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七章 做坏事的男女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五十七章做坏事的男女

    天地之间霎时静了下来,耳边是沉沉愉悦的笑声,腰间那双大手强而有力,将她紧紧禁锢在怀里,

    “昭儿……”厉璟琛喟叹了一声,将下巴搁在慕昭的头上亲昵的摩擦着,双手紧了紧,恨不得将她直接揉入身体里。

    慕昭靠在他火热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是五味陈杂的。今天的事触不及防,让她不知道该以何心面对这个男人。

    两人依偎在一起,不同的是一个噙着愉悦的笑意,一个垂下眼帘,眼底满是复杂的神色。

    马车嘶鸣一声,跑在宽广的大街上,没一会儿,便进入了地区繁华热闹的地带。

    四周小贩的叫卖声顿时不绝于耳,大人小孩的欢笑声,男女的调笑声……让耳朵应接不暇,这是一个充满生气的早上。

    怀中的人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搂着抱着,厉璟琛刚开始是欣喜的,可时间长了,他意识到异样,将怀中的女子轻轻的拉起来,对上她的眼,“可有心事?”

    慕昭的目光触到他担忧的眼睛,心里紧了下,抿了抿嘴,她还是开口问道,“你向皇上求亲了?”

    厉璟琛眸光怔了怔,默了一下,点点头,“我想娶你。”

    他的眸光真诚明亮,如碎了满地的星光,慕昭在这样的视线下,心里烦躁,她挣扎了下,退出了他的怀抱。

    “你不想嫁我?”厉璟琛感受到她的排斥,立刻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顿时眸光一暗。

    慕昭在厉璟琛旁边寻了个位置坐下,听到他的质问,她有些迟疑的点点头。

    厉璟琛看到她的反应,原本相见的喜悦荡然无存,一颗心沉了下去,冷声道:“为什么?”那些天她的顺从,她的柔声细语,让他有种感觉她也是有些喜欢他的,才会任由他搂抱抚摸,任由他一吻香泽,怎么才几天没见,她又恢复了这般冷淡让人抓狂的性子?

    “厉璟琛,”慕昭抬迎上他的视线,“你为什么想娶我?”她知道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可能喜欢自己,但是她自知没有让人一见便非娶不可的魅力。

    对上那样认真黑亮的目光,厉璟琛眸光闪了一下,纤长的手指动了动,终究是抑制住了心底的冲动。

    “我不去求亲,你就得嫁入左相府,嫁给木萧那小子了,”厉璟琛垂下眼,声音淡淡,细长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眼底最深沉的暗流。

    “木萧?”慕昭眸光蹙了下,脑海中闪现那次在皇宫他对她的愚弄纠缠,心里顿时不喜。

    厉璟琛将她这样的小绪收入眼中,心里顿时舒服了,那日木萧对慕昭的纠缠,厉璟琛不是不在意的,原本他心里有一些不爽。

    可是此刻,他心结解开了,连说话的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生硬,他拉过慕昭的手:“昭儿,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慕昭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眸光认真,一双漆黑如琉璃石般的眸子望向他,“我喜欢你的。”这几天他不在的日子里,她心里多少是有些牵挂他的,她不会隐瞒心里的想法,“但是,我现在不想嫁给你,我有很多事要做,而且和你了解不深,万一你以后后悔了可咋办?”

    她苦恼的皱着眉头,托着下巴,“到时仍旧有大把的美女愿意贴上你,可我不同,到时就是弃妇了,不值钱了。”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模样倒有几分的忧愁。

    厉璟琛知道她的心思,不点破,将她拉到身边,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的笑道,“小坏蛋,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即使他可能欺骗她,但是永远不会抛弃她。

    马车将慕昭送到府门口,厉璟琛并没有进去,而是拉着她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

    慕昭点点头。

    看着慕昭走了进去,厉璟琛才缓缓放下车帘,眸色沉了下去。

    第二日,皇宫的赐婚圣旨便来到了安阳侯府,除了宋芝兰,所有人都跟着慕怀仁到前厅接旨。

    依旧是冠冕堂皇的一篇话,念完后,德安公公咳嗽了两声,扯着公鸭嗓子,“大小姐接旨吧,咱家传完旨还得急着回去侍候皇上。”

    慕昭跪在地上愣愣的,抬望向那一明黄色的娟帕,眸中闪过不甘心。

    “大小姐……”德安脸色不愉,再次提醒,“接旨吧。”

    慕怀仁伸手捅了捅女儿一下,见她没有任何上前的意思,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双手接过圣旨,同时拉着德安转过身,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掏出一袋银子塞进了德安的衣服里。

    再次转身过来,德安公公脸上明显的带着满意的神色,“安阳侯爷放心,咱家回宫了一定在皇上面前为大小姐美几句。”

    慕怀仁点头,满脸堆着笑,“公公仁心,承蒙抬爱。”

    送走了德安公公后,跪在地上的人才缓缓站起身,每个人眼色都不同。

    “大小姐真是好福气!”四姨娘眸中写满了艳羡,轻轻叹了一句。嫉妒慕昭的好命,没有了秦云锦,她照样活得顺风顺水,反看叶儿,她的女儿,她有母亲,却是个丫鬟出身,给不了她任何东西,还总是连累她。

    如果她不是宋姨娘丫鬟的女儿,侯爷怎么会不喜她?

