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六章 天花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银染闻,小心的移到秦默然身边,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她抿了抿嘴,小心的伸手去解他的衣服。***

    可是手刚刚碰触到他的衣衫之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拽住了她的小手,阴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别碰我!”

    银染身子微微怔然,心里涌起一股耻辱,她抬委屈的看向对面的男子,眸中饱满着晶莹的泪珠。

    可是秦默然没有丝毫的动容,伸手毫不犹豫的将她往旁边一推,眼里闪过嫌弃,他原本以为她安静的坐在那里,是个干净的女孩,没想到还是他看错了。

    银染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看向对面的两个男人,一个人冷漠,一个人眼里黑沉,看不出绪。

    殷寂澈看着秦默然的反应,心里更加的生气,正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他生气的掀开帘子,看见秦府已经到了。

    秦默然掀开车帘,打算离开,可是身后的殷寂澈出声:“银染,以后你就跟着秦大人,好好伺候!”

    他的身子一僵,眼色一冷,转过头不悦道:“二殿下,别闹了!”

    殷寂澈没理会他,神温和,可是眼底没有任何的温度,他将目光落在无助的银染身上:“我的身边不留无用的人,你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好好伺候秦大人,如果秦大人不要你……”

    那后面的话止住,可是意思却不而喻,他的嘴角依旧挂着丝丝的笑容,可是银染却感到整个人由心底寒。

    秦默然下车后,身后的马车绝尘离去,他冷冷的目光落在身后青衣女子身上:“别跟着我!”

    脸上的血色消失,银染迈出的步子小心的缩了回,整个人站在太阳下,更加的可怜。

    一袭青衣,乌黑的丝及腰披着,配上她绝色的五官,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清新淡雅,看着她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没说,他轻轻叹了口气,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递给她:“这里面还有些碎银子,你拿去,别跟着我了,对你没好处。”

    银染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无助的看着他,她依旧没有说话,漆黑的眸子里含着一股无助,倒是让秦默然心里生出了一抹愧疚。

    因着慕昭,他心里烦躁,自是没有多大的耐心和她耗,直接将荷包强制塞进她的手里,便转身进了府。

    阴暗的大牢里,一位红衣女子大着肚子站在牢门前,白纱遮住了她的脸,她的面容看不真切,但是她眼里蔓延着狠毒的光。

    通风口射进的光芒忽明忽暗的映出在她的身上,倒是有几分骇然,如果不是她身后还跟着两名宫女,真的有几分诡异之感。

    “慕昭,你也有今天!”咬牙切齿的仇恨之声在大牢里响起。

    慕昭眸光闪了闪,即使遮住了面容,但是这个声音她还是听得出来,是安平公主的,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了过来。

    她的目光顺着她的脸落到她的隆起的肚子上,眼里闪过一抹讶异,这个孩子她竟然会留下来。

    感受到她的打量,安平公主脸上闪过难堪,心里更是浓浓的恨,她挥开丫鬟搀扶的手,几步走到铁门前,望着牢中女子狼狈却不失美貌的女人,她咬牙切齿道:“慕昭,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害的。”她伸手捂住一边脸,即使脸上套上了一层纱,她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从眼角到唇角的凹凸不平,那彷如蜈蚣一样丑陋的疤痕。

    慕昭收回目光,心里涌起一股子寒气,看着四面阴冷的墙壁,对面女人眼里闪烁着阴毒的目光,让她直接能猜到接下来要生的事。

    “好在老天有眼,你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杀人凶手……呵呵~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安平公主原本愤怒阴暗的脸,这一刻却明媚生花,眼角微微上挑,显示她心极好。

    “公主是来看我笑话的,现在既然看到了,还请离开!”慕昭声音清冷,依旧坐在角落。

    安平公主这一次倒是不介意她的无礼,这些日子积累的怒气,在这一刻竟然有丝丝的纾解,她阴毒的眸子如淬了毒一样,扫视那角落里的身影,片刻后,她示意旁边的牢头:“打开门!”

    牢头身子瑟瑟抖,他不清楚怎么一觉醒来,安平公主竟然会来到这里,他小心的掏出钥匙插进锁里,随着大门咔嚓一声响,大门被打开,他还来不及收回钥匙,旁边的两个丫鬟便将他狠狠往旁边一推,钥匙瞬间掉落在地。

    嗅着牢里的腐朽之气,安平公主皱了皱鼻,胸口一阵作呕,忍不住的呕吐起来。

    一旁的丫鬟早就不喜这里,急忙伸手去扶住安平公主,关心道:“公主,奴婢扶你回宫!”

