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一章 该给她一个名分了!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话音一落,慕怀仁身子虚晃了下,急忙上前扯住小厮的领子,逼问道,“真的是厉王妃传来的消息,说大小姐在她那?”

    小厮被这样凌厉的眼神吓得哆嗦了下,急忙点头,“奴才认得,这次来送消息的是上次来接大小姐的那位女官。”

    得到再次肯定答复,慕怀仁紧绷的神经倏地松了开,轻轻的松开手,眼里的惶恐渐渐散去,自自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三姨娘掏出一锭银子赏给了前来送消息的小厮,挥了挥手,让他离开后,她上前扶住慕怀仁瘫软的身子,柔声道,“侯爷,既然大小姐无事,你该用膳了,饿坏了身子可不好。”

    “水儿,备膳!”她立即吩咐,然后将慕怀仁扶到了桌前坐下,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胸膛,给他顺气。

    慕怀仁听着那柔如春风的声音,疲累的心仿佛被沁入一道清泉,他抬对上那满含心疼的眼睛,不自觉的握紧她的手,“萍儿,还好有你。”

    这张脸和他记忆深处的影子重合,他不自觉的伸出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昭儿没事,我们的女儿没事,我没有对不起你……”

    三姨娘听着他的喃喃自语,心里越的难受,眼前的男人仿佛一个迷茫的孩子,她忍不住抓住他贴着自己脸的手,感动点点头,“昭儿没事,她是我们的女儿,侯爷放心,我会好好对她的。”

    啪的一声,两人的身子一同怔了下,顺着声音看过去,慕良菱站在一旁,眼里蓄积了委屈的泪水,她的脚底下是支离破碎的茶杯和零散的茶叶。

    “菱儿……”慕怀仁望着那流泪的双眼,眼里渐渐清明了。

    “她是你们的女儿,那我是什么?”慕良菱咬紧嘴唇,晶莹的泪珠在眼里打转,凄凉的望着对面她的父母。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你当然也是我们的女儿,”三姨娘心里闪过愧疚,走上前想拉住她的手,却被慕良菱躲了开。

    “菱儿你……”三姨娘看着空落落的手,有些难过。

    “不,你们的眼里只有慕昭,我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她眸中含着痛苦,立刻转身冲了出去。

    “快,你们两个快跟上!”三姨娘急忙命令身边的两个丫鬟追了出去。

    雨依旧噼里啪啦的下着,漆黑的夜空透着冷寂的凄冷。

    丫鬟布好膳食后,水儿领着她们退了下去。

    三姨娘看着外面半响,轻轻叹了口气,关上了门,阻止了外面冷气的流入。

    回到桌前,她拿起筷子,专心的往慕怀仁的碗里捻着东西。

    慕怀仁看着强欢笑的她,一直以来她都是眉眼带笑的,还有三女儿,一直都是纯净调皮的目光,何曾有过刚才的伤心绝望。

    他松懈下来的心,立刻被一股愧疚笼罩,这些年他将她们娘两安排住在外院,虽然是为了她们的安全,但是她们深居简出,为了不给他惹麻烦,从来没有参加过上流的宴会,尤其三女儿喜欢热闹,可是为了他这个爹,却不得不收起活泼的性子,做着那笼中鸟。

    现在他好不容易能够放开胆子将她们接回,明明她们没有做错什么,却得为他的内疚买单。

    他抿了抿嘴,看着殷勤给他布菜的女人,那漆黑的眼眸透着忧愁,可是眼里满满都是他的影子,他心里生出怜惜,将她拉到身边坐下,握着她的手道,“对不起。”

    三姨娘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反应过来,眸眶有些微湿,轻轻笑了下,“侯爷,说什么呢,你对我很好,没有对不起,来,快吃菜!”

