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三章 想尽设法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路两边的小贩吆喝声不断,来来往往的人摩肩擦踵。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宋妍诗疾步朝前,扒开一个又一个挡在她前面的人,朝着那个绿色身影奔去。

    眼看着目标人物就在对面的摊位前,她几步上前,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背影,眼里露出一抹狰狞。

    “宋妍宁,你竟然没死!”她嘴角勾出一抹阴狠的笑,伸手过去毫不犹豫的拽住前面人的肩膀,将她强行调转过来,当一副陌生的脸孔出现在她眼前时,她一下怔住了,呆呆的望着那一模一样的衣服,却截然不同的两张脸。

    她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穿着这样嫩绿衣服,梳着同款髻的只有这个女人,刚才那个画面是那样的真实,那个女人一回眸一转身,就是宋妍宁没错,她和宋妍宁从小一起长大,不会认错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夫人,你跑到这里做什么?”身后的丫鬟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眸光里看着周围充满了警惕。

    宋妍诗没有理会,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人,眸光一寒,双手狠狠拽住她的肩膀,眼里露出凶狠之色:“说,刚才和你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女人去哪了?”

    绿衣女子原本有些莫名其妙,肩膀怔怔的痛,那尖尖的指甲仿佛要嵌进她的肉里,正待疼痛难当,准备作之时,触及她身后跟着的丫鬟轿夫,再认真看看对面女子的穿着,心里了然,这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不敢得罪,只能泪眼模糊的摇摇头:“这里就我一个,没有其他人!”

    “不可能!”宋妍诗急切出声,眸中带着警告:“我刚刚明明看到她在这里,你最好老实说她的下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绿衣女子听着她恶狠狠的威胁,心里一颤,有些着急了:“这位夫人,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人,我真的没看见,这位摊主可以作证,刚才只有我一个人,你放我回去吧,我家还有孩子等着吃饭呢。”

    她将手上的竹篮抬了抬,眸眶红红的,唯恐那个凶神恶煞的女人不相信。

    周围来往的人好像注意到这里有况,纷纷聚集了过来,指指点点。

    宋妍诗丝毫没觉,依旧紧紧拽住绿衣女子的肩膀,不让她有丝毫躲闪的机会。

    “夫人,这里可是闹市,被人看见了报到丞相那里,我们就吃不着兜着走了,还是先行离开吧。”看着聚集过来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一旁的丫鬟有些不安,急忙走到宋妍诗面前,小声提醒。

    宋妍诗听着丫鬟的汇报,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瑟瑟抖的女人,再看看环绕在周围议论纷纷的百姓,双手不觉得一松,放开了对绿衣女子的钳制。

    就是这么一瞬间,绿衣女子得到自由,立刻挤进了人群,逃也似的走了。

    宋妍诗还想去追,却被丫鬟扯住衣服,她眉头皱了皱,目光凌厉的扫视那拽住自己袖口的手。

    感受到强烈的不安,那双手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不安害怕的声音响起:“夫人,我,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这可是在帝都,林府的范围里,要是被其他几房知晓了,又得生是非了。”

    宋妍诗心里虽然还有牵挂,可是想到那狠如虎,狡如狐的几个妯娌,顿时心里有了衡量,看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轻轻一笑,整了整衣服,吩咐:“启程回府。”话落,她便优雅转身坐进了轿子里。

    随后轿夫抬起轿子,脱离人群,朝着另外一条繁华的街市走去。

    围观看热闹的百姓渐渐散去,从暗沉的巷子中闪出了一个人影,她的眸光带着冰冷,双手紧紧握着竹篮,死死盯着那离去的影子。

    自从秦默然有了自己的府邸,便不再往安阳侯府跑,尤其是被慕昭决绝拒绝之后,他更是和安阳侯府绝了联系。

    慕良夏咬紧嘴唇看着窗外,心里很不是滋味,秦默然现在可是状元爷,而她仅仅是一个庶女,安阳侯现在还以通敌罪窝在大牢里,从身份上,她已经差了他一大截,想要秦默然娶她简直是不可能的。

    这些日子她让丫鬟去状元府请秦默然相见,可是每每得到的都是拒绝,听说帝都里现在去秦府的媒婆都快将门槛给踏没了,让她怎能不急?

    “小环,梳妆,备轿,我要出去!”他不愿意过来见她,就由她去秦府,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秦默然这个夫君人选。

    当一顶小轿停在秦府门口,小环立刻上前撩开帘子,慕良夏走了出来,看着虽比安阳侯府小,却依旧华丽的府邸,她心里有几分欣喜。

    门口是两位身着素服的小厮,毫无疑问她被拦在了外面,她美好的心散去大半,沉着脸看着小环和他们周旋,可是半分通融都没有。

    守门的小厮从里面跑出来,看着面前美丽的小姐,歉意的腆着脸:“慕五小姐,我们秦大人说谁也不见。”

    “什么?”慕良夏抬高声音,脸色不愉,她猜到这个结果,但是真正面对,却还是很难受。

    一旁的小环见没有进去的可能,便小步走到慕良夏身边,小心的贴着她道:“小姐,秦公子不见咱们,咱们还是回府吧。”

    回去?慕良夏怎么甘心?她都放下面子,主动的找他了,他竟然没有丝毫领,依旧对她冷漠,这让她何以堪?

