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宋妍宁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一句话如平地惊雷,炸的慕昭耳膜丝丝直响,她心里震惊,反应过来更是气愤:“你胡说什么?我娘亲已经死了,你占了她的位置还反过来污蔑她,不觉得可耻吗?”她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母亲,当年慕怀仁抬回那么多女人,娘亲郁郁不乐,都没有离开安阳侯府,说她有了另外的男人,是她先背叛慕怀仁的,打死她也不相信!

    三姨娘被她眼中的恨意惊了下,垂下袖中的手有微微的颤抖,抿了抿嘴,迎上慕昭愤恨的视线:“那场大火将尸体烧的面目全非,根本看不出谁是谁,怎么能肯定说秦云锦就死了?大小姐不是心里也在怀疑吗?要不然当初你怎么会被宋芝兰一个纸条给引了过去?”

    提到死去的宋芝兰,慕昭身子怔了下,脑海中有什么闪现过去,她眸子深沉的望着对方:“你跟踪我?”

    这句话虽然平静,但是隐藏着波涛暗涌,慕昭依然记得那天只差最后一个答案,她就能知道娘亲是否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她。***

    可紧要关头,那把冰冷的匕结束了所有的一切……

    三姨娘眸光闪了闪,当时她出来看大夫,无意中看到茶摊上女扮男装的慕昭的,担心被现,她打算小心翼翼的离开,可是在转身之际,让她看到了隐匿在人群中鬼鬼祟祟的宋芝兰,那个即使化成灰,她恨之入骨的人。

    见眼前的女人眸光躲闪,没有任何的反驳,慕昭一颗心沉浸了谷底,脑海中有什么呼之欲出。

    她迈开步子,缓缓走到三姨娘跟前,离她仅一步之远,她停了下来,眸光逼视,不让她有任何躲闪:“那日是你杀了宋芝兰?”

    虽是疑问句,可是带着肯定的语气,她原本以为没有见到对方的脸,找凶手就如大海捞针一般,可是没想到凶手就在身边,她伸手过去,不让她有任何躲闪,直直的拽住她的手,摩擦着她带着细微剥茧的手,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在她被关进大牢,整个侯府没有任何人过去看望她,她心里不可谓说不恨的,现在竟然还知道,杀人嫁祸给她的是这个女人!

    三姨娘在她目光的指责下,心里有些微微紧,当那双柔软的手握住她,她想抽出,身子却仿佛定住一般,没有任何动作。没错,宋芝兰是她杀的,当初她看着宋芝兰嘴角诡异的笑容,就知道会有事生,便跟了过去。慕昭处于危险之中,她原本打算出手相救的,可是没想到最后势逆转,宋芝兰处在了弱势,甚至还差一点就说出了当年的秘密。

    她当年还是秦云锦的丫头,对于宋芝兰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曾经拥有过慕怀仁,仇恨和嫉妒如毒蛇一般,在她即将开口之际,她想也没想,便射出了随身携带的匕,结束了那个女人的一生。

    “她该死!”三姨娘没有否认,咬牙给出了三个字,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她已经会杀掉那个女人。

    “她该死,那我呢?”慕昭眸光一暗,伸手指着自己,嘴角漾起一抹嘲讽,眼里更是恨意显著:“我差点被冤枉成凶手,直接脑袋分家了,以往我一直以为你比宋芝兰强,没想到你才是阴暗地方最毒的蛇,潜伏着肆机夺人性命!”

    三姨娘眼里充斥着歉意,她根本没想过害慕昭,那日也是逼不得已,放出匕的那瞬间,她挣扎过,毕竟慕昭在现场,逃脱不了嫌疑,可是最终她还是在宋弦带人进来之前跑了,慕昭再危险,厉璟昶也不会让她有事,如果是自己,出了命案,怎么解释都是徒劳,还会让侯爷失望。

    “抱歉,我也是不想的,”三姨娘动了动嘴,别开了眼,心里有着歉意,心虚和慌张。

    “给我出去!”慕昭指着大门,眼里烧红了怒火,她从刚才的好奇变得心冷,整个安阳侯府,没有一个好人,个个都是自私自利,她为何要做那个异类?那个男人是活该,他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应得的报应。

    “不,大小姐,再给我点时间,你听我说完!”三姨娘连忙祈求,语气中有着不安,她必须救安阳侯,她的男人,这一辈子她选择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唯一希望得到的只有这个男人,她不能让他出事。

    “不必了,我不想看见你,不管你做什么事,我都不会动摇,我不会救那个背叛者!”慕昭黑沉的眸子里透着阴寒,嘴唇紧抿,看向对面的女人,眼里闪过厌弃和仇恨:“你赶紧给我滚,否则我不能保证下面会做出什么事!”那日遍地的死老鼠,满牢的腐臭味,还有宋弦阴狠的笑,至今回忆起,她都止不住的恨。

