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六章 给大小姐议亲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三姨娘?”四姨娘心里紧了紧,心里有些冷,她了解女人,没有哪一个女人愿意另外一个女人生下自己喜欢男人的孩子,让她去求三姨娘几乎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想到这里,她面如死灰,一把瘫坐在地。

    慕昭垂下眼帘,眼底划过一丝幽暗,她上前去扶四姨娘:“地上凉气太重,你现在有孕之身,可得多注意身体!”

    四姨娘惶惶然的,任由慕昭将她扶起,将她安抚性的扶到椅子上坐着。

    待慕昭放手,起身之际,四姨娘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眸光带着祈求:“大小姐,你给我想想办法,三姨娘她不会允许我生下这个孩子的。”她不傻,如果将她放在三姨娘同样的位置上面,她也不会允许其他女人去生下属于她男人的孩子。

    慕昭明面上有些为难,心里却更加的厌烦,她按耐住不火的冲动,耐着性子抽开手,看着面前泪眼朦胧的女人,她心里产生不了任何怜惜之,既然贪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得付出代价,她可没有功夫和这个女人周旋。

    她冷冷的声音从嘴角溢出,没有丝毫的动容:“抱歉,四姨娘,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如果没有其他事,请离开,我得午休了。”

    四姨娘怔了怔,不敢相信她变脸这么快,顿时一颗心直直往下落,她捂紧肚子,带着控诉不满:“大小姐,这个孩子是你让我怀上的,你怎么可以不管他的死活?”

    慕昭闻,嘴角勾了勾,漾起一抹嘲讽:“四姨娘这话说大了,慕昭身为女子,还没有让你怀上孩子的本事,你应该去找孩子的爹负责!”

    四姨娘没想到会被如此反驳,顿时双颊通红,却不是羞的,而是气的:“慕昭,你少给我装傻,那个雪花露盒子里的生子秘方是你给我的,既然我现在怀上了,不是正中你下怀吗?”

    慕昭眸光闪过一抹异样,听到这种质问,她摇摇头:“什么生子秘方?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个盒子是我娘亲留下的,我从没打开过,当时见姨娘你脸上伤口严重,才忍痛割爱给了你,没想到现在却遭你如此污蔑!”

    慕昭的脸上带着一股浓浓的失望,看得四姨娘心里一阵虚,可是她真的不能失去这个孩子,不是她放的,难道是大夫人放的?想到这个可能,四姨娘身子惊起了一股冷汗,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是无疑‘很幸运’捡到这个便宜的。

    想到大夫人,四姨娘脑海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拿来交换的条件。

    慕昭看到她这个恍然的模样,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但是她真不想和这个女人这么耗下去,这个孩子只要存在着,就是三姨娘安阳侯之间的一根刺,哪怕不在了,也是让这两个女人之间结仇,和她没有多大关系。

    她突然出声,朝着门口:“雪莺,送四姨娘……”

    “大小姐,我有关于大夫人的消息,只要你愿意帮我,我就告诉你!”四姨娘急忙开口,打断慕昭的话,她的模样带着一股子的决然。

    雪莺拉开门从外面走进来:“小姐~”

    慕昭身子怔住,望向四姨娘认真严肃的眸子,突然嘴角勾了勾,从喉咙里出一丝嗤笑:“四姨娘,我娘她已经死了。”她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无所不用其极,想拿一个死人做文章。

    不由自主的,她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怒火,别开脸,没有任何的耐心,对着雪莺吩咐:“将她送走!”

    雪莺点点头,朝着四姨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大小姐,大夫人可能没有死!”四姨娘看着慕昭突然恼下来的脸,知道她生气了,但是她还是只能孤注一掷。

    慕昭的脚步顿了顿,收了回来,转过身,审视的目光落在四姨娘脸上:“我倒是不知道四姨娘还有编瞎话的本事。”

    明显的不相信,慕昭虽然每每想到死去的娘亲,心里就会不可自已的痛,但是也不会任由人编排,哄骗了她去。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这个是事实,当年宋芝兰放了那一把火,我一直都在现场,直到火灭。”四姨娘心里颤抖不已,但是还是坚持说完,这是她唯一的机会,虽然她派出去的人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但是这没死的可能性很大。

    听到四姨娘承认一直在现场,慕昭心里愤恨不已,瞪着红红的眼睛,咬牙切齿:“你是杀我母亲的帮凶,还好意思过来和我谈条件?”

    四姨娘心里也过意不去,但是她没有办法,只能苦着脸,带着后悔:“当年我也是没办法,我向宋芝兰求过的,但是她不听,我也只是个丫鬟……”

    长久以来的痛,被一个人剖开放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慕昭很难受,甚至不能呼吸,可是她还是抑制住那一**往外涌的愤怒和悲伤,走回到旁边的椅子坐下,朝着雪莺挥了挥手:“先下去!”

