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记忆复苏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厉王妃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送亲队伍早已经出了城门,她心里受不住打击,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窗外细雨绵绵,她转头便看到了床头那个静静守护自己的男人,他的眼里血丝满布,眼底青黑,整个人看着极其疲惫。

    看见她醒来了,他咧嘴一笑,惨淡的眸子重新迸光彩,声音极其温柔:“云罗,你终于醒了。”

    他紧紧握住她的双手,眸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生怕这只是个梦,每次看着她没有生机的躺在那里,他整个人都害怕,生怕老天眼馋他的幸福,要将这份恩赐给收回去。

    厉王妃眉色皱了皱,双手开始挣扎,厉璟昶感觉到了她的不乐意,以为是自己弄痛了她,顿时紧张起来,连忙放开了她的手。

    “云罗,你饿了吧,我去让人给你弄吃的,”厉璟昶急忙转身,可是却被厉王妃扯住了衣摆,他惊愕的对上了她模糊的眼。

    彷如做了一场大梦,那场大火让她再次身临其境,这次当那个白衣女子悲伤的转头过来,那清晰的面容印在了她的脑海里,那个就是秦云锦,她怎么会一直梦见她,她记得慕昭的娘亲是烧死的,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她为什么没有过去的记忆?

    还能有什么解释,她闭上眼睛,眼角划过泪水,不愿看男人担忧的目光。

    “云罗,你别难受,我已经派人追去了,很快的,我会将慕昭安全的给你带回来。”厉璟昶声音含着无措慌张,心里也是十分难受,他知道她心底的牵挂,哪怕失去了记忆,慕昭对于她也是女儿一样的存在。

    “还能回的来吗?回来了她又如何立足?”厉王妃嘴角勾起惨淡的笑,声音虚弱,圣旨已经下了,名义上慕昭已经是陪嫁,是西戎王的女人,她的往后一切都是他们做不了主的,即使她回来了,世人怎么看她?

    厉璟昶被她这么一问,倒也不知道如何回复,他心里清楚这个道理,看着心爱的女人嘴角颤抖,极力压制着痛苦,他心里也难受的紧,动了动干涩的嘴唇:“我可以带着你们走,去远远的,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

    “呵呵~厉璟昶,你还想骗我第二次?”厉王妃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睁开眼睛对上厉璟昶,那眸子里满满的痛和怨。

    那双以往满是温柔的眸子此刻蕴含着极大的痛苦,厉璟昶心里颤了颤,一个不好的想法闪现在脑海里,她想起来了。

    “她五岁的时候,着高烧,我去为她上凌霜寺祈福,可是一去不复返,让她苦了十多年,”过去的记忆彷如潮水般朝她涌来,巨大的痛苦淹没了她,厉王妃满脸的泪水,眼眶红红的,仿佛压抑着极大的痛苦,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她望向男人的目光里含着指责、含着怨恨、含着后悔……

    “我一直都是那么相信你,可是你一直瞒着我,女儿明明就在我身边,可是我却不知道,”厉王妃满心的痛,双手死死抓紧身下的床单,仿佛用尽了一切气力。

    “云罗,不,锦儿,我不想瞒着你的,我只是害怕你离开我!”厉璟昶此刻没了主意,一切来的这么突然,他没想到云罗竟然因为慕昭陪嫁受到了刺激,将过去一切都想起来了,她要离开他了,一想到这个,他的心便如刀割般难受。

    “可是那是我的女儿,她是那样的思念我,满世界的寻找我,一直坚信我没死,”厉王妃猛然抬高音调,带着恨和怨,她满脑海都是慕昭期望的眼神,慕昭的无助,慕昭的痛和泪,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倒退,她会紧紧搂住她,告诉她娘亲就在身边,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她的女儿还不知道她还在世上,就被送走了,她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想起来?

