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七章 两女嫁一夫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皇上,该上朝了~”张德安推开门,小声的提醒。***

    殷擎天睁开眼,一双黑沉的眼看着帷帐顶部片刻,便坐起身。

    忽然,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臂环上他的腰身,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懒散,不满撇嘴,“皇上,这么早就要走了吗?”

    殷擎天顺着玉臂看向身后的女人,一张布满朝霞的脸如三月最美的樱花,五官清丽,黑眸潋滟,泛着动人的水光,眼里满满都是对他的依恋。

    他心里一动,将她娇小的身子搂抱在怀,轻声安抚,“晚上再来陪你。”

    男人嘴角勾起戏谑的笑,声音带着慵懒邪肆,一双大手在她屁股上拍了拍,眼里满满的宠溺。

    明明已经是可以做她父亲的人了,可是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上太多的痕迹,他五官立挺,随着年龄的增长,整个人从骨子里透着内敛和深沉,这个男人是她父亲巴结害怕的对象,是她的衣食父母,是她宋苑的夫君。

    感受到他的不怀好意,苑妃脸上更加的红,将头依靠在他怀里,害羞了开口,“皇上,你好坏~”

    那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凹凸有致,他能感受下腹又升起了一股热流,一只带有薄茧的手忍着不适,将她拉离,声音带着调笑和愉悦,“爱妃要是不喜欢,朕今晚便不来了。”

    苑妃眸中闪过一抹紧张,伸手换上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讨厌,皇上,你故意消遣苑儿,明明知道人家稀罕你,你要是今晚不来,人家可不打算睡觉了,会坐在门口一直等到你来为止!”

    看着怀中女人的讨好和不舍,虽然知道里面有几分刻意,但是殷擎天还是心里受用,他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冷的女人,她就是从来不会对他流露出这样的感,如果她愿意,哪怕是假的,他也会十分高兴的接受,为她做任何她想做的事。

    “皇上,时辰不早了,该起床了,”张德安躬身再次小心提醒。

    殷擎天走下床,苑妃也立刻起了,服侍他穿衣。

    洗漱穿戴整齐后,张德安推开门,殷擎天大步跨了出去。

    走出殿外之时,眸光突然触到那跪在台阶下面的女人,郑贤妃。

    殷擎天心中会意,不悦的看了身边张德海一眼,随后大步走了过去,“你跪在这里做什么?”

    贤妃看着多日不见的男人,依旧那样挺拔,整个人身上散着睥睨天下的霸气,她心里有些微微的酸,将头抵在地面上,祈求,“求皇上为蕊儿做主!”

    “安平?”殷擎天眸中闪了下,这段时间对这个女儿的所作所为有所听闻,他冷声道,“她又惹什么祸了?”

    贤妃抬起头,用帕子拭了拭嘴角,眼眶红红的,充满了委屈,哽咽的将安平公主身上最近生的事说了一遍。

    殷擎天眸中迅速凝聚起了一抹阴沉,嘴角冰冷的勾起,“她真是好大的胆子,朕说过让她不要插手厉璟琛和慕昭的婚事,她竟然将朕的话当做耳边风!”

    那落地有声的冷语,如一把把利刃,刮过贤妃的耳边,她心里升起一股畏惧,但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她仍然迎着头皮恳求,“皇上,我们就这一个女儿,她从小一直喜欢厉璟琛,臣妾也是知道的,但是万万没想到她会做出如此胆大的事。”说厉璟琛强暴,估计没人相信,她也是不信的,但是以女儿这种性子,很有可能是自己送上门的,贤妃自认为了解男人,这送上门的女人,多少男人能抗拒得了,更何况她的女儿长的并不差。

    殷擎天若有所思的看着匍匐在地的女人,眼里晦暗不明,他沉声道,“圣旨是朕亲自颁布的,肯定不能改,她虽然是公主,但是也得为她的任性付出代价,你回去给我好好看着她,她要是再不听话,这公主她也不用当了,直接给我滚出宫去!”