    “你恨我杀了宋芝兰不就是想知道你母亲秦云锦还在不在吗?这个答案我也可以给你!”三姨娘心急下脱口而出。

    慕昭眸光闪了闪,眼底闪过一抹期待,可是很快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不屑和冰冷,这个女人能将自己做替死鬼,污蔑她的娘亲,她也不指望这个女人嘴里能吐出什么好话。

    “给我立刻滚!”慕昭用手指着门口,已经没什么耐心,频临爆的边缘。

    “昭儿,那日我留你在现场,是因为我知道你会平安无事的,我并不是不关心你。”三姨娘拼命解释,眸中闪烁着泪光,她伸手试图去抓慕昭的手,却被慕昭嫌恶的躲开,她心里颤抖,“厉王妃她就是你的母亲秦云锦,我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知道厉王爷不会丢下你不管,所以才留下你的……”

    她的语速很快,唯恐慕昭直接将她推出了门,这一刻她早已经将厉璟昶的警告抛出脑后,心里满满都是慕怀仁,她要救这个男人。

    慕昭全身仿佛被雷电击中,怔了怔,脑海中迅速闪现两人的模样,她当然希望娘亲没死,可是厉王妃和娘亲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长相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厉王妃身上有娘亲的味道,但是慕昭很清楚她不是秦云锦,不是她期望中的那个女人!

    “你真是为了救慕怀仁,无所不用其极,我真是小看了你,这样的胡话你也能编出?”慕昭嘴角浮出一抹讥笑,眼里冰冷一片:“孟拂萍,你如果再不滚,我就送你下牢里和他作伴!”

    她最后的语调倏地提高,眼里蔓延着警告。

    这是慕昭第一次直呼三姨娘的名字,三姨娘知道她已经没有耐心了:“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以为我在骗你?”

    三姨娘原本以为慕昭听到这个消息会高兴,毕竟哪怕秦云锦失去了记忆,母女相惜,她也依然记得对慕昭好,慕昭听到厉王妃就是秦云锦,不是应该高兴吗?

    “昭儿,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和你娘亲那么像,为什么我知道你喜欢吃打卤面的时候边喝茶?”三姨娘紧紧盯着慕昭的脸,努力维持面上的镇定和平静:“要知道你的某些习惯,你爹安阳侯并不知道,而且我知道的并不止这些……”

    “比如,我还知道你右半边屁股有一块青色的胎记……”

    屋里安静,三姨娘声音柔顺,落地有声,彷如九月的微风,却在慕昭心里惊起了千层浪,播下了怀疑的种子。

    慕昭紧握成拳,在她殷切期望的眼神下,想着过去的种种,她强制自己镇定下来:“你到底是谁?”

    她沐浴的时候喜欢一个人,那块小胎记就连柳绿几个丫头都不知道,更别提便吃打卤面便喝茶,这个如果不是长期服侍她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些是她过去的习惯,她到底在过去在她身边扮演了怎样一个身份?

    三姨娘心里震了下,想起过去,心里一阵柔软,她放柔了眼神,嗓音温和:“昭儿,我是如姨,你还记得吗?”

    慕昭不可置信踉跄一下,睁大眼睛看着对面泪眼模糊的女人,怎么也不能将她和记忆中的碧如对上号。

    碧如是当初秦云锦,她的母亲的陪嫁丫鬟,慕怀仁和秦云锦相遇相识相知相爱,这个丫鬟扮演着红娘的角色,为他们传信递消息,当年秦云锦为了给女儿祈福,去凌霜寺,碧如也是跟着去的,最后全部烧死在了那场大火中,没有再回来过。

    “你说谎,你不是,如姨不是这张脸,不是……”慕昭不敢相信,拼命摇头,听娘亲说,如姨是五岁便被买进了秦府,做了她的丫鬟,那些年陪她哭陪她笑,在她生命中是不可缺少的亲人,娘亲让她长大后也要孝顺如姨,可是眼前这个夺了她父亲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她记忆中那个全心为娘亲付出的女人?

    三姨娘伸手抚摸着这既陌生又熟悉的脸,心里一阵难受,“当初那场大火,虽然没有要了我和你娘的性命,却毁去了我们的容貌,你娘还在那场大火中失去了记忆,厉王爷为我们找了神医易人子,我为了陪伴在侯爷身边整成了你娘的模样,而厉王爷为了得到你娘,趁着她失去记忆这个机会,让易人子给她换了一张脸,成了如今的厉王妃。”

    她没有说当时厉璟昶是不赞成她守在慕怀仁身边的,担心她说出秦云锦还在世,是她执意,厉璟昶心里对当时年纪还小的慕昭有愧,便允了她的请求,让她换张脸继续去照顾慕昭,而且终其一生她都不允许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可是她低估了秦云锦在慕怀仁心中的地位,她守了十多年,直到现在才走进安阳侯府,她错过了慕昭最需要陪伴的时间,所以让慕昭讨厌了她,她曾经想过如果能早些日子进来,在慕昭年幼需要保护需要陪伴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或许现在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换脸?厉王妃竟然是娘亲!慕昭将惊恐的目光落在那和过去母亲相似的面容上,心里震撼的无以复加。