    想到这里,她无尽的悔和怨,她满足于厉璟昶给的幸福,明明没有过去的记忆,却丝毫没有怀疑,竟然都没有去调查一下,如果她能察觉到一点点,或许现在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救我的女儿,昭儿,你等着我……”她眼里突然闪过一抹坚定,挣扎的想要坐起身。

    可是她的身体本来就虚,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导致她才刚刚撑起手,便倒了回去,气喘吁吁。

    “云罗,你别动,”厉璟昶心里一紧,急忙回到床前,给她搭上被子,“你现在身子不好,大夫说了,这几天你得卧床休息,不能下地,有什么事你让我去做就行,不要勉强自己。”

    “让你去做?”厉王妃嘴角溢出一抹讥笑:“你只会骗我,如果今天不是我自己想起,你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她挣扎着,不让他碰自己,也不愿意接受他的关心。

    厉璟昶听到她的质问,猛然想起那天儿子的警告,没想到这么快就成真了,他真的后悔了,早知道如此,他便应该赌一赌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让她们母女相认,也比现在她怨恨他的好。

    他苦笑的勾了勾嘴,不理会她的讽刺,依旧温柔的忙前忙后。

    当他从侍琴手上接过热气腾腾的鱼片粥时,他不顾她的挣扎,在她后面垫了一个枕头,然后将她抱起,让她靠坐着,他坐在床头,端着碗,舀起一口,轻轻吹了吹,然后搁在她嘴边:“你刚醒,先喝喝粥暖暖胃,等三日后,我让厨子给你做喜欢吃的菜。”

    他的语气含着小心翼翼,黑色的眸子里是一片深的汪洋大海,可是她却丝毫不领,紧紧闭着嘴,脸色极其的淡漠。

    “云罗,这个金色鲤鱼是我让人从芙蓉海湾那里送过来的,这个鱼肉据说可鲜了,入口即化,满口留香,你尝尝看是不是真这样。”他自顾自的说着,丝毫不在意她的冷漠,他的手一直维持着一个动作,那勺子抵在她嘴巴上面,热腾腾的香气扑鼻而来。

    她眼睛酸涩,心里恨死了他,他怎么可以在骗了她之后,当做一切没有生过?

    她的头轻轻一歪,报复性故意撞了他的手一下,瞬间勺子中温热的粥溢了出来,滴落在了她的被子还有衣服上,他立刻慌张的拿起帕子给她擦了擦,没有丝毫的抱怨和不满。

    “厉璟昶,你不用费心讨好我,我什么也不想吃,什么也不要,我只要我的女儿,你赔我女儿……”厉王妃终于忍不住哭喊了起来。

    厉璟昶叹了叹气,一只手拿起碗,另外一只手强行的握住她,眸光带着承诺:“云罗,是我的错,你乖乖将这个粥吃了,我答应你,十五日内我必定将她带到你跟前,让她叫你一声娘亲。”

    “真的?”厉王妃心里动了动,她还能要回她的女儿,她还能听见女儿叫她吗?

    厉璟昶郑重点点头,将碗拿到她跟前:“只要你乖乖的吃饭……”

    厉王妃的目光落在那碗里,迟疑了片刻,最终点点头,声音哽咽道:“你说的,我最后相信你一次,一定不要骗我!”

    送亲队伍抵达落霞山,荣恒便摔率着众人停了下来,在附近的一个茶棚里歇息。

    前头还有两座山,只要还走上半天,就能到珠城了,珠城旁边的就是山海关,东临和西戎的边境。

    荣恒派人检查了茶水,确定无毒,便让侍卫分配好给每辆马车送了过去。

    他望了那连绵起伏的山脉,眉头皱紧,随后将目光挪到最靠近的那辆马车,还顶多一天的时间,就到山海关了,一路走来没有任何异常,难不成这厉璟琛没有听到送亲的消息,还是他根本不愿意为了这个女人涉险?

