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5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竟能换来什么?

    我究竟在为谁了悲伤……

    结界阻隔了蒙蒙细雨,斯洛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又一点点蹲下身,‘‘下雨了,回家吧。’’

    雅伯尔身体一震,猛地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用尽全身气力。他的身子被扭转了紧紧抱住,温暖的怀抱几乎让他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本能地回抱住这具身体,如同一只在水中几经漂泊的小船,终于有了停靠的港口,毫不犹豫的留下。

    斯洛特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抱住自己,磁性的声音如同傍晚拍击沙滩的海水,温柔至极,‘‘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是恩特。’’

    ‘‘主人……’’他的身体还在不停颤抖,但他可以不假思索的叫出拥抱自己人的名字。

    或许从他折服的那一刻起,他就在自己的脑海中烙下了深深地烙印,这个烙印叫做信任。

    ‘‘我在。’’斯洛特将手臂收紧,在确定雅伯尔信任的那一刻起,他再也放不开手,即使他们许久未曾谋面,即使他只是因为看过了故事一般的天界史才喜欢上了他,但他知道,他们是一类人,只有相互扶持才得以生存,哪怕一方早早离去都不能活。

    ‘‘雅伯尔,我带你回家。’’

    一生漂泊又何妨,天涯海角,我终能给你一处港湾。

    作者有话要说:

    斯洛特比雅伯尔小喔!我当真喜欢年下……舍不得虐这一对怎么办?

    第8章 一席之地

    圣都的外层是妖精开的酒吧,入门就是巨大的舞厅,圆形桌椅浮在空中漂浮不定,垂耳兔酒保托着托盘一个起跳将酒杯稳稳地放在客人桌前,身子下坠时和着乐曲声扭动白绒绒的尾巴,赤红如血玛瑙的眼睛向客人递来一记媚笑,在客人恍惚间又带着新进来的客人向着深处走去。

    深处由结界形成的瀑布自屋顶垂至而下,水声湍急不止,清澈可见。积水在地板上荡起一圈圈涟漪,白浪似花,却将之团团围住。

    垂耳兔跳到水中迎接劈头盖脸的瀑布,他在水中卖弄风姿,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服,雪白的肌肤嵌满各色宝石,他不畏寒冷的尽情舞蹈,脚下的浪花一点点被冲散,积水四下蔓延又在客人面前停止,形成一道方方正正的门。

    这才是真正圣都的大门。

    客人一直用衣服裹着怀里人的身体,唯留一张脸埋在怀里,仍不让人看见。

    他走进那道由水制成的门,门的彼岸早已垂下云梯,他在上面气定神闲地行走,身后的云梯又一节节不紧不慢地随着他的步伐而消失。

    血红的天随他的移动越来越深,在空中肆意飞扬的雪花妖贴着皮肤融化,它们慵懒而无为,在无止境的地狱深处下着不为人知的雪。

    身下是万年不曾融化过的冰雪森林,虚无的苍白增添着地面的厚度,自树枝上展翅而起的白鸟迎上满天飞洒的雪,风雪猛烈起来,不断在它的羽翼上增添阻力,它拼命飞向来者,却又因为力竭而一点点下坠,在高空中响起的鸣叫声哀怨得连同远方的雪山都猛然崩塌。

    雅伯尔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从他沉沦的睡梦中醒来。

    他听见了那声声嘶力竭的哀鸣,却不知它为何悲鸣,只是从未掀起过一丝波澜的心湖莫名荡起了涟漪。斯洛特在风中展开翅膀,顷刻间带他降落在林中无声伫立的城堡前。

    雪白却粗糙的墙壁散发着丝丝寒意,斯洛特让他站稳用一段指肚粗细的锁链系住他的脖颈,又忍不住想要拉他一个踉跄,看到他的迷茫和无助才得以善罢甘休。这才推开了城堡的门。

    ‘‘奴隶,跟着我,不准超过我,也不准让牵引线绷直。’’斯洛特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更没有说这里是哪里,但这个漫天飞雪渺无人烟的地方,连一丝暖意都没有,就如同斯洛特冰冷的内心。

    雅伯尔克制住发软的四肢,迈一步都像是被人硬生生地掰着腿行走。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没有方向的指引让他寸步难行,但事实又不允许他犹豫。他就是个未经世事的木偶,被线牵引着舞蹈。

    他不断提高警觉去感知这个世界,却如同早已是买入地下的死尸,死寂,冰冷,黑暗,他什么也感知不到。直到暖意化作细蛇攀上他的足腕,摇曳的火烛点亮心中的黑暗,他才终于不小心撞在了斯洛特身上,斯洛特给他摘下牵引线,又脱下披在他身上的衣服,‘‘奴隶,这里是我的私人地盘,在这里只有我和你两个人,我不允许你在这里对我存有秘密,你必须选择赤,裸身体来证明对我的坦诚,我不想在这里听到你的隐忍和沉默,更不允许你已任何形式伤害你自己,如果你违背了我的任何一项旨意,那么我会对你进行惩罚。’’

    雅伯尔扬起头,挂在睫毛上的水珠如泪珠般,在逐一亮起的灯光下越发晶莹。他的脸颊还是苍白无力的,像是顶级工匠手中的瓷器,脆弱精致,但又倔强隐忍。他回答道,‘‘我明白了,主人。’’

    ‘‘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下不为例。现在你可以去暖炉那里暖和一下身子,你的衣服可以选择放在身边或者二楼第三个屋子里,以后你也会住在那个屋子里。我不会过多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但每个星期五的晚上你必须来这里,并且在这里度过之后的一天休息日。我不关心你们什么时候是休息日,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只会按照天使的生活方式安排你之后的时间。’’

    ‘‘我明白了。’’

    ‘‘我不介意你怎么自称,但对我的称呼不准错,像这种私人时间……’’板子隔着衣服打在雅伯尔的后背上,他身子猛地一晃立刻站稳,道歉,‘‘对不起主人,我错了。’’

    ‘‘想这种私人时间你必须叫我主人,如果是在外面,我会叫你城主或者殿下,我相信你还没有笨到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的地步。’’他把板子随手一扔,‘‘我不喜欢打人,力度控制也一点都不好,如果你接二连三的闯祸倒霉的只会是你自己,至于我喜欢的……如果你犯得是小错误,我大概会把你绑在外面的树上绑个几天几夜什么的。你皮肤白,我不介意用血红的颜色为你装点一下,再配上点不易融化的雪花,你或许会成为一件不错的冰雕。’’他的目光中似有流萤闪烁,沁在嘴角的笑容像是在安慰人们他说出的只是一个笑话,但他并不知一个会说笑的人。

    ‘‘对了,以后不准轻易碰自己身子,这一点你的冤家已经同意了,他也不喜欢上的人弄脏他的床。’’等雅伯尔脱下衣服,斯洛特弯下身给他戴上银环,雅伯尔身体一震身上原本还存有的几分傲气荡然无存,因羞辱而泛红的耳尖可爱无比。

    斯洛特揽着他的肩在他耳边轻轻呼气,怀中的人身体僵硬无比,‘‘你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