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7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你呀第一次玩,一会儿好节目多着呢!”郑叔叔一边说,一边用热乎乎的宽大的脚丫子磨蹭我的脊背。“陈云,想啥呢,赶紧出牌啊!”郑叔叔不忘了给爸爸提醒。就我继续吃了老李的脚不大一会儿,老曲大喊一声“和了!哈哈,看来,今天我发挥最好!陈局点炮翻倍啊!”要是我是我爸也来气,自己儿子在底下给你们这帮臭男人舔脚舔**,自己还要在上面赔钱赔笑脸,踩着我的脚老爸的脚抖的愈发厉害。我赶紧给老李穿好鞋袜,趁着给王艇长伺候之前,跪在地上用嘴久久的吻了吻爸爸的脚踝处。这一吻,爸爸的脚居然不抖 了。希望他知道我今天这样做,除了自身淫荡之外,也是不想暴露我们的父子身份,希望他能配合把这出戏唱到底。

    “小子,拿着!”老曲也往桌子底下扔了200元 钱。

    “该我了,该我了!”轮到王艇长坐庄了,上面已经洗好牌了。我拉开白色海军军裤,王艇长的**一下子弹出来。他的**还有算是标准形状的,只是他的略微向上翘,几乎贴近肚皮,这样我**起来就比较费力。

    “跟你说啊!你也像我刚才那样把裤子脱了吧,那样舒服,不然嘞得慌!”刚刚结束的老李给王艇长传授经验,听了劝,王艇长解开“八一”标志的腰带,把裤子脱 了一半。王艇长的体毛很茂密,卷曲浓密的阴毛从下体一直延伸到粗壮大腿外侧,连卵蛋底下阴囊上都是浓密的阴毛。我口了一会儿他的**,王艇长说“小子,也给我洗洗脚!”说完往桌下扔了两百元钱。脱下王艇长的白色海军制式皮鞋,一股湿热的潮气迎面扑来,看来是汗脚。一股男人的脚味迎面冲进鼻孔,虽不是那种令人作呕的咸鱼味,但是浓烈程度几乎超过了我恋脚的承受能力。白袜子由于皮鞋的 缘故,脚尖和脚跟都染上了颜色,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赶紧脱下了他的袜子,用袜子比较干爽的地方擦了擦王艇长脚趾间的汗。王艇长果然是多毛,脚趾上也长着长长的脚毛。王艇长心里不也是想图个痛快吗?既然玩就玩的痛快些吧,我接下来很认真的替王艇长允吸脚趾,爽的王艇长大叫。書 香 門 第 論 壇

    这时候爸爸用深沉男低音的说“和了!”

    终于解放了我。在他们洗牌的时间,我又将王艇长的袜子穿好,王艇长则抱怨自己玩的时间太短了,而且还自己是庄家就点炮,这回赔大发了。

    第五章 细品慢尝鸳鸯爽 一声惊雷震鹰王

    这回终于来到了父亲的面前,轮到父亲坐庄了。桌子上面的都说都说今天的牌打得非常过瘾:“老陈,你也别那么小气,这把赢得这么大,给这孩子点!”老李隔桌叫唤着。

    “他缺钱吗?”爸爸试探性的问着。

    “哈哈,这个张明就一高中生,”郑叔叔在一旁打圆场:“爹妈在外地做生意,给他接过来又送省城去了。倒是没听说缺过钱,小孩子吗!花钱的地方多,你给他也要着。”听到我没用陈姓化名张姓,而且说自己父母是做生意的,估计他心里也安稳很多,顺手拿起500元扔在了桌子下面。

    “小崽子,你今天发财了,净碰到大方的了!”郑叔叔用他的脚在桌子下踢踢我的下巴说道,“快点吧,伺候好这些爷,有你福气了!”

    轮到了爸爸,我突然又紧张起来,不像之前那样得心应手,颤颤巍巍的解开了爸爸裤子。爸爸雪白的内裤的前面已经被前列腺液浸湿了一小块,看来刚刚他也很动情。

    “陈云,把裤子脱了,脱了爽!”老李又在那指挥起来。

    “就这样!”爸爸声音坚决,不容抗拒。

    好半天不出声的曲团长终于说话了:“这位大哥,咱们陈局可是有经验的了,不用咱们操心!一会儿还有刺激的呢,你今晚就开眼吧!”说完转而又对父亲说:“陈局长,你别看咱俩就是两年前在省城是一面之缘,那会我就知道你这个人不简单!你知道当时我给你介绍那个大学生吗?后来找了我很多次,就是一个目的再让你干他一次!都被你干的得了抑郁症了……哈哈……”

    “老陈啊!老陈!我可真看不出来,这家伙平时正人君子的,没想到这样……”老李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调侃爸爸。

    “这人哪穿着衣服装人,脱了衣服都一样!”郑叔叔还是帮爸爸解围:“你说都脱了衣服,咱们装什么人,怎么爽怎么来吧!哈哈”

    曲团长接过话“哈哈,这个就是我愿意跟郑大发一起玩,人家想得开!这男人脱了衣服,上了床,还不就身下这疙瘩肉说的算了,说别的都没用!”这时曲团长用三接头的大军鞋踩着我的屁股上说:“跟你们说,咱们再会玩都不如我这个贱儿子会玩。”所有人静下来听老曲说话,爸爸本来软软的**在听到老曲叫我儿子同时也微微抬 头一下,“你们说今晚费劲费力的伺候这小子,一会儿还忙活的呼哧带喘。咱们折腾,人家小子躺着舒服,咱们把精血给他了,还得他零花钱哄他。”众人纷纷认可等着曲团长,听他把话说下去“你说咱们穿的人模狗样的,谁玩的最刺激,还不是这个小犊子,平时里看上去威严的人都被他玩身子,要我说,咱得管他要钱才对!”

    “对对对!小崽子,一会儿这几个爷们干完你,你得给我们小费!”郑叔叔在一旁边叫边用他的脚夹住我勃起的**。而父亲的**在我唇舌的努力下和曲团长精彩的演说中也渐渐的显示雄风。开始不断地勃起,胀满了我的嘴。因为动情的缘故,马眼大量分泌着前列腺液,温润滑腻的液体。我如获至宝大口大口的吞下,手捧着父亲生育我的男根,尤其那沉甸甸的的卵蛋,如同鸡蛋大小,藏匿在褐色阴囊的褶皱里。这是孕育着我地方,装满我的弟弟妹妹。想到这些我下面硬的发痛,嘴上套弄的更加卖力。我将嘴张大,用软厚的唇包裹住自己的牙齿,将爸爸的**整个吞入口中。爸爸光滑的**从我的舌头滑到我的嗓子眼,然后冲着喉咙柔软的窄道而去。浑圆的**将窄细的喉咙完全封堵住,粗壮的**在口腔中进进出出。**上每一根血管都清晰的刮碰着我敏感的味蕾。忽然父亲身子一抖,我知道是自己套弄 的过狠,用这样的频率,快感刺激很容易射的。于是,转而吐出爸爸的**,仔细端详。父亲的**在我的舔弄下闪闪发亮,整个**黝黑噌亮,粗壮的血管像巨龙一样盘在肉柱上。坚挺的硬度和深深的黑色都证明他无比的强壮有力。头顶上麻将进行过半,已经有人报停了,再不解开父亲的鞋带,一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跪下来,轻轻的把父亲的脚从鞋中拿出来。可能是刚刚情绪过于激动,血液都跑脑子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