    她连忙挣脱出一只手,拿着筷子捻了一扣水晶虾丸放到慕怀仁嘴边。

    慕怀仁张开吞了下,咀嚼了几口,入口即化的鲜虾味弥漫,他心里一暖,看着这十多年陪伴在他身边的女人,伸手一拉,将她带入了怀中,心里突然有了一股冲动。

    翌日,天气晴朗,慕昭在厉王府用完膳,厉王妃让厉璟琛将她送回。

    回去的路上,两人共处在厉王妃安排的一个马车里,依旧是容进赶车。

    马车内,厉璟琛闭着眼靠在软卧上,整个人散着一股子清冷。

    慕昭坐在对面,看了他一会,见他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心里觉得奇怪,但是也不好问,直接撩开帘子看向车外。

    经过一晚上的大雨洗礼,第二日太阳当空,空气清鲜,微风拂面,极其的舒服。

    街上依旧是卖力吆喝的小贩,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

    慕昭有滋有味的看着沿途的风景,突然一阵骚乱,一大群人围堵在前面。

    马鸣声响起,马车倏地停了下来,慕昭眸中闪过讶异,容进的声音透过帘布传了过来,“主子,前面好像出了点事。”

    慕昭眸光透过人群中的间隙,看到一锦衣公子哥在拉扯着一女子,周围嬉笑叫好声一片,没有任何人上前帮忙。

    她脸色一敛,宽大的大街上,个个都抱着看好戏的模样,没有任何人帮忙,任凭两女子挣扎求救。

    厉璟琛听着外面的噪音,黑眸缓缓睁开,眼里闪过厉光,冷声命令,“去看看。”

    容进领命,刚跳下马车,一女子突然冲出人群,跪在了马车前,“求你们救救我家小姐。”

    容进看着身下跪着的衣衫凌乱的女子,震了下,“你怎么在这里?”

    翠环立刻辨出了此护卫的来历,看着他身后华丽的马车,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立刻站起身冲上前撩开车帘,对上的是厉璟琛冷厉的目光。

    她心里被那样的目光惊了下,但是还是鼓起勇气恳求,“我家小姐就在前面,世子你快去救救她!”

    慕昭没想到竟然是厉璟琛的熟人,有些惊讶,探寻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游弋。

    厉璟琛冷眼看了一眼求救的丫鬟,眼里没有丝毫动容,冷声道,“出去!”

    那深邃的眸子寒气四溢,翠环心里害怕的颤了下,拉着帘子的手不自觉的松了。

    慕昭倒是没想到厉璟琛是这样的反应,听这丫鬟的口气,他和那女子可是熟人,迟疑了一会,她问道,“你不去看看?”

    厉璟琛深邃的眸子看向她,对上她略有些担忧的眼神,“你想我去?”

    慕昭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问,她倒是不想,但是这两人是熟人,如果厉璟琛为了送她回去,不去救人,到时这姑娘出了什么事,他突然反悔,找她算账可怎么办?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心里琢磨着。

    车外响起另外一好听的女声,带着女子特有的柔媚和羞涩,“姐夫~”

    “小姐,你没事吧,”翠环紧张的声音接着响起。

    慕昭立刻知道前一声女声是来自于谁,她喊姐夫?

    “姐夫,谢谢你又救了妍诗一命,”女子带着感激。

    慕昭眼中闪过疑惑,看着沉着脸闭着眼的男人,见他不予理会,再次掀开帘子看了去。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慕昭倒是头一次看到这样轻灵秀美的女子,虽然有些狼狈,却不掩她的端庄秀雅。

    站在外面的女子显然也没想到车里有个女人,愣了会,双手便紧紧绞着帕子,紧抿着嘴,哀怨的看着马车。

    慕昭被她那样的目光刺了下,再傻她也知道这个姐夫就是和她一起坐在车里的男人,她心里有点闷,不愿意看那敌视的目光,缩回了身子,放下了手。

    厉璟琛没有现她的异样,外面的吵扰散了去,他依旧冷着面容,命令,“容进,赶车!”