    说到最后一句,他声音带着愤怒和难以抑制的戾气。

    贤妃后背渗着冷汗,看着男人嘴角勾起残酷的弧度,她心里不可抑制的害怕,但是为了安平,她唯一的女儿,她伸手扯住他的衣摆,“皇上,安平的你的女儿,她将清白给了厉世子,以后哪还有男人愿意娶她,难道让她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那也是她活该,应得的,朕提醒过她,让她远离厉璟琛,可是她根本不把朕放在眼里,她这样的行为是挑战朕的威严!”殷擎天脸色更加的深沉,身上凝聚着一股阴沉的风波,已经频临爆的边缘。

    “她还小,已经知道错了,皇上,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帮帮她……”贤妃连忙苦求,“皇上,这么多年,臣妾不争不抢,安分守己,就是为了我的蕊儿能够好好的,太医说过以后臣妾不能再生了,蕊儿是臣妾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她现在变成这样,臣妾心里不好受,臣妾知道是错的,但是却冷不下心,知道皇上会生气,但是还是来求,只希望皇上能够看在臣妾替你挡过一刀的份上,成全了她!”

    这一次,殷擎天眉头皱了一下,没有立刻出声拒绝,这个宫里,他要宠爱谁他说得算,但是对于贤妃,他不管心里有多少女人,却仍然有贤妃的一席之地,不是因为他有些喜欢她,而是因为多年前这个女人不顾安危,替他挡了一刀。

    “怎么成全?”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游戏,还没开始之前,自然是不会改变主意。

    贤妃立刻接声道,“蕊儿这个况,除了将她许配给厉世子,别无他法,皇上,你看是不是……”

    她带着迟疑,虽然一句话没有说完,但是那里面的意思不而喻。

    “将慕昭许配给厉璟琛,朕这个旨意不会改!”殷擎天很明确的表达了他的观点。

    贤妃眼里一慌,没想到说了这么多,这个男人还是油盐不进,她心里失望,但是已经不放弃,抿了抿嘴,心里立刻闪过一个主意。

    她连忙道,“皇上,要不将她们两人同时嫁给厉世子?”东临的男子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给厉世子多塞一个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

    殷皇听到这个提议,心里一动,却是面上不动声色,微眯的看着身下的女人,“她可是你的女儿,什么德行你不清楚?两女侍一夫,她也愿意?”他虽然对这个女儿没有多少感,但是毕竟是皇家唯一的公主,他本打算顺手给她一个文武全才的驸马,驸马终此一生只能有安平一个女人,以报贤妃之前挡一刀的恩……

    “她愿意的,”她这个女儿虽然霸道刁蛮,但是对于厉璟琛却是作死的执着,不能劝皇上取消了之前的旨意,就只能说服皇上让她们同时成亲,嫁一个男人,至于谁是妻谁是妾,身份摆在那里,一目了然。

    同时嫁一个男人?这倒是一个不算太差的注意,殷擎天眸中划过一抹暗流,轻轻抿了嘴。

    这些日子,他一直派人盯着厉璟琛和慕昭,他们之间生的事,他很清楚,厉璟琛阴晴不定,但是从他对慕昭的态度,不见得是完全没有感的,至少喜欢是有的。他赐婚的最终目的是让慕昭得不到幸福,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都要即使掐灭。

    “两女嫁一夫,倒也不是不行,”殷擎天态度有些松动,看着贤妃,眸色沉沉,“之前你替朕挡过一刀,朕答应会许给你一个条件,只要不违背朕的底线,要什么都行,如今你拿这个条件换安平的婚事,朕也信守承若,成全了她!”

