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8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每一个人一样把爱意埋在心里。

    他是第一天天使的儿子,他的父亲因为抗击恶魔而死,他又怎么能抛弃神父的爱走进敌人的阵营?

    可他的翅膀已经开始变黑了,与他相同的还有恩特的翅膀。可他们只是待在一起,连任何亲密的接触都没有,毫无征兆,毫无理由得迎来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那天他回家收拾离开要准备的东西,连接天界与地狱的天窗已经打开,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就能看见那个漆黑的黑洞,那里就是他以后要呆的地方,没有阳光,没有温度,什么都没有。

    他收拾好东西下楼,听见母亲和恩特的对话。

    “作为第一天天使的妻子,自己的儿子堕天不应该是一件极为丢人的事吗?”

    “他做好了自己的选择,我祈祷神父会祝福他,就算神父不会祝福他我也会的,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无论这是溺爱还是我自己的任性,我都要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拥有的尽数给他。”

    “你这是在背叛神父。”倒茶声响起,恩特继续道,“夫人请…”上路,只可惜这二字雅伯尔没有听清。他依旧躲在视觉的死角,静静地听着。

    母亲一饮而尽,“很好喝,谢谢…您的红茶。”她优雅地放下茶具,身体的剧痛没有阻碍她的任何举动,她站起来迎接自己的儿子,在他的额头落下自己的吻,“小美人,听说地狱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记得给我送点来。”

    那时地狱和天界还没有贸易往来,就算雅伯尔真的买了母亲没吃过的东西,也不可能上到天界送给她。

    但她不介意的说了,和平时一样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展现自己贪吃的小毛病,俏皮地眨眨眼都雅伯尔放松下来。

    “最好在帮我订张床,咋家床快睡塌了。”

    雅伯尔傻愣愣地现在门口一一记下,却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说完的,她好像一直在说,一直在叮嘱自己,一直在用各种不着调的方法气他,一直在用一种脱线的思想让他买东买西,可事实上她没有说。连一个拥抱都没。

    “妈妈…”见他迟迟不肯走,母亲脱下鞋冲着他屁股飞去,被他灵活躲开。母亲插着腰靠在门上懒洋洋地冲他招手,“没带吃的就别回来,回来我也不开门。”

    雅伯尔愣愣地看着她的衣摆变得透明,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在梦里,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往回跑,伸出的手在星星点点间握住了虚无,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的灵魂在空中消散,在刺眼的阳光下竟像扇翅飞舞的蝴蝶,飞向天窗。

    白色的蝴蝶擦着他的脸颊亲吻他的耳畔,“儿子,我去找你那个娘娘腔爹了。你说…他会不会给我开门?”

    她说,“看似圣洁的外表有时内质污浊,不含一丝杂质的天空上往往是漆黑的宇宙。”

    她说,“天使的信仰是伟大的神父,而我的信仰是你的父亲。”

    雅伯尔的身体不住颤抖,梦中梦外他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结局,他堕天前母亲好好的,但他再也没有见过她,他甚至怀疑自己得母亲早就死了,只是他不知道,只是他不敢知道。

    上千年了,母亲想吃的东西这里很轻易就能买到,只是他无法送到,天界和地狱的贸易一点改善都没有,他的幻想终究是幻想,他再也回不到那个本属于他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

    雅伯尔小时候可是小天使

    第13章 被绝后路

    “殿殿殿下,苏苏苏苏凡凡凡殿下来来来了…”女仆躬身躲在暗处说。她站得位置格外隐蔽,除了雅伯尔无人能看见,雅伯尔冲她点头示意她请人进来。

    门随之而开,苏凡只看到一截纯白的衣角,再注目人已不见了踪影。他自叹连自己都看不见雅伯尔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仆,但也仅止感叹,随后一杯热牛奶浮在空中稳稳地送到桌前,木椅也被拉开做出请苏凡坐下的架势。

    “你生病了?”虚弱的脚步声缓缓响起,雅伯尔回应着撑身靠坐起来,“招待不周了。”

    苏凡将帽子放在桌上,双手十指交叉垂放在双膝上,“咳咳…雅伯尔,安托拉城的退烧药少了很多你知道吗?”

    窗帘稍微拉开些,一缕发阳光落在苏凡脚边,他浅浅的呼吸,脸色常年苍白如雪,没有温度,玄色的外衣袖口空荡荡的,太过干瘦的双手勾起手指握稳牛奶,小抿一口。

    “少的退烧药里都有一味蓝草,是药材里唯一一种能控制你病情的药剂…而其他看似平淡无奇的药只会让…你的病情加重。”他的语速很慢,每一句说出都需要注入十成的力气。

    雅伯尔是少有没有心脏仍能存活的特例,但没有蓝草混合的药剂对他都有绝命的功效。至于他少的那颗心在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醒来时床头柜上多了一瓶药,喝下后才发现是甜的。”

    蓝草可以让与它搭配的药变甜。这言下之意就是说有人给他送了救命药,又有人断了他的求生路,只是这两者孰前孰后一时说不清罢了,

    牛奶被放回桌上,苏凡的手轻轻扣着桌边,手指因用力在镂空花纹的边沿上留下一个指痕,“我看见你去了圣都,你身上有天使的气味…如果我猜错的话你认了个主人…药是他送的,安托拉城会断药是副城主恩特的意思…他在和那个天使较量…”

    苏凡道出后又是一阵咳嗽,他咳得撕心裂肺,雅伯尔有些担忧地摸索着起身,被苏凡出声拦住,“如果你下次不瞒着我我就不用这么废心力了。”他淡淡地说,“天界派了使者来地狱想和地狱谈谈贸易的事。你知道天界和地狱虽然都在这里设有商点。但都有没有两界之主的支持,他们这次想正式派使者入驻处理天界贸易,地狱这边大撒旦的意思是不作理会,但我觉得有必要开一座城做贸易点所以我选了安托拉城…”他休息了很久才继续说,“恶魔唯利是图如果开放商点对他们只会有利无害,天使这些年在东城有时常出去,我觉得不如上双方都光明正大一些。”

    “大撒旦的意思呢?”

    天界和地狱这些年关系有所缓和,雅伯尔并非没有想过两界会通商。

    “他同意了,所以来问问你的意见,毕竟这里主要住的是堕天使,比较敏感…”

    “天界那边的管理人是谁?”

    “第一天的主天使。”

    斯洛特…

    雅伯尔沉吟道,“你还想说什么?”

    苏凡微微一怔,“你的主人…是他对吗?”能顺畅出去圣都的天使自然不会是普通天使,七天天使里只有第一天的天使喜欢到安托拉城转悠。

    “嗯。”

    雅伯尔拢着挂在肩上的衣服走过去,“贸易的事你有没有问过恩特?”

    “他同意…这两个人在较量什么?你又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咳咳…”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