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分卷阅读4

作者:一刀条更新时间:
    网友老板的班台上**本身内心中就有一种特别的征服感,加之赵政海的**不是一 般的粗大,早早的就把我征服的一塌糊涂。

    “老板,出来吧!这小子开了!”赵政海叫出了在里屋偷窥的郑叔叔。事已至此我倒也不紧张,鬼使神差的和他们两个人**。就这样,我们从3p发展成多p,群p 是一种特别的放荡,一旦涉足,欲罢不能。

    “这小子,老陈我跟说啊!你别看他这会儿挺腼腆,一会儿咱们给他玩恣了,他骚着呢!就咱几个都抗不住!哈哈…"郑叔叔谈笑风生,语气充满骄傲"但咱得先把他玩爽了!玩爽了,告诉你。今天一晚上你都闲不着!"

    爸爸哼哼哈哈的应着,目光始终不敢和我有交汇,一口口的往肚子里灌茶水。没有察觉到异常的赵政海不停的给他讲我在男人胯下的风流韵事。听得一起来的老李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我的事情经赵政海添油加醋一说,比还要夸张。

    ”两位领导,一会儿可要好好感受这小子的工夫!后 面又翘又紧,水多,还软乎!绝对千金难求!"赵政海拉好工装拉链,不无回味的说。“你小子过来,给两位老总舔舔,这两位都是专门为你穿这么正式的,你别他妈太装紧啊!”

    郑叔叔看我躺着沙发上没动,过来坐在沙发上拨弄我的头,一边跟爸爸解释道:“ 咱明明不光后活好,口活也是一绝啊!**吸果,深喉!样样精通!是吧?哈哈哈…”说完,在我裸露的屁股上啪啪的打了两下。

    而我爸则一言不发,看看老李, 看看我,憋得满脸通红。没想到他威严一世,今天竟然这样尴尬。从他们谈话中,我知道这个老李也不是普通来历,是陕西那边的一个煤老板,说是要过滨城投资 的,说是爸爸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和他认识。两个人各有所需,老李来这个城市投资则需要好的后台,能招来这样大的资金也是一般官员难以完成的任务。这里面油水太大了,两 个人互相不敢得罪。如果让郑叔叔知道我是工商局长的儿子,指不定要为爸爸惹下多大的麻烦。我是很想叛逆他,但我不敢赌上父亲的颜面仕途和家庭的命运。而且内心多年对父亲的向往,对伦理道德的叛逆确实让我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

    过一会儿,我被郑叔叔从沙发上拽下来,我不敢表现的太被动,因为这个和平时我在他们面前骚劲儿太不一样。“去!先给陈局舔舔!”

    我硬着头皮来到了他们面前,跪在爸爸面前,这个男人是我曾经连触碰不敢触碰的人,但是今天就这样近在咫尺。我不敢抬头看,只是跪着用颤抖的手慢慢的拉开爸爸的裤链,爸爸也非常 不自然的扭捏了一下。

    旁边的老李看的浴火焚身,:“额说陈云,你到底喜欢这孩子不?不喜欢给我先玩!”说着自己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从黑灰色条纹的内裤中把硬的通红的**掏出来。“过来,后生,给额果果!!”

    此时我正把手按着给父亲的拉链门上,老李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看了看老李的**,是那种头大的蘑菇型,根部也不是很细,但是那个头确实很大,硬的赞赞发亮。我又看了一眼爸爸,一瞬间从他的眼神中,我竟然读出了不舍得。

    "这…"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只是知道我更喜欢爸爸,但又对两人 之间将要发生的一切惴惴不安。父亲的眼神从震惊变得柔和多了,立起的眉毛也平下了许多。只是眉心紧蹙,我难以想象他此刻的内心有多么的矛盾。

    “妈的!你就比我招小孩子喜欢!”老李无奈自己开始自己撸动自己的**,假装恨恨的对爸爸说:“这个后生今晚我一定要玩好,你先玩吧!“

    有了这样的话,我轻轻拉开爸爸的裤门,这次爸爸没有躲闪,也没有阻挡。看来事已至此,他的想法和我比较一样,如果这时候让别人知道我们是父子,那要比不知道更加被动。 “哦……”随着父亲的一声长喘,我把他的男人的象征从雪白的内裤中掏了出来。这就是生育我的男根,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他。黑黢黢的**半软不硬的耷 拉从浓密卷曲的阴毛中出来。**紫红,尤其是两个硕大的卵蛋是我玩了这样久都难遇到的。在层层褶皱的阴囊中,一大一小的垂挂着。我一小时候,父亲便将我留在 了山东老家,由爷爷奶奶照顾,上学时我行为太过劣迹斑斑。熬不过学校和爷爷三番五次的告状,加之在东北考大学要比山东容易的多,父亲才把我接到滨城这边来读初三。可惜我的心却完全不在学习上,没能考上滨城的重点高中,父亲一气之下把我送去了省城一个寄宿学校。

    从小到大,别说如此近距离的看父亲的阳物,就是父 亲在家半裸的脊背,我也是偷偷瞄看的。现在爸爸的**还是半软状态,看来他的心里压力也很大,但是我的下体却在父亲阳物散发出雄性荷尔蒙的刺激下不争气的充血,硬的发痛。父亲的**半软时候并不特别大,这一点我彻底遗传了他。有很大的弹性空间,平时软的时候根本不显山露水的,但一旦硬起来至少有17cm。 我撸开包皮,里面倒是倒是非常干净,但是隐隐还是有一股淡淡男人的尿碱味。想不了太多,老李和郑叔叔,赵政海都在一旁观战呢。我伸出自己柔软的舌头舔了舔爸爸的龟 头头一圈,他的**在充血的作用下开始一点点的弹跳起来。

    “哦……不要!”尽管是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但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口便将整 个**含在了嘴里。“哦哦……哦哦!”父亲扶住我的头,似乎想抗拒,似乎又把我的头死死的固定住。只是我口腔中逐渐膨胀的**告诉我他已经被**掌控了。 有很多次,我的头在上下做活塞运动的时候。爸爸为了进入到更加柔软温暖的领域,把自己的臀部提高。这样又粗又长的**直插入我的喉咙。

    老李看着我吞吐着父 亲有18cm的大**,悻悻的提上裤子去和郑叔叔说:“得了,看来我得等好大一会儿了!”

    “老陈。你不着急射啊!后面还有节目呢!”郑叔叔冲着我爸大声喊道:“曲团长马上也到了。他玩的花样绝了,咱们今天都开开眼!”

    听到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手在下面轻轻的握住了爸爸的脚踝,那丝光棉质的藏蓝袜子下传过爸爸炽热的温度,我痴迷,我沉醉,我的心已然堕落。这时候郑叔叔的电话响了,老曲和他的战友到了。“听我说,明明,你千万不能跟他们说你是我儿子,不然我饶不了你,”趁他们不注意,父亲附身在我耳边叮嘱道:“找个理由,赶紧回家,回家说!”

    我抬起头看了看他,车库门滴滴的开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