    雨浓接过侍卫的碗,高兴的端了进来递给了慕昭:“小姐,终于有水了,你喝一些,免得待会路上口渴。”

    慕昭看着她干涸的嘴唇,还有那渴望的目光,她心里一疼,这短短的几日,她随着自己奔波,脸色暗黄粗糙,真的是吃了不少苦,如果不是看在她心细如尘,照顾自己十分周到,她真的不想将她也拖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受罪,以后还不知道回去不回得去,她对不起她。

    她轻轻叹了口气,收起眼底的内疚,轻轻一笑,拿起碗轻轻抿了口,然后递回给了雨浓,示意道:“你也喝。”

    雨浓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忍着心底的渴望,摇摇头:“小姐你喝,我不渴。”话落,她便撩开帘子看向窗外。

    慕昭见此,脸色便沉了下来,伸手过去拉住她,将碗硬塞在她的手里,在她试图拒绝之前,她抢先道:“必须喝,都给我喝干净了,不然就将你丢在这里。”

    她带着威胁的挑了挑眉,眸光紧紧盯着,让雨浓心里颤了颤,主子说到做到的性格,她是知道的,知道主子是为了她好,雨浓心里一火热,喉咙有些酸,伸手抹了抹眼睛,双手捧起碗喝了一口,然后递给慕昭:“小姐,我喝了,这些你喝吧,你刚才就抿了一小口,我……”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都别喝,这茶水有毒!”

    接着便是一阵喧闹,和刀剑相击的声音,有男人的怒吼,有女人害怕的尖叫……

    慕昭心里紧了紧,感觉头突然有些晕乎乎的,这茶水有问题。

    她心里紧了紧,憋足一口气,急忙将雨浓手里的碗推到。

    连忙几步爬到雨浓跟前,双手拽住她的肩膀,“快吐出来,那茶有毒!”她刚才轻轻抿了一口,根本没喝下肚,可是雨浓却喝了整整一大口,想到这里,她心里陡然升起了一种未知的恐惧。

    “小姐,我头,头好晕!”雨浓也感觉到了不正常,她的头彷如被压上了千斤巨石,沉沉的。

    外面厮杀声,刀剑撞击声,女人的救命声响彻天空,她的意识越飘越远,还是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推搡着慕昭:“小姐,快走!”

    “要走一起走,走,我带你去找大夫!”慕昭眼光一厉,下定了决心,立马撩开车帘打算下去,可是突然一束鲜血溅了过来,车帘瞬间被染红,慕昭收回手,望着手背上的火热红色,看着底下那若隐若现的尸体,只觉得一阵反胃。

    雨浓这个时候已经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慕昭咬了咬牙,现在不是装虚弱的时候,她得想想办法,她和雨浓不能死在这里,她还有娘亲没有认,她还没有找到厉璟琛,她不能死!

    有了这个信念,她便小心的将雨浓移到车厢的中间,然后在箱子里翻了一个披风,将她整个人盖住。

    最后她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她马车周围的侍卫已经被杀了个干净,尸体遍布,血流成河,看着那头颅滚动,甚至有的身体一分为二,连肠子都洒了出来,她心里颤了颤,纵使活了两世,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血腥的场景,她伸脚将靠在马车上的尸体踢了出去,然后坐到了驾车的位置,看着依旧打的不可开交的黑衣人和侍卫,她轻轻吸了一口气,勒紧缰绳,狠狠的朝着马的屁股抽了一下,顿时马鸣声响起,倏地跑了起来。

    荣恒被黑衣人拖延住,又分神顾忌着他身旁的几位贵女,待现那马车跑远,想追过去,可是却被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冷风呜呜的从她脸上拂过,仿佛钝刀,划过她的脸颊生疼的。

    这里是山路,崎岖不平,马车走了一段路,颠簸的厉害,慕昭死死握紧缰绳,才能勉强保持不被抛出去。

    不知跑了多久,喊杀声已经远离,慕昭处在被扔出去的边缘,想着他们也追不到了,心里产生了劫后余生的高兴,打算停下马车。

    可是,她扬起手使劲的拉了一把缰绳,现绳子断开,整个人由于冲力往后倒,被抛了出去。

    景物迅速的往后退,她急忙闭上眼,不敢看这惊心动魄的一面,想着死定了。

    可是半响,疼痛没有如期而至,她掉进了一个温软的怀抱,鼻尖萦绕着一熟悉沉厚的气息。

    “璟琛,是你吗?”这一刻世界仿佛禁止,她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可是不敢睁开眼,担心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只能小心的伸手去扯他的衣角。

