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章 忘情

作者:七月冬眠更新时间:
    人生有六苦,生、老、病、死、爱别离同求不得。

    人,最多便存活于这世上须臾寥寥几十载,再涩的苦,再深的痛,也仅是弹指一挥间罢了,转世重生后,便可将那毕生记忆,尽数忘却个一干二净。

    而妖,体会过这般深涩刻骨的苦痛后,则要承受百年甚至千年的折磨,直至元神消散之时,方才可得以忘怀。

    九命猫妖一族,算是生来得以上苍眷顾的种族,别的妖终其一生千年受尽折磨的苦痛,于九命猫妖一族而言,只需折损一命,便可将自己想要忘却之事,尽数于记忆之中抹去。

    此术,唤为忘情之术。

    不过,万物相生却亦然相克,既有得,那便必然同等有失。

    九命猫妖折损性命之时,其苦痛犹若自身元神被渐而碾碎一般,钻心刺骨,如若忍受不住这般痛苦,轻则折损毕生修为,重则落得灰飞烟灭。

    因而,即便有这个能够忘却苦痛的法子,族中数千来敢催动此法的,也仅有寥寥数人。

    阿爹与阿娘一同治理九命猫妖一族已有数千年之久,九命猫妖一族隐居于深山九渡林中,因有结界庇护,且向来不问世事同各族纠葛,颇为神秘,故鲜有外界妖族来犯,其余各族也皆有几分忌惮,由此得以安然千年。

    阿娘只生下我这一个女孩,为我取名唤作觅凝,于我之前,阿娘还生下了三个哥哥,因自己年岁最小,又是唯一的女孩,于此自幼被阿娘捧于手心,万般呵护疼爱。

    三位哥哥中,大哥沉顾自幼待我比阿爹还要严厉些许,时刻管束着我,二哥阡墨则是整日逍遥在外,饮酒作乐赛过活神仙,数百年都觅不到他的影踪。

    只有三哥扶风同我最好,他年岁与我最为相近,自幼时起,便时常携我一同破坏大哥定下的种种规矩,偷溜出九渡林前去游山玩水,探访奇山丽景。

    携我出林时,三哥每每皆美其名曰出林历练,可纵然有这般说词开脱,因这私自出林,自己同三哥也着实没少被大哥责罚惩戒。

    且每次皆会被大哥逮个正着,这一次,也并无例外。

    “觅凝,你三哥今日又同你溜出林外去了,是也不是?”

    大哥嗓音低沉,且毫无波澜,我低头不语,思酌究竟该如何回应,思来想去,却也只思得一个用过几近百遍的借口。

    “大哥……这……我和三哥是出林历练去了……历练去了……”

    语毕后,大哥沉顾默不作声,微抬起头偷瞄,见大哥今日面容其上未有往日那般青黑严肃,倒是拂上了几分和悦之色。

    “你二哥阡墨今晨回返林中,百余年未见,还不去快去朝环洞寻他。”

    “这便就去!这便就去!”

    心中连连同二哥道谢,此番因他回返林中,才让我得以免去了责罚,话音方才落下,转身便疾步奔向了二哥的朝环洞。

    气喘吁吁跑到洞口后,随即我便嗅到了自洞中飘溢而出的醇香酒气,果不其然,迈步行入洞口后,便看到席地而坐手执酒壶的二哥。

    “二哥,你这方才回来,便又是饮酒。”

    “阿凝,你不知,你不知啊……”

    二哥阡墨一壶接一壶不住饮下,我定睛望去,见他此时饮的,正是三哥所存为数不多的百年烈酒。

    眼见他身旁已经横七竖八摆了数十个空酒壶,不知待到三哥见到这幅景象,又会作何感想。

    思绪云游半刻后,抬头望向二哥,却见他此时双眸朦胧,眼角竟恍有星点泪滴忽而闪烁。

    “阿凝,你可知忘情之术?”

    “略微知晓些许,二哥怎的突然提及此术了?”

    二哥恍如充耳未闻一般,唇边扬起浅淡苦笑,双眸黯然。

    “我此次之所以回返九渡林中,是怕施术后如若灰飞烟灭,便再见不到你们最后一面,如今,我也已了无牵挂了。”

    听闻二哥此番所言后,令我心头顿然一惊。

    这忘情之术颇为凶险,且逆天而为,不知二哥究竟因何伤情,竟思及催动此术,想询,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便一直驻足原地,望向神情恍惚的二哥。

    “阿凝,她因我而死了。”

    “什么?”

