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八章 另外一个秦云锦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话音一落,两个男人神色各异,一起喊了声,“昭儿!”

    随后两人各自带着敌意,互相看了一眼,厉璟琛道,“你身上有伤,回安阳侯府我不放心,你和我去厉王府,我母妃也是很喜欢你的。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慕昭摇摇头,“男未娶女未嫁,流蜚语到时说不清,徒增麻烦。”她喜欢厉王妃,但是自从看见安平公主,她便警醒了,也许你确实没那个意思,但是看在人家眼里不一定,她不知道安平公主现在如何了,但是她心里肯定恨不得自己死,所以她还是离和厉璟琛有关的人远点。

    慕昭转头看向木萧,眸光中带着歉意,“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还有这些天对我的照顾。”

    木萧看了厉璟琛一眼,随后看向眼前平静的女人,淡淡一笑,“我送你回去。”

    看着他没有任何生气,一如既往的温和,慕昭心里松了口气,点点头。

    慕昭是由厉璟琛和木萧两人送到安阳侯府门口的,本来慕昭想请木萧进去坐坐,但是考虑到身边还有一个阴晴不定的厉璟琛,就打消了念头。

    慕昭转身打算走进去之时,厉璟琛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在她错愕的目光中,他郑重认真的说道,“昭儿,不论听见什么样的流都不要相信,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你一定要等我!”

    慕昭眸色蹙了下,那只大手火热,却让她生出了要逃离的心,反射性的挣扎,“厉璟琛,我说过我们不……”

    “我不会放弃的,”意识到她要说什么,厉璟琛急忙厉声打断,他神十分认真严肃,“你乖乖等着做我的新娘就行。”

    “世子,宫里的那个才是你的新娘,请你放开昭儿!”木萧眸光深沉,原本儒雅的俊脸,此刻酝酿着风暴。

    慕昭担心他们两个人又在门口打起来,急忙警告,“厉璟琛,你要是不放手,以后我都不和你说话了!”

    厉璟琛一唱一和的两个人,心里充满了怒气和不满,但是想来不能急躁,不然会将这个女人推的越来越远。

    他轻轻吸了口气,压抑住心中的郁气,待镇定下来,放开了她的手,“进去吧,注意安全,有事让疏影找我。”

    慕昭得到自由,便急忙退后几步,远离厉璟琛,然后看了一眼眸带关心的木萧,“谢谢你。”

    木萧救了慕昭后,就当晚给安阳侯送了消息,柳绿几个丫头也是知道的,原本以为能如上次一样看见平平安安的小姐,可是没想到回来的小姐却是伤痕累累,那狰狞如蜈蚣一般的伤口看得她们一阵心惊害怕,个个都很自责,没有照顾好小姐。

    疏影沉默,原本冰冷的眼里闪过自责,她捏着剑鞘的手不自觉的握紧,猛地,她走上前,单腿跪倒了慕昭跟前,“是属下失职,没有保护好主子,请主子责罚!”

    几个人将目光望了过去,慕昭抿了抿嘴,绑她和安平公主的两个男人,应该只是小喽啰,背后还有个老大。连安平公主都给绑去了,她身边只有疏影,遇到意外也是没办法的,她得考虑下再找几个护院。

    “起来吧,不怪你,是他们太狡猾了。”慕昭走上前,打算扶起疏影。

    却被疏影躲过,“如果我当时不追他们过去,中了调虎离山,主子你也不会被绑受伤,是疏影的错。”

    话落,刺耳的剑鸣声响起,寒光闪过,不待慕昭反应,疏影将剑插进了胸口。

    慕昭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捂住伤口,“你疯了!”

    “雨浓,去请大夫!”她急忙吩咐。

    雨浓闻,急忙往门口奔去。

    “不用!”疏影拔出带血的剑,任由显眼的红色滴落在地板上,可是她却没有半分皱眉,她很平静,“主子,疏影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慕昭心里一震,望着那深沉的黑眸,她心里突然感到很难受,点点头。

    得到慕昭的肯定,疏影嘴角艰难的扯了下,然后摇晃站起身,不顾慕昭几人的挽留,消失在了黑夜里。

    黑影跌跌撞撞的闪过,穿过纷杂的街道,繁杂的人群,远离喧哗,在一个安静的树林里落了地。

    胸口的温热一股股往外沁,疏影靠在一棵树上,望着天上半圆的月亮,喘着气,实在是太疼,她将衣摆撕了一块下来,牙关咬紧,绑在了伤口处。

    裂帛破裂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地方尤为突兀,突然,她眉色一皱,凌厉的目光扫视周围,冷声道,“谁!”

