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他的暴戾,她的心寒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六十一章他的暴戾,她的心寒

    慕昭有些惊讶,再次看了看门口的牌子,确实是天字一号房没错,她走了进去,雨浓和雪莺拉上门,守在门口,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厉璟琛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脸色冰冷,眼底有一丝晦暗。

    走进去之时,慕昭便感受到他的不愉,寻了他对面的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怔怔的看了他半响。

    明明走来的路上,热闹一片,可是走进之后,安静至极,这里仿佛与外面隔绝,听不到任何声音。

    沉默了半响,这样诡异的氛围,慕昭有些不自然,轻轻叹了口气,询问,“你怎么了?”自从那次赐婚圣旨,这个男人再也没找过她,原本以为他是事忙,抽不出时间,今天看却不是那么回事。

    厉璟琛沉着脸,闻,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抬讽刺的看了慕昭一眼,轻哼了一声,“慕大小姐这是在关心你的未来夫君?”

    没有以往的调笑,眸色沉沉,眼里闪过玩味,整个人靠在那里,有一种慵懒的美,却是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冷。

    慕昭真的想不出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不过既然答应给彼此一个机会,她便耐着性子,点点头。

    厉璟琛没想到她一向羞涩的性子,这么直白的承认了,顿时心里柔了下,可是想到那天晚上看到的,一下心里又冷了下来。

    见他又不说话,整个人绷着脸,坐在那里根本无视她。

    慕昭抿了抿嘴,也没了主意,为了缓解氛围,她招来了小二点菜。

    小二记好,下去以后,慕昭脸上扯出了一抹笑容,“之前原本打算吃你吃饭,一直没机会,今日正好。”

    厉璟扯只是抬看了她一眼,再次垂下目光,专注的拨动着手中的酒杯,但是眼底却有了一股阴沉,“慕大小姐不会以为今日厉某只是为了这一顿饭才来的?”

    慕昭被这句话噎了下,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在气谁?气她?可是她招谁惹谁了?

    “那你是为了什么?”慕昭推开门见到他的第一眼,心里是有些意外的,以为他是因着这些天没见,故意约在外面,两人增加感的。

    厉璟琛眸光一暗,将酒杯仍在一旁,整个人斜斜的靠在椅子上,乌黑的丝垂下,衬着他冰冷的面容更加的邪肆。

    “当然是为了谈生意。”厉璟琛轻轻一笑,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

    “你是荣世轩金银的新东家?”慕昭突然记起她今日来天香楼的目的,眸光闪了下,迎上对面男子的视线,带着询问。

    厉璟琛淡淡一笑,眼底尽是冷漠,“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在这里?”

    她以为?慕昭心里笑了笑,看来是她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以为人家约在这里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看来是只有惊,没有喜。

    “你想怎么样?”慕昭也不矫,直接开门见山,她的玉宝阁目前的金银还够两日的支撑,必须尽快找到货源。

    厉璟琛见到她正色的脸庞,严肃的语气,眸中迅速凝聚了一抹怒气,“大小姐这句话的意思可是条件任我开?”

    慕昭心里一惊,瞪大眼睛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冷冷道,“谈条件将就双方你我愿,厉世子可以开,但是我也有权利拒绝。”

    厉璟琛冷冷一笑,伸手从衣服中拿出一张纸,扔到了慕昭的跟前,“我的要求很简单,原来的价格太低,要想继续合作,定金得加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五十?”慕昭想到了他会提价,但是没想到他一次提这么多,顿时脸色不好看了,她和他现在是什么关系?人?未婚夫妻?不论哪个,相处模式也不该是这种的。

    “对,”厉璟琛利落的吐出了一个字,眸中深沉一片。

    “不可能,”慕昭果断的拒绝,一件普通的金饰一两银子,一两银子等于一百文钱,她以往的进价是一只饰给他们三十文。玉宝阁之所以垄断了帝都上等金银的货源,就是因为慕家的经营方式不同,他们有着最好的打磨师傅,倒不会担心东西卖不出去。按饰多少给,比论斤称利润高,对于那些合作商,自是十分乐意的。

    之前的合作方法,本来是慕家的让步,想获得更加良好的信誉,如果再提价百分之五十,那么撇开人工费,还有其它的成本,玉宝阁还是会面临关铺的危机。

    厉璟琛脸色一寒,倏地站起身,“既然慕大小姐没有谈的诚心,那厉某也不强求。”

    话落,便抬脚往门口走。

    慕昭知道荣世悬的金银纯度是最好的,如果失去了这一合作商,她可以从其他地方找到货源,但是质量肯定没有这么好,相对的,打出的饰肯定也不够精美。

    “厉璟琛,你什么疯?”慕昭维持不了镇定,愤怒的吼道,几步走到他跟前拦住,“我哪里得罪你了?几天不出现罢了,一出现便给我甩脸瓜子,你不是说要追我的吗?怎么,觉得追到了就不值钱,不放在眼里,不想珍惜了,想反悔了?”