    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是她的大姐慕昭,恐怕秦默然会十分欢喜的出来,将她迎进去。

    想到这个可能,她心里更加的难受,可是脑海一抹亮光闪过,她眼底闪过诡异的光芒,十分为难的再次道:“这位小哥,麻烦再去通融下,我大姐让我找秦公子有事,这没办成,我也不敢回府。”

    慕良夏委屈的擦了擦眼角,眼底有一丝的紧张。

    美丽的事物总能多博得一些目光,尤其是这位美人柔弱善良,丝毫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小厮自是十分乐意为她跑腿。

    当再次得到的结果,秦默然请她进去之时,慕良夏嘴角的笑容僵了僵,在无人看到的地方迅速冷了下来,死死的捏紧帕子。

    秦府没有安阳侯府的华贵,但是处处都别出心裁,整个庭院精致,园中人烟稀少,却极安静秀美。

    秦默然坐在庭院里,一袭白衣,乌黑的丝被冠起,此刻他身上的这件衣服是上等的天蚕丝,更加将他的俊美增了几分。

    慕良夏远远看去,不禁红了脸,目光落在前面那个男人身上,怎么也挪不开。

    他自是极优秀的,她从第一眼就明白,没想到这么快,他便成功的迈入了上流社会,往后他前途不可估量,她可得好好把握了。

    “默然哥哥~”慕良夏嘴角漾起一甜美的笑容,声音彷如黄鹂出谷,清脆动听。

    秦默然执书的手顿了顿,眼底露出一抹冷漠,看也没看来的人,直接开口:“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带着磁性,浑厚动听的男子声音突然在寂静的庭院里响起,带着一种薄凉,如一盆凉水,瞬间泼灭了慕良夏的一腔热火。

    慕良夏走到他对面,想让他看到今日自己的精心打扮,可是他竟然头也不抬,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他手上的书,不觉得有些恼火:“默然哥哥,我可是专门来看你的。”

    她故意拖长时间,嘴角微微嘟起,可是一双美眸依旧死死绞在他身上。

    “慕昭让你找我有什么事?”秦默然不理会她的委屈,依旧冷声如冰霜。

    慕良夏心口窒了窒,眸光闪了闪,慕昭怎么可能让她代找,都是自己编的,可是在强烈的低气压下,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嗯?”秦默然没有听到想听的话,有些不愉,抬望向对面眼神闪躲的女孩,心里有了一丝了然,同时心底更是生起气愤不耐,冷声说道:“如果没事的话,还请慕三小姐离开!”

    没有一丝的感留念,要知道她第一次见他,他明明不是这样的,那时他温文尔雅,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心疼,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是从慕昭出现,还是她娘偷被抓……他依旧不愿再面对她了。

    想到这里,她喉咙里一阵沉重,心口呼不过气,看着满园的美好,他没有婚配,是个良人,安阳侯一旦被坐实了罪名,恐怕会连累整个侯府,慕昭有厉王府撑腰,慕良菱有三姨娘,慕良叶有四姨娘,就连被弃的慕良莹也有宋家,唯独她是无依无靠的,她必须为自己打算。

    她仿佛没看到他的不喜,直接寻了他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不理会他厌恶的目光,轻声开口:“我今日来是想找你帮忙的,我大姐不好意思出面,就由我来了。”

    她嘴角挂着得体的笑,眼里满是倾慕,她的身上弥漫着淡淡的香味,朝着秦默然轻轻靠近,在即将触碰到他的身体之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将她轻轻推了推,眼里蔓延着几分警告和冰冷。

    慕良夏有几分尴尬,愣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不解风,心里不觉得有几分生气。

    可是她不能将任何不满的绪表现出来,她要让他一直看到自己好的一面,她拿着帕子轻轻拭了拭眼角:“我爹被抓进大牢了,以通敌卖国的罪,默然哥哥,你说我们一大家子女人,啥也不懂,怎么能救出爹爹?”安阳侯府即使对她再不喜,没有对慕昭好的一半对她,她对这个父亲也没多少感,但他是安阳侯,安阳侯府的保护伞,他一倒,意味着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她让你来找我帮忙的?”秦默然眉头蹙了下,有些怀疑的望向她。

    慕良夏在那样审视的目光下,有些不自在,心里有些虚,可是她却强制自己镇定,眸眶红红点点头:“大姐你别看她平时喜欢和爹对着干,但是爹爹出事,她比谁都急,这不,就让我找你出出点子,看怎样可以救爹出来。”

    秦默然沉沉的看着对面哭的伤心的女孩,嘴角紧抿,在慕良夏整颗心七上八下之时,他动了动嘴,勾起一抹嘲讽和冰凉:“慕三小姐演戏的功夫倒不小,如果不是我了解慕昭,恐怕真的会被你欺骗过去。”

    慕良夏身子一瞬间僵硬,伸出的手顿了顿,眼底透出一抹不自然,正想着如何反驳,秦默然的声音再次响起:“慕昭不喜我,不会找我帮忙,而且我只是一个区区的状元,没什么实权,相比站在权利顶层的厉璟琛,你说她会找谁帮忙?”

