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

作者:巢鸟更新时间:
    《注视》巢鸟

    文案:

    阳光下雅伯尔合上平放在膝盖上厚重的书,放松地靠在斯洛特脸上。对方自然地揽过爱人的肩膀,让他平躺在自己的腿上,手上微微用力按揉他的太阳穴。

    雅伯尔双手迭起放在身侧,安然而平静地享受

    斯洛特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伸出手迎向太阳,穿过指缝的阳光温暖纯粹,仿佛这就是永恒。

    内容标签: 年下 奇幻魔幻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斯洛特,雅伯尔 ┃ 配角:恩特,苏凡,依诺 ┃ 其它:主奴,轮回

    第1章 虚假的赌约

    夜幕下,人鱼混杂的东城圣都内可谓灯火通明,摇滚音乐震破在场人的耳膜,在黑暗中犹如巨大的万花筒。尖叫声中高举的酒盏将各色液体倾向一侧,清脆的碰撞声应和着舞步的排律,偶尔洒出的液珠如沧海明珠,被灯光一晃,颜色轮转不止,正如人七彩的人生。

    漆黑的羽毛在空中飘零,旋转,与白色羽毛不住纠缠,一同悬浮在喷泉的顶端。乐声戛然而止,泉水带着打湿的羽毛一寸寸退去,独留凭空生长的黑色荆棘绽开妖艳的花,突然音乐同倾盆大雨般倾斜而下,喷泉再次冲向天际,包裹着在场人的尖叫!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气氛所感染,抛弃一切理智,回归原始的怀抱。

    带着各异面具的天使恶魔在喷泉旁接吻,暴露在外的肌,肤露出主人赐予他们的礼物,跪伏的身体为他们展现自己的忠诚。

    这里没有属于奴隶的尊严,只有来自主人的支配,这里没有权利等级的高低,只有主人发号施令和奴隶的完美遵从。

    奴隶是坦诚的,忠心的,他们的目光中始终停留在自己的主人身上,那是他们的神,独属于自己的神。

    而他们的主人,用长鞭劈开昼夜,引领前行,他们呼风唤雨,永于巅峰。

    这是分割于天界与地狱的堕落净土。

    是纯洁背后的污秽,又是罪恶后的救赎。

    而他侧耳倾听,拉扯的锁链声与□□声交织,如同蛊惑船手的海妖,又淹没在音乐中,被生生吞没。嘈杂的交谈声中早已失去了礼数,只是这并不是今天的主题。欢笑声总在话语后响起,这里不是理智对话的谈判厅,每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谁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们的许诺在这里连一张厕纸都不如。

    这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动人的女子有时也会是那个站立在巅峰上的主人,而看似强壮专横的男子,往往愿意屈服下来,抛弃一切尊严。

    这是一场疯狂的游戏,但每个人都玩得尽兴。这本就是你情我愿,没有感情的指引人们只会成为迷失在迷宫中的白骨。

    将理智尽情埋葬,把身体付诸忠诚,做□□的奴隶,这才是今天的主题。

    无论圣都如何嘈杂,奴隶的耳中只有主人的命令,无论此处如何豪奢,都不过是华丽的虚像,只有肢体的爱抚才是真实。

    坐在角落中的人浅抿下杯中猩红的液体,玄黑的风衣与长夜连成一片,纯白的面具为他平添数分神秘,他与这个空间格格不入,又确实存在,他的理智让人厌恶,更显现他的异类。

    但还是会有人来搭讪的,难以驾驭的sub更容易激起dom的**,但前提是他们可以刺激到这个人与之回应。

    从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暗含刻意拿捏的做作,高傲的身姿像只优雅的黑豹悄然造访这篇奢靡之地,来者目视左右快速寻找着自己的目标,黑曜石的瞳眸犀利而傲慢。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果然他并不难找。

    而他口中的他却早已神游于外,思绪直至有人缓步到他背后,温暖的手心伏上他的肩才得以召回,他毫不意外他的出现,甚至将身边未曾享用的饮品递给他,对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你的东西能喝吗?呵,我可不想被恶心死。好了,回归正题,雅伯尔,新的赌局是否开始?’‘

    雅伯尔抬首,被面具遮掩而看不出表情变化,他用手杖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黑色的礼物勾勒出他消瘦却坚毅的身躯,喝尽的酒盏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平静无比的声音道出他的决定,‘’赌局结束,旧愁新恨,一笔勾销。恩特再次立誓。‘’

    那人笑了,“这样在好不过,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h在博客,看者自行移步 ,jj尽量保持文章完整度。注:非全文bd□□,内容主要集中在前面,番外有没有待定,因为被封好几次我肯定写得含蓄,不够过瘾的话我也没办法,再跑腿我腿就该断了。除此之外本文全架空

    第2章 张扬舞爪的猫

    深色刺花的壁纸上勾勒出绽放的曼珠沙华,夜明珠散发出的幽蓝光芒为之涂掩上诡异的色彩,酒红的地毯铺至黑暗尽头,脚步声踏在上面发出沉顿的声响。

    二人一前一后推开金色的把手,走进依旧漆黑一片的房间。隐约可以看见有人正站在床边,背对着他们静然伫立。

    房门在他二人身后悄然闭合。

    “脚后跟着力,膝盖十度弯曲,行走是双臂垂直身大腿两侧,每一分半钟一步,距离五十公寸。看来你是一个拥有一头金发蓝眼的天使,身上的香气证明你经常到生命树做祷告,说不定你的品级还不低。”

    或许是因为和恩特有赌约的缘故,雅伯尔的语气格外刻薄,像只易主的猫咪,还没有感受过新主人的不同就冲他亮出了爪子。

    天使挑了挑眉,冰冷的目光落在恩特身上。对方伸出两指并住在额前一晃,以表致敬,然后快速离开。

    天使从窗边摆放的白色小型镂空花纹的桌子上捏起一杯红酒,缓缓摇晃。他的目光落在雅伯尔身上,一寸寸上移,眼中的寒意在温暖的房间中一点点中和,又或者是因为见到了雅伯尔,总之他用了十分平静的声音道说开场白,“酒是好酒,人是佳人,只可惜,时间不对。”

    是了,时间不对。雅伯尔和恩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打赌,而这天使还来不及拒绝就成了赌局中的棋子。

    微风自窗外吹入,带起他的衣摆,用作配饰的锁链摩擦着发出清脆的声响,若有若无的香气在雅伯尔面前韵开。

    他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腰间被猛地抱住搂紧,绘着黑色花纹的面具猛地拿开,吻,接踵而来。

    满含侵占,明显的抢夺,在口腔里肆虐,肆无忌惮。他像是要把人揉碎在怀里一般,疯狂的占有,掠夺,在他每一寸肌肤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证明他是自己的所有品。

    雅伯尔不适地呼吸,秀眉轻轻皱起,终于忍无可忍地把对方推开,在唇上使劲擦了擦。“我

    om

    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