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9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苏凡担忧地看着他,握着他的手腕,却可以轻松挣脱。

    “他们在争抢,争抢一颗早已不复存在的心。”雅伯尔睁开没有眼球的双眼,愣愣地看着窗外,右手轻轻搭在心脏的位置,“我把心脏留在了过去,所以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不止一次感觉到自己已经死了,自己只是被困在一个轮回里的亡灵,只有真正做出正确的选择才可以超生,但很明显这么久我都没有成功过。苏凡,麻烦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

    他把一个透明玻璃瓶递给苏凡,里面放着黑乎乎的粉末。

    苏凡接过瓶子仔细端详,“轮转石的粉?雅伯尔…第一天的天使有问题,你小心。”

    雅伯尔若有所思地应下,一边将苏凡送到门口,一边对女仆道,“安娜,备车。”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锁的原因,看不到的话移步博客

    第14章 全部错误

    撩开窗帘,阳光下圣都的大门前守着两只灰色白爪的垂耳兔,红玛瑙般的眼睛弯起一定的弧度,温和而无害,又格外可亲的样子。

    他们一手背在身后,礼貌地冲着路过的先生夫人们问好。

    雅伯尔由安娜扶着慢吞吞地下车,手杖点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声响,他温柔地弯身给安娜掩了掩面纱,‘‘安娜,我想你该回去了,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适合你。’’她更适合无人知晓的黑暗,正如她不可告人的身份。

    安娜微微欠了下身,驾着马车离去。

    两只垂耳兔早已站在雅伯尔身后等候,‘‘雅伯尔安塔罗菲殿下?’’

    ‘‘是。’’雅伯尔回答着,跟在他们身后步入圣都。

    空无一人的圣都只有一点光亮,暖黄的光芒下一架白色钢琴被安静的放置在最中央,斯洛特背对着他轻轻敲击音键,声音清脆却在不住颤抖,他整个人也像是在压抑什么,知道垂耳兔托着酒杯走来才打破这种异样的沉静。

    ‘‘殿下请喝酒。’’

    ‘‘主人请的?’’雅伯尔向斯洛特走去,被垂耳兔拦住,他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将酒水一饮而尽,‘‘圣都的酒都太甜,总会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垂耳兔冲他恭敬的弯身,这才托着空酒杯离开。

    雅伯尔走到斯洛特身边,步伐逐渐变得踉跄,呼吸也紊乱起来。他自然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斯洛特也回过神在等他。

    雅伯尔不知道斯洛特只穿了薄薄的一件里衣,他莫名觉得今天的圣都安静到死寂,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因为有人……

    来不及细想斯洛特已经把他抱在怀里,粗鲁的除去他身上的累赘,接受了他的入侵。

    ‘‘呜……’’他悲鸣地把人死死嵌入怀中,雅伯尔滚烫的身体像是刚从火中取出的木炭,混沌的大脑依旧让他保持了天使的绅士。

    及时他不明白斯洛特为什么这样做,像是一只受了重伤的白狐,不会死去却异常脆弱,他把不断伤害自己让自己变得清醒,即使已经遍体鳞伤。

    ‘‘主人……斯洛特,好了,你这是在做什么?斯洛特!你……’’雅伯尔无措地让他抱着,之前脑中的公事私事一并抛出脑后,他想知道斯洛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落魄?像是一个飘荡了数万年的孤魂,迷失了自己也迷失了方向,之前的运筹帷幄,之前的睿智冷漠全都当然无存。

    他极力从他体内退出来,大脑一阵轰鸣,所有的事情都乱了。

    他是他的奴隶,却没有享有与他分担的权利,他本也不需要履行这项无意义的义务,只是想起他在墓碑前的陪伴,想起那瓶加了蓝草的药,他就不受控制地想要知道,斯洛特究竟和恩特做了什么?

    让人平躺在自己怀里,雅伯尔摸到他胸口的伤口,血液永无止境地流泻。

    他终于开口……

    ‘‘我找到了新的轮转石的位置,可是那里真的很难进入……你说这是不是神父对我的一个玩笑?他陪我完了这么久,现在他累了,所以游戏难度也增加了。’’

    轮转石是托人意念生成的石头,世界上消失一颗才会出现另一颗,这样永远交替,他唯一的用途就是可以带着握有轮转石的人的灵魂,回到他想回到的时候。

    雅伯尔理智地猜测着斯洛特寻找轮转石的原因,如果不是失去了眼睛,他此时的眼神一定深邃难查。

    ‘‘留在这里不好吗?’’雅伯尔的声音比以往都要深沉,斯洛特苦笑着摇头,‘‘那你为什么带着刀子来?’’

    雅伯尔一愣,他带着的刀子是安娜刚才强塞给自己的,而斯洛特显然是想错了,他以为自己要杀他?他几乎是触电一般地把刀子扔得老远。

    ‘‘恩特把赌局告诉你了?’’、

    ‘‘我知道我没有胜算。’’长长的睫毛遮住双眼的光彩,蓝色的瞳眸像是磨钝了的玻璃珠,‘‘我已经被你杀了那么多次了,只是每一次还有轮转石……这次你能不能晚一点?’’

    雅伯尔把他放倒在地,对躲在暗处的垂耳兔说,‘‘快备马车。’’

    垂耳兔依言离开,听话的奇怪。

    雅伯尔略施法术有青藤绑住他的手脚,这才把人抱起来,‘‘斯洛特,展露dom的弱点证明你不是个好主人。’’

    他的动作格外轻巧,他没有心脏所以不会心痛,死寂的心理除了对神父出于本能的爱再没有其他,他不知道斯洛特在想什么,但又下意识地觉得这里有点冷,把外套盖在斯洛特身上,干涸在掌心的血让他微微失神。

    他不懂斯洛特对他的感情,不懂很多东西,但现在他想把人关起来,然后找人找到轮转石,藏起来,藏一辈子。

    第15章 错乱轮回

    斯洛特一路上突然变得十分聒噪,异于往常的跳脱性格让雅伯尔怀疑这他是不是弄错了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自己,却会吐槽他太冷淡封闭,说他太耿直虔诚,最后又不断接着神父的老底让他不得不为之纠正。

    “那是恩特。”

    千年之战神父身受重伤,灵魂进入了他创造的天使恩特体内,但之后就陷入了完全的沉睡,而与神父拥有一样记忆与品行能力的恩特,则代替了他的位置,但谁也未曾想过,他会失去爱的天性。

    但这些也只有参加过千年之战的人才知晓,全天界数不出十个,何况把神父作为信仰的他们,又怎么会与神父反目?

    “雅伯尔…如果你没有比我早出生那么多年该多好?你一定不会拥有那样永恒的忠诚…”现在的天界终究不是过去的那个天界,心生的天使也成了没有信仰的生灵,即使他们还受到圣光的普照,神灵的呵护。

    雅伯尔把他轻轻揽在怀里,垂下的头颅用发掩住上扬的唇角,他是个瞎子,感受这是世界要比常人难很多,所以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