    慕昭气的口不择,双手挡在了厉璟琛的面前,瞪大眼睛,眸中闪着怒意。

    厉璟琛看着气的脸通红的女孩,勾了勾嘴角,“反悔?恐怕是慕大小姐更不想嫁我,更想反悔了。”

    他眸色暗了暗,依然能清晰记起她拒婚的冰冷决绝,他脑海中再次闪现她和那个男子相偎相依的亲昵,心里一股冰冷覆盖。

    慕昭没想到她这么说,顿时一阵委屈和愤怒,刚开始她面对殷皇的赐婚,虽然是排斥更多,但是那也是因为她不想再次重蹈前世的悲剧,她想和他慢慢相处,多多接触,培养细水长流的感,而不是冲动一时,后悔两世。

    她原以为那次马车上面,她解释的很清楚,赐婚上面没写成亲日期,她也觉得肯定是他去求皇上了,给她机会缓冲。她抱着美好的期望,可是没想到再次见面,遇到的是他的冷脸。

    一颗心坠落道了冰谷,慕昭原本一直有勇气的心,突然缩了回来,她垂下手,自嘲的笑了声,是她傻,以为他是不同的,以为他会珍惜她,她有再次获得幸福的权利,可是是她想得太好。

    “也许我们真的不适合。”慕昭轻轻垂说了句,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厉璟琛瞳孔缩了下,她竟然没有任何解释,没做任何的努力挽回,顿时一阵滔天的怒意席卷了他,握紧手中的手,在她的手即将触到门之时,再也忍不住,几步上前,将她一拽,拉了回,然后将她狠狠的撞到了墙上,伸脚抵住了她,将她整个身子钳制在他和墙之间,不让她有任何逃离的可能。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合适?你真的想反悔了,你想退婚对不对?”厉璟琛语气蓦然加重,深沉的眼睛弥漫着火光,那如野兽般有了几分的龟裂,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女人直接揉入怀中,吃的骨头都不剩。

    慕昭被这一撞,背后生疼,整个身体仿佛错了位,阵痛的,她想挪一挪身体,可是动不了,不觉恼火,瞪大眼睛呵斥,“放开我!”

    厉璟琛的手没有任何的松动,反而更加握的更紧,阴沉的眸子紧紧的锁着面前女孩的脸,“说,你是不是后悔了?你要悔婚?”

    说到最后,他几乎咬牙切齿,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还是想逃,不准,他不准!

    “你让开!”慕昭不适的推了推,可是没有撼动分毫,他熊熊的怒火,喷的怒气,拂过她的脸颊,让周围空气突然稀薄,她呼吸不畅。

    “不放,今天你要是不给我答案,别想离开!”厉璟琛态度坚决,将自己和她抵的更紧。

    慕昭胸口钝钝的疼,她这身体还是育期,眼前的男人根本不知道怜香惜玉,她脸色憋的通红,还是下定决心,“是,我想反悔了。”他阴晴不定,对她好时极好,对她不好时,比如现在,她都搞不清他为何生气,这样的男人要着太没安全感了,还不如趁早收心,免得泥足深陷。

    “果然,我就知道,”厉璟琛讽刺的一笑,眸中没有任何的感,黑沉的眼睛透着层层的阴寒,“那个男人回来了,你怎么还会嫁给我?”

    他的语气带着浓浓的自嘲,更带着无尽的凉意,突然剑眉一狞,凌厉的视线落在慕昭身上,“想反悔,没门,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更不会放你和其他男人双宿双飞!”

    他得不到的东西,愿毁掉,也不会让给任何男人染指!

    慕昭脑海晕了下,前面是火热的胸膛,后面是冰冷的墙壁,冰火两重天,当听到那不知名的男人之时,她更加的晕了,什么叫那个男人回来了,她哪里来的男人?

    她想开口说话,可是胸口实在是闷的厉害,想推开,可是动不了丝毫。

    殊不知这样的反应落在厉璟琛的眼里更加的刺眼,这个可恶的女人,那个晚上可以那样乖巧的和其他男人搂在一起,可是面对他的时候,除了排斥还是排斥,他心里有一股子火无处,抿了抿嘴,他眼色一暗,倏地一把将她横抱起,不顾她的挣扎,抱着她走向了内室。

    天香楼上等房,除了布置精美,服务周到,能在上面欣赏外面的美景,还有一个是在一个房间里都有专门设置雅间,便于客人喝醉了直接进入内室休息。

    当慕昭被摔到床上晕头转向之时,无比痛恨这样的设计。

    她挣扎的想爬起身,可是身体刚刚起来了些,一个庞然大物便撑在了她两旁,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

