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二章 我们不合适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六十二章我们不合适

    躺在床上的两人,明明紧贴在一起,可是却温暖不到彼此的心。***

    厉璟琛大手勾着慕昭的腰,逼她紧紧挨着他,自他问完刚才那句,便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这个动作,生怕错过怀中女孩的回答。

    可是,周围依旧安静,没有任何声响,怀中的女孩仿佛睡着一般,死死埋在他的怀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厉璟琛眸光闪了闪,紧了紧那环在腰身的大手,压抑着心中的不安,继续呢喃道,“昭儿……”

    他突然将她整个人往上提了下,让她和他平齐,然后将头滑到了她的肩膀上,埋在了她的脖颈处,轻轻嗅了嗅,他的动作有些急躁,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相信她依旧是他的。

    慕昭因为这个动作,那被咬破皮的地方突而被摩擦到,生疼的,慕昭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开始挣扎。

    厉璟琛身子有些僵硬,抿了抿嘴,还是抬起头,撩开女孩肩膀上的头,黑色的眸子紧锁着面前那几点红色。

    “很疼?”厉璟琛眼底闪过一抹自责,声音带着几抹怜惜。

    慕昭心里没有任何起伏,心里对这个男人失望至极,她不懂为什么每次她对他有好感之时,他总是能轻易打破她的好印象,让她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依旧得不到任何回答,但是厉璟琛知道,怀中的女孩是醒着的,他知道她在生气,无奈,他还是轻轻的将她拉开了些距离,原本环在腰间的手上移,贴在了她的脸颊上,捧着她的脸,逼她仰视,看着他。

    慕昭措不及防,一双带着冰冷愤怒的眼神映入了眼前男子的眼。

    厉璟琛心里一惊,看着她红红的眼眶,还有满眼的冷漠,顿时对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后悔。

    他再次放柔了声音,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紧张,问道,“昭儿,很疼吗?”

    “你说呢?”慕昭突然开口,语气夹着嘲讽和不耐,“厉世子如果疯完了,请放开我。”

    听到这样冰冷生疏的语气,厉璟琛眸中闪过黯然,却是放开了钳制她脸颊的手。

    慕昭得到自由,便立马坐了起来,想下床回去,可是脚刚一着地,厉璟琛再次拉住了她的胳膊,阻止了她的脚步。

    “你做什么?”慕昭眸带厌恶的转过脸,眼中带着指责和愤怒。

    厉璟琛知道她记仇的性子,确实今日是他鲁莽了,吓着了她,他抿了抿嘴,声音带着关切,“我给你上点药。”那里都破皮带血了,肯定很疼,他当时真的气疯了,竟然就那样下的住嘴,也难怪她生气。

    “不用,我回去自己弄。”慕昭挣扎着脱身,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回去,一刻都不愿多呆。

    “听话!”厉璟琛眸色一厉,“再乱动,我可不担保继续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话音一落,慕昭便老实了,可是心里却依旧不甘不满。

    厉璟琛见她终于安静下来,苦笑的勾了勾嘴,果然现在他在她心中是恶人,所以她才会这么怕他。

    他伸手从怀里掏出雪花露,当瓶塞一拔,一抹淡淡的馨香散了出来。

    慕昭眸光闪了下,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当脖颈处出现一股清凉之感,慕昭紧锁的眉头松了下。

    厉璟琛专注的涂抹着伤口,眉头紧皱,眼底闪过心疼,从慕昭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垂下的长长眼睫毛。

    上好药,厉璟琛便抬,对着慕昭轻轻笑了笑,拉起慕昭的手,将小瓶放在了她的手心,嘱咐,“这个回去自己上,一日三次,记得用热毛巾敷一敷。”

    他说得极其自然,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一切,眉眼间散着柔,一如之前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

    可是慕昭知道,他不是,他有着另外的一面,刚才的事确确实实的生了。

    慕昭对上他层层温柔的目光,看到他眼底浓郁的黑色,心跳声又加快了,但是这次是害怕,她觉得这件事必须说清楚,他根本不相信她,一直口口声声说她有了另外的男人,天知道她心里多么委屈,他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这样的男子现在不离,以后相处更累,矛盾累积越久,爆的就越惨烈,她不想以后后悔,和他成为怨偶。

    “厉璟琛,我们算了吧。”慕昭轻轻开口。

    明明如羽毛轻的声音,落在厉璟琛的心口,却如一把刀一样,插了进去,钝钝的疼,深深的寒。

    “你要和我分开,不愿意嫁给我了?”厉璟琛捏紧手中的小手,脸色冷了下来,声音带着一丝慌乱。

    慕昭不适的皱了下眉,没有任何迟疑,点点头,“我们不合适。”

    简单的五个字,一下打破了厉璟琛剩下的最后期望,他一颗心坠到了冰谷,寒意四射。

    “不合适……”厉璟琛轻轻咀嚼着这三个字,眸中带着深沉,“怎么就不合适了?你是安阳侯府大小姐,我是王府世子,门当户对,我喜欢你,但是你也对我有好感的不是吗?怎么就不合适了?”

