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8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绿色的军服。后面王艇长则是自己慢慢脱去了海军制服。这样我就光光溜溜夹在两个光光溜溜的壮汉中间。曲团长是陆军出身,平时带兵演习,身材保持非常好。四十出头,身上肌肉依然非常清晰,两块胸大肌中间有很深的乳沟。紫黑的乳晕像钱币一样大小,**非常饱满。我握住了自己迷恋的胸肌,跟曲团长接吻起来。身后王艇长全脱完军装立马引起老李的惊叹,我回过身原来王艇长是王艇长浓重的体毛。黑色浓密的体毛从胸前密密实实的延伸到私处,两个**如同怪兽神秘的眼睛躲在浓密的毛发后面一样。最夸张的是腹部的体毛,沿着肚脐分布,摩擦在后背上又痒又爽。加上在舰艇上行动需要保持身材,尽管身高刚刚170,但是身上的肌肉一点都不比曲团长差。两个胳膊比曲团长还粗。我松开抚摸曲团长的胸大肌的手,搂住王艇长的上身,手不断摩挲着他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那感觉非常饱满,结实有力。同时被这样两个雄壮的男人夹住,我感觉就是天塌地陷我也不会有危险一样。由于是两个人插一个洞,动作幅度不敢太大,频率也不能太快,这样做了一会儿三个人都有一些累了。曲团长提议换个姿势,王艇长抽出了他的大**。shu xiang men di

    我从曲团长的身上下来,跪在在床上。曲团长在身后招呼着:“你先来还是我来?”

    “你吧,我歇会!”王艇长对曲团长说道。就这样,曲团长和王艇长又交替的从后面做我。曲团长的充实饱满;王艇长的坚挺,两个人正好互补。王艇长可以探索到曲团长无法到达的位置,曲团长可以满足我内心**的空虚。在他俩的努力下,我又不自主的呻吟。我扭过头,看到之前脱光的几个人挺着肉乎乎的**站在我身后。而屋子里就爸爸一个人还穿着衣服,显得非常突兀。

    第十三章色情不分情亦色真假难辨假变真

    “陈局,要不你来操一会儿?”曲团长问爸爸。“你看一屋老爷们就你没脱了,这空调开得还热,你一脑门子汗!”

    爸爸回头瞅瞅躺在床上的我,没有说什么,他心中还有犹豫,而我也是无所适从“……”

    “今天陈局不会是萎了吧?”说着曲团长伸手去摸爸爸的下体:“我操!这么硬!那你憋着干啥呢?”

    “看你们玩得挺爽的……”这是唯一的解释吧。

    “爽大家都得爽!来儿子,起来,伺候陈局!”曲团长把躺在床上的我拎起来。我赤身**的跪在爸爸两腿中间的时候,他的身子不经意的一抖。他太紧张了,这样的禁忌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一种难以突破的魔障。但是他没有退缩,他的眼神透露着**的烈火。

    我跪在他两个腿中间双手抚摸着含毛面料的高档西裤,慢慢的将手伸向了那个今晚一再突破的禁区。既然你的心中有所顾忌,那么这样的事情让儿子来做吧。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我心中所谓的伦理纲常无非都是一些吓唬人的说法而已。虽然今天我经历了这么多男人轮番的进攻,但是对于面前这个我敬畏多年的男人心中依然是心存渴望。大伙儿一下子安静下来,整个屋子少了先前的喧哗。其实从他们来看,今天的陈局是反常的,而此刻的我也比较令人难以捉摸。

    我拉开爸爸的拉链,将他硬邦邦的**从白色内裤中掏出来。由于分泌大量的前列腺液,此时的**已经是湿漉漉的,翻开包皮,一股浓烈的腥臊味扑鼻而来,可见在刚刚他有多么的动情。

    看到这些,老李笑道:“快出来放放风吧!不然一会都憋死啦……”大伙也都深明其意的大笑,刚刚安静的气氛有所缓和。

    “我看那这陈局八成是看好我儿子这盘菜,想自己留着私下慢慢享用呢!”曲团长也看到了我手中那根粗长,流满液体闪闪发亮的大**:“这不是,坚持到最后一个操,是不是想把我儿子干射完了你好射里面啊?”说着拍了拍爸爸的肩膀。看爸爸只是讪讪的笑了笑,老曲接着说:“今天你要把明明操爽了,我就让明明认了你这个爹!想啥时候射就啥时候射,省着咱们陈局玩得不痛快,大伙看行不行?”

    这屋子里连曲团长都要敬爸爸三分,其他人自然明白,“那是必须的了!今晚就让咱们陈局先射,完了咱们再射!”郑叔叔一帮腔,大伙都说好。

    “都说陈局活儿好,操的猛,今天也给俺们开开眼!”刘队围过来。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一狠心将腥臊的大**含在了嘴里。爸爸本身就很硬的**在嘴里又胀了几下,跳动着。我柔软的舌头卷曲着包裹住他的炽热,每一个味蕾像刷子一样刷着他膨胀的**。将他分泌出来大量的透明液体如获至宝的吞咽下去,一双小手托住他沉甸甸的卵蛋。

    难怪老李之前说爸爸的**有钩,把小男孩的魂都勾走了。原来这个钩不是钩子的钩,而是**的冠状沟很深,棱角分明。虽然整根**又长又直,**不像老李那样特殊的大,但是这个**的冠状沟让整个**充满立体感。我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欣赏着面前的男根,我不肯松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下去。这几个小时,已经彻底颠覆了我们原有的父子关系。现在,我们正突破一层一层枷锁走向最后的禁地。爸爸的喘息越来越不均匀,大口大口的吞咽口水,脸越憋越红,大家看得也是越来越来劲。

    “陈局,明明爱你!”我对着他的眼睛说道,“快点进入我吧!”我相信这样的话一说,令他心中的防线完全崩溃了。此刻在他眼中,我不再是那个在家里听爸爸话的儿子,而是一个欠男人操的小子。果然,他用宽厚的大手捏住我的脸蛋,俯下身子看着我问道:“你说什么?”眼睛充满血丝的,那是**,是一个父亲的心疼。“你再说一遍?”

    那一刻我的心真的有些颤抖,此刻的他让我感到如此可怕又可爱“我说……我说我爱你,陈局!”尽管声音不抖,但是他还是听出了我的心虚。

    “小逼崽子!你刚刚吃了多少男人的**?”他凶相毕露,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蹦出这么几个字,然而我手中他的**也随着问话充血,血液在爬满**的血管奔流涌。

    “这…… 我环视一周!”在大家的爆笑中说出了数字:“8个!”

    “你麻痹!吃过八个男人的**的嘴还敢说你爱我?看老子今天不操死你!”他进入了状态,一个我从没见过的野兽在我熟悉的爸爸的体里朝我嘶吼。说着,他低下头,两片厚厚的唇吸附在我的唇上。他的**终于撕破了伦理的牢笼,这样压抑已久的空虚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将我们拖进了无底深渊。他粗壮有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