    “你想做什么?”意识到危险,慕昭心里一慌,伸手想去反抗。

    可是手刚一抬起,便被厉璟琛一把握起,两只手一起钳制在了头顶,顿时她动弹不得。

    “混蛋……”

    一个词刚出口,一火热的唇便盖了下来,四版唇瓣相碰,冰和火的相融。

    没有了往日的怜惜,此刻的厉璟琛理智全无,脑海中只有那句:是,我反悔了。

    他粗鲁的啃咬着她的嘴,没有任何的温柔,只要想到其他男人也如这般的品尝过,心里顿时有着不可歇止的怒意。

    慕昭眉头紧皱,万万没想到今日会变成这样,她扭着头躲散,却依然被他精准的捕捉到了。

    没有空气的进入,她顿时脸颊通红,眼前的男人让她没有进气,只有出气的份。

    再她感觉脑海混沌,虚浮一片,快要死掉之时,他终于舍得松开了嘴,撑在她的头顶,俯身深深的看着她。

    “厉璟琛,我要回府,你放开我!”慕昭红着眼睛,愤怒的喊道。

    被人这样压在床上,她感受到了一股屈辱感,没有丝毫的珍惜,只是泄,他当她是什么?

    “我再问你一句,还要反悔,还要悔婚吗?”厉璟琛眸光紧紧盯着身下的女孩,再次沉沉出声,眼底看不到的地方,划过一抹紧张。

    慕昭这次毫不犹豫,立刻开口,“我要反悔,我不要嫁给你,你这个疯子!”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反复无常的男人,哪怕前世秦默然,他欺骗她背叛她,对她冷冰冰的,可是也比现在眼前这个男人掠夺侮辱的好。

    厉璟琛一个凌厉的眼神朝着慕昭袭来,在她话音一落,便低下头,一口狠狠咬在了慕昭的脖颈上,知道嘴里尝到了血腥味,他才放开嘴。

    慕昭心里顿时苦翻了天,嘴巴疼,脖子更疼,这个变态,平时看着风度翩翩,现在根本就是个吸血鬼。

    他鲜红妖艳的嘴唇,红红的,嘴角残留着丝丝血迹,慕昭知道,那是她的。

    黑色的丝凌乱的披在肩上,眸光带着红丝,整个人透着无尽的阴冷,仿佛地狱的阴灵。

    厉璟琛勾了勾嘴角,伸出舌头舔舐了嘴角的血迹,砸了砸嘴,随后眸光一暗,看着那泪眼朦胧的女孩,心里突然有了一阵躁意。

    他不想看见她带泪的眼睛,还有那愤恨的神色,却更不想放开她,倏地,他整个人躺在她身上,搂着她,将她抱了个满怀。

    慕昭呼吸一顿,只是一瞬间,身上的人轻轻往侧面一翻,将她往怀里一拉,两人毫无缝隙的紧紧贴在一起。

    这次没有了刚才的凶猛,他的动作待了几分的轻柔,将她的头紧紧搂在怀里,他将下巴搁在她头上,眸中闪过一抹无奈。

    依旧是熟悉的薄荷香,可是这次慕昭却感觉不到任何的亲切,心里蔓延的是害怕和阴冷。

    “昭儿,我该拿你怎么办?”厉璟琛眸中怒色渐渐消散,更多的是无奈和伤痛。

    这句话饱含深,恢复了以往的温柔,仿佛刚才那个怒火阵阵的男人不是他,他依旧是那个翩翩世子。

    可是见识到了他的另外一面,慕昭面对这句话,心里再也激不起任何的涟漪,她想尽快脱离这个恐怖的男人,想尽快回府,回她的云锦园呆着,再也不出来了。

    怀中的女孩没有说话,依旧埋头在他怀里,明明在他的怀里,可是他的心里却空落落的,那日他本是满心欢喜的找她,可是看见她没有回云锦园,而是进了另外一个院子。他跟着走了过去,本想是趁她不经意的时候,吓她一吓,可是没想到会看见那刺眼的一幕。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和我是亲梅竹马,现在外出求学中,我答应要等他的,这一辈子我非他不嫁。”

    那日她这样满脸甜蜜说出了这句话,他心里虽然不舒服,可是却没有这么在意,他以为只要他喜欢的,想要的人,他放手去追,也没有追不到的,可是经历了这些,他才知道,他太将自己看的自以为是了。

    “昭儿,我们好好的,好不好?”厉璟琛轻轻的说着,伸手抚了抚她乌黑的丝,“我们以后不生气了,你不要喜欢别人,乖乖嫁给我,我会好好对你好,比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对你好。”你忘记那个男人好不好,这句话他没说出来,担心她会拒绝会排斥。

    慕昭心里冰冷,知道今天的事必须要有一个解决,他并不是她想象的那般,温和,偶尔有点毒舌,他也有暴戾,也有喜怒无常,自私的一面。

    她和他之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该有一个结果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