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三十章 逆风

作者:蝴蝶蓝更新时间:
    旁观和思考远远多于实战的何遇,最不缺的就是脑补能力,这脑洞这一开完全停不下来,15秒的时间就只够他开个头,然后就听到高歌冰冷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过来:你是已经准备泉水挂机了吗?

    哦哦!何遇急回过神来,一看复活的队友都已经各冲出去了,急忙跟上。再一扫小地图,视野全面丢失,全然不知对方此时的去向,只看到高歌的王昭君隐隐在向暴君坑移动。

    要去偷一下暴君吗?何遇问。此情此景的浪7,说抢已经不合适了。刚刚复活的三人去暴君坑的时间都足够对方打完暴君了。单枪匹马的王昭君,那只能是用偷来找机会。

    你是卧底吗?这么盼着我死?高歌反问。

    我看你要去的意思何遇话说一半就止住了。高歌往那方向去,并不是要去偷暴君,而是要在对方打完暴君的撤离方向上找机会。这是她蹲草的思路。

    过来一起。高歌还向他发出邀请。

    来不及了吧。何遇正说着,系统消息已经送出,花容战队击杀了暴君。就这个开局而言,浪7已然有些崩盘,开局野区buff只拿到一个不说,人头还丢了三,现在暴君再被花容击杀,各方面都在落后。对打野的影响尤其大。打野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全队等级和经验最高的,以此来引领局面。可现在祝佳音娜可露露的发育和对方辅助牛魔都有得一拼,可想这成绩落后了有多少,接下来一段时间她都无法有作为,得疯狂补一下发育才行。

    有经验的队伍在这种情况下会变本加厉地进攻野区。哪怕未能抢夺到经济,只是干扰拖缓一下刷野节奏,那都是在把打野往死循环的泥沼里推。

    小心些啊。想着,何遇提醒了一下正大摇大摆往野区去的祝佳音。

    知道的。祝佳音应了一声,看似往野区去的娜可露露并没有直接闯进野区,而是先在安全的位置看着还有什么小野可打,之后小心翼翼地处理着。毕竟有着丰富的对局经验,这种情况下打野应该怎么偷经济发育祝佳音还是有经验的。

    何遇看她这模样便不担心了,眼下跟着打野也做不了什么事。己方未阵亡的二位,王昭君和吕布的发育还算正常,尤其吕布,断兵后又去敌方野区偷了点小野,发育并没有落后开局大顺风的花容众人许多。当然,关羽例外,三杀的关羽此时发育已经跟大家不在同一位面了。刚刚是吕布断他兵线呢,这次呢?关羽从浪7红区中穿出,刷一刀,便把吕布的兵线先一步断了。

    这样的关羽势必不会只留线上,自己就是去吕布那边也搞不出什么事情。

    何遇分析着当下形势,想快些帮队伍挽回一些节奏。上单和打野眼下无力作为,下路吕布却是无法作为,看来看去,也只有中路跟高歌一起有可能找到点机会了。

    中路所有人来来往往,距离防御塔距离又短,往往是最难打开局面的。高歌的草丛大抵就是因此而生。但是就如她了解对手一般,对手对她也足够了解。对方中路墨子并不太出来压线,一有空闲就二技能探草。刚刚打完暴君收兵的时候,她也是不知从何处绕回的塔下,总之全程就没有出现在高歌的视野之内,对高歌的防范之心峡谷可鉴。

    没有事做,这是局面被动最真实的写照。

    无法主动出击,只能等着被动防守。何遇注意着娜可露露的走向,为接下来可能爆发的野区争夺做准备。结果就在这时,上路塔前后,对方足足四个英雄齐齐冒头,在兵线还没过来的情况下朝着塔下的苏烈发起了一波越塔强杀。由关羽率先进场,直接大招将苏烈推出,达摩跟上,一拳两拳,苏烈撞墙晕眩,马可波罗一技能弹无虚发地打在苏烈身上,跟着开启的大招看起来都像是以抢人头为目的的。

    被动技能尚在冷却中的苏烈一次性倒地。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周沫开局不到三分钟就已经死了两次,自打何遇认识他以来还从来没见过周沫被打得跟个提款机似的。

    再收一人头的花容顺势就拔了浪7的上路一塔,现场花容的支持者为她们这顺风顺水的开局大声叫好,刚刚越塔强杀苏烈的配合也是继三杀那波之后又一次赢得了现场的掌声。

    对浪7以及高歌也是恨得不行的张承浩对花容的表现又是开心,又是嫉妒,但是面上却不好直接表现出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解说道:哎呀,浪7的上单周沫同学可是咱们学校有名的上路选手,向来以防守稳健著称。现在三分钟不到,他都已经被破了外塔,还丢了两个人头花容今天的表现真的太出色了。

    张承浩话锋一转,忽然称赞起花容的表现。但在背对观众,面朝浪7五人没旁人可以看到的时候,张承浩朝着刚刚丢了人头正在发愣的周沫嘿嘿一笑,还暗搓搓地挑了个大拇指以示讥讽。

    周沫看在眼里,却也顾不上去理会了。三分钟不到就丢外塔,这样的局面下应该怎么打?周沫心里着实没底。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逆风开局,但是逆风不掉塔,用防守拖慢对手,助己方重回轨道才是他擅长的事。掉塔之后的局面却是他很不擅长处理的。

    换线吧。正等复活,耳机里突然传来甚少说话的莫羡的声音,然后就见下路吕布在清完一波兵后选择了回城。

    啊周沫好生感动,莫羡平时话不多,跟他几乎零交流,却对他的毛病如此清楚。一看他陷入尴尬的境地便第一时间施以援手。周沫此时心中真是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述。

    结果没等他抒发呢,何遇就先抢过了话头:去上路搞事吗?

    嗯。莫羡说。

    感恩之心犹在的周沫,顿时被吊在了半空。但是转念又一想,人去上路搞事,下路塔交给他防守,这本就是一举两得的事,并不能因此就否认莫羡的好意。只是大家风格不同,自己是没塔就不舒服不自在,莫羡呢可能觉得没有防御塔要照看,更能施展开拳脚吧!

    交给你们了。周沫说。

    你换去下路也当心,她们看来是吃透你风格了。视野都没探一下就确定你在塔下直接强攻。高歌说。

    这样子的吗?何遇眼前顿时一亮,不由地朝周沫看去。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周沫说。

    当前局面,我们只能在防守中找一波反打机会了呀!

    下路可以蹲一波的。埋伏人最有心得的高歌点头道。

    等我到四,还有师兄的被动,这一波再不能有失了。何遇说道。

    几个人的情绪暂时还没有逆风形势太大影响,但是心里都清楚,作为一个前期本该强势的阵容,居然打成了劣势,此时他们的赢面正在大幅度地下滑,是必须要找一波节奏回来了。在何遇说完这话后,所有人就安静下来,开始为他们的反攻做准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