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二章 以后别叫我姐夫!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经过深思熟虑,慕怀仁终于下定了决心,将府内众人聚集在前厅,宣布了他的决定。

    全程他都始终紧握三姨娘的手,眉眼间满满的宠溺。

    四姨娘见此,脸色别提有多难看,她紧紧绞着帕子,嘴唇紧抿,眼睛死死盯着那交缠的手。

    慕怀仁说完后,安抚的捏了一把三姨娘的手,示意她别担心,然后望向下面的人。

    聚集在大厅里面的丫鬟小厮见此,纷纷跪下来,“参见二夫人。”

    三姨娘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说道,“都起来吧。”

    “谢二夫人。”众人答道。

    慕怀仁招了招手,“如没有其他事,你们都下去吧。”

    偌大的屋子里,一下空荡下来。

    下人们退下后,余下的只有慕昭,四姨娘,还有慕良莹、慕良菱、慕良叶、慕良夏。

    几人神色各异,尤其四姨娘将愤怒的绪都表现在了脸上,很快站了出来,“侯爷,她怎么能是二夫人,我们府里之前可是有位二夫人,虽然她疯了,但是侯爷并没有休了她,二小姐你说是不是?”

    慕良莹垂下眼帘,心里闪过一抹讥诮,并没有理会四姨娘的问,只是低头拨动着自己鲜红的指甲。

    提到宋芝兰,慕怀仁原本柔和的脸色倏地冷了下来,寒声呵斥,“住口!她算哪门子的二夫人,她只是一个姨娘一个妾,当年是从后门抬进来的,本侯从来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当年他根本不想和那个女人有任何牵连,如果不是碍于皇命,碍于那所谓的责任,他根本不会将那个女人接进府里。

    一个姨娘一个妾!四姨娘听到这句话,脸色白了白,看着安阳侯铁青的脸,她虽然害怕,但是更多的是不甘,“她也是三姨娘,一个妾,让她管家,妾身不服!”

    三姨娘身子晃了下,眸中闪过一抹受伤,拉了拉慕怀仁的手,朝着他摇摇头,“侯爷,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好,妾身不稀罕夫人的位置。”

    “娘!”慕良菱立刻喊出声,对于她娘一直不争不抢的态度有些不满,夫人和姨娘这两者的区别,她当然是知道的,以前她不敢提,是因为怕惹爹生气,现在既然是爹自己提起的,她可不准娘退让。

    “我爹是安阳侯,是这个府里的主人,他说我娘是夫人,她就是夫人,夫人不管家,难不成让你一个姨娘来管?”慕良菱瞪着眼,一脸不屑的看着那一脸脂粉的女人。

    四姨娘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也敢来侮辱她,顿时心里一股火气涌出,咬牙切齿道,“闭嘴,长辈说话,哪轮得到你一个丫头插嘴?”

    突而,她将指责的目光落在对面那个刺眼的柔弱女人身上,“三姨娘,你就是这么教你女儿的?在府外这些年,难不成这性子也学野了?”

    “你说谁学野了?我娘现在可是夫人,我是夫人的女儿,是小姐,是你的主子,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就是不把我爹放在眼里,姨娘可小心了,我爹要是生气了,可是随时都可以将你赶出府的,就跟宋姨娘一样!”慕良菱得意的抬起胸膛,眸中盛满了高傲。

    慕良莹身子僵了下,眼底闪过一抹愤恨,却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没有丝毫的动作。

    “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她还不忘转头邀功的朝着慕怀仁挤眉弄眼。

    慕怀仁被她孩子气的行为逗笑,伸手将三姨娘搂进怀里,点点头,对着四姨娘严肃道,“今日只是宣布,至于本侯和萍儿的婚礼,我会选一个合适的日子举行。”

    三姨娘身子颤了下,不可置信的望向面前的男人,“侯爷,你……”

    “萍儿,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委屈你了,”慕怀仁转头对着她轻轻笑了笑,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的暖。

    四姨娘没想到她尽力的指责逼问得到的是这么一个结果,顿时脸色青白交错,“侯爷,你怎么可以……”

    “娘!”她还打算说什么,慕良叶急忙高声叫住她,扯住她的手,“别说了。”

    慕怀仁听到这一声刺耳的‘娘’,眉头皱了下,看向那畏畏缩缩的女儿,抿嘴道,“以后你的娘只有二夫人一个,她只能是姨娘!”