    “以后我们这一家子可得仰仗大小姐了,”五姨娘立刻堆笑着,只是眸中却溢满了嫉妒。

    一旁的慕良莹恨恨的握紧拳头,眸光愤怒的望向慕昭,没想到慕昭真的被赐婚给了厉世子。都怪温玉绣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下药毁了她,怎么会轮到慕昭出风头,同时她更恨慕昭,明知那杯酒有问题,还哄骗她喝了,害她在整个帝都都抬起不起头,自从那日她便再也没出过安阳侯府,更别提参加上流的宴会……

    慕良叶沉沉的看了慕昭一眼,没说话。

    慕良夏却走上前真心的道了一句,“大姐恭喜你。”她的眸光中溢满喜色,慕昭被赐婚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默然哥哥再不甘,也不敢和皇上作对,只要大姐嫁给厉世子,那默然哥哥只能投入她的怀中。

    慕怀仁眸中闪过不悦,这几房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明白?看着依旧呆愣不说话的女儿,他抿嘴吩咐,“都回自己的园子。”

    随后转头对着慕昭道,“你随我来。”

    没有理会其他人,慕昭随着慕怀仁走了。

    幽静的书房里,慕怀仁将圣旨置于桌上,看着脸色不好的女儿,轻轻叹了口气,“厉璟琛是个好孩子,你嫁给他不亏。”厉璟昶这个人他还是了解的,昭儿是锦儿的孩子,他不会允许厉璟琛欺负了去。

    “我知道。”慕昭应了一声,不满小声嘀咕,“我没说不想嫁给他,只是不想现在。”

    慕怀仁闻,心里担忧的心放下了一半,女儿的神看在眼里,他心里有些明白过来,能不排斥就好,至于时间……

    “这道圣旨上面只说赐婚,没规定具体成亲日期,”慕怀仁提醒了一句。

    慕昭怔了下,刚才被柳绿一声圣旨来了,她心里一直沉甸甸的,没注意到这些,急忙拿过桌上的圣旨看了看,直到看到最后一个字,也没看到日期,她心里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嘴角轻轻扬了扬,眸光重新恢复了光彩。

    她和慕怀仁在书房里谈了好久,慕怀仁这是知锦儿被害真相后,第一次和女儿相处,刚开始他是愧疚的,后来他将心思剖开,和女儿好好谈了谈,但是关于皇上和慕昭她娘的纠葛,慕怀仁却没有透露半句。

    出来的时候,慕昭明显的心好了很多,阳光射在身上,让她的心里突然又蔓延出了希望,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宝贝,想死我了。”

    一声男音突然出现,让慕昭身子一怔,脚步顿了下来。

    “放开我……”

    这个声音是五姨娘的,慕昭立刻惊醒,和早上的讨好不同,此时这声音充满了惊慌。

    慕昭寻着声音走了过去,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果然是慕忠和五姨娘。

    慕忠眸光充满讥诮,手上的动作没有任何的放松,他拉扯着怀中女人的衣服,嘴里讽刺着,“这些天你故意躲着我,可让我好想,怎么?当了五姨娘就看不起我这样一个小小的总管了?”

    “住口,你胡说什么?”五姨娘惊了下,急忙扫视周围,见没有人经过,她松了口气,埋怨的看了一眼**满布的男人,“如果被侯爷现,我们谁也别想活命。”她好不容易到手的地位和富贵,可不能被眼前这个男人毁了,不然女儿肯定会恨死她的。

    “小**,果然是攀上了安阳侯,就看不起我了,”慕忠伸手在女人身子上狠狠一捏,听到女人的呼痛声,他才满意的放开手,紧接着将嘴附了上去,断断续续的道,“乖乖的伺候好老子,老子爽了,你继续当你的五姨娘,如果不爽,可不能保证侯爷会不会知道。”

    他眸中威胁闪动,五姨娘原本听着女儿的话,打算避着他,和他拉开距离,虽然之前和他在一起很享受,但是她清楚富贵和男人之间,她还是喜欢富贵和权利的,至于男人,有了权利和地位还愁没有?

    思绪游移间,她半推半就,被男人拖到隐蔽的地方按倒。

    不多时便响起了男子的粗吼和女子的呻吟声,慕昭眸中闪过一抹厌恶,原本打算离开这糟心的地方,可是刚踏出去,一声男子迷离中的呢喃,“兰儿……”

    她心里一怔,当听到第二声之时,她确定自己没听错,嘴角抿了抿,勾起一抹笑。

    春意盎然,男人和女人共同攀上了**的高峰。

    当一切安静下来,慕忠心满意足的穿好衣服,从外面探出头,待看到没人,他飞快的抬脚离开。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慕昭才中暗处走了出来,看着那摇曳的树林深处,她勾了勾嘴角。

