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 打掉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周围一阵寂静,三姨娘在听到女儿的分析后,一颗心坠进了冰窟窿。

    慕良菱不知道她心里的真实想法,以为她还是不相信,接着劝解道:“哪有那么容易怀上,娘你也不和爹在一起那么久了,肚子里都没有任何消息,她才一晚怎么可能有?”

    三姨娘身子一颤,握住剪刀的手不住的紧,脸色惨白惨白的,很是难看。

    她从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后悔当初的那个决定。

    “娘,那个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是爹的,我们可不能让四姨娘将这个屎盆子扣在爹头上。”慕良菱嘟着嘴不满,眼里闪过狠毒,她伸手握住三姨娘的手,蛊惑道:“我们最好在爹回来之前处理掉这个祸患!”

    三姨娘心里一怔,立刻从她手里抽出手,看着女儿陌生的面容,她心里一阵凄然,嘴角勾起惨然的笑容:“菱儿,你根本不知道娘在意的是什么!”

    慕良菱脸色一变,害怕被瞧出什么,急忙扯出一丝笑,解释道:“娘,我是真心为你着想的。”

    三姨娘摇摇头,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那刚出嫩芽的紫藤花,沉静的开口:“我根本不是在意那个孩子,这安阳侯府他的女儿不少,我都可以不在意,甚至可以将她们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的疼,那是因为她们都是你爹在和我之前有的。”

    慕良菱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着急:“娘,你怎么可以不在意?那个孩子生下来的话,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的。”更主要的是慕昭的那一份财产已经给她了,安阳侯府剩下的就是她的,她都还没拿到手,怎么能允许多一个人来分?

    地位?三姨娘讽刺的一笑,她有什么地位,她就是一个姨娘,还能再怎么往后退?

    “地位名利都是一些虚的,我根本没有在意过,”三姨娘毫不犹豫的开口,身上有一股傲然,从最开始她代替秦云锦陪着这个男人之时,她是打心底的爱着这个男人,如果要说她贪心,她只想要这个男人的一颗真心罢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想?你疯了,这个世界上男人本应该三妻四妾,娘,你这样是犯了七出之条中的‘妒’,你知不知道?”慕良菱有些不可置信,对于她来说,一个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图什么,除了一个优秀的夫君,最主要的就是权力地位金钱,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以变心,但是钱财家业永远不会背叛她。

    疯了吗?她背着身,一张脸隐藏在半暗半明间,看不明显,但是她的语气很坚决:“不要说他只陪了四姨娘一晚,就是一个小时也不行!”她以前也是这么指责秦云锦的,可是真正落到自己头上,才现真的很难不在意。

    “娘,你……”

    慕良菱还想说什么,三姨娘脸色有些疲惫,摆摆手打断:“好了,别说了,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

    欲又止,却终究不敢再开口,慕良菱只能不甘的推门出去。

    三姨娘听到关门声后,嘴角浮出一丝苦笑,终究不是亲的,所以她也不能理解自己心里真正的想法。

    这一刻,她不禁想到了慕昭对秦云锦的维护,心里突然有了几分羡慕之,如果她也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就好了。

    秀兰园,大门紧闭,安静非常。

    屋里,四姨娘心满意足的抚着略微有些鼓起的肚子,打了几个饱嗝,用娟帕擦拭了嘴角的油渍。

    “娘,够不够,不够我再去厨房弄点!”慕良叶小心谨慎的询问,她的眸光不禁的落在四姨娘的腹部,想到那里突然多出的小生命,她心里就一阵开心,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已经不远了。

    四姨娘连打了三个嗝后,伸出手摆了摆:“不用,很饱了,你别老是记着我,自己也要好好吃饭,娘还指望以后你养好身子,在娘坐月子的时候,帮娘带弟弟。”

    听到弟弟这个,慕良叶嘴角不自觉的笑开了花,连忙点点头:“会的,娘你就好好休息,啥都不要想,等弟弟出世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嗯,现在我们娘两就全靠他了,”她一双眸子静静的望着微微凸起的肚子,眼里带着美好的期待。

    “可是,”慕良叶突然想到不好的可能,皱了皱眉:“要是又是一个女儿怎么办?我可不希望再多一个妹妹了!”府中女儿太多了,她和慕良夏不讨喜,这要是再多一个,更加不讨喜,还不如直接掐死的好,免得生下了受罪,当然这话她是不敢直接开口说。

    女儿担心的事,四姨娘也早就想到了,只是,她抬对着女儿轻轻笑了笑,伸手去握住她:“不用担心,不是有句俗话吗?酸儿辣女,这几天你也看见了,我害喜的厉害,喜欢吃酸的,想当年怀你的时候,我可是喜欢吃辣的,这不你真的是个女儿。”

    听着娘亲这么说,慕良叶蹙起的眉终于松了下来,吐了一口气:“但愿如此!”如果这一胎是个男孩,她以后即使嫁人了,也有一个帮衬的。

    她伸手将刚吃完的碗盘一个个放回托盘上面,整理好后,将桌子擦拭干净了,然后伸手去拉门。

    可是手刚刚触到门框,哐啷一声,大门被从外踹开,一阵冲力逼得她往后退了几步,一下跌到了地上。

    手上的托盘应声落下,噼里啪啦的,碎片一地,慕良叶趴在地上,有几块碎片刺进了她的手掌心,顿时一滴滴鲜血滑落在了地板上。

    她疼的眉头皱起,抬委屈的望着门口站着的男人,弱弱的喊了声:“爹!”

