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3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章 军警本身一家亲 玉泉涌动闻哨音

    “我!”大个儿闷不吭声的,这会儿已经站在了郑叔叔的身后,替换下了郑叔叔。大个身高实在是太高了,为了照顾我他的两个腿像蹲马步一样微曲。即使是这样,我也要努力向上挺起腰勉强够得到他的**。进来没抽动几下,我的和大个儿都觉得比较累。

    “别在茶几上操了!大个儿太高了,那样不舒服!”郑叔叔光着屁股,晃荡着半软不硬的 **把自己的办公桌腾出来,“来这操吧!”这样大个儿让我把脚盘在他的腰间,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慢慢的直起身子。这样我们下体不至于分开,他托住我的屁股一步步挪到了郑叔叔的班台上。“操!还得是年轻人体力好!要是老子腰估计就折了!”曲团长夸赞着大个儿能够在插入我的状态下实现移动。

    “也幸亏大个儿人高马大!”赵政海说:“这小子一年长高不少,眼瞅1米8了,我抱他都费劲!”

    大个儿军裤没有脱下来,移动速度不是很快,但是每挪动一下,他的**都在我身体内轻轻的刮磨,我感觉到自己的**和他们留在里面的前列腺液顺着屁股趟了出来。低头一看,大个儿武警的军裤已经被打湿了一片,皮鞋上也满是**。虽说他的**尺寸不像他人身高那样有冲击力,但是外形还是很标准的,比较起前面两位,插在里面更加觉得柔软而充实。

    这样班台的高度正好适合大个儿的身高发挥优势,刚把我放到班台上他就自己退去武警军裤开始猛攻。我的身体被他顶的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一样晃来晃去。大个儿这样大幅度的冲击,下体拍打着,伴随着流淌出来的**,发出来咕叽咕叽的声音。这声音让我有些难为情,又觉得非常刺激。开始一步步的帮助大个儿脱去武警军装。因为是在老板班台上,脱衣服要比在茶几上容易一些,很快,大个儿白皙的**就暴露在我面前。武警出身,身材果然比警察刘队的要好很多,加上大个儿很有身高优势,看上去就像一个高大的铁塔一样伫立在我面前。他下身不停的撞击着我,虽然他是个话语很少的人。但是我从他的表情中也看出来他非常享受,半闭的双眼,睫毛长长的显得非常迷离。如果我是一个1的话,一定会爱死这样的男人。

    也许因为之前喝水有些多了,他操了一会儿,我突然感觉有些尿意,说想尿尿。曲团长说:“大个儿!你体力好!抱着明明撒尿吧!记住啊!**可不能拔出来。”

    大伙鼓动大个儿把我这样抱到厕所去,还像刚刚那样不分离。大个儿呵呵的答应了,然后将我慢慢翻转过来,这个过程中保证我们的下体一直是连接的。他的**在我身体里转了一圈,肉乎乎的**摩擦整个直肠壁,无比爽滑。这样他从后面插着我,我上身一侧被曲团长,一侧被赵政海支撑着离开了班台。两只脚分别被老李和刘队抬起,像一个大字型一样向卧室的卫生间慢慢移动。这个过程中,我很疑惑爸爸哪里去了,结果在郑叔叔打开卫生间门的一刻,我和爸爸完全惊呆了。他的儿子就这样被五个男人抬进了卫生间,后面还被一个高大男人的用**牢牢的插着。他就那样呆呆的看着我被几个慢慢的抬进卫生间。

    “老陈!你在这撒尿呢啊?快看这后生被插着撒尿了!”老李冲着卫生间里的爸爸喊道。我看到他的下体还处于勃起状态,看来他也酝酿半天了尿意,只是勃起状态很难尿的出来。这时候,加上看着自己亲生儿子这样操着被抬进了卫生间,更加尿意全无,只好暂时先把自己勃起的**又收回了西裤里。

    “没事!老陈,你该尿尿你的!”曲团长对着站在马桶那的爸爸说道:“我们明明在洗手池这尿!”说完,他指挥大伙儿把我的两只脚踩在洗手池的大理石台面上。我的上身因为没有重心,完全靠在大个儿健壮高大白皙身躯上,大个儿则像大人把着小孩子撒尿一样扶着我的大腿。我粉嫩的菊花完全暴露在镜子面前,被大个儿的大**满满当当的塞在里面,看到镜子里这番淫荡的模样,我竟然更加硬了,脸上腾的泛起红晕,一时间居然无法尿出。偷偷的瞥了一眼爸爸,他的眼睛也直勾勾盯着大个儿插着我的地方,西裤被勃起的**支出一个高高的小山。

    “不行啊!尿不出来!太硬了!”我解释道,一边又觉得自己马上被大个儿插的快要失禁一样难受。

    “嘘嘘……”曲团长对着我吹着哨音,我条件反射一样要失禁撒尿,这一招曲团长之前跟我玩过。

    这回还没等我尿出来,大个儿先说“哦,操!不行,别吹了,我都要尿了!”话音刚落,一股滚烫的热流灌进了我的直肠,“哦……”没想到,居然有男人尿在了我的直肠里。滚烫尿液顺着我屁眼和他**流了出来,再这样的刺激下和曲团长的哨音下我也难以抑制,失禁一样的撒尿。滚烫的尿液从勃起的**中流出,把马眼胀的生疼。勃起的**无法控制尿液的方向,淋的附近的人身上都是尿滴。

    在大家惊呆中,我们被滚烫的尿液淋了把下身都湿透了,“哈哈,看看我调教这两小子,一听我的哨立马小便失禁!”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个儿比我会先尿尿,为什么大个儿一进门曲团长说好久不见了,原来他也是曲团长调教出来的。听完这话,我注意到大个儿白净的脸腾一下的红了,原来他不是纯1啊。

    “曲团,你刚刚那一下一吹哨,俩人咋全撒尿呢?这个是咋整出来的?”郑叔叔不解的问。

    “这个啊?这个是绝活!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曲团长故意卖关子。挨不过大伙儿追问,他接着说“先是让对方喝很多水,然后不准许撒尿,憋着尿操!操到一半,等憋不住了,再用哨音逗在勃起状态下把尿引出来。跟你们说,这样连续几次,听到哨声,他就想撒尿,屡试不爽。”说着他手拍打在大个儿的屁股上:“是不是啊?大个儿?”

    大个儿的把刘队拱到一边:“操!今晚这么多狼别打我屁股主意啊!”

    曲团长跟大家解释说:“我跟大个儿也有日子没干了!这小子结婚了就不怎么去沈城了,要不是我这次来你们滨城,我还没机会调教他呢!”说着,曲团长捏了捏大个儿坚挺的**:“今晚咱们都操明明,以后有机会操你啊!让不让?”

    “让!”大个儿被团长揉搓的满面通红,赶紧答应道。

    等我们尿完,郑叔叔光着屁股用花洒替我们简单冲洗一下,用简单擦了擦。这个过程我被大个儿对着镜子**。卫生间内包括我和爸爸在内所有的人,都能通过镜子里,看到大个儿更显粗大的**在我嫩穴里进进出出。因为尿液比肠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