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三章 温馨和悔恨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五十三章温馨和悔恨

    清风拂面,花香四溢,不远处一对璧人相拥,金色的阳光在他们身上投下了层层的光晕,看上去甜蜜而美好。***

    慕昭嘴角勾了勾,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眼前这对亲密的男女,她的五妹什么时候和秦默然这般要好了?

    柳绿双拳紧握,为小姐不平,想要上前将他们分开,却被慕昭一个眼神制止住,她只能愤怒的嘟着嘴,眼神死死的盯着这对狗男女。

    安静的林子里突然响起女子嘤嘤的哭泣声,秦默然僵硬的任由眼前的女子抱着,胸膛上湿热的触感,烫的他的一颗心不知所措。

    “默然哥哥,你帮帮我好不好?”慕小五从秦默然的怀中抬起头,红红的眼睛充满祈求的看着他。

    怀中的身子柔软而馨香,秦默然脑海中有片刻的眩晕,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看着那纯净的眼神,喉咙干涩,抿了抿嘴,“我答应你,你先起来,这个样子被人看见了,对你的闺誉有影响。”

    慕小五眼中闪过一抹高兴,眼前的男子不止长得好看,而且人品也好,会为她着想,是个正人君子。二姐姐说的没错,他是一个良配,如果她嫁给他,她相信,秦默然会对她好的。

    她羞涩的从秦默然怀中起来,抬的瞬间,不经意扫到身后站着的那个人,倏地,她眼中露出惊慌,急忙退后了几步,拉开和秦默然的距离,“大……大姐姐……”

    秦默然心里一紧,眸中闪过慌乱,急忙转身,果然看见慕昭站在身后。

    “昭儿,你什么时候来的?”秦默然脸上扯起一抹笑,语气尽量的放柔,可是面对慕昭的目光,他有了几分躲闪,心里突然生起了几丝说不明的心虚。

    慕昭并没有理会他的尴尬,淡淡的说道,“来了好一会了。”

    秦默然心里咯噔一声,自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他刚才和另外一个女人搂在一起的画面,恐怕昭儿已经看到了。

    他今日来这里本来是为了挽回昭儿的心,却不想被她看见了这样不好的一幕,他小心的打量慕昭的的神,见她眼里冷漠一片,以为她是对自己失望,急忙开口解释,“昭儿,我不是……”

    “大姐姐,不怪默然哥哥,是我的错,”慕小五打断秦默然的话,走上前几步,跪倒在慕昭面前。

    慕昭眸光闪了闪,打量着面前柔弱无助的五妹,距离上次见面好长时间了,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现,她倒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妹妹。

    “默然哥哥他答应帮我救娘,我一时高兴才搂了他,不关他的事,大姐姐如果要怪,就怪我吧。”慕小五开口道。

    秦默然剩下的话哽在了喉咙里,看着面前善良柔弱的女子为了他儿下跪,他眸中闪过不满,见慕昭冷冷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上前搀扶的意思,他心里更加的不快。

    他走到慕小五身边,伸手去拉她,“先起来再说。”

    慕小五躲避了秦默然伸过来的手,害怕的看了慕昭一眼,她摇摇头,“大姐姐没让小五起来,小五不能随意起来,惹大姐姐不高兴。”

    秦默然不悦的蹙了下眉,指责的目光落在慕昭身上,语气有些不好,“她是你妹妹,有错也是我的错,你何必为难她。”在他心里,慕昭还是在意他,喜欢他的,就是因为他抱了慕小五,所以她才会生他的气,为难她的五妹。

    “是她自己要跪的,关我家小姐什么事?”柳绿愤而不平,“从头到脚,我家小姐一句话也没说,你们两个狗男女要诉去远点的地方,别污了安阳侯府这块地。”

    慕小五眼眶顿时红了,晶莹的泪珠在眼里打转,万分委屈的望着慕昭。

    秦默然脸上闪过一抹难堪,他虽然不是出身富贵之家,但是好歹也是东临拔尖的才子,竟然被一个丫鬟如此侮辱。

    “慕昭,你就是这样教你的丫鬟的?”秦默然神色僵硬,森冷地道,眸中的柔荡然无存。

    慕昭目光晃了晃,眼前这个怒气冲冲的男人和前世无冰冷的秦默然重合在了一起。

    “你最好祈祷柔儿的孩子没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谁也不准扶她起来!”