    容进得命,立刻跳上马车,狠狠甩了一把鞭子,马车倏地继续奔跑在大街上。

    宋妍诗没想到从头到脚,车里的男人一句话也没说,气闷的跺了跺脚。

    “小姐,我们现在回去吗?”翠环小声询问。

    “人都走了,肯定回去!”宋妍诗不甘的呵斥,转身上了从小巷子出来的一辆轿子。

    待这些人都走后,隐匿在一间茶楼上面的男人站了出来,有些玩味的看了身边的男子一眼,“他根本不上当,你要怎么办?”

    当穿过了闹市,周围一片安静,慕昭心里隔得慌,看着对面冷冷的男人,不悦道,“喂,她刚才叫你姐夫。”

    厉璟琛眼睛动了下,却没有睁开,但是慕昭知道他听得到,想到他有了女人,还之前强吻她,虽然事已经过去,但是慕昭仍然感到气愤。

    “你明明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竟然背着她来招惹我,”慕昭眼中染上了愤怒,手无意识的握紧,想到依旧绑着她和他的一纸赐婚,想着他的欺骗,更是觉得侮辱。

    虽然她决定要和他分开,但是不能抹灭之前的事没有生过,她原以为他再怎么也是君子,没想到还是个花心大萝卜。

    相比慕昭的愤怒,厉璟琛缓缓睁开眼,眼里很平静,看着她如看仇人一样的眼神,他皱了一下眉头,“我没应声。”

    “但是你也没反驳!”慕昭愤而指责,眸中写满了不认同。

    厉璟琛看着面前怒的女子,倒是没有生气,反而有了几分奇异的感觉,这感觉不算太差,倒是还不错。

    他黑色的眼眸沉沉的望着她,勾了勾嘴角,“你在意?”

    “呸!谁在意?”慕昭很不屑的瞪了一眼,“我只是为人家姑娘不值。”为她之前的伤脑费神不值,她现,每回只要眼前这个男人让自己多几分好感,他必定在后面又会做出让她气愤不已的事。

    她和他果然是气场不同,根本不适合在一起,她突然无比庆幸之前的决定,还好是没有弥足深陷。

    厉璟琛是不知道她现在的想法,从她的面容看出,她就是在吃醋了,一想到这个可能,厉璟琛心里就有着不知名的开心。

    两人各怀心思,马车很快停在了安阳侯府。

    容进道,“主子,到了。”

    慕昭目光闪了下,急忙撩开帘子,不等任何搀扶,直接跳下了车。

    厉璟琛随着下来,在她企图奔进安阳侯府之时,拉住了她的手,对上她愤怒的目光,他不满,“你跑什么?”

    慕昭挣扎着手,瞪了他一眼,“你管我!”这一刻她忘记了之前安阳侯府带给她的不愉快,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刚才那个女孩娇羞的模样,那一声声姐夫就是对她之前的侮辱,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对她动心过,只是一股征服感在作祟,如果她一开始不引起他的注意,恐怕也没有他们后面的交集。

    厉璟琛知道这丫头的脾气,一只手将她双手捏住,拉她在身边,伸手撩开她额头是碎,眼里带着几分的好笑,“脾气这么大,以后谁敢娶你?”

    淳淳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慕昭听了这句话,心里更加的恼火,“又没让你娶!”

    “我倒是想娶,可是你又不嫁,”厉璟琛闻,立刻反驳,眉头一蹙,带着几分伤神。

    慕昭见识过了他的毒舌,已经抱着被他讽刺的准备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回了这么一句。

    对上眼前男人含笑的目光,她心里有些忽上忽下的,撇了撇嘴,“谁要嫁给你?”