    他几乎是语气急躁,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的。

    他的眼中溢满了对她的在意,对她的恳求,可是慕昭心里冷冷的,刚才的一面一直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前世,她本和秦默然不合适,连父亲都反对,可是她勇敢了一回,义无反顾的嫁给他,最后得到的不是她要的幸福,而是惨死的悲凉和仇恨。

    今生,她好不容易得到重活一次的机会,对自己选择的道路,得更加谨慎和负责,她既然意识到了她和他之间的隔阂和差距,就该快刀斩乱麻,不要再给彼此增加期待和负担。

    “厉璟琛,东临好女孩多得是,你并不是非我不可。”她冷冷的对上他的眼,冷漠的吐出了这句话。

    厉璟琛没想到她转移话题,给了这么一句回答,顿时心里凉,他对她什么样的,她还不知道吗?让他找其他的女孩,这意味着什么,他怎么会明白不过来?她根本没有喜欢过他,不然不会这么理所当然,这么直白的让他放弃她。

    他心里烦躁,愤怒,却更多的是凄凉,“慕昭,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廉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我对你怎么样,你难道看不到吗?让我找其他女孩,你他妈真的是没有心!”

    他黑沉的眸子龟裂了几分,以往的镇定自如,在此刻这个女人面前,统统都没有了,他伸手钳制住她的肩膀,“慕昭,你今天给我记住,我不同意分开,我要我们和以前一样,东临女孩再多再好,但是我只要你慕昭一个。”

    那样霸道的宣称,狂戾的眼神,震的慕昭心里颤了下,有那么一瞬间,她是心动的,可是那刹那的时间过后,剩下更多的是理智。

    她抿了抿嘴,挣扎了几下,可是知道他的脾气,她也就放弃了,看着他满脸的指责和痛苦,她轻轻勾了勾嘴,状似不经意的提到,“那宋妍宁呢?”

    话音一落,厉璟琛身子一僵,眼中有了一丝波动。

    慕昭将这样异样的神收入眼底,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对他的反应还是有些不舒服,以他的性格,没有立刻反驳,那肯定是有猫腻的,说明那个女孩对他的与众不同的。

    “她和你亲梅竹马度过多年,你在那边吃苦,马上奔波之时,是她一直陪着你,你能保证对她没有一丝一毫动心?”慕昭淡淡的提到,心里却不是滋味,这些事她在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之时,她爹为了她的幸福,便派人去查了下。

    她原本还抱着期望的,可是在听到他们两人的事之后,她的心里犹疑了,今日之事,让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她和他不合适!

    “你派人调查过我!”厉璟琛眸光一寒,握住慕昭的肩膀的手下意识的扣紧,眸中更是带着些怒火。

    “她是不同的,对不对?”慕昭没有理会他的怒气,直直对上他的眼。

    依旧是这双如黑曜石般清亮的眼睛,以前,厉璟琛看着这双眼睛,会心里放柔,不可自已的想亲近,可是此刻,他心里却不踏实,眸光带着几分躲闪。

    他的态度说明了一切,连带的他放在她肩膀上的手也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慕昭苦笑了几声,这个结果显而易见的,她挣脱了他的手,走下床。

    “厉璟琛,我可能和其他女孩有那么几分不同,对你不巴结不讨好,你觉得有新鲜感,所以才对我有了那么几分心动,但是那不是喜欢,喜欢应该是细水长流的感,是彼此之间的相濡以沫,你和她之间的,应该才是你要的。”

    慕昭背对着厉璟琛,眉眼中勾起了几抹苦涩。

    说完这句话,她便推开了门。

    傍晚,慕昭回到云锦园后,雨浓便打来了热水。

    两个丫鬟都看的出她心里有事,当小姐狼狈的出来之时,她们眸中划过惊讶,但是想到里面的人,并没有多问。

    慕昭的嘴巴依旧红肿,眸中带着一丝死气。

    烟雾寥寥中,她脱开了衣服,踏进了木桶,雨浓立马给她擦起了身子,当她伸手想擦肩膀之时,还是细心的看到了那翻开的伤口。

    “小姐,你这里怎么破皮了?”日常打理可是她负责的,今日出去之时,身子还是好好的,怎么回来就有了?难不成……

    慕昭对她过激的反应并没有任何意外和解释,她捧上一捧水,淋在身上,脸色很淡然,“大概是哪里擦到了,擦点药很快就好了。”

    雨浓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主子无精打采的脸色,顿时给憋了回去,心里暗道,雪莺真不该安排这次行程。

    “小姐,生意谈的如何了?”柳绿撩开帘子,将一换洗的衣服拿了过来,搁在附近的屏风上。

    慕昭身子顿了下,想到那还未谈成的声音,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得重新找合作商了。”她和厉璟琛如今这般,即使同意加价也是不可能了。