    前世,他将方晴柔当宝,将她慕昭弃如敝屣,现在,他依旧为了另外一个柔弱女子不问事由的斥责她,慕昭冷冷一笑,吐出一句话,“我的的丫鬟一直都很好,不劳秦公子操心。”

    “你……”秦默然瞪大眼睛,简直不相信这句话竟然是出自他打算共度一生女子的嘴,手中冰凉的触感提醒着他的难看。

    慕昭看着秦默然铁青的脸色,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里是公共场合,来往的人多,两位要**找个隐蔽点的,不然到时有理可说不清了。”

    秦默然听到这句话,脸色全黑了,咬牙切齿道,“慕昭,你别太过分了。”

    没有理会他的愤怒,慕昭直接走到慕小五跟前,伸出两个手指钳制住她的下颌,让她一张泪眼朦胧的脸暴露在视线中。

    审视片刻,慕昭轻轻笑了笑,“五妹这脸倒是和忠管家有几分相似。”

    慕小五身子一怔,眸中紧张一闪而过,很快的消失无影,但是慕昭还是捕捉到了。

    她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匍匐在地的女孩,“我以为你和她们是不一样的,可惜我想错了。”

    话落,不理会慕小五惨白的脸色,她领着柳绿头也不回的离开。

    宋芝兰疯了这件事到底是惊动了宋家,宋家连夜派人去皇宫求得御医,上门诊治。

    听到御医也束手无策之时,慕昭勾了勾嘴角,望着眼前枯燥的账本,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乏而无味了。

    “听说宋家老夫人要将二姨娘带回去好好照顾,被侯爷拒绝了。”雨浓一边泡茶一边说着最近打听的况。

    慕昭眸光动了动,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疲惫的额头,接过递过来的花茶,轻轻抿了口,“古者有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当年宋家老夫人为了逼我爹娶她女儿,可是上了金銮殿求皇上做主,如果不是当年皇上亲自下旨,她宋芝兰根本进不了安阳侯府大门。”

    慕昭望着茶杯中漂浮的花瓣,眼色一寒,握住杯沿的手不住的紧,真如四姨娘所说,整件事是宋芝兰设计的话,那她爹在不得不娶她之前,根本没碰过她,宋家老夫人要挟她爹的把柄就不存在了,宋芝兰不嫁入安阳侯府,她娘就根本不会死。

    “听说侯爷放了狠话,要接回去可以,那二姨娘以后就不再是安阳侯府的人,可把那位老夫人气的,甩了袖子就走了。”雨浓绘声绘色的讲着,当时她去领这个月的俸钱,经过前厅之时,恰好看到了两人冷脸的一幕。

    没有了宋芝兰的依靠,慕良莹根本不是四姨娘的对手,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宋芝兰为什么而疯?她爹肯定是听到了风声,不然不会抱着和宋家撕破脸,气走了那位老夫人。

    慕昭抿了抿嘴,眸中波光流转,事朝着她预想的展,接着她便是收取回报的时候了,她招雨浓到身旁,贴着她的脸耳语了几句。

    雨浓点点头,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慕昭转动着杯盖,眼底闪过暗光,再次出声,“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让她三天内必须完成。”

    雨浓出去后,屋里慕昭闭着眼靠在椅子上,脑海中闪现出自她重生后生的事。如厉璟琛所说,她没有强硬的后台,要想和宋家抗衡,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她想好好谋划,敌人却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时间。凌霜寺这件事让她清楚到,她身边必须有能保护她安全的人,要是她自己的人,她可以依靠侯府,却不能完全依靠。

    她缺一个忠实,只为她办事的护卫,目前她身边虽然有柳绿、雨浓、雪莺三个丫头,她们几个也是极为忠心的,她不担心她们背叛,但是这几个人如果出点子,给她管理铺子还行,若说保护她的安全,三人手无缚鸡之力,却是万万不行了。

    想到这点,她睁开眼,站起身走到床边,便伸手去解开衣服。

    当她身上只剩下肚兜和亵裤之时,本是安静的屋子里,突然出现了细微的声响,慕昭身子一怔,急忙伸手那衣服捂住身子,眸光凌厉的扫视着周围,“谁!”

