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10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想必他们是这样想的吧。我挨个被他们揽在怀中拥抱,亲吻,自己也左拥右抱。他们的手在我身上上下摸索,他们湿热的唇让我非常有存在感。

    “我还以为你也见识过这场面,看来跟我一样啊!”老李冲着郑叔叔说道。

    “以前玩过,跟明明,跟曲团长都玩过,但是这样规模是第一次!真的第一次!撒谎是孙子!”郑大发说道:“陈局原来玩过这样大规模没有?”

    “没没……”爸爸赶紧解释到,语气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慌乱。

    “老子他妈都没玩过这么大规模,所以今晚咱们一定要过瘾啊!”曲团长趁我搂他的机会,又把我按在了他的裤裆前。“来来来,大伙儿把自己的宝贝掏出 来,看看咱们宝贝最喜欢哪一个!”8个男人把我围在中央,各自把自己的**从裤子中掏出来。形状各异,颜色不一的**就这样摆在眼前。

    曲团长的**短粗,包皮半包着**,颜色很深,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款。我用舌头深入到他的包皮里,直到把他的**含硬。

    王艇长的特点是毛多,此时半软不硬的**和卵蛋可以同时含在嘴里,卷曲的阴毛中散发着腥膻诱人的雄性麝香。他胯下的杂草厮磨着我的软唇,在我努力下,王艇长的**渐渐雄起。我的口已经含不下了,将他的**吐出来。

    老李的**一直保持着高昂的状态,像颗鸡蛋一样镶嵌在**上。配合着马眼中渗透的淫液,含在嘴里滑溜溜的。

    又到了爸爸胯下,他已经掏出来他的男根,出乎我想象的雄赳赳的耸立着。我开始还不好意思的用舌头轻轻的触碰一下,看到爸爸并不反感,然后用柔软的嘴唇亲吻爸爸的**。不曾想,爸爸的腰部向前一挺,粗壮的**突破了我的唇齿滑进了我温润的口腔中。我仰起头看着爸爸,他低头看着我,然后前后抽动起来。看来他心中最后的道德防线已经崩塌,与其惴惴不安的度过这个夜晚不如放肆一回。

    给爸爸过久的**引起了刘队的不满意,把我从父亲胯下拽过去, 让我给他**/其他人倒是又说有笑的看着这**的场景。刘队黑黢黢的**有一点歪,我替他**了一会儿就给大个**。大个儿实在是太高了,单纯蹲在是很难够得到他的**,我只好猫着腰为他**,这还需要他屈折腿配合我。就这样又给郑叔叔和赵政海也依次**,我被逼问最喜欢哪根**。

    一直观察很细的老李说 “我看这后生肯定喜欢陈云的**。陈云的**上带钩的,把这小子的魂都勾走了!”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这样太慢了,赶紧进入下一环节!”曲团长始终发挥组织者的身份,“来!儿子,跪在茶几上。”我跪在茶几上后,曲团长解开了我的裤子对大伙说:“接下来就是考验咱们功夫的时候了!每个人五分钟,谁给明明舔的 求饶,明明就给他继续口**,谁口的不好,明明不满意,就让他躺在下面给我儿子口**!”

    于是曲团长第一个站在我后面“海子,今天你就辛苦点,负责看时间,每个人就给五分钟哈,五分内不给咱们明明口的叫饶,你就报时!”

    “好叻,那曲团长,这会儿还没人胜出,让明明给我口一会儿吧!”赵政海从工装裤裆里掏出他的大号巨炮。

    “哈哈,郑大发,你这个徒弟可不吃亏 哈,行吧,先让明明给你口着!”说完他伏下身子,用嘴巴贴上了我的屁眼。赵政海也把他将近20cm的大家伙送进我的嘴里。他只是轻轻亲吻了两下就开始了进 攻,伸硬了舌头往肛门里面抽送。为了让我求饶,他使劲浑身解数,看我吸着赵政海的**不叫。他加大了力度。甚至我都能感到牙齿在肛门上的啃噬,这个感觉并 不舒服。但我内心知道他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于是吐出了赵政海的**回过头对他喊道:“爹。轻点,儿子腿都软了。”结果他更来劲了,后面几分钟,把我菊花附近弄的火辣辣的。结束的时候还不忘了吹嘘“哈哈,老子才用8分功力就治服了这骚逼!”他把找政海赶走,把他粗壮的**送进我的嘴里,并且命令道:“快点,后面接上!”

    接着,一条滑溜溜的舌头就舔动着我的菊花:“真嫩咧!”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老李,他没有太多技巧,只是用舌头在我菊花的褶皱上不停的打转。我呢,也更喜欢这样的轻柔,五分很快过去了。由于我没有告饶,老李躺在了我身下,两腿垂在茶几的两侧。对于给我**这件事情,老李乐此不疲。因为在他看来,我裆下这跟 17cm的**也是人间极品。此时我撅着屁股给下一个人舔,前面还要给曲团长**,老李的嘴总是有点够不到我的**。心细眼疾的赵政海立马拿来沙发上的靠垫枕在了老李的后背下,这样他的嘴正好贴着我的**。

    刚刚摆好姿势,又是一条舌头伸了进来。好有力量的舌头,如同**一样撬动着我的洞口。嘴边是刺刺的胡茬,这个人是王艇长。他的胡子虽然刮净了,但是留下了 青青的胡茬,刺在肛门周边很痒很舒服。加上王艇长的舌头非常粗壮有力,几乎像**一样在洞口进进出出。不一会就把我爽的两腿发软,“哦……好滑!进去了!”我吐出曲团长的**冲着身后的王艇长呻吟道。因为那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舌头比**更加滑腻,而且王团长的舌头硬起来到达的位置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大家也对王艇长的舌功夫头叹为观止,啧啧称奇。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王艇长来到我面前,一把拉开海军白色裤子拉链,抽出他笔直标准,高高上翘的** 来到我面前。“来吧,小子,让你爽半天了,也让我爽爽!”

    没等我开口,身下的老李吐出我的**:“后生,你的水流到额的脑门子上咧!”大伙一阵爆笑,老李头上挂满了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我的**还是王艇长的口水。赵政海递过餐巾纸给老李简单擦了擦,老李又回到了我的身下,王艇长则把他笔直的**刺到我的口腔深处。王艇长把住我的脑袋就是一阵前后**,直捣最柔软的喉咙。幸亏之前给男人做过深喉,不然真的差点被顶的吐出来。见我不适应,王艇长渐渐放慢了**的速度,但是每一次,他的**几乎都会顶在我喉咙柔软处才肯抽出去。

    而此时后面已经传来了下一个男人的鼻息,温热的鼻息呼出,喷在我刚刚被舔开的肛门处。一条宽大的舌头贴了上来,这舌头如此宽厚,覆盖了我整个菊花的感觉。舌头上面每一个味蕾的颗粒依稀可辨,摩擦着菊花的褶皱。动作温柔,虽然没有深入到肛门内部探索,但已经让我迷恋万千。正陶醉其中时,这舌头改变套路,从会阴处开始,整张舌头和肌肤完全贴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