    贤妃惊了下,万万没想到皇上会让她拿那个条件去换,她不傻,那个条件相当于一个保命符,她自然不可能轻易脱手,“皇上,这……”

    “贤妃考虑好,如果不愿意的话,还是另给安平选一门驸马吧,毕竟朕之前颁布了圣旨,现在突然改,百官会怎么看朕?”殷擎天脸色一凛,冷哼一声,抬脚打算离开。

    贤妃急忙应声,“就用臣妾那个条件来换吧。”

    殷皇嘴角一勾,点点头。

    翌日,再一个赐婚圣旨降临厉王府,赐婚主角是厉世子和安平公主,顿时一阵哗然。

    厉璟琛由于这些日子忙着找慕昭,并没有在府里,圣旨是厉王妃代接的。

    待宫里的人走后,厉王妃看着手中明黄黄的绢布,想到这媳妇没娶进门,皇上闲的没事又给赐了一个,还是她讨厌的公主。

    她心里一阵愤慨,将圣旨狠狠仍在地上,抬脚上去死死的踩。

    “王妃,这个是圣物,毁坏要杀头的!”侍琴连忙上去阻止提醒。

    “杀头就杀头,”厉王妃心里气愤,她心里本来就只属意慕昭一个媳妇,她将慕昭当亲生女儿一般,厉璟昶对她也好,她自然知道婚姻之事,一生一世一双人对一个女人是多么的重要,厉璟昶能娶一个女人,厉璟琛为什么不行?

    她冷笑,心里充斥着她都没有理清楚的愤怒,以及对慕昭的疼惜,“走,我们去找王爷!”

    湘和小居,慕昭伤势严重的这几天,一直宿在此。

    木萧派人给安阳侯府送了信,但是意外的是,安阳侯这次没怎么说,直接一句知道了就了事了。

    慕昭心里不是滋味,身上好几处都结疤了,可是心里的伤却一直没好,她知道慕怀仁可以说是经历之前几次事,对她这个女儿的感渐渐的淡了,他们现在一家肯定是在没有她的安阳侯府逍遥快活。

    经过修养,慕昭勉强能下床走动,其实她是可以回府的,但是她不想看见那一家,为了身体能尽快恢复,她还是决定留在这里。

    木萧走过回廊,拐上了湖上的小桥,看见慕昭眸带忧愁的看着湖面。

    知道她心里的不快,他将手中的一捧花放在鼻尖轻轻嗅了下,然后走了过去,拍了下慕昭的肩膀。

    当慕昭转身之际,将一捧美丽的百合花送到了慕昭的跟前,“送给你!”

    慕昭先一惊,待看清身后的人,还有他手上的东西,嘴角扬起,接了过去,“谢谢~”

    看着眼前女孩没有任何迟疑的接受了他的礼物,木萧心里十分的开心,望着碧蓝的天空,想到今日收到的消息,他心里更加的畅快。

    “昭儿,等你伤好回府后,以后也是可以常来这里的,”木萧看着眉目清秀,身上散沉静的女孩,轻轻说道,他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如果这个院子以后有了她的存在,会是一件让人觉得十分幸福的事。

    慕昭还未来得及点头,突然凌空一声,“她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如同平地一声惊雷,慕昭惊了下,意识到这个声音是谁的,急忙左右看了下。

    厉璟琛脸色阴沉的从空中降了下来,轻身翻到慕昭身边,将她往身边一拽,对上木萧的目光充满敌意。

    慕昭没有准备,被他拽的一个踉跄,身子结疤的地方,因为力度问题,有些阵阵的疼。

    木萧注意到她的蹙眉,对着厉璟琛道,“世子注意点分寸,她受伤了,不能大动作!”

    厉璟琛自从知道慕昭和另外一个男人呆在一起,便心里不可截止的嫉妒和愤怒,因此没有顾忌的将她拉在身边。

    此刻听闻她受伤,想到那晚生的事,心里也是有了心悸,急忙将她扯到身边好好检查了一番。

    慕昭没想到他能找到这里,那日她被绑架,遭安平出卖之时,脑海中就闪现过他的身影,可是没想到出现的是木萧。

    看见那些刺眼的疤痕,厉璟琛瞳孔缩了下,心里阵阵心惊,阵阵的痛。

    “你这女人,没有我在身边,你果然会出事!”他愤然的来了句,心里更多的是对她的怜惜,和对自己没有及时救她的懊悔。

    慕昭有些尴尬的被他摆弄,当他企图伸手解开她的衣服,终于忍不住,“你有完没完,我没事,男女有别,世子放尊重点!”

