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3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不足。

    所以他压抑住自己的不满,继续下达着命令。

    “跪下。”

    雅伯尔回应的速度很快。

    斯洛特满意地勾勾唇角,只是这些雅伯尔都看不见。

    连雅伯尔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无错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拥抱他给他温暖,他无助,迷茫,像是被抛弃的小猫,没来得及感受世界的美好就饱经世界的挫折。

    斯洛特想,失明的sub虽然会变得敏感,但视觉冲击上就欠缺许多,所以他需要在其他方面上多下功夫。

    “我现在需要确认你我之间的身份,我要你如实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并且保证绝对的忠诚。”

    sub和dom之间的关系关键就在于一个自愿,如果他们其中有一方不愿意,结果只会让整个过程变成一场刑法。这也难怪最后会有一些sub喜欢上dom,当他从无条件的信任一个人起,他就已经把自己作为一份祭品为自己的主人双手奉上,不论后果。

    可以说他们会忘了自己的信仰应该是神父。

    银鞭打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钝响,雅伯尔猛地回神,身上狠狠挨了一下。

    他轻哼一声,身体摇晃了几下,向前倾斜只得狼狈地用双手支撑。

    “我要听到你的道歉。”

    “对不起主人。”

    又一鞭子落下,红印与刚才那一道刚好交叉。

    斯洛特叹息着,“你实在是太笨了…道歉然后告诉我你做错了哪里。”

    “对不起主人,我不该躲避,我错了。”

    可是那一下真的很疼,与之前□□的力度完全不同,这明显是对他的惩罚。

    斯洛特示意他跪直身子。他抚摸过他的肌肤,感受到那具身体的颤抖,“你的身体比我想象中要敏感,当然这种敏感只限制在对于疼痛上,我想听听你的解释。”

    “我不知道。”他说得是实话,被砍了翅膀挖了眼睛都没有这么疼。

    斯洛特把手移到头上,轻轻抚摸。

    “奴隶,告诉我你的身份。”

    “是您的奴隶。”

    “告诉我你的权利。”

    “来自您的赋予。”

    “告诉我你的义务。”

    “…”

    雅伯尔思索着,身子又挨了一鞭子,他莫名委屈地哼了一声,引来斯洛特的注意。

    “你有什么不满吗?”

    “我还没想好你就让我回答,还打我。”

    斯洛特笑了,“你自己说你的权利来自我的赋予,那我没有赋予你和我吵架的的权利。所以现在你来告诉我,我该不该罚你?”

    “该…”

    鞭子抽在他脚边,雅伯尔僵着身子不敢动,连忙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我的义务是取悦您。”

    鞭风卷起他的发,他没有挨打。斯洛特把他揽到怀里,冰凉的药膏擦在鞭痕上,火辣辣的感觉顺势退散。

    斯洛特看着他后背两道极长的疤痕,水晶般的瞳眸似是染上了水雾,他的声音依旧平静,“奴隶,你一定是我见过最笨的天使,你的锐气去哪里了?”

    雅伯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多娇弱,简直就是个起腻的小女人,思索着,脸颊一下就红了。

    将微红的皮肤用药膏涂好,斯洛特站起身,“关系确立后我要你时刻记在心里,从今天起我要你有作为我的sub的觉悟,这句身体是我的,一切行动都由我决定。”

    第5章 疯狂听从

    天使的作息时间是十分有规律的,雅伯尔拒绝过斯洛特到外面喝酒的邀请后,独自握着手杖漫步在漆黑的隧道中。

    没有人发现他对黑暗出于本能的恐惧,颤抖的步伐总是被克制的很好,他一定是个出神入化的演员,迷惑了每一个人,也迷惑了自己。

    他从未想过会有人发现他的内心,跟随他的脚步。

    淡蓝色的夜明珠以阴阳分割他的脸颊,他往下压了压帽子,觉得脸上空空的,这才想起自己的面具还落在斯洛特的房间里,一时苦笑不已。

    就这样成了臣服在别人脚下的奴仆,这对他而言多少有些讽刺,何况他还是安托拉城的城主,让人知道他会有被人踩在脚下的时候,又会作何表情?

    “我帮你找的可是圣都最好的dom,不感谢我吗?”

    恩特还在老位置等他,手中托着一杯鸡尾酒,“喝吗?”

    雅伯尔接过一饮而尽,“喝…只要是你给的我都会收下…很好喝。”

    恩特表情怪异地看着他,收起他的空杯子,“那我劝你最好别动情,不然赌局输得可是你的命。”

    他轻轻嗯了一声当做回应。恩特压低帽子冲散在人群中。

    雅伯尔用手臂撑着桌子,一点点坐下来,脸色苍白的普通白纸一般。他的手杖摔在地上,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身子一点点伏在桌子上,恍惚的神智让他连身边是否有人靠近都不知道。

    斯洛特站在他背后看着他一举一动,之前已经驱散了周围的坐客,所以无人看见他的丑态。

    雅伯尔双手握拳在掌心留下一排月牙血印,他猛地抬起头转过身,缠在眼睛上的绷带自然滑落。他冲斯洛特淡淡一笑,被生生挖去眼珠的双眼如同两个空洞,“好美的天使…”

    身子倾向一边,被斯洛特稳稳接住。他抚摸着雅伯尔的乱发,怀里的人此时就如同一件珍贵的易碎品,但倔强抿起的嘴又让人忍不住想将之摧毁。

    剧毒的液体也敢喝…呵,这奴隶的胆识未免太大了。

    斯洛特将人稳稳抱起。

    但这么不爱惜自己,恐怕就不是胆大可以解释的了。

    想死?很好…

    第6章 斗兽场

    嘈杂声如天神降下的天雨,似要将诺亚方舟四分五裂,而里面的人,则是最渺小不过的存在。

    他们在黑暗中惶恐,努力蜷缩身体将自己保护起来。他们的死寂让生命静止,没有人可以证明自己还活着,又或者说他们已经死了。

    雅伯尔轻轻活动了下四肢,鼎沸的人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茫然得在黑暗中打量四周,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一无所知。

    “你去过斗兽场吗?”斯洛特侧坐在他身边,他们被巨大的圆形结界包裹着。外面是一片血腥修罗,也有人同他们这样坐在结界中观看,他们在狂吼,为自己压下赌注的一方疯狂。

    在他们眼中扭打在一起的是他们投下的金钱,性命的流逝只是输赢的证明。

    雅伯尔像个被夺去五感的空壳,无言无语一动不动。

    “我有百分之八十的圣都股份,所以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个节目。”他垂眸打量着不知所措的奴隶,微微扬起的嘴角既有讽刺,又有玩味。

    “我不喜欢。”

    主持人在高空向观众解释现在的场面,无形的巨兽在场地中疯狂奔跑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