    突然这时,安阳侯府大门打开,三姨娘扶着安阳侯慕怀仁走了出去,身后跟着丫鬟小厮。

    慕昭听到动静,心里咯噔一下,转头看了过去,触到她不愿意见到的人,眼色一下冷了下来,没有了刚才的急躁不满,眼里尽是冷漠。

    厉璟琛昨日特地派人调查了慕昭在他离京这段期间生的事,自然知道站在安阳侯身边的女人是谁,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他眸光闪过一抹异样。

    慕怀仁听到慕昭回府的消息,心里虽然对这个女儿有几分不满,但是仍旧挂念着,昨晚上虽然知道她在厉王府,但是她不在府中,不在他这个做爹的身边呆着,他心中仍然不可制止的生出了担心之。

    厉璟琛轻轻放开了对慕昭的钳制,示意的对安阳侯点了点头。

    慕昭一得到自由,心里便升起一股烦躁,看着那伴在爹身边的女人,是那么刺眼。

    “回去吧,”厉璟琛轻轻说了一句。

    慕昭身子怔了下,有几分迟疑,看着安阳侯府这栋大宅,明明是这么的熟悉,却也是那么陌生。

    她真想逃离,找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可是再一想,凭什么?她娘秦云锦才是正牌的安阳侯府夫人,她不能走,不能让另外的女人得逞,娘亲被剥夺的东西太多太多,包括她年轻的生命,这一辈子,哪怕她死,她也得为她娘保留最后一个虚名。

    想通了这层,她冷着脸,抬脚从慕怀仁和三姨娘身边走进了府。

    期间没有任何侧目,仿佛根本不认识这两人一样,目光很是冷漠。

    慕怀仁原本升起的怜惜之突然破碎,三姨娘感受到他的不悦,急忙冲着慕昭的背影喊道,“大小姐,侯爷很担心你。”

    慕昭的脚步顿了下,垂下眼帘,嘴角勾起一抹讥笑,昨晚上一整晚她歇息在厉王妃那里,便也知道厉王妃让侍琴来报信的事,只是侍琴回去后,没有给她带任何话,想来她这个父亲根本将她这个女儿忘记在脑后了,眼里只有三姨娘和三女儿罢了。

    她的脚步只是停顿了那么一会,便从新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慕怀仁原本以为大女儿只是一时生气,气过了,想通了,便也好了。

    他知道让她接受不容易,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连他这个爹也一起给讨厌了。

    看到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他心里觉得他之前的担心真是可笑。

    厉璟琛走上前拱手喊了一声,“慕世伯。”

    慕怀仁点点头,眸光难掩失望,看着厉璟琛没有了之前的热,“世子,你和昭儿,虽然有了婚约,但是没有成亲,还请以后注意一下男女之别。”

    厉璟琛静默了下,点点头,转身上了车离去。

    云锦园。

    几个丫头自从慕昭出府,便没有合过眼,一直等在园子里。

    见慕昭回来,都迎了上去,语气含着浓浓的关心,“小姐,你回来了。”

    慕昭点点头,看着眼底下明显有着黑眼圈的几个丫头,想到她们的性子,自然知道可能因为她,她们一晚上都没有休息,顿时心里有了几分自责。

    “小姐,我去给你准备热水。”

    “小姐,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柳绿和雪莺急忙分头行动,雨浓扶着慕昭回到了屋子里。

    嗅着熟悉的味道,看着这从小伴着自己长大的园子,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亲切感,安阳侯府固然不讨她喜,可是它里面有她想要保护的东西和想要保护的人。

    她拍了拍雨浓的手,感激道,“辛苦你们了。”如果没有这三个丫头,她肯定也不能坚持这么久。

    雨浓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她可以感受到她的依赖,她笑着摇摇头,“我很喜欢和小姐一起。”

    两人相对一笑,屋里涌出温馨。

    而云锦园以外,慕怀仁自慕昭回来后,之前的那个想法便越来越强,看着身边一直温柔陪伴的女人,他觉得是时候该给她一个名分了。

    ------题外话------

    谢谢yunximylove的月票╭(╯3╰)╮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