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0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怀里人灵魂的流逝。

    不是因为流血的伤口,而是被莫名的力量吞噬着,四肢在快速消散,像萤火一样飞出窗外。

    轮转石带着人的灵魂轮回,他的灵魂现在却在一点点消散,而刚才的一切,好像都成了死亡前的狂欢,一个从未任性过的人第一次抛下一切,无论对方愿不愿意,不计结果的满足自己。

    赶车的车夫在外面喃喃道,“城主,下雪了…”

    七月的安托拉城下起了鹅毛大雪,禁不起重荷的时空像是突然出现了问题。

    马车缓缓停下,有人打开车门,一样的服饰,一样的脸庞,他冷漠地扫视车中的一切,“斯洛特”的身体也在此时被寒风完全打碎,如失去方向的萤火般在空中碰撞。

    混在着爆炸声的车外有人在悲鸣,嘶吼,巨大的羽翼卷起狂风怒吼着席卷大地。天使的军团毫无征兆地席卷了整个安托拉城。

    而雅伯尔却一无所知。

    “你在这里做什么?……”斯洛特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利刃已经毫无征兆地刺穿斯洛特的肩膀,雅伯尔平静的模样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他没有问斯洛特刚才的他是怎么回事,或许是时空的错误,又或者是恩特在捣鬼,但在刚刚那刹那间,他的心微微钝痛,像是好不容易做出了什么选择,来不及任性放纵就被悬崖勒马。

    斯洛特握住他握刀的手,“你怎么了,为什么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雅伯尔扔下刀子,脑中一阵轰鸣,外界的声响他全然听不到。

    雅伯尔茫然地用另一只手触碰缠绕双眼的布,粘稠的血液在脸颊上留下两道长痕,天旋地转的感觉一遍遍冲刷着大脑,他终于不堪重荷地倒进斯洛特的怀里。

    第16章 自觉

    如果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那雅伯尔一定觉得那是一场噩梦,即使匪夷所思,却也不算无稽之谈。但他确实没有可以证明自己推论的证据,而性情越大冷淡的斯洛特,更是从那天碰面后就再没见到。

    第一天骑士团发兵驻扎在了安托拉城东部,囊括了圣都,还无巧不巧的把雅伯尔的府邸画在其中,所以他虽然被送回府邸,却和软禁没什么两样。

    只是费解的是天界已有诚意与地狱开通贸易,又为什么会突然发兵?何况现在天界无神父庇佑,一向小心谨慎,两方势均力敌,他们又为什么突然发动这场两败俱伤的仗?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扬翼而起的祈祷堕天使在众天使的庇护下念出咒语,火焰如巨龙般席卷而来,冲向雅伯尔。

    雅伯尔侧身躲开,飞溅的玻璃在他的脸颊上留下发丝般的血痕,他仰视窗外,守在府邸门口的骑士团已经守在他身边。

    雅伯尔用手杖拦住骑士团的天使,“等等,我有话要问他们。”

    天使礼节性的点头,送来握住腰间长剑的手。

    “为什么攻击我?”

    如果要给天界制造一定的损失,或许应该去圣都附近,那里是他们的临时指挥营。

    “叛徒!身为一城之主竟然心安理得的在这里做他们的奴隶。”

    哦,是了他脖颈上的项圈还没有解下来。

    但什么时候堕天使有这么好的品行了?

    滚烫的血液回应了他的疑问。

    刚刚发话的堕天使已经身首异处,而将他直接斩首的天使则恭敬地向着某地弓身,“殿下。”

    斯洛特点头回敬,“把你准备的水晶球扔出来。”雅伯尔面不改色地拿出口袋里的水晶球,“如果不是这群堕天使已经失去理智,不然他们一定会把你的信息传递出去吧。”

    斯洛特语气不善,手中利剑一挥数人便血流满地。

    “信息是给苏凡的?”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放弃和地狱的贸易发兵攻城?”雅伯尔转移了一下方向面对斯洛特。

    “因为我并不是之前那一个,聪明如你应该不会不明白哦吧?轮回已经紊乱,没有人知道会在未来遇见什么。”他顿了顿皱眉道,“雅伯尔,你能不能有一点当俘虏的自觉?”

    他出手把雅伯尔背在身后的手扭过来,锋利的匕首摔在地板上,斯洛特脸色一黑,刚被刺不久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他弯身把匕首捡起来,握住雅伯尔的右手扎了进去,‘‘你用哪只手伤我我就还你一样的伤,如何?’’

    雅伯尔倒在地上捂着自己受伤的右手,神情有些麻木,除了身体因疼痛而抽搐外几乎看不到他任何疼痛的反应。

    斯洛特的眉头越皱越紧,他示意将士们会到自己的岗位上,这才拖着雅伯尔的手臂离开房间。

    第17章 难堪重荷

    “跪下。”斯洛特呵斥的声音完全不掩饰他的愤怒。

    雅伯尔依言跪下,即使他双眼无法识物,依然会因为所处环境而尴尬。他在自己住了上百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跪在里面当天使的阶下囚。

    “把衣服脱了。”斯洛特的指令比往常更加简练,他翘腿坐在椅子上,收拢的双翼静置在身侧,他把手臂放在大腿上,托着下巴等他完成自己的命令。

    冥冥中既是两个斯洛特一模一样他依旧没有把现在这个当做自己的主人,他的手背还在滴血,他亦没有奴隶对主人的尊卑,“天界为什么会出兵?”雅伯尔没有完成他的命令,他觉得这两个人明明是同一个,差距却又如此之大,不只是因为他不是轮回到这个时空的人,更感觉他少了一些情感。

    “我给你提问的权利了吗?”鞭子扫过□□的身体,雅伯尔失去平衡向后倒去,脖颈上的项圈不是何时被斯洛特牵了线。呼吸骤然受阻。

    他难以察觉地皱了下眉,重新跪好。

    “雅伯尔,告诉我你的身份。”斯洛特走到他身边蹲下,轻轻抚摸他的短发。显然他也感受到了雅伯尔额的不安,而这种不安就算让事情真相大白也难以解开。

    “我是您的奴隶。”雅伯尔神智有些恍惚,不久前与他一模一样的人也这样问过他,但现在却连尸首都不复存在。他抑制住身体的颤抖,却抑制不住内心的疑问,“轮回为什么会混乱?我之前遇见那个你是怎么回事?”

    斯洛特把手指抵在唇间,“嘘…奴隶,你太激动了。”

    他迟疑了一下。把雅伯尔拉到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后背,“雅伯尔,你的权利由我赋予,我现在赋予你向我提问的权利。”

    雅伯尔贪婪的呼吸着斯洛特身上源自生命之树的香气,熟悉却陌生的感觉让他潜意识的无法放松身体。他又是一副警惕防备的模样。

    他斟酌了一下说辞,道,“斯洛特…之前在马车里还有一个人。”

    “嗯…”

    “他因为取轮转石受伤而死,而这个时空的你也正好被毁掉了轮转石。这是否可以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