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4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要涩一些,**抽出的时候将粉嫩的肠肉带了一些出来,看上去更加**。

    过了好久,我被大个儿翻转过来,变成面对面的方式,双脚盘着他的腰被他抱出了洗手间。在卧室床边,我双腿搭在大个儿的肩膀头,身体完全被卷曲成一个v字。大个儿就站在床边两只健壮的手臂扣住住着我,我全身的重量被他用耻骨托住,坚硬的**在直肠里借着重力猛操。非常勇猛,力气很大,我1米8的身躯在他将近两米的身躯对比还是显得娇小些。当然这样抱着操了没多大一会儿,大个儿就开始气喘吁吁了,这个大个儿果然厉害,现在应该不是控制不住想射了,而是站着抱着我操了太久确实有些累了。他重重的把我摔在郑大发的床上,大口喘着粗气。大个儿的屁股撅在半空中,对于其他狼也是诱惑。

    刘队提着他的**从大个儿身后上来,“大个儿,我跟团长说了,团长说你同意,就允许我今晚干你!”他的**已经顶在了大个儿的菊花上,求情一样说到。

    “嗯!”大个儿闷声闷气的答应了。

    顿时把刘队乐开了花,“操!这辈子做梦没想到能操这么大个的一个男人!”他提着自己的黑色**,借着我和大个儿下面的淫液,缓慢的进入到大个儿的体内。“大个儿,你再低点儿!太高了!”刘队插不到底,心急的说到。

    “哦……”大个儿发出了嘶吼,眼睛半眯着,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汗水。

    这样,刘队在后面操弄着高大的武警,大个儿弯着腰趴在我身上抽动着。三个人练成了一体。

    “这个叫夹心饼干!”郑叔叔给一旁老李解释道:“不过这就三个人,要是多的话才好玩!那就叫开火车了!”

    “还谁想操!”曲团长开玩笑粗俗的说道,“我按住刘队,你们操他屁眼!”

    “我的亲哥,我这屁眼可不贡献啊!”刘队赶紧反驳,大伙儿一阵爆笑。突然大个儿身子剧烈的抖动,慌忙的从我身上翻下去。

    “哈哈,玩夹心饼干,中间那个太爽了,就连大个儿都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曲团长说:“刘队啊,你操一会儿就得了啊!要他妈提前射了,我们大伙儿轮死你!”说完,一屋子人又是一阵淫荡的哄笑。

    第十章老虎屁股摸不得 父债子还洞中热

    老李蹲跪在床边,看着我被操的一张一合的屁眼感叹道今天是开眼了“跟你们说!这后生的腚是极品!”他轻轻擦拭去了我菊花周围的淫液和大个儿留在那的尿液, “看看这屁股又翘又圆,还窄!我跟你们说,男孩的屁股不能太大,太大就不好看了,就是这样窄屁股,又圆又翘最难得。”大伙听完表示认同。

    老李接着说: “你们看这个腚眼,多粉嫩,这么挨操还这么粉就说明是个天生尤物!”大伙纷纷夸赞老李有研究,老李并没有停的意思,“你看这腚眼周围一圈绒毛,既不藏脏东西, 又刺激男人那物件儿!极品啊!极品!”说着把手指伸进了我的**,我本能的收缩了一下。“哦哦!真是被日的都会吸了,我的手指像被一个小嘴吸一样!”老李赞不绝口,大家也都说长见识了。

    我被他夸得一脸臊得慌,用手背遮挡住脸。老李的手完全包裹住我的臀部,“真软!真有弹性!你们看着皮肤,光滑上面又像有鸡皮疙瘩一样的颗粒没?”

    “看到了!”曲团长,上来揉摸我的屁股问道:“原来我就觉得摸着爽!这个又有什么说法?”

    “这样的皮肤是极品,不仅光滑,摸着还有手感!关键是岁数大了也不容易下垂!紧致!”老李笑道:“咱们陈局的屁股就是这样的皮肤,简直是极品!”

    这话一出,我顿时惊呆了,一屋子人也都惊呆了!难道平时端庄威严的父亲也被这个陕西来的老男人玩过屁股,我看了一眼爸爸,他脸憋通红。很多人都有和我一样的惊讶,看着爸爸问道“老陈,一直以为你是纯1没想到也没开发过啊!我们这些人有没有机会尝尝啊?”大伙说笑道。

    “姓李的!你他妈别把我带出来啊,”爸爸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嗔骂一句。

    见此番场景,老李说:“哎!陈局那屁股我玩不了,就是摸过,属老虎的!摸不得!”老李摇摇头说道,摸一次结果被他操个半死。这一番话终于改变了现场的猜疑,但是没想到爸爸和年龄这么大的老李也有过一段性关系。

    “行咧!不跟你废话了!这个小后生的腚比你那老屁股值钱,我要享受咧!”说着老李提起他蘑菇头一样的**开始往肉穴里送。

    “这……”爸爸没有说下去,我也顿感造化弄人。自己当年被人摸屁股,操了对方一通,若干年后竟然会带着对方来操自己儿子的屁股。我想此时他的心情一定无比复杂吧。正思虑着,老李粗大的蘑菇头突破了我肛门的层层褶皱挤了进来。“陈云,这里面真他妈爽阿!里面层峦叠嶂,肉乎乎的,还不松!我保票这样好的的腚你也没玩过几次!”话说着,巨大的**像一个小球一样的探到底了。抽出的时候,这个**刮磨着直肠壁,带出很多**。“哦哦哦……”

    我几乎和老李同时的呻吟,难怪那么多人喜欢蘑菇头的**,感受果然不一样。肉乎乎的**挤在里面,触碰到前列腺也肉乎乎,只爽不疼。

    “后生,额日的你爽不爽?”老李不忘了和我交流,而我报之以非常淫荡的呻吟。这更加助长了他的气势,“后生啊,爷这大头鸡就是为你长的,咱们两个就是天造地和!”看我适应了,他开始加速抽送:“快!快!日死他!”他自我鼓励道!搂住他的肩膀,感受着西北男人的力量。

    利用他**的间歇我脱掉了他身上灰色的中山服和白衬衫。这个老李穿着中山服一身风骨,如同儒商一般。脱去衣服,想不到保养的不错,腰间几乎没有什么赘肉,胸前一撮淡淡的胸毛。他用手支撑着自己上半身,上下起伏,用下体猛插我的洞穴。由于速度和频率很快,他的大腿在我臀部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大家都说他这个西北人原来是闷骚葫芦,真正骚起来比谁都厉害。

    在老李的**下,我也渐入佳境,恨不能让他粗壮的**再深入一些。我把两条腿盘在老李的屁股上,希望每次他的插入都能更深入一些。老李肉乎乎的大**轻轻的摩擦着我的肠壁,像一个小肉球一样在我的直肠里滚来滚去。本来被大个儿的尿水浇灌的有些发涩的肠道又开始分泌润滑起来,加上老李的前列腺液,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爽不?额日的你爽不?”老李一边卖力的抽送着他的大**,一边问 我。

    “爽!爽死了!”我语无伦次的回答道,双手抱住老李的脖子:“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