    当手碰到真实的衣服,她的一颗担心的心落了下来,耳边响起他浑厚的笑容:“我来了。”

    仅仅三个字,却让她的心格外的安宁,她睁开眼,那熟悉的,自己思念已久的面容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他结实有力的大手紧紧环着她的腰身,深沉的眼眸牢牢的锁住了她,千万语化为了嘴角边一声叹息。

    眼前的女孩一袭红嫁衣,乌黑的丝有些凌乱,脸颊上还有刚刚惊慌失措的惨白,可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他无数次想着她穿上嫁衣是什么样子,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惊心动魄,那黑色的眸子彷如将他吸了进去,让他在她面前无处遁形。

    两人深对望,慕昭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安,随后她睁大眼睛,急忙推开他,眸光四处逡巡:“雨浓,我忘记雨浓了……”

    她的目光触到不远处停着的马车,急忙提着衣摆跑了过去,拉开车帘,原本喜悦的心倏地一下沉到了谷底,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事厉璟琛从后面走了过来,看到她蓦然煞白的脸,知道她误会了,连忙道:“你那个小丫鬟没事,只是中了一些迷药,容进带她先走了。”

    原来安全了,慕昭转过身,轻轻一笑,随后几步黏了过去,伸手勾住他的胳膊,将她的脸贴着他的手臂上,轻轻摩挲,轻声呢喃:“你是来带我走的对不对?”人真的到了绝境才会想要一个能依靠的人,以前的慕昭不觉得,觉得他各种的不理解自己,觉得他待她不够专一,可是真正的危险来临之时,她现,其实他一直都在,这样就很好,她可以不介意他的过去,只要他将来能守着她,对她好。

    感受到她的依赖和亲昵,厉璟琛刚开始有些愕然,随后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他的眼里划过流光溢彩。

    “傻妞!”他轻轻一笑,伸手一勾,将她反禁锢在了怀中,可是眼里的笑容还没溢满,他身子怔了下,眼里暖意褪尽,寒光四射,猛的抬起头望向了对面。

    “任敏端——”他环住她的腰紧了紧,嘴里吐出这个名,让慕昭身子怔了怔,抬起头不解的望向他,顺着他目光所及之处看了过去,触及不远处那静默的素衣女子,她也是惊了一下,心里产生了一阵慌乱,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任敏端之所以被封为郡主,是早年随着厉璟昶东征西讨,立下了战功,东临向来没有女子为官的先例,她是个例外,先皇为了嘉奖她,封了她一个郡主,这个是慕昭后来听说的。

    她不安的目光在任敏端和厉璟琛之间逡巡,最后落在任敏端身上,这个女人从开始对他们的厌恶就从来不掩饰,这次她不会认为她是好心来救自己的,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她从一开始就跟着送亲队伍,而现在出现,目标可能就是她身旁的这个男人。

    她的目光触及任敏端右手的佩剑,更加证明了心里不安的猜测。

    仿佛感觉到了他们的不安和警惕,任敏端淡薄的嘴角勾了勾,迈开步子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她的目光落在一袭红火嫁衣的慕昭身上,冷声道:“跟我回去!”

    慕昭抿了抿嘴,抱紧厉璟琛的手臂,她才不要去西戎,不要陪嫁给那个西戎王,她紧张的往厉璟琛身后退了退,让他将她整个遮挡住,只露出一个脑袋,仰着头望着他。

    厉璟琛感受到她的依赖,伸手拍了拍她搁在自己胳膊上的手,随后眸光阴冷的望向了对面,然后警惕了环视四周的山围。

    任敏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伸手拔出剑,冰冷的剑锋在寒风下出凄厉的剑鸣:“反抗者,杀无赦!”