    慕良叶心里一惊,抬望向安阳侯郑重认真的眼神,顿时害怕的低下头,弱弱地道,“知道了,爹。”

    “侯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是我的女儿!”四姨娘慌了,自从秦云锦死后,府中没有正牌夫人,她们各自养着自己的女儿,自然是从小便让女儿叫自己娘,这一叫好多年,侯爷都没管,怎么现在她将女儿养这么大了,就来夺她女儿了?

    慕怀仁眸光晃过在此的几个女儿,最后将视线停留在慕昭身上,“除了大小姐,你们几个以后就都叫二夫人为娘,四姨娘只能是姨娘,以后可注意了,如果有谁敢私下尊卑不分,就给本侯滚出府!”

    慕良叶身子颤了下,低下头,“叶儿晓得了。”

    “夏儿明白,”慕良夏恭敬的回复,随即扯开一抹笑容对着三姨娘甜甜喊了一声,“娘!”对于她来说,谁当她娘都无所谓,她娘原本那样的身份,她担心连累了她才哄骗她去了白鹭寺,如果今日能搭上这所谓的二夫人,对她以后也不错。

    慕怀仁对五女儿的知趣十分的满意,“好孩子!”

    “侯爷,你不能这样!”四姨娘尖叫出声,将慕良叶拉到身边死死拽紧,“她是我的女儿,我的!”

    “四姨娘,你别这样……”慕良叶为难的扯了她的衣服,她再也不是无知的小姑娘,自然知道安阳侯说会将她们赶出府这句话是真心的,她和娘不像二姨娘,有个宋家可以依靠,她娘本来就是丫鬟出身,离了安阳侯府,什么都不是,她不能失去安阳侯府四小姐这个屏障,所以她绝对不能得罪安阳侯。

    “叶儿,你……”四姨娘听着那句姨娘,心里犹如被撕裂一般,晶莹的泪水在眼眶累积,顺着脸颊滑落。

    “爹,我们都喊二夫人为娘,大姐不喊,那她喊什么?”慕良莹突然出声,目光在慕怀仁和慕昭身上游弋,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慕昭身上,“大姐,以后你再也不是没娘的孩子了,你看,我就说三姨娘是不一样的,这不,爹立刻就扶了她做夫人!”

    一直沉默不语的慕昭对上慕良莹幸灾乐祸的目光,嘴角勾了勾,“那是你娘,不是我的,走了一个疯子姨娘,来了一个二娘,老天还是眷顾二妹你的。”

    慕良莹原本随意的脸,闪过了一抹难堪,汀兰园自从传出她娘和她的丑闻后,丫鬟表面恭敬,背地里嚼舌根的不少,可是都是不敢当着她的面来的。

    慕昭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难堪,她的手紧握成拳,眼里闪过恨意。

    “爹,大姐不喊我娘叫娘,那喊什么?”慕良菱心里是不悦的,她爹承若给娘一个婚礼,那娘就是正室,是安阳侯府的正牌夫人,她虽然不经常出去,但是也是知道其他府中嫡子嫡女也得喊续弦的夫人为娘的。