    厉璟琛揉了揉鼻子,鼻角有可疑的红色,见隐藏不下去了,只好现身。

    慕昭紧绷的神经在看到厉璟琛出现时松了下来,轻轻吐了口气的同时,想到刚才换衣服,这个男人竟然偷看,顿时气不打一处,“给我转过身去。”

    一头黑披肩,眸光黑亮,更加衬得眼前的女子肌肤胜雪,那脸色淡淡的粉色,更加增添了几抹风。

    女人他见过无数种,脱光衣服的,他也见过好些个,却没有今天这般失控,心里仿佛有一把火气直直上涌,脑海里不停的闪现那莹白如玉的身子,他坐在外间,喝掉了好几杯的水,却依旧感觉口渴。

    慕昭换好衣服出来后,看着几天不见的厉璟琛,想到她答应给他一个机会,也没像之前那样冷声赶人。

    “堂堂的世子,竟然偷看女孩换衣服,羞不羞?”慕昭寻了个位置坐下,脸上明显的不高兴。

    在东临民风虽然开放,但是女子对闺誉都很看重,女子的身体只能留给成亲那天,给自己共度一生的丈夫看,厉璟琛心里有些微微的不好意思,但是想到眼前这个可人的女子以后会是他的女人,顿时又有些欣喜。

    厉璟琛脸色有些微微的泛红,“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几天想你了,突然想来看看你,却没想到撞见了你换衣服。”

    一袭黑衣,玄纹云袖,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随着话音抖动着,眼前的男子哪还有半分平日的傲气和冷漠。

    眼前的男子不论身材还是相貌都是出挑的,也难怪东临的女子都想嫁给他,慕昭对那天生的事还是觉得有几分不真实。

    “这次就算了,”她轻轻叹了口气,今日也是突然想到去外面寻个护卫,才会白天换衣服,自然也不能怪他突然而至。

    厉璟琛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放过去了,他心里暗笑,果然母妃说得对,不能硬着来,追女孩子得找软处下手。

    掩饰住心中的得意,他将目光重新放回在慕昭身上,只是单单的坐在这里,他的心里就不自觉的放柔,感到美好。

    好看的眼睛,粉嫩的红唇,修长的脖颈,还有好看的玉手……厉璟琛眉眼间噙着笑,对眼前的女孩怎么看怎么都满意。

    相对厉璟琛的火热,慕昭就有些不自然了,她可不是一无所知的小女孩,自然知道他眼里冒着幽幽的火苗是什么,她虽然打算给他一次机会,却不想展这么快,他们之间还缺少磨练和了解。

    “我想找你帮个忙,”慕昭撇开眼,立刻找了个话题。

    厉璟琛回过神来,看着对面女孩的多少,知道他逼紧了,急忙收回了目光。

    “什么事?”厉璟琛轻轻一问,眉眼不自觉的放柔,心里十分的开心,慕昭能够找他帮忙,说明心中有他。

    “我想找个护卫,”慕昭直接开口,她相信厉璟琛以后也会护着她,但是他不可能永远都出现的那么及时,护卫可不比丫鬟,厉璟琛这方便比她在行。

    厉璟琛自然也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那次的惊险,他也不想再体会一次,今日他来,除了想看她,自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原本心里还在考虑如何让她将他的人收在身边,现在看来,这个丫头倒也是很聪明的。

    “你也不必找了,我身边正好有一个,让她以后跟着你,”厉璟琛直接开口。

    慕昭身子一怔,转过头,对上厉璟琛的视线,“这么快就找好了?”

    “她是我身边的,跟着多年了,不论收集报还是追杀防备,都很擅长。”厉璟琛简单的解释了下,随即眸色一沉,冷声道,“疏影,出来见你的新主子。”

    一句话落地,眨眼睛屋里多了一个黑衣女子,一张银面蒙住了半边脸,黑色的头用了一根木簪挽起,整个人训练有素的半跪在厉璟琛面前,拱手恭敬道,“主子!”

