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六章 强行赐婚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五十六章强行赐婚

    殿外传来公公的通报声。

    殷擎天从榻上起来,站起身,整了整绣着金丝祥云纹的袖口,沉着眼,“可是一个人来的?”

    “回皇上,是一个人,安阳侯并没有随来。”外面守候的公公扯着公鸭嗓恭敬回道。

    “他倒是个聪明的,这些年把朕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殷擎天冷哼,转头对着风澜笑道,“风爱卿也随朕一起去见见,看看这位安阳侯府大小姐如何,如果真的是个妙人,朕就为爱卿做主了。”

    妙人?风澜脑海中闪现出前两次的相见,他将她送上厉璟琛的床,她肯定恨死自己了,怎么会嫁给他?

    “皇上,安阳侯府小姐再好,微臣也不能娶她!”风澜低下头,不理会殷擎天骤然冷下来的脸色,急忙解释,“微臣虽没有婚约,但是已经有心上人了。”

    “哦?有心上人了,朕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殷擎天眸光透着猜忌,剑眉微皱,紧紧盯着对面的风澜。

    风澜道,“此等小事微臣断不敢拿到皇上面前说,她身份低,却是微臣的知音,微臣爱慕多年,只等她点头便娶了她。”

    这些年这小子的风流韵事不绝于耳,没想到竟是个痴的,殷擎天凝眉思索了片刻,才沉声道,“你自小跟着朕,朕当你是半个儿子,那个女子若好,找个时间带进宫给朕看看,朕做主给你赐婚。”

    风澜垂下头,眸光闪了闪,“谢皇上!”

    “至于安阳侯府大小姐,”殷擎天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容,“是她没有福气,左相府盘根错节,木萧喜欢她,许给他也不错。”

    风澜眸光划过一抹担忧的光,抿了抿嘴,还是开口问,“皇上好似很不喜欢她?”他垂着头看着地板,心里担心被眼前阴晴不定的男人看出异样,但是想到那个女孩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他便忍不住去关心。

    “哼!秦云锦的女儿,朕怎么会喜欢?”殷擎天皱起眉头,眸中闪过不屑和嘲讽,“要说喜欢,朕更喜欢折磨她。”

    那语气中的恨意昭然若揭,殷皇心眼小,爱记仇,风澜跟着这些年也是明白的,只是对象是一个女人,就值得深究了。

    风澜抿了抿嘴,继续道,“皇上要折磨她,何不将她许给厉璟琛?”

    殷擎天眸光闪了下,带着打量的目光盯着风澜,“哦?爱卿好像很关心她?”

    “皇上误会了,微臣这么说是有原因的,”风澜在凌厉的视线下并没有任何慌张,他沉着冷静的将之前他受厉王爷所托,在春晖楼算计厉璟琛和慕昭的事说了一遍,末已,补充一句道,“厉璟琛是并不愿的,可是厉王爷对他有养育之恩,厉王妃着实喜欢这位小姐,皇上也知道,他虽然是厉姓一族的,但是并不是王爷夫妇亲生的,以微臣对他的了解,这次求亲恐怕是王爷夫妻的授意。”

    殷擎天点点头,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嘴角,“想不到一身傲骨的厉王爷也会做出这等拙劣的事,只是厉王府只有厉璟昶一脉住着,他对王妃深,一房妾侍也没有,这慕昭嫁进去,厉璟琛就算再不喜她,也会看在他爹娘的面上,善待她,她不是照样也能活得顺风顺水?”

    “况且这感相处长了也便有了,”殷擎天扯出一抹残忍的笑,“左相府就不同了,兄弟几个,妻妾好几房,她要是嫁过去了别想过安心的日子。”

    “据微臣所知,木萧此人不同于他的父亲和兄弟,他不好女色,这些年连个同房也没有,此人潇洒不羁,除非是真正喜欢上一个人,否则没人能逼他娶的,”风澜声音沉稳,继续道,“厉璟琛随意了些,却也是个不好女色的,但是不同的是,他是为了心爱之人守身。”

    “他有喜欢的人?”殷擎天浓眉挑了挑,被勾起了兴趣,眉眼间阴郁也渐渐散了些。

    “有一位红颜知己,是宋威迟将军的千金,叫宋妍宁,”风澜道,“厉璟琛去边关这些年,没有亲人在身边,一直都是住在宋将军的府邸,和这宋妍宁朝夕相处,自是感不一般。”

    殷擎天眸光闪过一抹晦暗,嘴角溢出一抹阴狠的笑,“不错,真如你说,她要是嫁给厉璟琛,厉璟琛却另有所爱,三个人都会受折磨,一对怨偶,好啊,真是绝配。”

    他大笑,脑海中闪现那一抹云淡风轻的倩影,秀美的轮廓,甜净的声音……这些年他一直不忘,即使她眉色间一抹轻微的忧愁,他记得也是清清楚楚。

    突然一阵黑暗袭来,他一阵眩晕,身子颤的跌了几步,扶住身边的案台才勉强能维持平稳。

    “皇上!”风澜上前,扶住他,带着担忧,“今日皇上便在床上好好歇息,让她明天再来。”