    慕昭将久久沉默的目光对上她爹安阳侯,她也想知道他爹如何回答。

    慕怀仁看着三女儿纯净的目光,再看看慕昭冷漠的眼神,轻轻咳嗽了一下,“昭儿你以后还是喊萍姨吧。”他可以对着任何人下命令,唯独一看到大女儿,便心里有些悚然,拂萍虽然长得像锦儿,但是昭儿毕竟是锦儿的唯一血脉,自然在相貌还有某些性子上更像。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萍儿某些的行为只是为了投他所好,就是因为这样,他心里才更加的感动和愧疚,他想给她一个名分,但是不能违背对锦儿的意,所以只能让萍儿做二夫人,大夫人只能是昭儿的母亲秦云锦,他这样的一番苦心,自然也希望得到大女儿的理解和祝福。

    “我娘没有姐妹,我哪来的萍姨?”慕昭嘴角轻轻勾起,好笑的看着眼前恩爱相拥的男女,“就算我娘有个妹妹,我叫她姨,她也是绝对不会爬上我爹的床的。”

    闻,三姨娘身子一怔,脸色一白,眸中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愧疚。

    “放肆!”慕怀仁原本缓和的脸,立刻冷了下来,身子气得抖,“你个大家闺秀,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粗俗的话?”

    “说出来就是粗俗,那爹你都敢直接做了,那叫什么?叫老不要脸?”慕昭没有理会她爹铁青的脸色,眸中写满嘲讽,紧紧盯着对面的男女。

    慕怀仁没想到她丝毫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顿时心里一阵怒火涌上心头,忍不住几步走上前狠狠的扬起手。

    慕昭眸光一冷,自然知道他想做什么,上次她给过他机会,可是他放弃了,这次她可不会傻到忍气吞声挨巴掌。

    当巴掌落下之时,她伸出两只手死死的阻拦住,对上慕怀仁愤怒的眼睛,她将他往后推了一把。

    慕怀仁因为那次心悸,身体并不是很好,此刻怒火攻心,加上这一推,身子便往后倒了去,好在三姨娘及时将他扶住。

    “大小姐,他可是你的父亲!”三姨娘语气带着不满,目光责备的望着眼前冰冷的女孩。

    慕昭没想到那一推,她所谓的父亲会那么不中用的往后倒了去,刚才她也是吓了一跳,想伸手拉,可是碍于心里那道坎,始终没伸出手,看到三姨娘出现在身后将他扶住,她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你,你个不孝女……”慕怀仁捂着胸口,额头渗着冷汗,喘着粗气,“当时真该掐死你,锦儿那么好,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他没想到大女儿真的不顾父女之对他动手,顿时一颗心坠到了谷底,心里不自觉的泛冷,恨不得没了这个女儿就好。

    “我娘是好,所以她才会傻到嫁给你,忍受你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抬进府,慕怀仁,别以为宋芝兰是杀我娘的真凶,你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可别忘记了,是你违背对我娘的承若,是你拈花惹草,让宋芝兰对你疯狂,对我娘痛下毒手,一切的祸源是你,我娘是你害死的,凭什么她那么年轻就死了,而你轻易就找了个替身,继续你幸福的人生?”当听到那句掐死,慕昭心里也钝痛,失去了理智,将藏在心里最深的痛苦拨了开来。

    话落,她便转身逃也似的跑出了大厅。

    身后有女声在疾呼,“侯爷……”

    慕怀仁怒火攻心,昏迷在床,最后还是请来了风澜看诊,开了七天的药。

    慕昭从雨浓听到她从风澜那里探到的消息,知道安阳侯没事,她心里也松了下来。

    沉沉的夜色,依旧是熟悉的安静和寂寥。

    东临帝都的一个别院中,一袭黑衣的男子推开门,等候已久的女子高兴的迎了上去,“姐夫,你来了。”

    厉璟琛没有看女子讨好的笑,直接饶过她,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女子也不在意,直接寻了个身边的位置坐下,然后拿起酒壶,打算给他斟酒。

    厉璟琛伸手阻止了她,眸光冷冷的对上女子娇羞的容颜,“听说你对林府那门亲事不满意?”