    雪莺点点头,重新出去带上了门。

    屋里再一次静了下来,慕昭冷冷地道:“将你知道的告诉我,最好都是真的,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她的声音带着一股子的狠意,仿佛随时都能上去要了她的命。

    屋里因为她身上散的寒意,突然降低了好几度,四姨娘心里颤颤的,止不住的冷,捂紧肚子,仿佛只能这样,她才能感到那一丝的温度。

    她早在三姨娘进府,看着那几乎七分相似的脸,心里便产生了怀疑,在女儿的刨根问底下,她找人去调查,没想到还真调查到了一些消息。

    在慕昭冷冷的注视下,她颤巍巍的将这些事一一的讲了出来。

    屋里一阵寂静的可怕,待四姨娘话落很长一段时间,慕昭瞳孔挣扎,没有开口说话,四姨娘也缩在椅子上,不能乱动一下。

    这个还是她以前认识的大小姐吗?那个仰望着宋芝兰的鼻息,狐假虎威的,私下里却胆小懦弱的女孩,她的身上散着一股子的狠戾,仿佛脱胎换骨,和以前根本是判若两人。

    “这些事我会去一一调查的,你最好说的是真话!”慕昭抑制心里的激动,手指有些微微的抖,如果娘亲没死,是不是意味着她还能再次见到她,前世她带着遗憾死去,今生没想到还能听到这样的可能,老天真的怜惜她,给了她一个奇迹和希望。

    “那我的孩子……”四姨娘知道大小姐心动了,连忙提出她的要求。

    “你去找三姨娘!”慕昭还是坚持刚才的话,在四姨娘脸色大变,死灰一片下,她接着开口:“三姨娘没有孩子,她不能生育,慕良菱是以前的那位姨娘留下的,你去告诉她,说只要允许你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就将他过继到三姨娘底下抚养着。”

    四姨娘心里一震,不可置信的捂住肚子:“这是我的孩子!”她好不容易盼到的,怎么能给三姨娘?她还得靠这个孩子翻身,重新获得恩宠。

    “这孩子目前怀在你肚子里,但是生不生的下来是个问题,安阳侯可是不喜他的,恐怕已经对你下了死令,否则你也不会来求我。”慕昭嘴角微扬,眼底一抹嘲讽划过。

    一下被命中心事,四姨娘难堪的咬着嘴唇,她没想到慕昭这么聪明,此刻的她早已没有了资本,彷如一直被剥下衣服的小丑。

    慕昭见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知道她在挣扎,便叹了口气:“血缘关系谁也斩不断,这个孩子在你肚子里,目前要的问题是要先把他生下来,保住他的性命,如果他现在夭折了,你照样以后啥也没有,活着才一切有可能。”

    四姨娘捂住肚子的手指动了动,惊讶的抬起头,眸眶红红的望向慕昭:“大小姐……”她说的自己都明白,只是不甘心。

    “我话已至此,至于该如何,你自己想想,我也累了,就不招呼你了。”慕昭抿了抿嘴,挥了挥手:“雪莺,送客!”

    雪莺急忙推门进来,行了礼:“四姨娘,请!”

    四姨娘动了动嘴唇,最后挤出一句话:“谢大小姐指点。”

    话落,她转身离开。

    当屋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慕昭冷漠的表终于龟裂开,伸手从脖子上取下那一枚小金锁,上面刻着朝朝暮暮,署名是慕怀仁,秦云锦,这个是当年他们感好的时候专门派人订做的,后来有了她,便给她取名慕昭,将这个金锁挂在了她的脖子上面,寓意是他们两个人的爱结晶,他们的宝贝,只是,她眸中闪过一抹讥诮,将金锁直接扔进了饰盒里,或许这个从一开始便是一个错误。

    三日后,四姨娘果然找了三姨娘投诚,愿意待肚子里的孩子出世后过继到三姨娘的名下。

    听说三姨娘本着菩萨心肠,说服了顽固的安阳侯,默认了四姨娘有孕这个事实,顿时整个安阳侯府一阵哗然,都没有想到四姨娘肚子里还真是安阳侯的种,个个背地里议论了好久。

    慕昭对于这个消息没有丝毫的意外,四姨娘是个聪明人,慕怀仁现在眼底只有三姨娘,那个孩子就算生下来,跟着她也讨不了分毫好处,还不如给了三姨娘,慕良菱只是一个女儿,跟着现在这位三姨娘后,安阳侯可是将她视作掌中宝,如果四姨娘肚子里是个男孩,生下来后只会更加得宠,而且这个如果是三姨娘从小便带着的,想必感会更加深,以后这安阳侯会给谁继承,还说不定。

    “听说三小姐闹了好久,给三姨娘压下来了,还被狠狠训斥了一顿,让她闭门思过三天。”雨浓挑挑眉,一下拘谨的她,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她对这个三小姐早就看不顺眼了,上次小姐满身是血的样子,还在脑海中回荡,只要想到那一天,她就恨不得狠狠抽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几个耳刮子!

    “慕良菱跟着这位三姨娘的时候,已经记事了,对于她原来的生母有感的,她对这位三姨娘的感不纯粹,更多是带着几分功利心,三姨娘,你别看她平时柔弱温婉,但是她既然能把握住安阳侯的心,就证明这个女人会看脸色,不简单,慕良菱不是她的对手。而且随着慕良菱的胃口越来越大,三姨娘恐怕会多几分厌烦,这个时候,四姨娘上门,无疑是给了她希望和解脱,她不能生,但是四姨娘的孩子是从小跟着她的话,和亲生无疑,只要管好四姨娘,这个孩子就是她三姨娘的,她何乐不为?”