    殷擎天闻,摆摆手,按压着额头,声音带着疲惫,“朕没事,老毛病了。”

    随即他声音带着坚决和冷硬,朝着殿外守候的太监吩咐,“德安,将她带到前面候着。”

    “奴才遵旨,”德安恭敬应声。

    随后,殷擎天转头,“你也随朕去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如果真的如你说那般,许给厉璟琛也是个好归宿。”

    “臣遵旨!”风澜心里松了口气。

    整个大殿威武,弥漫着庄严的气息,红木圆柱上五爪金龙腾云驾雾,明晃晃的金色随处可见。

    奢华的布置,面无表的宫人,让慕昭一阵不适,冷硬的气氛让她生出了想要逃离的心思。

    不知道这皇上找她来做什么?慕昭跪在大殿中,垂头等待着。

    地板冰冷坚硬,慕昭跪在上面,膝盖被隐隐麻作痛,用余光扫视周围,那些人依旧一动不动,不知道他们有人通传没,怎么这么长时间了,那招她进宫的皇上怎么还不来?

    她小心的伸手揉了揉膝盖,眯着眼打量周围,突然一声,“皇上驾到!”

    尖锐的公鸭嗓子让慕昭浑身一颤,急忙收回目光,垂抵住地板,恭敬道,“臣女慕昭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子清丽的声音骤然回响在大殿里,慕昭今日身着的是一袭鹅黄色绣玉兰花的锦服,将整个头整齐的挽起了个精致的髻,髻上下斜插着缀着流苏的金簪,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响,整个人的动作极其优雅,匍匐在那里,显得美丽柔和。

    殷擎天眸光深沉,没有任何的起伏,并没有直接让她起来,而是冷声命令,“抬起头来。”

    这声音冷漠,没有丝毫感,慕昭心里一冷,顺着他的意思,抬起头,望向那坐在上位的男人。

    明黄色的飞龙黄袍,头戴金冠,一双眼睛阴婺,散着寒气,盯着她仿佛在看极其厌恶的东西一般。

    “你倒是长得和你母亲秦云锦很像,”殷擎天凝眉,审视的目光多了几分的嫌弃。

    慕昭垂下头,临行前爹告知娘生前得罪过皇上,却没有具体说什么事,让她小心应对,她整个神经提起来,平复心中害怕的绪,镇定回复,“谢皇上夸奖,我爹也这么说。”

    “夸奖?”殷擎天挑了挑眉,不悦地道,“朕什么时候夸奖你了?”他讨厌她还来不及,秦云锦的女儿放哪,都是那么刺眼,真想拿刀直接毁了这脸,只是那样做的话,就不好玩了,他要好好折磨秦云锦的女儿才行。

    “我是秦云锦的女儿,女儿像娘,那是一种福气,皇上的肯定对慕昭来说就是夸奖和赞美,”慕昭抬起头自得的一笑,脸上勾起了若有若无的小酒窝,整个人跪在那里,倒没有任何怨和害怕,反而多了几分纯真和美好。

    这样的笑容真够刺眼的,殷擎天脸色沉了下来,黑色的眸子如浓郁的墨汁,整个人透着冰寒和冷意,“你倒是挺会自乐的。”

    语气中明显的嘲讽,慕昭听得出来,心里紧张,面上却没有表露分毫,依旧一句,“谢皇上夸奖。”

    殷擎天仿佛一拳出去打在棉花上,心里那口闷气噎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慕昭假装没看到皇上的不愉,依旧一副天真的模样,蓦然她目光扫到了站在皇上身边的另外一个人,那个利用她的信赖算计她的男人,自从那天不愉快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不代表她忘记了那天的耻辱。

    当和他视线相触之时,慕昭眸中闪过一抹愤怒和厌恶,很快的撇开眼。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这细小的动作和绪逃不过殷擎天的眼,想到那春晖楼的事,他心里对风澜的提议倒有了几分的心动。

    “慕小姐可知今日朕你找来的原因?”殷皇嘴角勾了勾,眸中写满了算计,心中为即将生的事而激动颤抖着。

    他向来是个内敛的,喜怒不表于面,但是风澜还是看到了他因黑眸那一闪而过的幽光。

    “不知。”慕昭简单吐出这两个字,心里也是好奇,同时也充满了不安,肯定是没好事。

    “慕小姐温良贤淑,乃我东临贵女的典范,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厉王府的厉世子和左相府的大公子在前几日已于朕求亲,都想求娶大小姐为妻。”殷皇平静的说完这一件事,一双鹰眸静静盯着坐下跪着的女子。

    慕昭心里咯噔一下,她想到无数可能,愣是没想到是为了她的婚事,对于重生的她来说,皇宫的一切都太遥远,她从没想过,唯一的念想就是为她娘亲报仇,接受厉璟琛是意外,也是她敞开心胸,给自己的一个机会,但是不代表她一定要嫁给她,至于左相府的大公子,他更不用说了,她根本对他没啥印象。