    二哥苦笑摇头,并未回应于我,正于我一头雾水之际,二哥周身渐而溢出赤色云雾气息,浅淡泛起赤色光芒,双唇轻启,不知在轻声念着什么。

    细细听去,猛然听出了端倪,随即疾步上前,想要阻拦二哥,却硬生生地被那赤色云雾气息构成的结界阻拦在外。

    随着咒语念动,赤色结界愈渐变深,光芒也愈渐变盛,二哥脸色越发苍白,瞳色也渐而变幻为了妖冶赤红之色。

    见此情景心中颇为焦灼,随即催动体内法力,赤色气息凝结掌心幻作光团,拼尽气力挥掌重击向结界屏障,此番结界终得被击开了一丝裂缝。

    双眸紧盯裂缝,再度挥掌击去,结界屏障赤色光芒乍现,这一震,令我随即接连后退数步,而后喉咙腥甜,一口鲜血自口中涌出,脚下无力瘫坐于地,正值此时,耳边传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双眸模糊望见大哥同三哥自洞口疾步而入的身影。

    意识渐觉恍惚,身形摇晃,三哥见我如此,急忙先跑到我身旁,扶我起身,靠在三哥肩头,轻合双眸,运起体内气息支撑,努力维持清醒。

    忘情之术,一旦催动,便无人可干预阻止。

    “阡墨!你这是为何!”

    “大哥,如若我当真灰飞烟灭,你便让阿凝帮我寻一个方才转世未久的女子,她名唤芷兰,务必让阿凝护她周全,这是我心中,唯一所望之事……”

    气息平稳些许后,渐缓睁开双眸,二哥话音方才落下,赤色光芒随即乍现,自他身上幻化出了一个同他一般无二的赤色身影。

    影子腾空逐渐碎裂,赤色愈渐变淡,碎片四散消失于半空之中,于此,二哥方才所幻的赤色瞳色也一同转而黯淡。

    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吼声过后,赤色结界随之渐而消散,此时虽仍可感知到二哥仍存余气息,但已是满身血迹斑驳。

    于朝环洞受伤后,三哥便把我安置在阿娘的平和洞,一直由阿娘照顾着我,意识迷离,不知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当我渐缓睁开双眼时,床榻边泪眼婆娑的阿娘随之映入了眸底。

    “阿娘,二哥他现今如何了?”

    “沉顾此番为他渡了百年修为,这性命才算是勉强保住了,此番他虽逃过一劫,但毕生修为却也于此散尽了……”

    听及阿娘此番所言,随之轻叹,心中充斥悲凉之戚。

    休养一夜后,因万分担忧二哥而今状况,翌日清晨,一早便起身前往了朝环洞。

    迈步而入洞中,见二哥平躺于床榻之上,面色苍白,气息微弱,随之抬起手掌轻覆于二哥额间,又为他渡了百年修为。

    “二哥,你要快些醒来。”

    修为耗去尚可再行修炼,而这世上,我仅有这一个二哥。

    于朝环洞中照看了二哥十几日,大哥同三哥每日也皆送来一些有助恢复的汤药与珍稀丹药,又待数十日后,二哥方才终得苏醒,难掩心头欣喜,眼角湿润,定睛望向二哥。

    “二哥,二哥,你可识得我是何人?”

    “阿凝,二哥怎会不识你?”

    “那二哥可知此处是何地?”

    二哥环顾四周,眉间微皱,半刻出神,而后再度转眸望向了我。

    “看这陈设,应是于朝环洞内,可,我为何会于此地?”

    见二哥双眸充斥困惑之色,注视于我待我回应,但我却着实不知该作何解释,便只得垂眸不做声响,见我未应,二哥随之再度追询。

    “还有我这全身修为几近于无又是怎么一回事?”

    见无法再闭口不应,便只得先敷衍而过。

    “这……说来话长,二哥方才醒来,先莫要思及这些,先行歇息,先行歇息……”

    将二哥安抚好后,走出洞口,随之长吁出了一口气,见此情形,忘情之术确是产生了效用,二哥已然忘却了部分记忆,但而今要如何隐瞒于他,且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便成了难题。

    思酌至此,随即连忙去无休洞中寻了大哥沉顾。

    大哥知晓后,便同二哥扯了个谎,说观星象得知他有劫难将临于身,便出九渡林去寻他,待于所距不远的饕餮林中寻见他时,他便已不知被何妖怪伤得甚重,而后便将他带回了林中。

    而今,二哥已尽数忘却了回返九渡林中的原因,同他所施忘情之术的缘由,加上大哥平日有一说一从不扯谎的性子,二哥便尽数相信了大哥此番所言,未再详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