    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刀柄,眸光四处扫动,整个人处在警觉戒备的状态。

    “是我!”黑色中出来一个人影,朝着那警惕的女人走近。

    疏影在看到来人是厉璟琛身边的容进之时,眸色闪过暗沉,冷声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容进看着浑身竖起刺的女人,看着她胸口刺眼的红色之时,瞳孔缩了缩,心里闪过疼痛和愤怒。

    “你还是忘不了他?”他的语气带着失望,声音带着愤慨。

    那个他是谁,疏影心里一紧,却很是漠然的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她伸手抽出锋利的剑,抵住来人的脖子,警告道,“不要过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尖锐的刀锋抵着他,冰冷沁到了心底,容进眼中闪过自嘲,没有害怕,将身子往前近了两分,顿时一道口子出现在他的脖颈上,温热的液体沁了出来。

    “你……”疏影心里闪过复杂,看着他打算再次往前倾,她立刻收回剑,将它插入刀鞘,然后摇晃的迈开步子,打算离开。

    刚经过他身边,便被他握住手腕,抵在了大树上,他狠戾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冷漠的女人,“三年前你为他毁了容,现在你又为他受伤,他要是喜欢你,根本不会让你受这些伤害,疏影,不,明卉,你到底懂不懂,他根本不爱你!”

    疏影身子一怔,尘封的伤疤被人**裸的扒了出来,钝钝的痛从心底蔓延开,她挣扎想脱开身,“我的事不用你关,放开我!”

    风声夹杂着树枝摇晃的声音响起,整个林子里有一种死寂的冷。

    容进抿了抿嘴,看着那倔强的女人,心里有一股郁气,很想泄出来,可是看着她惨败的脸,疼惜越过了愤怒,他无力的伸手点了她的穴位,在她愤怒的眼神中,抱起了她离去。

    云锦园以慕昭的名义增加了护院,之前对外宣传身子不适,在休养,禁止其他人打扰。

    慕昭和其他几房的庶妹关系并不好,和三姨娘四姨娘关系也不亲,所以下这个命令也并没有惹其他人怀疑。

    慕昭回来后,慕怀仁并没有及时过来,许是对她这个女儿有几分失望。

    翌日中午,三姨娘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身后没有根任何丫鬟。

    层层的阳光中,她整个脸柔和,姣好的五官沉静,眸中带着关心,有那么一瞬间,慕昭有一阵恍惚,看到了自己的娘亲。

    “大小姐,听说你胃口不好,我给你做了打卤面。”三姨娘身穿一袭白色兰花纱质长裙,梳了一个简单的妇人髻,一根碧玉簪斜插在上面,整个人看起来素净美好。

    慕昭缓过神,眼中闪过一抹异样,淡淡的开口,“有劳三姨娘了,但是我不饿。”

    简单的一句话,里面的排斥显而易见,但是三姨娘并没有生气,仍然带着温柔的笑,“你小时候最喜欢吃打卤面的,来,尝尝,看喜欢不喜欢?”

    她将碗拿起来放在慕昭跟前,眸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记忆中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慕昭心里颤了下,目光不自觉的放在了碗里。

    “是我爹和你说的?”打卤面是她娘亲还在的时候,经常给她做的,这是一种民间小吃,一般官家厨子并不会做这些,但是她娘由于年轻时性子比较野,经常女扮男装出去闲逛,对这类小吃自然是很了解,也是很喜欢做给她的女儿吃。

    “小姐,你尝一下,看看合胃口不?”三姨娘捏着手帕,眼角柔和,满脸的关心。

    慕昭抿了抿嘴,手无意识的握紧拳头,又轻轻的松开,片刻后,她端起碗,拿起筷子,轻轻吃了一口。

    当面香味沁入味蕾,慕昭身子怔了下,脸色复杂的看着碗里,怎么可能?连味道都是一模一样,她握紧碗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指尖有些泛白。

    “大小姐,味道如何?”三姨娘紧张的询问,走到桌前给慕昭沏了一杯茶,放在旁边。

    慕昭心里颤动的更加的厉害,她喜欢一边吃打卤面一边喝茶,这个女人不仅有和她娘相似的面貌,竟然还对她这般了解。

    不,她的娘秦云锦已经死了,眼前这个女人是冒牌货,是慕怀仁为了减少良心的谴责,特地培养出来的假货,她的这些习惯肯定是她爹慕怀仁和这个女人说的,一定是的,没想到她爹竟然对这个女人如此上心,为了讨好她,不惜让她模仿她娘,可是再模仿,也是假的,她娘早就被他的女人害死了!

    想到这里,她原本恍然的脸,迅速冷了下来,将碗放在桌上,看向对面的女人,“这面味道和我以前吃的一样。”

    话落,三姨娘紧握帕子的手松了松,脸色露出欣喜,连忙道,“小姐喜欢,以后我还给你做。”

    慕昭伸手摆了摆,对上三姨娘错愕的眼神,嘴角勾了勾,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不必,这面我喜欢吃是因为给我做的人是我的娘亲,而你做的再好,我也不会喜欢,甚至说是讨厌,我知道你想代替我娘,你也许能代替我娘在安阳侯心里的地位,但是改不了你只是一个替身的事实,我的娘永远只有一个,只能是秦云锦,永远不可能是孟拂萍!”

    清脆的声音在空荡的屋子里回荡,三姨娘原本柔和的脸僵硬了下,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小姐,我只是想对你好,从来没有想过要代替大夫人,我知道她在你和侯爷的心中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对我好?”慕昭重复的问了一句,然后不解的一笑,“我们相像,但是不是母女,你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模仿我的娘亲获得的,可以说你是个小偷,偷走了属于我娘亲的东西,你还企图偷走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我不允许,更不屑,你有自己的女儿,没必要在我面前讨好,其实我在安阳侯心里没那么重要!”