    雨浓眸中闪过意外,同时有些不安,目光看了看眼前躺在大木桶里闭幕眼神的女子,轻轻询问,“小姐,你和世子……”

    欲又止的模样,慕昭知道她在为她担心,伸手拍了拍她放在桶上的手,安抚对她一笑,“不合适就没有合作了。”

    雨浓心里担心,但是知道小姐心里不好受,便闭上嘴,没有多问。

    当慕昭洗完澡后,昏黄的灯光下,她执着一本书,细细的看着。

    雨浓见她这般,便没有打扰,去整理屋子。

    突然柳绿推开门,小声俯语,“小姐,秦公子来了。”她的眸中带着愤懑和不喜,但是还是不不愿的说了。

    慕昭静默的目光闪了闪,抬起头看向柳绿,“他来做什么?”

    还不是讨好小姐!柳绿嗤之以鼻,心里对这个男人极其不喜,她从小跟着小姐,他们两人的事,她是再清楚不过了,那些年小姐追的多苦,那个男人只会摆冷脸,摆架子,将小姐的真心踩在脚底下,现在小姐成为香饽饽了,他又回心转意,想追小姐,真是够贱的,她虽然过来禀报,但是希望小姐不要理会!

    “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柳绿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姐,让我去推了他吧。”

    自从那日他为了她受伤,便一直宿在安阳侯府他之前住的园子里,没有出来过,现在突然找她,会有什么事?

    慕昭轻轻叹了口气,“我去看看。”

    柳绿一愣,没想到小姐是这般反应,顿时有些错愕,反应过来,她急忙有些脸急,“小姐,他肯定不安好心,你可不能给他机会,你已经有世子了。”

    她好心的提醒,并没有激起慕昭任何改变。

    慕昭听到世子,手有那么一瞬间的顿住,可是随即便反应过来,动作很自然,“这里是安阳侯府,他又不会吃了我,放心,我只是去看看,马上就回。”

    不顾柳绿的阻拦,她出了云锦园,便看到站在园子门口的秦默然。

    月光下,他依旧一袭白衣,站在芬芳美丽的花草旁边,整个人透着一股芝兰玉树的仙人之气。

    看到慕昭缓缓走过来,他原本清冷的面上,露出几抹欣喜,迎了上去,“昭儿。”

    他伸手想去拉她,却被慕昭小心的闪了过去,秦默然清亮的眸子里划过几抹微不可见的黯然。

    “找我有什么事?”慕昭淡淡开口,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仿佛看不到他的期待。

    秦默然心里不可抑制的痛,明明安静美好的夜晚,突然染上了一层寒霜,让他始终考不近她的心。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他轻轻说了声,眸光紧紧盯着面前的女子,生怕她拒绝。

    慕昭眉头蹙了下,看了外面的天色,“现在?”

    秦默然急忙点点头,“只能现在看,就在前面的亭子那里,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的。”

    他小心翼翼的模样,没有了过去的矜持,依旧是温文尔雅的公子,他有着骄傲的资本,要不然前世和过去的慕昭不会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看着这样的他,慕昭心里多了几分不忍,遂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鹅软石的小道,便来到了秦默然所说的地方。

    撩开树枝,她走了进去,眼前突然一下明朗了开来,眼前烛光闪烁,地上放着一圈孔明灯。

    慕昭有些诧异的看向秦默然,秦默然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月光下,他整个人都泛着柔和亲近,“这是我曾经答应过你的。”

    虽然时光久远,但是慕昭还是记得,当年她和他一起游花灯节,便看到了才子佳人一起放孔明灯,那越来越高,越来越小的光点,在黑色的天空中化成了一颗颗的星星,那时的天空好美。

    她便和秦默然说,想让他给她做一个,可是当时他不屑的拒绝了,她撒泼生气,他只能无奈说等以后有机会。

    没想到会是现在,她垂下眼,眼中划过一抹起伏,走到孔明灯前,便看到了那灯面上栩栩如生的人物,她细细一看,便能认出是自己,抬脚走了一圈,现每一盏灯上面都是不同年龄段的她。

    她整个人站在被孔明灯环绕的圈子里,给镀上了一层暖暖的光晕,柔和美丽。

    秦默然心里动了动,那潜藏在心里的感更加的浓烈,他无意识的抬脚走了进去,触到目光娇柔的脸,一颗心仿佛化成了一滩水。

    “昭……”突然他眸光触到了那红肿的嘴唇,脸色变了变,眸中溢满了不可置信和心疼,那上面的破皮,意味着之前生过什么,他不是无知的男子,游学之际见多了这样的,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你和他在一起了?”他突然脸色难看,伸手拽住慕昭的手,眸中喷着怒火,“你怎么能和他在一起,怎么可以让他吻你?”

    ------题外话------

    谢谢13715664723、龙牙、玥锦葵的月票╭(╯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