    秦默然嘴角冷冷勾起,即使他心底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个时候,如果他是慕昭,也会选择厉璟琛。

    被拆穿谎,慕良夏着实有几分难堪,可是她依旧不愿意离开,好不容易进到这里可以和秦默然独处,她厚着脸皮也得留下。

    “这不是人多点子多吗?你能考上状元,自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大姐想着她去请厉世子帮忙,让我来找你,看看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尽快救出爹爹。”慕良夏不死心,依旧嘴硬。

    “哦,是吗?”秦默然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眼底依旧冰冷,他伸出手指敲了敲石桌,“你回去和她说,我倒是有办法救侯爷,不过你得让她自己来求我。”

    慕良夏一哑然,不可置信的看着旁边勾起冷冷弧度的男人,彷如有一把锋利的剑,将她的心口拨开,鲜血淋漓。

    她腾的站起来,咬紧嘴唇,眼里蔓延着泪水:“秦默然,你太欺负人了,她来你说,我也是安阳侯府的小姐,你凭什么就不能说?”

    她的声音含着指责,可是脚步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默然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远处片片落下的枯叶,想着慕昭那日的无和冰冷,嘴角再次残酷的勾起:“只因我不爱你。”慕昭不爱他,所以狠心伤他,他不爱慕良夏,所以懒得去费心应付她,而且他心里依旧忘不掉那日她母亲那放荡的模样,那样的女人生的女儿又有几分好的?

    “秦默然,你欺人太甚了!”慕良夏跺了跺脚,迈开步子跑了出去。

    可是刚到庭院门口,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委屈的转头看向那里面的男子,见他半分目光都没有落到她身上,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立刻心里拔凉。

    秦默然原本以为终于安静了,再次拿起书,可是身旁却再次有了一个人影,他抬皱了皱眉:“你怎么又回来了?”

    “默然哥哥,如果我帮你得到慕昭,你愿意纳我做姨娘吗?”慕良夏鼓起勇气开口,眼里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慕昭不会嫁给我的。”秦默然喜欢慕昭,但是早已经淡了这个心思,天下美人何其多,只要他有权有势,何愁找不到妻子,只是不是他喜欢的罢了,而且他心底的傲气不容让慕昭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我有办法让她嫁给你,只要你愿意接受我。”慕良夏不死心重复说道。

    秦默然眸光闪了闪,眼底凝聚了一抹深沉,静静审视了她良久,他虽然打算和慕昭划清界限,但是这么多年的相处,慕昭骨子里的那抹倔强,他是知道的,哪怕他花尽心思,慕昭决定的事,他是改变不了分毫。

    他的脑海再次闪现那日五姨娘和小厮颠鸾倒凤的场景,再看看慕良夏此时眼底毫不掩饰的阴狠,他心里惊了惊,瞬间了然,沉着声音:“出去!”

    天下女人身体无外乎都一样,他要的是慕昭的心,如果只是**的享受,他能找千万个女人,也不是非她不可。

    “默然哥哥,慕昭即使和厉璟琛解除了婚约,但是他们还是有联系,彼此喜欢着对方,慕昭出狱后,在厉王府住了好几天,由厉世子送回府的,你没看他们,郎有妾有意,脉脉含,外人怎么也插不进去……”

    她正打算往下说,可是秦默然啪的一声,整个人不悦的站了起来,冷冷道:“不要我再重复,给我滚出去!”

    “可我是为了帮你!”慕良夏尖锐的声音不满喊出,她都伏低做小到这个地步了,他竟然丝毫不领。

    空气中蔓延着冷冷的寒气,突然迎面走过来一绿衣翩翩的女子,一袭碧绿的锦服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子,款款走到秦默然身边,轻轻俯身。

    慕良夏睁大眼睛看着对面沉鱼落雁的女子,喉咙干了干,眸光在两人之间游弋,心里更是掀起了风浪,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比慕昭还要漂亮,那皮肤白皙宛如最上好的白瓷,五官精致,乌黑的瞳仁如同黑濯石一般闪闪光,仿佛一眼望去,就能溺在里面。

    她心里止不住的嫉妒,她以为秦默然喜欢慕昭,所以拿慕昭做引子,万万没想到他和其他男人根本没啥两样,身边早已经有了美人相伴,慕昭可能是他心底的一个影子,但是不是他唯一的选择。

    “午膳准备好了,”不同于刚才的冰冷,秦默然此刻的声音含着一丝的柔和,望向对面的女子充满了怜惜。

    银染轻轻一笑,点点头,看着对面的女子,她好看的眼底闪过一抹疑惑,朝着秦默然比划了一下。

    慕良夏没有理会她的异常,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男女,恨不得在他们身上戳出两个大洞。

    “不必了,派人送她出去就行。”秦默然不喜。

    银染没有再问,淡淡一笑,点点头,朝着慕良夏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个是驱逐的意思,慕良夏狠狠的瞪了眼前一对狗男女,愤愤的抬脚离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