    “这是你以后的新主子,以后你不归我管,直接听命于她,她的任何命令你都要服从。”厉璟琛冷声吩咐。

    疏影将目光落在慕昭身上,没有丝毫的犹豫,低下头朝着慕昭行礼,“拜见新主子。”

    慕昭虽然是大家小姐,但是有着前世的记忆,她自问见过多种人,眼前的这名女子浑身透着冷,不同于厉璟琛身上的,那是一种没有人气的冷,这种女子必定是经过了沧桑和磨砺。

    “以后有劳你了。”慕昭朝着疏影示意的点点头。

    “下去守着,我和你主子还有话要说。”厉璟琛道。

    疏影询问的目光落在慕昭身上,慕昭自然明白意思,点点头。

    得到允许,疏影才离开。

    慕昭对疏影的态度十分满意,自然对眼前这个男子好感增了几分,能这么快给她找到一个称心的护卫,看来他早就打算好了。

    “谢谢你~”慕昭开口,眸中带着真诚。

    厉璟琛放心茶杯,眼底划过一抹不着痕迹的光芒,朝着慕昭勾手,“坐我身边来。”

    慕昭怔了怔,这次却没排斥,站起身走到了他身边,寻了个位置乖乖的坐了下来。

    厉璟琛眸中闪过一抹欢喜,满意的勾起嘴角,毫不犹豫的伸手过去将慕昭的那双小手给握了起来。

    轻轻的抚摸着,揉捏着,这双好看的手果真如他想的那般滑腻,手感好。

    那双大手火热,掌心的薄茧摩擦着她的细手,虽然她经历过前世成亲生子,但是仍旧在他火热的包围下,不可自已的红了脸颊。

    “世子这模样,倒像是八百年没见过女人的。”慕昭带着揶揄,嘴角勾了勾,倒也不抽回手。

    厉璟琛戏谑的望了眼前红脸的女子一眼,轻轻笑了一声,声音如最醇香的美酒,“本世子女人倒是见过不少,倒是没见过你这么勾人的。”

    这般的**,不正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镇定和严肃,慕昭脸色更加的红,本想着报之前的嘴角之仇,看他吃瘪的模样,万万没想到被他反将一军。

    “胡说,谁勾你了!”慕昭瞪大眼睛,嗔怪了一句,脸上有着囧色。

    那小巧的红唇微微嘟着,巴掌大的小脸鼓鼓的,倒像是一只炸毛的兔子,厉璟琛心中一动,眼色闪过暗流,伸手一拉,将眼前的女子拽入怀中,“还说没勾,你这个小妖精!”

    厉璟琛懊恼声音一落,不待慕昭反应,那冰冷的唇便盖了下来。

    不同于那次的烦躁,厉璟琛心中是慢慢的欢喜,入口的是馨香甘甜,他尽力的汲取着,丝丝的扣着身下的女子,让她和他共进这美妙的时刻。

    慕昭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激烈热的问,他不断的剥夺她的呼吸,啃咬着她的嘴唇,好似在吃什么美味。

    空气中流动着暧昧,慕昭全身软,脑袋有点犯晕,在她感觉快要死掉的时候,他才松开手。

    慕昭得到空间,死劲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腰间依然有一双大手将她搂抱在怀中,他的胸膛出笑声,看得出心极好。

    “放开我!”慕昭嘴巴一撅,伸手去扳他的大手。

    “乖,别动,让我这样抱一下。”厉璟琛一直大手握住慕昭的两只小手,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道,“我得出去个两三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等着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慕昭原本打算反抗,可是在听到她这句嘱咐时,她有了被人在意,被人珍惜的感觉,这在前世是没有过的,秦默然永远只有他自己,从来不考虑她的感受,在她为他伤神之时,他从来一句问候关心也没有,她的付出被他视作理所当然,常常他出远门好多天,却连个音信也不传给她,她会每日都在门口张望,希望看见他身影。

    “注意安全,我等着你回来。”慕昭轻轻出声。

    两人相互依靠着,没有了语,温馨的气息在彼此间流淌。

    晚风轻拂,周围安静一片,秀兰园里,四姨娘备好了酒菜,迎来了她等待已久的男人。

    慕怀仁脸色阴沉,看了四姨娘一眼,直接坐在了桌旁,整个人冷冰冰的。

    四姨娘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不过一会,她便振奋精神,给慕怀仁倒酒捻菜,“侯爷,这是妾身亲手做的,你好好尝尝。”当年就是因为她做的一顿饭,慕怀仁吃后赞扬了一番,宋芝兰才会上了心,将她送上了他才床。

