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2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记得天使哪怕是与堕天使靠的近一些都容易堕天,你可要小心一点,别一不小心因为年少轻狂害得自己落地凤凰不如鸡。”

    “多谢奉告。”那人绅士地笑起来。声音普通大提琴般悠扬,给人以内心的平静。

    雅伯尔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处,“想不到天界现在这么开放。”

    “那是当然,社会在进步嘛。”

    雅伯尔的拳头隐隐握紧。他的言语对这个自负又自大的人来说简直是对牛弹琴,而且这头牛还表示很开心!

    他自我治愈着,这个陌生的天使只是个来自天界的纨绔子弟,无论在这里混得如何早晚都会回去的。

    “看得出来你对我十分不满意,不过我可以好脾气的原谅你,因为你还要完成你们之间的赌局不是吗?”

    “说的也是,那多谢你的提醒了。”他没好气地道谢,清秀的脸颊有着天使的阴柔,不算硬朗的轮廓镀上一层夕阳的金色。乖顺披撒在肩头的银发没有光彩,更像是年迈人饱经沧桑后的见证。

    他的黑衣勾勒着他修长的身躯,驻足在那里不算惊艳,却如陈年佳酿般意味深长。

    天使没有自我介绍,更不在意雅伯尔的身份。

    他解开腰间束好的银鞭,“三次机会,如果我成功让你回应我了,就算你输要做我的奴隶,怎么样?好了亲爱的,不要一副我在占你便宜的委屈样,就这样被你们拉近赌局我还没哭诉呢!’’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更改施工现场标记,回应我觉得是个很好的词汇,你们自己领悟吧

    第3章 误上贼船的傻子

    他握着手中的银鞭,轻轻抽动让鞭子发出声响,“我怎么总觉得有些奇怪?诶对了…我收你做sub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

    我好吃懒做不务正业不学无术虚度光阴,你收我做sub能有什么好处?

    雅伯尔默默吐槽,一记鞭风直席上他的侧颊,在蜜色肌肤上抹下一道指肚长的红印。他下意识颤抖躲避,不料天使前进几步却出现在雅伯尔身后,一臂环柱他的腰让他动弹不得,一手用鞭柄支起他的下巴。目光慵懒而无赖,温柔又醉人。

    两人像是走进了静止的时空,谁都没有动过一下。

    白净的脖颈被迫伸直,喉结微动,被银鞭轻轻卷住,如被擒的天鹅一般。

    他抿住薄唇,等待天使下一步的动作。而那人却快速放开他,下一刻又出现在他身前倾身抚摸他的侧脸。

    快速的转移,转瞬即逝的抚摸让雅伯尔难以找到他的行踪。他此时就如同窝在草地上的草食动物,脖子上还系着猎人捕捉他时遗留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死在木桩上,他躲不开,猎人也不再靠近,站在远处仔细端详着他,折磨着他,直到他忍无可忍崩溃为止。

    他的身体在不经意间颤抖,他的理智被一点点蚕食,他几乎要退化成动物。

    “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时候应该乖乖的不要动吗?”天使的声音戏谑而冰冷,他像是又回到了最初,是那个支配sub一切的主人。

    雅伯尔咬了下下唇,“我不要做你的奴隶…”不要敬你为神……

    “你阻止不了。”他打断雅伯尔接下来的话,“我说过三下,如果你失败了我要你做我的sub,你没有反悔的余地。”

    天使有些生气,但挥出的鞭子却一如即让的冷静,他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让他屈服。这不是惩罚的工具,而是死死扣住对方的枷锁。

    鞭子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身上,鞭尾若即若离的感觉几乎让他发疯,看似用力的重击让他颤抖。

    咬唇的力度骤然加大,口中一片血腥。

    天使用鞭子撑着下巴煞有介事地说,“原来你喜欢被动,这样也好,太狂放的sub我会觉得自己是身在什么不太文明的□□时代。”

    他嘴巴利得很,能不饶人就不饶人。

    雅伯尔被他一鞭子打得稍稍有了反应,此时正准备用手强迫那里冷静下来,就被银鞭以极为刁钻的线路绕着他的手腕转了一圈贴着腰部滑到后面,更加速度打了下去。

    “唔…”他轻哼一声,身体猛地松懈下来。他苦笑着弃甲曳兵,放弃了最后的挣扎。

    “我叫斯洛特,第一天的主天使。”他一边收起鞭子,一边道。

    这个时候介绍其实是十分奇怪的,因为雅伯尔现在的心情真的称不上好,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敏感。

    “你在想什么?”他弯下身抚摸雅伯尔的脸颊,“因为输掉了赌局就让你这么难过吗?就好像…”他犹豫了一下,转移了话题,“你们的赌局是什么?”

    “我们的赌局有很多,从百年前到现在,各色各样,次数数之不尽,所以我才决定让这次成为一次终结…这次的赌约是,喜欢上你,然后把性命赔偿给他。”

    赔偿的人是恩特,因为曾经是因为自己爱上他才导致两人堕天,百年间他赔给恩特一双眼珠,一对翅膀,自此他不能视物,不能飞翔,转而灰白的银发让他既不像天使,又难以察觉是堕天使。

    其实这是场不平等的赌局,只是参与者心甘情愿罢了,这种心甘情愿就像是失去理智的疯子,任由他人指手画脚。

    雅伯尔皱了皱眉,“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既然我和你的赌约输了,那愿赌服输,我做你的sub。”

    作者有话要说:

    屎了屎了屎了,改得我想疯,我的肉肉啊……肉渣也是肉啊……/(ㄒoㄒ)/

    第4章 疼痛的烙印

    雅伯尔的决定称得上是过于决绝,那种冲动总给人一种要去赴死的豪迈感。斯洛特对此不置可否,他在黑暗的屋中独步,步率均匀,不快不慢。

    “我想既然你是我的sub了,那身份至少是需要确认的。我也现在下达第一个命令,我需要迅速做出回应把衣服脱掉。”

    雅伯尔愣住三秒,迅速解开上衣,直到他完全□□斯洛特都没有下达第二个命令,对方冷冷地看着他,重复到,“脱掉。”

    雅伯尔不解地抬起头,才意识到自己还带着面具,连忙快去摘下,谁知手却是莫名一抖,把面具掉在了地上。

    □□是为了对比两人地位的诧异,无论奴隶为此感到羞辱还是其他什么,都同时在他脑中植入了不可抗力的服从。

    斯洛特要这个人的忠诚,毫不犹豫,毫无防备。

    但这一点雅伯尔做的一点也不好。

    雅伯尔还在为自己刚才的失态失神,完全没有意识到斯洛特的不满。

    “现在我要下达第二个命令。”雅伯尔是一个十足的新手,需要极大的耐心与宽容,这对于一个心急的dom而言简直是煎熬。但斯洛特自认为自己的耐心还不错,可以包容sub的这点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