    可是慕怀仁根本没有看见她,直接越过她走了进去,停在四姨娘跟前,双眸阴沉的划过她的肚子:“你怀孕了?”

    四姨娘看着女儿跌倒在地,想过去搀扶,可是看着男人冷漠的神,听着他嘴里吐出冰冷的语,她一颗心紧张害怕,急忙伸手捂住肚子,艰难的点点头。

    “我的?”慕怀仁眼里没有丝毫的惊喜,声音冷如冰霜。

    四姨娘心里颤了颤,捂住肚子的手有些抖,对上他阴寒的眼睛,还是小心的点点头:“已经三个月了。”

    此刻她心里刚才的欣喜完全消散,她不是傻子,看得出来侯爷眼里没有丝毫的高兴,她心里一股酸涩。

    “打掉!”慕怀仁眸光一暗,毫不犹豫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四姨娘心里一惊,眼里露出惊恐,不可置信的抖动嘴唇:“侯爷,你,你说什么?”她手脚顿时冰凉,在他骇人的目光中,她往后退了退。

    “我说这个孩子不要,打掉!”慕怀仁不耐烦的盯着她,重复了刚才的无。

    “爹,怎么可以?他是你的儿子!”慕良叶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个令她心寒的答复。

    “既然是我的孩子,我就有权利决定他的去留,这个孩子我不要,他本来就是个错误,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你耍手段,我根本不会踏进你这里一步!”慕怀仁眼里闪过嫌恶,脸上露出些恼怒,那天晚上如果他不是喝醉酒,怎么会给了这个女人可趁之机?在他眼里,这个女人和宋芝兰那个淫妇一样,不折手段,她也是害死锦儿的帮凶,他网开一面留她们在府里,不代表他接受了这个女人,要她这个孩子!

    他眼里的厌弃刺痛了她,四姨娘想过了很多中应对方法,唯独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无。

    她倏地跪倒在慕怀仁的面前,扯着他的衣摆祈求道:“侯爷,以前都是妾身的错,你怪我没关系,孩子是无辜的,求你网开一面,让我安全生下他,只要他出世了,我任你处置!”

    这一刻她仿佛就是一个全心全意为孩子着想的慈爱母亲,但是慕怀仁知道,这个只不过是她的幌子,想方设法将他带到她屋里,不知廉耻,就是为了从他这里得到孩子,可是她真是小瞧了他慕怀仁!

    他扯过衣摆,嫌弃的往后退了几步,眼里闪动着厌恶:“这个孩子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必须处理掉,否则的话,你们娘两下个月一起给我滚出安阳侯府!”

    话落,他再也呆不住,直接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慕良叶急忙上前去扶住四姨娘,急切的询问:“娘,我们该怎么办?”

    四姨娘身子一阵瘫软,如果不是慕良叶,她早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娘,这个孩子还要不要?”慕良叶心里没了主见,最开始她是期望的,但是现在,从爹的脾气看出,他根本不在意儿子,甚至讨厌,她怎么能明知道他讨厌还继续让这个孩子生下来,到时要是她们真被赶出府了该怎么办?

    四姨娘胸口闷闷的,由着女儿将她扶到床上歇着,她喝过递过来的茶水,轻轻平静下心后,沉重开口:“要,我好不容易怀上这个孩子,怎么能不要?”

    “可是爹他……”慕良叶脸上露出一抹不赞同,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服。

    “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留下来,他是我们的未来!”四姨娘仍旧坚持,她将手放在肚子上,脸上带着坚毅:“叶儿,你扶我去找大小姐,只有她可以说服侯爷,让我留下这个孩子!”她觉得慕昭当初给她那生子秘方,就是允许她生下侯爷的孩子,所以慕昭一定会帮她。

    云锦园,阳光透过窗棂,倾洒一地,幽幽的花香弥漫在屋子里。

    雨浓小心的揭开纱布,看着里面已经结痂的伤口,轻轻叹了口气:“小姐,以后你可得注意了,这张脸是漂亮,可是它不是铁打的,经不起你那么折腾,要是以后毁容了,有你哭的!”

    她小心翼翼的给慕昭的脸上上药,动作很轻盈,那冰冷的药膏涂在慕昭脸上,让她舒服的直叹气。

    “那次真不是我的错,要不是那刁蛮公主,我何苦遭受这样的罪,不过她比我受伤更加的严重,估计那脸算是毁了。”慕昭眼里闪过幸灾乐祸,听厉王妃说,贤妃将状告到皇上那去了,不过被皇上给拦了下来,安平公主那张脸算是毁了,风澜也没办法,厉王妃让她尽量呆在家里,哪里也别去,免得被人寻仇!