    宋妍诗原本温柔的笑脸,触到林府这个词后,脸上闪过不自然,将酒壶放了下,撇了撇嘴,“诗儿不想嫁。”

    厉璟琛眼里一厉,“为什么?”他给她选了林三公子,文采斐然,人品家世都好,又是嫡次子,上面有个长子顶着,以后生活负担不重,只要她嫁进去听话,相夫教子,生活自然是幸福的。

    “姐夫,我不要嫁什么林三公子,我不喜欢他!”宋妍诗嘟着嘴不满,眼里写满了委屈。

    厉璟琛眼睛一眯,看着烛光下娇俏的女孩,眼里闪过一抹冷意,“那你想嫁给谁?”

    想嫁给谁?宋妍诗心里闪过一抹害羞和欣喜,偷偷看着眼前俊美的男子一眼,有些紧张,“姐夫,诗儿一直心里只有你一个,难道你没有感觉吗?我想和姐夫在一起,不求姐夫你娶我,只要你能像现在这样时不时来看看我就行。”

    宋妍诗鼓起勇气,将埋藏在心里的一番话大着胆子说了出去,她不能再掩饰自己的心意了,原本她打算等到姐夫自己明白,可是自那日她看到那个马车里的女人之时,她的心里便升起了一股危机感。

    “哦,你喜欢我?”厉璟琛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看着眼前脸色绯红的女孩。

    宋妍诗急忙点点头,“姐夫,我的心里只有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怎么办?”他懒洋洋的吐出这句话,眼里蕴含着无尽的冷意。

    宋妍诗身子一愣,不相信这句话竟然出自她一向温和有礼的姐夫之口,她抬有些结结巴巴,“姐夫,你说,你说什么……”她想过会被拒绝,但是以姐夫的性子,怎么可能这样不留面的拒绝了她?

    “我说我不喜欢你,我本来只是受人所托,将你带到帝都,给你找一门好亲事,可没说过照顾你一辈子。”厉璟琛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眼瞎脸色煞白的女孩,一点怜惜之都没有,直接道,“既然我给你找的亲事你都不满意,那你就自己找吧,这座院子送给你,就当我还没有完成对你姐姐承若的歉礼,从今以后我也不会来了,你好自为之!”

    抬脚边往外走,没有任何的留恋。

    宋妍诗没想到事会展成这样,她可是为了今晚特地打扮了一次,做了一大桌的菜,就是希望姐夫多喝几杯酒,和她生一些不该有的关系,那样她就有名正顺的借口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等到的竟然是他要和她划清界限。

    “姐夫,你不要走,不要丢下诗儿……”宋妍诗急忙追了出去。

    厉璟琛停住脚,转过身子,冷冷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嫁不嫁?”

    宋妍诗委屈的看着对面冷漠的男人,“姐夫,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他怎么可以在知晓她的心意以后,还强逼她嫁给另外的男人。

    她还记得他们在边陲小镇的时候,当时他们多么开心,虽然他的笑只是对她姐姐,但是他从来没有拿这么冷漠的语气对她说话过,怎么一来这帝都,就整个都变了,难不成……

    想到那个马车里的女人,她心里闪过一抹不安,迟疑的问道,“姐夫,你是不是背叛了姐姐,有了另外喜欢的女人?是那天马车里的女人?”

    厉璟琛紧皱着眉,神色严肃,眼底闪过一抹黑色的流光,“我喜欢谁不关你的事,你只需想好到底嫁不嫁,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

    他再次转身,“以后别叫我姐夫!”

    不理会宋妍诗挽留的眼神,直接消失在黑夜中。

    宋妍诗看着那毫无留恋的背影,眼里噙着的泪水倏地落下,她何曾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她可是宋家的二小姐,永远只有男人追她,今天她脱掉自尊向男人表白,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无的拒绝。

    她狠狠的抹了一把泪水,心里不甘,那天马车上女子精致的脸在她脑海越来越清晰……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