    木萧几步上前,将慕昭往身后一带,挡在两人中间,“世子来这里做什么?”

    厉璟琛一向对木萧不喜欢,他们两个人虽然某些经历有些相似,但是为人处世上面都有很大的不同,拿厉璟琛来说,如果谁要是碰触到了他的底线,他会毫不犹豫的除掉那个人,但是木萧的话,他会考虑周围的因素,考虑那个人的价值,只要还有用,他会耐着性子一直对那个人笑,然后趁人家一个不方便,榨干价值后,才给杀了。

    “我来带走我的未婚妻,”厉璟琛直接说出了他的目的,来之前知道她在这里,他便心里吊着,担心孤男孤女,日久生。

    尤其他看见慕昭手中那一大捧刺眼的花,心里不舒服,知道木萧对他女人的窥觊,便直接宣示了主权。

    木萧知道他的心思,也没在意,轻轻笑了笑,不同于厉璟琛整个人看上去的冷漠,他的身上散着温润公子的尔雅。

    慕昭这几天和木萧的相处,对他的印象是不错的,这个人虽然在某些时候有些无奈,但是整个人不会越矩,进退有度,是个很好的人。

    “你要跟他走?”木萧站在桥上,清风拂过,衣袂飘飘,白衣胜雪的他此刻多了几分的仙气。

    如果说厉璟琛和木萧,此刻的慕昭是更偏于和木萧在一起的,不因他救了她,而是因为她和他共同的对她娘亲的回忆。她觉得能让她娘亲那样费心思的,肯定不是坏人,而且木萧这些日子对她是尽心尽力的照顾,她不想立刻回安阳侯府,不想看见那府中的任何一个人,所以她只能暂时呆在这里。

    她直接摇摇头,脸色淡然却认真,“我不想走,我要留在这里。”

    厉璟琛闻,脸色铁青,看着她手中那一大捧花,抑制住想要将它扔出去的**,咬牙问道,“为什么?”

    “我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慕昭不顾他威胁生气的眼色,直接开口,声音带着一种空寂,“这里宁静安和,不用想太多烦心的事,呆着很舒服,我不想回去。”

    木萧闻,脸上的笑容更浓,而厉璟琛却是脸更加黑了。

    “你不想回府,可以去我那里,我那里也不比这里差,你可以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厉璟琛耐着性子诱哄,将心里的怒火尽量的压制。

    慕昭继续摇头,她不想回府,但是更不想和厉璟琛在一起,两人关系尴尬,她决定对他放手,自然不会去他府上。

    厉璟琛看着她毫不犹豫的拒绝,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了。

    再也没有耐心,他直接伸手过去,打算将她强制的押回去。

    木萧注意到他的意图,将慕昭轻轻往旁边一拉,躲过了他的突袭,然后他接下了厉璟琛的一掌,两人很快的扭打在了一起。

    “木萧,你欺人太甚,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的女人!”

    “很快就不是了,世子未免记性太差,你的正牌世子妃可是已经有了另外的人选,难道你想让昭儿给你做妾?”

    “住口!”

    “你毁了安平公主的清白,皇上都下旨了,你以为躲得掉,如果你对昭儿有一丝的感,就该放手成全她的自由和幸福!”

    ……

    两人用仅能对方听得见的声音交流,身子忽上忽下,纠缠在一起,湖中时不时迸激烈的水流。

    慕昭了解厉璟琛的性格,如果今日她不跟他回去,恐怕是这次打斗会没完没了,她心里无力,但是也不想他们因她受伤。

    待两人落地,互不相让的一掌拍过去之时,慕昭及时上前,站在了他们中间。

    两人急忙挪开手掌,原本凌厉的掌风和气压,瞬间消失了。

    “不用打了,我今天回安阳侯府!”

    ------题外话------

    谢谢scayy741022、liunannan、wongyl92的月票╭(╯3╰)╮28号的那个章节,这个周末会补上,囧,我码字速度太慢了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