    五姨娘从刚才的余韵中醒了过来,便是满心的懊悔和惊慌,看着身上满布的层层的红印,她眸光红了红,急忙伸手将那随处扔的衣服捡起套在身上。

    当她穿好亵裤,伸手去拿外衣之时,一双穿着绣喜鹊白底黄花的鞋子出现在她眼前,她心里惊的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入眼的便是慕昭冰寒的脸。

    “五姨娘好性致,”慕昭满眼的厌恶和嫌弃,虽然周围清风阵阵,但是周围依旧萦绕着那令人作呕的膻腥味,她真想直接掉头走。

    五姨娘没想到就这一次放纵,竟然被安阳侯府的活祖宗看见了,顿时心里害怕起来,顾不得衣服不整,急忙跪倒在慕昭面前,“大小姐,是他逼我的,我没有办法,您就饶过我一次,我下次不敢了……”

    她身子瑟瑟抖,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她真后悔,应该听女儿的话,好好呆在紫罗园。

    “你身为侯府姨娘,竟然和下人偷,”慕昭眸光划过鄙夷,冷如冰霜的目光射了过去。

    “小姐,我是被逼的,你看见的,我是被他拉进来强暴的,我是受害者,”五姨娘急忙辩解,脑海乱成一片,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管你是自愿还是被逼的,你失了清白是事实,”慕昭寒声斥责,盯着五姨娘的目光充满冷厉。

    “我,我……”五姨娘抖着身子,刚才的那一响贪欢,却没想到现在是无尽的冰冷,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就算以死相逼,也不会让那个男人碰自己一下。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慕昭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嘴角,看着满地的凌乱,她眸中闪过讥讽,抿了抿嘴,想了想,状似不经意的道,“五妹那模样倒和刚才的男人有几分相像。”

    “不,不是的,她是侯爷的孩子,我是到侯府后,没有依靠,日子过得太苦,才巴上慕忠这个男人的。”五姨娘急忙拉着慕昭的衣摆解释,眸中惊慌一片,带着恳求,“大小姐,不关夏儿的事,是我这个做娘的错,你罚我怎么都行,不要牵扯上夏儿,她毕竟是你的亲妹妹。”

    亲妹妹?慕昭心里好笑,她的娘亲可就只有她一个女儿,这些女人都是不该出现的。

    “我看忠管家可是对你喜欢的紧,抱着得罪爹的下场和你苟合,”慕昭眼中寒光一闪,意味深长的勾着嘴角。

    五姨娘缩着肩,明媚的水眸里溢满不安,心里恨死了强迫她的那个男人,他怎么会喜欢她?

    当年她以怀了安阳侯的孩子为由,赖在了安阳侯府,原本以为苦尽甘来,可是安阳侯当时心里就一个大夫人,她的到来更加加剧了他和夫人的矛盾,所以他恨死了自己,将她和女儿仍在后院不闻不问多年,她一直苦苦煎熬着,直到有一天遇到喝醉酒的慕忠,被他强迫的生了关系,事后这个男人可能有几分的内疚,便对她照顾了两分,她感激他,倒也没责怪他,因为她和良家妇女不同,对清白本来看的不是那么重要。

    后来她的日子好过很多,他时不时的会接济她银子,给她带来吃的,她要付出的代价是,赔上自己的身体,供他空虚时泄。

    这么多年下来,她知道他心里有人,却不知道是谁,她心里也不在意,她和他本来是各取所需,可是现在,如果因为这个男人失去她到手的一切,她是万万不甘心的。

    “他喜欢的人不是我,大小姐,你要相信我,我之前是无路可走才委身与他的。”五姨娘仍旧抱着最后的希望,满眼的祈求和害怕。

    “那他喜欢的人是谁?”慕昭眼底精光一闪而过,紧紧追问。

    “他喜欢的是?”五姨娘有些懊恼的红着眼睛,肩膀倏地一垮,“我不知道。”这些年他抱着她亲热,喜欢在**的时候喊她兰儿,可是却没说这个兰儿到底是谁。

    事闻到这里,慕昭心里也清楚,看了慕昭那放在心底的女人就是宋芝兰了,只是这两个人以前的纠葛还真值得人调查一下,宋芝兰不是喜欢她爹,甚至不惜毁了自己的清白,给爹做小,怎么又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五姨娘心里焦急,看着慕昭眼底闪过的冷意,她心里一寒,今日之事如果暴露出去,她肯定得死,她的富贵才刚刚开始,她怎么舍得?

    着急的时候正好目光触到不远处的一块石头,看着正在凝眉思索的慕昭,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狠绝的目光。

    慕昭理了一下脑海的头绪,心里依旧百分之八十的确定了宋芝兰和慕忠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至于是什么,就等疏影的调查了。

    眼前这个女人还能留着,慕昭打定注意,将目光重新望到前面,可是面前空地上没有半个人影。

    她心里咯噔一下,眸光扫视了周围,没有一个人,她心里沉了沉,升起了一抹不安,抬脚转过身,入眼的是五姨娘狠戾的眼神,就在那一瞬间,大大的石头自头顶抬起落下:“慕昭,你去死吧!”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