    三姨娘脸色一白,眼中含着委屈和不可置信,“昭儿,我是真心想对你好的!”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更何况是两个陌生人,”慕昭毫不留的反驳,指着桌上的碗,“三姨娘要是为我好,就不要来打扰我平静的生活。”

    三姨娘抿了抿嘴,最后垂下眼帘,重新端起托盘走了。

    门口有一双眼睛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待三姨娘走后,她便立刻去了秀兰园,将这些告诉了四姨娘母女。

    四姨娘用了慕昭的雪花膏,脸上的疤痕已经渐渐消淡了,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痕迹,她心里对慕昭多少还是有几分感激的。

    听着面前的丫鬟汇报,她和女儿交换了一个眼神,拿出一锭银子赏了下去,“做的很好,继续去盯着。”

    碧衣丫鬟点点头,垂着头退了下去、

    “女儿,还是你聪明,要不是你拦着我,恐怕为娘我又得吃亏了!”四姨娘眼中写满庆幸,过去拉着女儿的手。

    慕良叶皱了下眉头,不安的提醒,“姨娘,现在不比以前了,爹说过,不得让姨娘自称夫人还有娘的,以后还是小心点,忍一下,毕竟我们现在在侯府没有依靠,慕昭她是安阳侯府大小姐,即使三姨娘真的成为二夫人,也撼动不了她的地位,爹对大夫人始终都存在着愧疚,哪怕这次慕昭对三姨娘无礼,她也不敢搬到爹面前去说的。”

    四姨娘听到那声姨娘,心里不悦,但是女儿说得对,她现在如履薄冰,随时都有可能被那个女人赶出府,可得小心一点。

    “姨娘,你觉得这个三姨娘和大夫人像吗?会不会是一个人?”慕良叶凝思想了下,当年大夫人和爹吵架,冷战,府里虽然有几房姨娘,但是大夫人的地位一直都是不可撼动的,就连二姨娘也只敢背地里使小动作。

    四姨娘立刻摇摇头,眼里满是嫉妒和不满,“就她?大夫人何等风华的人,她再模仿的像也模仿不了大夫人那内在的气质。”虽然她有一段时间里嫉妒大夫人,嫉妒她可以独享侯爷全部的宠爱,嫉妒她可以使性子……但是自从她去了后,宋芝兰当家,她才现比起其他女人,她还是更加喜欢大夫人的,大夫人这个人很实在,喜怒哀乐从来不掩饰,她不喜欢这些姨娘,但是却从来不苛待她们,给她们都是应有的待遇,她是一个好人,却也是一个可怜人。

    “可是她如何知道慕昭喜欢吃打卤面,而且还给她沏了一杯茶?”慕良叶依旧记得那时慕昭脸上的笑容,大夫人不像其他姨娘那样十指不沾阳春水,她喜欢做一些小点心小面食。她曾经去给大夫人请安,便见过慕昭一脸幸福的一边喝茶一边吃面,当时她可馋了,回到秀兰园后,便央求娘做,但是她娘虽然是丫鬟出身,对民间的这些小吃根本不擅长。

    “应该是侯爷和她说的,让她讨好大小姐,这些年侯府在宋芝兰掌管下,侯爷无事基本是不在府里的,想来是去了那个女人的地方,我知道他喜欢平静和乐的生活,我也想给他这样的,但是宋芝兰一边盯着,他也极不喜我。那个女人和大夫人长的那般相像,慕昭是侯爷和大夫人唯一的女儿,他自然是希望两人可以和平共处。”四姨娘心里不甘,要说她和三姨娘相比,花在安阳侯身上的心思也不少,可是三姨娘唯一比她优越的就是有一张肖似秦云锦的脸,侯爷就是因为这个选了三姨娘而弃了她。

    “爹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大夫人身上,当年大夫人之所以招毒手,就是因为要去凌霜寺祈福,才给二姨娘钻了空子,当年慕昭病的那样严重,爹都没有放下身段和大夫人一起去,慕昭这个小习惯,他还不见得知道。”慕良叶沉思了片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当年她也是无意间看到的,只因为慕昭当时脸上的幸福太刺眼,她才记住了,这些年,如果不是刚才那个丫鬟的汇报描述,她早就忘记了慕昭还有这样一个爱好习惯。

    “不是他说的,三姨娘又是如何知道的?”四姨娘脸上闪过一抹晦暗,“那个女人将侯爷的习惯摸的很清楚,包括大夫人的,她又没有见过在世的夫人,我了解侯爷,秦云锦是他的心魔,他找到这样一个相似的女人,肯定是想将她培养成另外一个秦云锦,弥补他的遗憾!”

    “你说大夫人会不会没死?”慕良叶突然开口。

    ------题外话------

    谢谢龙牙、wujunyi、excelcom的月票,还有excelcom的评价票╭(╯3╰)╮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