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9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个儿。“就我和大个儿俩人就能给他玩散架子了你信不信?哈哈……”

    郑叔叔挠挠锃亮的脑袋,“今个大伙说好的,就伺候咱们明明一个人!再说咱们曲团长今天不也是想破纪录吗?”郑大发是不敢和刘队正面冲突的,他精明的很,拉拢最能压制刘队的曲团长。

    这里面曲团长虽然和刘队不是一个系统的,但是地位和财富要高过他几个身位,所以在这里,他并不像在郑叔叔面前那样张狂。“我说刘维民你就是嘴贱,其实比谁他妈都骚!要不是人家郑秃子帮你张罗,你还挑肥拣瘦的!你一辈子能玩到几个比我儿子好的孩子?”曲团长一边打牌一边损刘队,损的刘队半天没动静。倒是一旁的大个儿按捺不住,搬个板凳坐在了曲团长身边,并不是看麻将而是看现场gv。

    我为了讨好曲团长,刚刚使劲浑身解数,现在他的**已经完全勃起了,军绿色的袜子上也满是我的口水“大个儿,咱们可有日子没见了!你俩今天咋来这么晚呢?”曲团长看大个儿坐过来了问道。

    “这不是快过年了吗?!各种平安行动,各种消防检查,今天我跟刘队都负责排查公共场所,完事儿后他开车带我过来的。”大个儿一脸憨厚,稳稳当当的回答,但是眼睛可始终没离开我。

    “打完这圈不打了啊!换节目!这人太多了,打麻将参与的太少!”曲团长看出来大个有点急,吩咐到:“内个,我后备箱里有军供茅台,海子你去给拎过来!”

    捧着曲团长的脚没亲多达一会儿,爸爸又和了,一屋子人都说他今晚手气好。看着爸爸没有表情的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索性替团长穿好袜子。“去吧,我自己穿,你去沙发那陪大个儿和刘队玩一会儿去!”大个儿把我从桌子地下拽出来,由于在底下蹲的时间有点长,腿生生的麻。大个儿穿鞋身高差不多两米,让将近180的我在他面前显得娇小。大个把我按在沙发上就是亲,一边亲,一边往下脱武警军装。旁边的刘队拦住了,:“大个儿!这就是你心急了,不穿衣服玩能行吗?这孩子爱玩制服诱惑!穿上,穿上!”说完他从警服里掏出自己的**对我说:“来,给哥果果**。”

    刘队**还没完全勃起呢,而大个儿的**已经直挺挺的把武警军裤撑起一个小帐篷了。我不想太冷落大个儿,一边帮刘队果**,一边用手把大个的**从裤子里掏出来。这人的身高和**并不成正比,大个儿两米的身高,**也只有普通的16cm,倒是脚异常大,像船一样的大鞋套在大脚上。刘队这个王八羔子在外面跑了一天,也没洗澡,一裤裆的腥臊味,包皮下面还有些许尿碱。我企图用茶几上的纸巾把尿碱擦掉,但他却说“舔掉,给哥舔舔。”我只好顺从,没口多大一会儿,他的**就 硬了。可能因为刘队一只伪装自己的性取向,经常和女人发生性关系,他的**看上去黑黢黢的。

    我吐掉唾液,又开始给大个儿口,“嗯……嗯……”大个儿的声音很压抑,但是明显看出来他很受用。大个的**白白嫩嫩的,很直的标准型,在我的嗦罗下变得通体通红。

    就这样,我不停交替的给大个儿和刘队轮流**。其实我喜欢男人的**是黑色的,但我不喜欢虚伪的男人。 “哦……哦……真爽!”看着他夸张的呻吟,我松开嘴转向大个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伙儿已经站在我们身后了,很多人都把**从裤门中掏出来看着我们**。爸爸虽然也在后面观战,但是没有**。我卖力的舔着他俩的**,有的时候甚至两个人的**一起伸进我的嘴里,一黑一白的**在我嘴里进进出出。由于刘队的**上细下粗,**有点尖尖的感觉,加上**又比较长,总能捅到我的喉咙处。几次都把我捅的干呕,这家伙今晚有点祸害我的意思,我不得不防着点!

    “来!给哥舔舔脚吧,”刘队把我平躺在茶几上,这个茶几是那种ktv的茶几,非常坚固!别说躺一个我在上面,就是几个人人在上面跳舞都没事。然后脱掉他的警靴,穿着黑色棉袜热乎乎的脚掌就踩到了我的脸上,湿热肥厚的大脚一时间让我上不来气。其他人都忙于看热闹,打飞机,我自己的父亲又不敢说什么,我只能被他这样欺负着。“用嘴!把哥的袜子脱 了!”在他不怎么配合的情况下,我好不容易用牙齿把他的袜子脱下来,他把黑袜子塞进塞进我嘴里,对大个儿喊:“愣着干啥?把你的的‘大船’拿过来!”他说的是大个脚上的鞋子,大个儿把鞋子递给他,他将鞋子反扣在我的脸上。刘队的袜子是一种男人的味道,大个的皮鞋里是另一种男人的味道,两种味道的化学反应居然让我下面硬 的发痛。大个儿用他的大脚整个踩踏在我的**上,然后用两个长长脚趾撸动我的**。我淫荡的呻吟透过武警厚厚的大鞋和堵在嘴里的警察袜子传出来,大家乐成一片。書香整理

    “真骚啊!”陕西来的老李不禁惊叹到,看到我硬成了这个样子,大家兴致都很高,鼓动大个用他的脚踩踏我的**。由于大个儿的鞋实在是太大了,几乎盖住了我 整张脸,我只能用余光去看每个人的反应。刘队为他设计的游戏沾沾自喜;别人在看着我们这个游戏**或者交谈;赵政海不喜欢恋脚游戏自顾自的帮着大伙儿倒酒,澄黄色的酒液斟满了茶几上的酒杯。当我的鼻子和嘴巴从大个儿的鞋中和刘队的袜子中解放时候,嗅到了满屋子飘香的酒香。

    第七章萧林中一盏菊 唇舌交战各自忙

    “贱儿子,好样的!”我被刘队和大个折腾的近乎无力,曲团长上来把我扶起来,“来咱们几个敬我儿子一杯,今晚要想玩的好!得让我儿子先高兴!对不 对?”大伙纷纷拿起酒杯,仰着头把酒灌下去。我在喝之前看了一眼父亲,他的表情已经看不出愤怒,他也看了我一眼,仰头喝下了自己那杯酒。

    “团长,一会儿怎么耍啊?”喝完酒,老李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下面的节目了。

    “当然让我儿子高兴了,来儿子,这些爷们你随便摆弄,想干啥干啥!”曲团长把我扶起来,让大伙站在我身边:“大伙儿现在都不脱衣服,你先玩,你玩开心了,我们再玩,哈哈哈……”

    “这个?穿制服就这么好玩吗?”郑叔叔不理解问父亲,父亲摇摇头,不得而知。他又把眼光递向曲团长,曲团长没有理他。就是叮嘱大伙,没我的允许,不许脱衣服。

    而我第一次站在这么多男人中间,这群男人中有警察,有武警,有海军,由陆军,有政客,有商人当然也有工人。一下子把我之前玩过的男人都集中在一 起,让我今晚拥有女皇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