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6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已经顺畅了。

    不过我还是回过头冲着他点点头“哥,你操吧!没事……”

    正说着,赵政海双手把持住我的腰身,后臀一个送力,20cm的大**瞬间全根没入。

    “哦……啊……好猛啊!”我仰起头大声呻吟,不经意目光再次交错在爸爸的脸上,他此刻也满面通红,我知道这样的**声音会激发人类**最原始的兽欲。后面 观战的人发出喝彩,要不是赵政海穿着工作服,刚刚刺进来肯定会啪啪的发出肉响。但此时只有工装粗糙布料和我细腻臀部肌肤发出的摩擦。赵政海年轻力壮,大幅度**,很快让我感到体力不支,两腿发软。我松开支撑身体的双臂,身体完全趴下来。这时,他依旧能蹲着马步站在床角大幅度的抽送他的**。而我的脸离自己爸爸搭在床上的腿非常接近,我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脚踝,丝柔含毛的高档西裤,藏青色的袜子传出了这个男人的温度。我抓住这个我内心最崇拜最信任的男人的脚踝,后面被大力冲击着,内心却充满安全感。爸爸没有缩回他的脚,任由我这样抓着,身体被另外一个男人操的来回摇摆。

    “看看咱们的小贱货,一边被大**操着,一边还伸手够着别的男人!”刘队看到我正手里抓着爸爸的脚踝跟别人大叫道,说完他光着屁股爬上床,把他穿着黑色厚棉袜的脚伸在我面前,“来!这还有!”老李也看到这个架势也爬回床头,把他脚上深灰色的商务袜伸过来。这样我后面被赵政海操着,头上被老李和刘队的大脚踩着, 刘队还招呼脚码极大的大个儿挤上床来,用白色棉袜宽阔大脚踩我后背。

    看到这个架势,爸爸本来想起身离开,但是我比较用力的按住了他的脚踝,他顺从了我,没有再躲开。我在赵政海剧烈的**中用颤抖的手把他的43码的大脚从皮鞋中轻轻取出,放在脸上嗅着。仿佛回到小时候,第一次把自己冰冷的小脚伸进爸爸刚刚脱下来的鞋窠里。热乎乎潮乎乎的温暖包裹着我小脚,让我知道什么叫做男人的温度和一种存在于内心的安全感。爸爸丝光棉质的袜底在我高挺的鼻梁上摩挲,他脚上独有的味道附着在我的鼻黏膜上。这是过去多年伴随我的气味。从第一次偷偷闻他的鞋袜,到把他废旧的袜子偷偷搜藏,再到偷偷用他替换的袜子堵在嘴里打飞机到**……

    刘队,老李和其他男人的宽大脚在我的头上,身上踩踏着。不同的位置,不同的力度,不同的温度……这种被侮辱,被征服的感觉是我从第一次尝试禁果后就开始伴随的。

    赵政海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让我两只脚分跨踩在他的廉价皮鞋鞋面上。这样我的身体在重力作用下不由前倾,而我的两只手却被反在身后被赵政海拉扯着,身体又不能完全的倒下。赵政海他粗长的**和我紧密的**链接着,他拉扯我的隔壁和我们连接的身体形成一个三角形。就这样这样,我的身体在重力作用下前倾,他粗壮的**顺着滑腻的肠道溜出来一大半。就剩下一个**在里面时,身体又被他大力的拽回来,20cm的大**也随着这样的力道一插到底。

    “哦哦……”我忍不住大声呼叫, 因为那样的深度是普通大小的性器官是无法到达的。粗大的**彷佛把直肠里的弯曲都穿透了,一直顶到深处那样的地方。我就这样被拉拉扯扯的操弄着,勃起的**不停的甩出前列腺液。我目光涣散,迷离的看着看着屋子里的人,有人看着我们**打着飞机,有人自顾自的喝茶喝酒,有人则谈论着我们的动作。也有人目光不肯再离开我的目光,我知道他也在读我,读这个他今天才重新认识的孩子。

    就这样被后入式**了好久,赵政海才肯把我翻转过来,让我躺在床上,用我的脖子支撑着整个身体,身体菊花朝上。他脱掉廉价皮鞋,穿着民工才会穿的浅灰色袜子在床上蹲着马步,**朝下如同打桩一样超下砸下来。我双手把持着这个男人的灰袜大脚。我想此时他也精虫上脑,任我做什么他也不会反对,只顾着一下下的狠狠的往下砸。我内心虽然知道他不喜欢我玩他的脚,但还是用手在他的灰袜子上来回摩挲。

    “哈哈,这个姿势就海子能做出来,人家**硬起来能朝下!”郑叔叔给他们解释道。

    “这个姿势叫啥子?”陕西的老李感兴趣的问道。

    “哈哈……徒弟,你自己告诉他们!”郑叔叔说道。

    “哦哦……”赵政海一边狠命的砸着,气喘吁吁的用唐山话说道:“这个姿势叫……东北话来说小猫倒上树……哦哦……虎逼朝天!”

    说完把曲团长和在场的几个东北人逗的爆笑,我被这样羞辱的气氛惹的更是**叠起。说实话虽然直肠练了这么久,面对赵政海这样大的物件依然是无能为。因为他的器官实在太粗大了,所以直肠上的力量基本上使不出来。加之他插的很深,**能到达别的男人到达不了的地方,让我感觉又苏又麻。我只能等着他自己**到来,就这样折腾了很 久,我好不容易把赵政海的工装脱去。年轻的身体就是不一样,比起之前的操我的那几个中年男人更加富有弹性。当然由于经常赤膊干活的关系,他上身晒的黑黝黝的,裤腰带位置黑白分明。这样看起来肤色不如大个儿那样白皙,但更显健康和粗犷。结实的大腿因为蹲着肌肉横起,棉质浅灰色的袜子一直穿到小腿绷紧的肌肉处。

    “徒弟!再给他们表演一个”郑大发冲着赵政海喊道,“表演那个转的那个!”

    “好叻,师傅!”赵政海,像旱地拔葱一样,把我倒着拔起来,让我整个趴在床中央。然后他趴下来,分开我的腿从后面一点点的插进来。等到完全进入的时候,赵政海伏在我的耳边说:“明明,放松点!哥要旋转了!”他用有力的手臂撑起身体,**半留在我的肉穴中,开始头超我的脚的方向,脚超我头的方向转动。他每转过一个角度,粗长的**都会在直肠里以不同的角度转动。

    为了配合他的转动,我弓起腰,尽可能的让他的**留在我的肉穴里。当转到两圈的时候,赵政海和我都已经大汗淋漓,他伸开腿,两只穿着浅灰色脚搭在我的肩膀两侧,头放在我的两脚之间。就这样,我们一个头朝南,一个头朝北,他的下体结结实实的顶住我,身体不停蠕动,彷佛要把我击穿一样。

    “呜……哦……”我难以抑制的呻吟,喉咙里发出野兽受伤一样的嘶吼。

    第十二章 海陆联合把兵练龙蛇入穴将渊探

    “你小子操会儿得了,人家陈局再那等着呢!**都硬老高了,要是让你操松了玩着就不爽了!”曲团长一边说,一边上去扒弄爸爸裤裆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