苟延残喘。

    “雾气是谁放的?”雅伯尔扶起女孩弯曲的身体,女孩泣不成声地看着他,断断续续地哽咽。尼尔从雅伯尔口中听出异端,“您觉得这不是天使干的?”

    “他不会。”银色的瞳眸坚定而执着,他像是早已看透斯洛特的本质,只需要凭借直觉就能追赶上斯洛特的脚步。

    他把目光重新落回女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