    殷皇对慕昭的不喜表收入眼中,知道她心里不愿,他便高兴,越加觉得风澜那话没错,一对怨偶,真是绝妙之计。

    “皇上,臣女能有自己的看法吗?”慕昭抿了抿嘴,大胆的望着坐上的男子,她不想她的未来被人决定,她要自己选择。

    这才是真正的她,殷皇看到下面女子不惧的目光,倏地想到多年前秦云锦也是这样望着他,抗议他的圣旨,做了背叛他的事。

    “说!”他沉沉的吐出这一个字,倒要看看她的女儿能怎么应对。

    “臣女还小,不想嫁,想多陪我爹几年。”慕昭垂在两侧的手沁满汗渍,她心里紧张,却也知道这件事如果此时不说,成了的定局后,再说就是抗旨了。

    “据朕所知,慕小姐今年六月就十六了,我朝十五嫁人都有,这十六算得上是普遍婚嫁年龄,”殷皇沉沉吐出这句话,森冷地道。

    慕昭心里咯噔一下,她倒是忘记了她自己的年龄,当年她嫁给秦默然就是这个时候,以年纪小为由,却是不应该的,都怪她太急,没有全面思考。

    她心思转了转,既然叫她来,没有直接下旨,就是有转机的,她不能放过,“我爹一个人多年,我希望多陪陪他,两位公子,慕昭自认高攀不上,请皇上明察。”

    殷皇冷冷一笑,一个人?他孤家寡人多年,谁来陪他?心里憎恨之余,更加坚定了要将她嫁出去,他的不幸福都是秦云锦造成的,他要她的女儿也一辈子活在痛苦中。

    风澜站在一旁,看着慕昭坚决拒嫁的神色,他心里为她着急,可是又多了几分欣喜,她的模样不像是说谎,那她根本不喜厉璟琛?

    只是,他突然眼色一暗,他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能让她嫁给厉璟琛,保她周全吗?他心里苦笑自己的痴心妄想,都到这个地步了,他还在奢望那不可成为现实的幻想。

    “你成亲了照样可以回去多陪陪你爹,”殷皇蹙着眉,不在意的摆摆手,“这个理由不成立。”

    慕昭没想到这个皇帝这么难缠,闲得无聊,竟然做起了媒婆,事关她的终生大事,她不能妥协,抿了抿嘴,她开口道,“臣女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希望皇上可以开恩,让臣女能自己决定婚事。”

    这句话更是落在了殷皇的心坎上,有心上人?那更合他的意思了,赐婚一对,成就两队怨偶,这真是……啧啧,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玩让人愉快的事了。

    殷皇挥了挥手,毫不在意慕昭眼里的愤怒,他早就知道秦云锦的女儿不会有那么温婉的一面,你看,被他这么一激,就如炸毛的猫一样。

    “不用再说了,朕已有了决定,”殷皇勾起嘴角,望着下面眉眼中透着不甘的女子,心里大快,他开口道,“厉世子为我朝马上奔波多年,他的婚姻大事一直都是朕心中的一个惦记,你和他年龄相配,可以算得上是金童玉女的好姻缘,朕在这里做主,就给你们赐婚了,你先回去,明儿朕便颁布圣旨,你回去好好待嫁,做你的准新娘。”

    慕昭心里一惊,虽然她对厉璟琛不讨厌,也有几分好感,但是现在便谈婚论嫁未免太早,他们互相不了解,她不想前世的悲剧再生在她身上,而且那日春晖楼,一句妍宁,她就知道那是个女子的名字,她迟迟没问,就是希望他主动和她说起。

    万万是没想到,她没等到他的敞开心扉,确实皇上的霸权赐婚。

    慕昭还是不放弃,眸中带着恳求,“皇上,臣女……”

    “够了,就这么决定了,慕昭,朕的决定便是圣旨,便是天意,如果你再执意拒绝,那便是抗旨,不把朕放在眼里!”殷擎天眼中明显的划过不悦,眼色狠戾的扫了下面女子一眼,挥了挥手,“德安,送慕小姐出宫。”

    德安立马从外面小跑进来,“奴才领旨。”

    慕昭一颗心坠到了冰底,但是知道已经成了事实,想到侯府,她抿了抿,不满的跟着走了出去。

    踏出皇城的那一刹那,她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可是心里却沉甸甸的。

    一个人走了出来,眸光瞅见了皇宫外停留的两辆马车,柳绿站在马车前朝她招了招手。

    慕昭朝她挤了个笑容,走了过去。

    柳绿没有现小姐的异样,能见小姐平安出来,她就很高兴了。

    想到给小姐的惊喜,她眸光望向另外的一辆马车,心里很是期待。

    “小姐……”她上前检查着慕昭,待看到她平安无事,放下心来,“小姐,上那辆马车。”

    慕昭心里记挂着事,倒是没现柳绿的异样,随着她的搀扶,上了马车。

    一掀开帘子,她还没现过来,腰身便出现了一只大手,将她勾了过去,清清的薄荷笑萦绕在鼻口,她整个人贴上了一个大的火炉,耳边是沉沉的笑声,胸膛出熟悉的起伏,“昭儿,我回来了。”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