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5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太大了,在里面来来回回的好舒服!”

    “嗯!我的心快被你叫化了!”老李说着用他厚实的嘴吻住了不停淫叫的我,带有烟草味道的舌头不断扫动着我的牙齿。

    “嗯!嗯!”老李闷声闷气的操着“喜欢我的大**头,我用大**头顶死你个骚婆姨!快叫!叫我老公!”

    “老公!你好猛!日死我吧!我要被你日死了!”我模仿着老李的陕西强调,非但没有笑场,再这样的气氛下反倒让气氛更加的**不堪。

    “真是大头**阿?!”爬在床角看我和老李交合的赵政海感叹道,“外面裹的紧紧的,里面操开花了都。”

    大伙都围过去观看,老李也非常自信的把**一点点抽出来,**离开肉穴的一瞬间如同开启瓶盖一样发出“啵”的一声声响。这样的景象令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将也纷纷叫奇。

    然后老李又沾着后面流淌出来的淫液,顺着湿滑的腔道再一次到底,滑腻的大**结结实实的撞在前列腺上,让我忍不住大声的呻吟。“啊……大**,太爽了!” 这时候我的**快感已经到达一个顶峰,另外我的内心中还有一种报复和叛逆的快感。那就是自己尊重多年,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爸爸正坐在床的一边,亲眼看着自己当年的操过的人操着自己的儿子。我内心中难以想象他是什么样的心态,只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淫叫着,就像释放我内心多年不敢说出的**一样……也如同对于曾经至高无上的父权一种彻底的反击。我的内心要让他看到我的风情万种,让他看到我在男人胯下的沉沦和迷乱,让他看到我的渴望和需要。伴随着我的一个又一个想法,我的直肠有节奏的痉挛着。

    “哦哦……额日……哦哦……开始吸了……老子要受不了!”老李停下了进攻和**,挺直上身,让他的**在最深处感受我肠道有力的收缩。这是我这两年苦苦练造出来的功夫。男人不喜欢肛口太紧实的感觉,那样的肛门只会让人觉得很硬,没有快感。男人希望里面紧实而柔软,温暖而润滑。然而普通人的肠道只是具备自然的弹性和收缩能力。为此我平时上厕所都要踮着脚,做提肛训练,有机会便将自慰器塞到直肠里做收缩练习。在我直肠的外壁上早已经长满了厚实的肌肉,可以让我轻松发控制直肠的收缩和弹性。这一招屡试不爽,没有几个男人会抗打住这样的收缩。

    老李的神情完全崩溃,瞪大双眼,张大嘴巴,再动一下估计他就精门大开了。他缓慢的抽出他的**,身体不断抽搐着,压抑着体内一**的**。“娘嘞!这是个什么宝贝,简直要了额滴命咧!”说完倒在一边大喘“刚刚恨不得射里面,但是今天猛男太多咧,额的屁股可扛不住这么多猛男来日!”

    第十一章打杂小弟终见天 挥动巨龙**间

    “曲团长,接下来让我干一会儿吧。”赵政海试探性的问了问曲团长。曲团长看了一眼一直坐在床头的爸爸,并没有想上场的意思,又看了一眼王艇长,王艇长默认的点了点头,也就没拦着。

    “哈哈……小赵要上就上吧!今晚也把你憋坏了,该泄泻火了。”曲团长顺水推舟。现在屋子里穿着衣服的就剩下赵政海,曲团长和他带来的王艇长,还有就是我爸 爸。其他的男人都已经脱去了衣服,有的赤条条的躺在床上,有的站在在地上继续围着我观看这场车**战。现在赵政海提出了要主动干我,曲团长不好拦着,“一会儿你干完了让陈局上,最后我跟王艇长收尾!今个咱们必须让明明屁眼爽开花!哈哈……”曲团长爽朗的笑答道。果然是个搞政工的好手,既把最后内射的机会留给了自己人,又顺水推舟卖了人情给赵政海。不过他刚刚那番话在爸爸那里听起来会是什么样呢?估计换做任何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被男人轮流操,此刻心中都是五味陈杂吧。

    赵政海让我跪在床边,翘起屁股,采用他喜欢背入式的插入。“明明,把腰塌下去,对!腰塌下去,头抬起来。”我双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跪在床边,公狗腰深深的塌下去,这样一来可以让我的直肠变得更加利于深入,适合赵政海特殊的大**插入。“来,放松!”他的**沾着之前男人们留下的淫液在我的菊花上研磨,一边用宽厚的手掌轻轻拍打着我翘起的臀部。后入式是让人觉得最没有尊严的姿势,但是比较方便大**的深入。我努力的撅着屁股,像极了一个欠操的母狗。 反正现在屁眼已经被操的**横流,这会儿再说什么尊严就是婊子立牌坊。

    赵政海在身后蓄势待发,我也淫荡的配合着“好哥哥,快插进来吧……弟弟的小屁眼想吃大**了!”我假装忸怩着,眼角不忘偷偷看着坐在床头的父亲。他半倚靠在床头,一条腿搭在地上,另外一条腿半搭在床上。此时他也在看我,只是眼睛里有太多我还读不懂的东西。赵政海年龄在这些人中算是年轻的,但是在床上绝对是个经验 老道的人。他没有急于插入,只是用他将近20cm的**顶着我的菊花。然后从后面环抱着我,潮湿的亲吻像雨点一样打在我的后背上。

    本身我的后背很敏感,有了他这样亲吻,让我更加迷乱放松。“哦哦……哥哥,我受不了了!快干我!”我越是求饶,他越是亲吻,我们的淫荡声让疲惫的老李从床上坐了起来,继续观战。 在地上来回溜达喝酒的刘队,大个儿还有郑叔叔也端着酒盅围过来。

    “快过来看吧!海子的**在中国人里估计都没几个这么大的!”郑叔叔招呼着曲团长和王艇长。

    “宝贝,哥哥要进来了,宝贝……”说着,他一只大手按住我塌下去的腰,另一只手扶着一个粗大火热的**,突破菊花的层层褶皱挤了进来:“明明,乖,腰挺直!塌下去!”

    “我的乖乖!这么大的东西说进就进去了,这后生的东西真是不可斗量!”老李感叹道。

    赵政海的**实在粗大,把狭窄的直肠挤得满满当当,如果不是之前适应了几根大**,恐怕这会非得叫出来。赵政海没有完全一下插入,因为他的太长了,插了一半,来回的抽送了一会儿。

    “这算啥!”郑叔叔骄傲的说道:“夏天那会儿我和我徒弟这两个大**同时都能干进去,老爽了!”说着还用他大萝卜一样的**拍打着我支撑着上身的肩膀。

    “这么长的大**,能插到底吗?”王艇长疑惑的问道。

    “能,别的小0一般吃一半就到底了,咱们明明适应了能全进去!”赵政海拍打着我的屁股“怎么样,明明?哥下去了?”说是问话,其实不用我回答,他知道火候已经到了。毕竟之前有那么多男人粗大的**开路,里面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