    慕昭勾了勾嘴,心里有了几分的解气,她倒不是对四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有多么期待,而是她已经麻木了,慕怀仁在她心里早就和陌生人无疑,她现在针对的是慕良菱,只要让她不痛快,她就十分的乐意。

    这日,安阳侯府门口,厉王妃从轿中走出,阳光下,她一袭绿色芙蓉百褶罗烟裙,外面披着一纯白的织锦纱,清丽的五官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整个人如画里走出的仙女,如果不是她梳着妇人的髻,还真看不出她嫁过人。

    管家听闻通报,匆匆的开了门,朝着厉王妃行礼:“王妃吉祥。”

    厉王妃挥了挥手,看着安阳侯府四个大字的牌匾,眼睛露出一抹不屑,如果不是担心昭儿,这个地方她还真不想再踏入。

    慕昭之前特地打过招呼,厉王妃到来一律别阻拦,所以这次管家很识相,打算领着厉王妃去云锦园,却被厉王妃拒绝了,她的记性尤其好,才踏入府中,便能记起上次她去过的路线,她领着侍琴,循着记忆朝着云锦园走去。

    四姨娘扶着微微有些凸起的肚子,坐在凉亭里,由着丫鬟给她喂着葡萄,她的身后跟着两位丫鬟,给她轻轻扇着风。

    几乎不用她动手,只要她一个眼神,就能享受到极致。

    她的对面,三姨娘面带笑容的将一碟新鲜的樱桃推了过去,柔声道:“好好吃,这里还有很多,可别饿着侯爷的孩子。”她的眸光望向四姨娘的肚子,一片温柔的憧憬,还有七个月,她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虽然这个孩子不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但是会是她一手带的,不经任何人的手,以后这个孩子只会有一个母亲。

    被人重视当做宝的感觉真好,四姨娘心里喟叹,旁边的丫鬟净了手后,送了一颗樱桃到她的嘴里,轻轻一咬,汁水四溢,这樱桃可是只有上等贵族才能吃到的,以前宋芝兰在的时候,她就尝过唯一一颗,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种福气,能享受到整整一盘。

    她轻轻抚摸着肚子,感受着三姨娘炽热的目光,心里有几分不屑,这个女人自己不能生,却来抢她的儿子,如果不是畏惧侯爷,她何苦拿未出世的孩子做交易。

    “三姐,叶儿的婚事……”她扯出一抹笑,小心翼翼的询问。

    三姨娘收起目光,脸上恢复淡淡的神,捏起一颗樱桃放入嘴中:“我已经在帮你看了,帝都贵族公子众多,总有合适四小姐的。”

    四姨娘一听贵族,脸上路出一片喜色。

    “不过现在只能看看,还不能议亲。”三姨娘脸色淡淡,继续道。

    四姨娘一听,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片刻后,她动了动嘴,脸色有些急:“怎么不能议亲,三姐你可得帮帮我,叶儿都那么大了,可不能再耽搁了!”

    三姨娘微沉着脸,露出不愉,轻哼了一声:“这长幼有序,大小姐都还没有议亲,哪轮得到老三。”她极其不喜四姨娘这小家子的模样,上不得台面,如果不是看上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不会这么屈尊和她坐在一起。

    “那就快点给大小姐议亲,可以给她们两人同时挑选,到时安阳侯府双喜临门,也是好的。”四姨娘眸光一闪,脑海瞬间蹦出了这个好主意,到时可以借着慕昭的面子,将她女儿的婚事办得隆重点。

    三姨娘冷冷瞥了一眼四姨娘:“大小姐的婚事,我可做不了主,侯爷说了,让大小姐自己选。”

    四姨娘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的着急掩饰不住:“那可怎么办?如果不趁着现在挑挑,待好的被选走了,以后这辈子就没指望了,我就这么一个孩子……”

    “这个没办法,长幼有序,除非大小姐先出嫁,否则后面几位小姐只能等着。”三姨娘一双眸子深沉的望向远方,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思。

    四姨娘脸上露出不满,声音有些尖锐:“自从上次厉世子退亲后,其他官家的贵女求亲者将门槛都给踏没了,就我们家的大小姐,一个求亲者都没有,这样下去府中其他的几位,恐怕都会被拖累了。”

    三姨娘眉色皱了下,却没有说话。

    四姨娘心里着急,她的女儿模样才艺样样都好,可不能耽搁了:“三姐,要不你想想办法,别人不上门提亲,我们可以上门求亲,虽然大小姐被退过亲,但是至少是一品大员的嫡女,找不到门当户对的,我们可以稍微降低一些门槛,只要人好就行。”

    厉王妃躲在暗处,听着不远处两个女人不安好心的算计,她气得浑身抖,安阳侯府果然除了昭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她今日不来,恐怕昭儿又得不知吃多少苦。

    ------题外话------

    谢谢raimeng的月票╭(╯3╰)╮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