    雨浓眸光闪了闪,心里又开始担心起来:“这公主可是皇上唯一的女儿,她的母妃是郑贤妃,小姐,你说她们会不会报复?”

    报复是肯定会的,慕昭从安平公主的为人便可以猜到,能教出这样的女儿,想必郑贤妃也不是什么好货!

    看着主子不出声,雨浓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还想再问,可是雪莺的声音传来:“小姐,四姨娘和四小姐来了。”

    慕昭眼里没有丝毫的意外,四姨娘怀孕的消息她早就听说了,没想到她还真能逮到机会,同时她心里对那个所谓的安阳侯更加的不耻!

    “开门!”慕昭吩咐。

    雨浓赶紧给慕昭脸色包扎好后,就将东西清理拿了下去。

    四姨娘进来之时,慕昭拿着剪刀静静的修剪着绿色的盆栽,将那些茂盛的叶子枝干剪了去。

    周围静静的,只能听到剪刀咔嚓咔嚓的声音,四姨娘眉色一皱,看了一眼女儿:“你在外面等着我。”

    慕良叶看着依旧高贵美丽的慕昭,她的身上永远萦绕着一种耀眼的光环,是她永远也无法企及上的。

    她心里有不甘有嫉妒,却不能表现出来,听到娘亲的话,她只能转过身走了出去。

    待屋里只剩下两个人后,慕昭放下剪刀,转过身对着四姨娘轻轻一笑,她包着纱布的半边脸立刻露了出来。

    “大小姐,你的脸……”四姨娘惊了下,心里没有任何怜惜,有的是疑问,到底这脸是怎么弄的?

    慕昭无所谓的摸了摸她包着纱布的脸,撇了撇嘴:“和人打架划伤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四姨娘心里更加的不可思议,在她眼里,女子的脸是除了清白外最重要的一部分,毕竟男人爱美不爱丑,所以那次她几乎被打毁容后,才会对宋芝兰那么憎恨,好在她终于好的差不多了,这一切都多亏了眼前的女孩。

    想到这里,她眼角柔和了,“大小姐到了嫁人的年龄,得特别保护好这张脸,男人可是会以貌取人的。”

    慕昭勾了勾嘴角,她能分辨出哪句话是好的哪句话是坏的,四姨娘这句话,她知道是自真心的,所以没有反驳。

    她将剪刀放了下来,走到桌前,直接倒了两杯茶,然后示意道:“四姨娘请坐!”

    四姨娘有些受宠若惊,想着今日的目的,突然多了几分成功的把握,她走到桌前坐下,接过慕昭递过来的茶杯,点点头:“谢大小姐,我自己来就行。”

    慕昭的眸光不经意的落到那微凸的肚子,眼里暗了暗,当初她送去十二瓶雪花露,那个生子秘方其实是考虑再三,最后才放进去的。她原本打算是让四姨娘和宋芝兰内斗,万万没想到慕怀仁会带回来一个三姨娘,不过这样也好,倒是少了她出手机会。

    “不知四姨娘今日来所谓何事?”慕昭摩擦着杯沿,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四姨娘握住茶杯的手紧了紧,目光落在自己的腹部,抿了抿嘴,抬起头道:“大小姐,我怀孕了!”

    慕昭听到早已经知道的答案,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前世她和秦默然成亲七年,只有一个女儿,她求子心切,让杨嬷嬷给她寻了一个土方子,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怀上了,只是那个孩子却无缘这个世界,还没出生便夭折了,她也惨死了。

    那个方子有多灵,她是知道的,所以她才会放到那个盒子里。

    慕昭有些‘惊讶’,随后轻轻笑了声:“恭喜。”

    四姨娘没想到她竟然没有丝毫排斥,她的眸光是那么清澈,她可以看出这位大小姐是真心祝福自己的,顿时心里有些放松了。

    她站起身寻了个慕昭身边的位置坐下,伸手去拉慕昭的手:“可是这个孩子侯爷不要,大小姐,你帮帮我!”

    慕昭不着痕迹的抽出手,有些为难的挪开目光:“四姨娘太看重昭儿了,安阳侯做的决定,我是插手不了的,这个忙我没法帮!”她真没想到慕怀仁当真对那个女人那么痴,竟然会这么利落的让打掉孩子,当初如果他有这样的狠心对宋芝兰,后面的一切都不会生了,当时他没有这样的勇气,是不是代表,其实他根本不爱她娘!

    “怎么会?”四姨娘没想到慕昭直接拒绝了,心里不是滋味,更多的是绝望,她急忙道:“大小姐,你是侯爷最喜欢的女儿,只要你开口,他肯定会答应你的!”

    “我是他喜欢的女儿,但是不是唯一的,更不是他喜欢的女人,四姨娘,你可是求错人了。”慕昭眼里闪过讥讽,还有一抹不屑。

    四姨娘没想到慕昭拒绝的这么干脆,心里有些慌,心里无措之际,她一把跪倒了慕昭的面前:“大小姐,求你帮我这一次!”

    慕昭轻轻叹了口气,“一个男人如果排斥孩子,除非是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安阳侯这么做,恐怕是怕三姨娘生气,你求我是没用的,不如去求求三姨娘!”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