    她的声音带着急迫,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可是大牢,死人呆的地方,说不定有什么阴魂,呆久了沾染上了可不好。

    安平公主再一次挥开了她的手,难受的站起身,接过另外一个丫鬟递过来的帕子随意的擦了下,她轻轻的抚着胸,喘着气,冷冷的瞥了一眼欲又止的丫鬟:“闭嘴,给本公主好好呆着!”

    随后她低下头走进牢门里,刚踏出几步,想到什么,看着那锁在阴暗角落的身影,她的眼里闪过一抹恐惧,抿了抿嘴,退了出来,吩咐:“你们两个将她押出来!”

    两个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慕昭没有任何挣扎的被架了出来,低着头,衣服有些凌乱,脏兮兮的。

    其实这么近距离看着,她整个人倒也不是过的那么好,头乱糟糟的,身上还有一股子的意味。

    安平公主嫌弃的扇了扇手,围着她打量了一圈,啧啧道:“慕昭,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天会落到我手上,我说过我会报仇的!”

    她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匕掏出来,拔出刀鞘,望着泛着阴冷光芒的刀刃,她眼里蔓延着疯狂,忍了这么多日子,终于可以报仇了!

    那冰冷的匕犹如毒蛇一般渐渐靠近,当终于抵在慕昭的脸颊上,慕昭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安平公主眼里闪过不满,更多的是不甘,上一次这个丫头可是多少有些害怕的,怎么这次倒像个没事人一样,还一直垂着头,难道本公主就这么没有威严?

    “抬起头来!”安平公主生气吩咐,握住匕的手移动了一下,将匕抵在了慕昭的下颌上,带着一股子的威胁。

    慕昭心里凛了凛,垂着头,嘴角勾起一股弧度:“公主,我怕吓着你。”

    安平公主没有深深体味这句话,她的眼里只有慕昭对自己的无礼和不屑,即使要惩罚这个贱人,她也得让她亲眼看见,自己这刀划在她脸上是什么感觉,就如当然她睁眼被那两个男人强暴时,想放抗却无能为力,就如慕昭狠毒的毁她容时她心里的恐惧,她也要慕昭体会道那种绝望。

    “抬起头!”她重复了第二次,声音带着沉沉的怒气。

    慕昭身上一怔,有了一丝反应,缓缓抬起头,将她整张脸暴露在安平公主眼前之时,安平眼里望着那入目的红点,眼里先是疑惑,后来是恐惧,声音结结巴巴:“你的脸怎么了,这红点是什么?”她倒不是真的关心慕昭,而是这些红点她就算没看过,也听说过。

    这时旁边的牢头惊恐的喊道:“天花,竟然得了天花,这东西会传染的,我不想死……”

    他恐惧的往后退,接着疯是的逃出了大牢。

    只是那惊恐之声依旧回荡在牢房里,钳住慕昭的两个丫鬟脸色早已经变了变,急忙放开了手,两个人急忙往后退了好几步,伸手不停的搓着自己的手,没半响,她们的手上也染上了红斑,而且颜色越来越深,密布的越来越多。

    “公主,怎么办,我们染上天花了,会死的!”丫鬟恐惧的叫出了声,不停的搓着手,浑身奇痒难忍,她抓完了手又去抓脸,接着扯着衣服。

    仅仅是一会的时间,安平公主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刚才跟着自己好好的丫鬟一下变成了这般,心里也产生了恐惧,天花这个东西她可是听说过,她的九皇妹就是死于天花。

    顿时她手上一软,匕应声落地。

    “公主,虽然我们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但是你能不计前嫌,在慕昭死前能来看望,慕昭感激不尽,哪怕做了鬼也不忘公主的意,会时常入梦来看望的。”慕昭阴冷的声音透着诡异,在安平公主耳边响起。

    安平公主身子一缩,从脚底升起的凉意席卷了浑身的四肢百骸,她看着慕昭那布满红斑的脸,心里悚的慌,当慕昭朝她伸出手,她惊慌的蹦的好远,尖叫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两个丫鬟不停的揉搓着全身,原本亭亭立立的娇俏姑娘,一下变得惨不忍睹,甚至比慕昭还要恐怖难看几分,她们眼里弥漫着对死亡的恐惧,眸光带着恳求:“公主,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

    安平公主看着渐渐靠近的三个人,阴暗的大牢里,仿佛鬼魅一般的哭泣,让她浑身毛骨悚然,忍不住,她迈开步子搂着肚子,逃也似的往外跑。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