    她话音一落,两边的山头便涌满了人,那些人着装怪异,丝毫不是东临的侍卫,而是……慕昭脑海中蹦出不好的想法,这里马上就要到了东临和西戎的边境,只要越过了山海关,就是西戎的地盘了,那出现在这里的这些人是西戎兵?

    厉璟琛仿佛早就知道了,对出现的这些人并不在意,面色一片平静,只是眸子深处涌着暗流。

    乌云遮住了太阳,天色暗沉了下来,寒风呼呼直响,吹动着周围草木摇摆,天地之间霎时陷入可怕的沉静中。

    如果是一对一,慕昭对她身边的这个男人绝对有信心,可是这成千上万的人对他们两个,而且她还是一个拖油瓶,他们这场还没开始打就已经输了,慕昭抿了抿,仰头看着他冷硬的轮廓,最终心底下定了决心,直接站了出来:“我跟你回去!”

    厉璟琛闻瞳孔缩了缩,伸手过去拉她,可是却被她闪开,她朝着他甜甜一笑,一如过往,“好好照顾自己,跟厉王妃说我很好。”

    然后她转身朝着任敏端走了过去。

    “慕昭,你给我回来!”厉璟琛心里一怒,这个丫头竟然随便做主,想将他撇下,她就这么不相信他吗?

    他想伸手去拽住她,将她拉回身边,可任敏端就在这个时候挡在了前面,和他纠缠在了一起,刀剑抨击出的厉鸣响彻天空,顿时周围气压压抑了起来,震的周围草木翻飞,砂砾漫天。

    慕昭心里紧了紧,他们动作很快,可是她依旧能触及那个黑色的身影,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手握紧,揉捏,搅拌,很是难受。

    “厉璟琛,你别管我了,你快走!”她心里忍不住大喊,声音含着着急惊慌,眸光在四周的士兵身上晃动,害怕他们会暗中放冷箭。

    刀剑碰击的声音让这整个暗沉的天空透着一抹诡异的阴寒,慕昭看着他们你来我往,整颗心揪紧。

    突然从身后伸出了一只手,钳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直接捂上了她的嘴巴,在她惊恐的目光中,将她强制的带走了。

    厉璟琛眸光触到生的这些,急忙俯身下去,可是身后却在他失神之际,直接一剑刺了下去。

    左边的胳膊一阵疼痛,厉璟琛在半空中踉跄一下,依旧朝着目标飞去,可任敏端依旧不放过,朝着他出更猛烈的攻击。

    周围陆续的出现了五个人,将他包围,前赴后继的向他出进攻,不给他任何透气的机会。

    很快慕昭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内,他心里一阵气血上涌,眼里弥漫着狠意,提起剑,朝着他们硬攻了过去。

    五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他们没想到这个男人明明刚才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现在竟然越挫越勇。

    任敏端看着他彷如困兽一样,嘴角勾了勾,看着那五个人都露出狼狈之色,眼见也差不多了,便收了命令:“都停下!”

    五个人应声停下了顿住,很快的飞到了任敏端身后恭敬的站着,厉璟琛眼里迸着暗色,冷声质问:“你将她带去了哪里?”

    “她是个好姑娘~”任敏端轻轻勾了勾嘴,将剑插回了剑鞘,不再打算纠缠下去,“你想见她,就跟着我走,否则我可不敢保证那边的人会怎样对她,毕竟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已经到了可以给男人纾解**的年龄。”

    她的语气依旧不咸不淡,眼里却闪现恶毒的光芒,这话落在厉璟琛的心里惊起了惊天怒气,他咬牙沉声:“你敢!”

    “你可以试试看,”任敏端呵呵的一笑,眼里尽是嘲讽。

    最终厉璟琛还是屈服了。

    送亲的队伍突然遭受伏击,十位贵女,如今只有五位还存活着,但是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甚至有两个已经双眼涣散,疯了。

    秦默然带领的暗卫突然赶到,解除了危险,黑衣人多数身亡,生擒了两人。

    当拉下面罩之时,秦默然的眸光定住,只因这个黑衣人竟然是一个女人,还是慕昭身边随侍的丫鬟雪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