    她的手撑在旁边的桌子上,依靠在桌沿,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有力气继续支撑着。

    “这怎么可能?”她闭上眼睛,眼角划过一抹泪痕,娘亲还活着,可是失去了记忆,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母亲。

    “是啊,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换脸,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身体验,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离奇的事,可是它真的生了。”三姨娘抚摸着自己柔嫩的脸,白皙光滑,脸上有微微的灼热感,轻轻一掐能感到轻微的疼痛,这是她现在的脸,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不是在这个侯府,她早就忘记了她曾经长的什么模样。

    “你们真的很自私!”慕昭寻了旁边的座位,无力的瘫坐下,伸手捂住脸,晶莹的泪水顺着指尖流下:“我一直相信我娘没死,期待着和她重聚的一天,可是你竟然告诉我,她失忆了,一直在我身边,可是却认不出我了,当年你们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活在母亲死去的痛苦中,前世今生,她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娘亲竟然忘记了自己,前世直到她死去,都没见过里王妃一眼。

    三姨娘对这样的反驳辩解不了,厉璟昶得到了他想要的,她也得到了她的执念,秦云锦失去了慕怀仁,却得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深,过得很幸福,慕怀仁即使忘不掉秦云锦,有自己在他身边陪伴着,多少弥补他心中的苦,可是唯独这个孩子,她动了动嘴,想解释却无从说起,他们都是自私的人。

    “昭儿,你爹他也是不知的,他守着对你娘的歉意,这些年也过得苦,你能不能够放下过去的隔阂,想办法救他出来?”三姨娘眼里流露出恳求,她将这些事告诉慕昭,肯定是完全得罪了厉璟昶,厉璟昶不会再帮她,只能慕昭出面才行。

    慕昭将头埋在双臂间,半响不说话。

    三姨娘见此,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她虽然担心慕怀仁,却也没办法,只能叹了口气,先退下。

    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小贩叫卖声一片,欢声笑语响彻在碧蓝的天空。

    玉宝阁,掌柜笑脸盈盈的将一盘盘新款的玉石头面拿出来,“这位夫人,你看看,这个可是我们的新品,今儿小店做活动,凡是买满一千两的,本店给她九折优惠!”

    宋妍诗一袭淡蓝色的衣裙,腰间一块白玉腰带,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梳着妇人髻,额头上垂着几缕青丝,相比以前,让她整个人多了一抹成熟妩媚。

    现在的她已经是林府三少爷的妻子,林府是个大家子,兄弟不亲,妯娌不好,就连她公公都为老不尊,好在三公子是个争气的,文采斐然,待她也算是极好,她心里虽然有一丝的不甘,但是在找厉璟琛多次未果的况下,便也淡了那心思。

    “夫人,这个石榴玉石的链子好看,刚好可以配你这身衣服!”一旁的丫鬟拿着链子朝着宋妍诗脖子上比划。

    看着镜中那光鲜艳丽的自己,宋妍诗对自己的美貌一向在意,此刻眸光落在那饱满的珠链上,也是极其满意的。

    “夫人,这珠链上面的宝石可是荣世轩的上等货,都是一等一的师傅打磨的,而且这个链子寓意也好,多子多福,正好适合你这样有身份地位的贵妇,今儿小店正好,这个盘子中的新款都仅有一条,夫人要的话,可得抓紧,如果被其他人看中先买了,再想要可得预定了,至少三个月才能到货!”掌柜的比了比手指头,嘴边的胡须抖了抖。

    宋妍诗摸着脖子上的链子,那沁凉的触感,还有那莹莹的光泽,她心里是极喜欢的,便直接让打包了起来。

    从玉宝阁出来,宋妍诗在林府遭受的不愉全部散去,心里只有淡淡的欢喜,回去可得找夫君好好算算这笔账。

    “夫人,请上轿!”一旁的丫鬟道。

    宋妍诗眉头皱了下,看着还很早的天色,周围热闹的街市,她眼里有几分蠢蠢欲动。

    “夫人,马上到午膳时间了,如果夫人缺席,其他几房肯定又回嚼舌根了。”

    如果不是林三公子一表人才,文采好,对她也是真的好,宋妍诗当真受不得这样的一大家子,天天算计个没完。

    “我知道了,现在就回去好……”她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眼睛睁得老大,盯着那人群中的某一处:“宋,宋妍宁……”

    她的声音颤抖,浑身的血缘逆流,她竟然看到了那个早该死去的女人。

    “夫人,你怎么了?”

    宋妍诗没有理会身边的丫鬟关心,急忙迈开步子朝着那个背影追了过去。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