    慕怀仁没有将她的热期望看入眼中,他心里满满都是秦云锦,他死去的妻子。

    这些日子,府里一直流传着他心爱的人是被宋芝兰那个毒妇害死的,他之前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没有证据,加上有皇上的阻扰,他也不敢大肆调查,只是宋芝兰这一疯,倒是将她做的亏心事吐露了出来,他心里在知晓真相的那一刻,是满心想悔恨。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宋芝兰曾经的丫鬟,慕怀仁眸中充满了厌恶,冷着脸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四姨娘眸中闪过一抹凄凉,“侯爷,奴婢花了一个晚上做这些,你好歹尝一口。”

    “不必,有话赶紧说,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他现在只要见到和宋芝兰有关的人,都会止不住的想火,眼前这个可是跟了那个毒妇好多年的,他就不信当天那些事她能置身事外。

    他起身打算往门外走,四姨娘见此,想到慕昭丫鬟传过来的话,抿了抿嘴,一把跪了下来,“侯爷,我对不起你。”

    慕怀仁踏出的脚步顿了下来了,随后收了回来,冷眼转过身,眸中溢满了怒火和仇恨,“当年的事果然你也参与了。”

    四姨娘红着眼,眸中沁满了泪水,紧咬着红唇,模样看起来分外可怜,但是这些都已经在慕怀仁眼中激不起任何的涟漪。

    “奴婢也是有苦衷的,当年宋家小姐是我的主子,我不能不听她的话。”四姨娘凄声说道,她双全紧握,内心也是满满的凄凉。

    这一辈子她都被宋芝兰给毁掉了,宁为穷人妻,不做富人妾,她这个道理是明白的,当年她满怀憧憬,等着存够银两赎身后,就和她的虎哥一起在乡下买两亩田,过男耕女织的日子,可是就因为慕怀仁的一句话,宋芝兰为了逼她就范,就拘禁了她的母亲。她如宋芝兰的愿,成了慕怀仁的四姨娘,她的娘却逃不过被害的命运。

    “苦衷?”慕怀仁冷笑一声,抬脚走了回来,坐在了刚才的位置上,居高俯视着面前哭得凄凉的女子,“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苦衷?”

    这个男人如此无,一点关怀的目光都没有,她看得出他眼里的浓浓的厌弃,四姨娘苦涩的勾了勾嘴角,现在宋姨娘疯了,宋家肯定也不会放过她,她只能靠向大小姐这般寻找庇护,不为她自己,也得为女儿好好的谋划一下。

    ……

    当屋外的天色渐渐明朗,第一声鸡鸣响起之时,慕怀仁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桌边,神色木然,眸中却是排山倒海的痛。

    原来当年他和宋芝兰那个毒妇之间什么都没生,如果他能再坚持一下,好好的调查,肯定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他狠狠的捶着桌子,为什么他要多管闲事,如果不是他好心的那两次帮忙,宋芝兰怎么会费尽心思嫁给他?都是他害了锦儿,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他没有做到,也失去了资格……

    四姨娘整个晚上都跪在外面,她不敢进去打扰里面的男人,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哭声,她心里竟有了微微的解气。

    “侯爷,这一切都是宋家做的孽,如果你对大夫人还有半分的感,对大小姐有愧疚,一定要为她报仇。”四姨娘眼中闪过一抹狠绝,双拳紧握,“原本你可以和大夫人白头偕老,没有任何人的插足,可是就因为宋芝兰的自私,宋家的威逼,这一切都毁了。”

    慕怀仁眸光动了动,脑海中恢复了清明,她说的没错,锦儿死了,是他的错,昭儿年小就失去了母亲也是他的错,他不能再继续错下去,宋家这颗毒瘤他绝对不能再留着,他要报仇!

    ------题外话------

    谢谢stellazhua亲的花花,第一次收到花花真的好鸡冻\(≧▽≦)/爱你

    本书由,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