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九章 误会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四十九章误会

    三日后,沁香园掌柜果然将一批新的泉州龙井送到了安阳侯府,并郑重道了歉。***

    宋芝兰扯着笑,自掏银子叫来了最好的大夫给四姨娘看诊,那脸色扭曲的别提有多精彩,慕昭心中大块。

    慕怀仁回府后,便听说了这件事,去了汀兰园狠狠训斥了宋氏。

    四姨娘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经过精心调养,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才脱离危险。

    慕昭走进秀兰园,便能闻到一股很浓的药味。

    那床上的女子身子瘦削,脸上和脖子上都布满了凹凸不平的伤疤,其中一条更是从眼角贯穿了半张脸,看起来很是渗人。

    四姨娘双眼无神的躺在床上,任由女儿一口一口喂着药,听到脚步声,她眼睛动了动,转头看见了慕昭,眸中闪过一抹亮光。

    慕良叶顺着母亲的视线看了过去,看到慕昭,她心里是复杂的,眼前这个女孩依旧光鲜亮丽,眸光囧囧有神,浑身散着难以喻的气质,再看看她自己,整个人瘦了一圈,脸色惨白,哪里还有一个侯府小姐的模样。

    “大小姐,你来了~”四姨娘扯着嘶哑的嗓子,急忙从床上挣扎,“叶儿,快扶我起来给小姐见礼。”

    慕良叶这次没有反驳,沉默的伸出手。

    慕昭抢先一步走到床边,制止了四姨娘,她摇摇头,“四姨娘身子刚好,还是回去躺着,别扯动伤口了。”

    四姨娘心里一紧,想到那坑洼不齐的疤痕,急忙伸手去遮脸。

    “是奴婢的不对,叶儿你赶紧拉下帷帐,别污了大小姐的眼睛。”四姨娘急忙吩咐,眸光慌乱,没有了半分过去的高傲。

    “娘,你……”慕良叶心里苦涩,蠕动了嘴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

    “不必如此,”慕昭将两人的神收入眼底,抿了抿嘴,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四姨娘用不着遮掩,这些伤痕是人为的,并不是天生长在脸上,迟早会好的。”

    四姨娘身子怔了下,却是没有放下遮掩的手,只是僵在那里,沉默片刻,开口道,“真的能好吗?”这些伤口极深,她现在依然可以想起大夫皱眉摇头的模样,她没有宋芝兰那强大的娘家背景,有的只是这张脸和这个女儿,如果脸毁了,侯爷以后肯定不会再踏入秀兰园,那她就没有机会生下侯府长子。

    没有儿子这个依靠,她和叶儿都不会好过,她了解宋芝兰,现在她是宋芝兰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不会放过她们的。

    “四姨娘原本就有一副好相貌,放宽心便好,”慕昭轻轻笑了笑,示意身后的柳绿将一个锦盒拿了过去。

    锦盒打开,里面放了十二个小瓶,瓷瓶面上勾勒了不同的花色。

    “这是?”慕良叶眸光闪了闪,眸光落在其中的一个小瓶上,这个她曾经在慕良莹那里看到过,慕良莹当做宝贝一般,不舍得用的。

    “这是十二瓶顶级雪花露,”慕昭淡淡的解释。

    四姨娘心里一惊,立刻放下手,目光急促看向了桌面,那十二个小瓶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金色。

    四姨娘从小便进了宋府,做了宋氏的大丫鬟,宋氏身为宋府嫡女,享尽宠爱,她这个贴身丫鬟自然跟着见识过不少好东西。

    菱花露和雪花露,可是帝都小姐们追求的美颜圣品,尤其是雪花露,具有肉白骨的功效。

    “这是……”她心里激动,脑海中有了个猜想,瞬间忘记了以往的不愉快,眸带感激的望着慕昭。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我用不着,四姨娘留下吧。”慕昭眼底闪过一抹暗淡的光,声音隐约之中多了几分怅然。

    四姨娘原本兴奋的脸,蓦然僵了一下,想到大夫人,她眸中闪过一抹心虚。

    “既然是大夫人留给大小姐的,我,我还是,不要了吧,”四姨娘眸光不舍,狠了狠心推拒。

    “娘,你的脸……”慕良叶不满提醒,却在四姨娘一个眼神下闭了嘴,只能不甘的跺了跺脚。

    “我娘心地善良,这些东西放着我也无用,如果给了需要的人,她也会高兴的。”慕昭站起身拿起锦盒,走到四姨娘跟前,拉住她的手,将锦盒放到了她的手里。

    四姨娘心复杂,看了看那十二个精致的小瓶,再看了看慕昭真诚的脸,抿了抿嘴,“谢大小姐。”

    她将锦盒收下,放到了床头,随即颤颤巍巍的爬下床,跪倒在了慕昭面前,“我对不起大夫人,对不起大小姐。”

    慕昭眼底一抹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握紧的拳头松了松,平复好心,仍旧和颜悦色,“四姨娘这话是何意思?”

    四姨娘原本心里还有一丝犹豫,但是想到宋芝兰的狠心,想到她堪忧的未来,还有面前大小姐和善的心,她心里立刻下定了决定,“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不是意外,那把火是二夫人放的。”

    慕昭早就知道了这个真相,可是再次听见,她的心里依旧不可遏制的生出了强烈的仇恨。

    “我知道,”慕昭握紧拳头,艰难的挤出了这句话。

    四姨娘怔了怔,抬看着慕昭平静的脸,那漆黑的眸子像极了记忆中那洒脱的女子,怪不得侯爷这般维护她。

    她垂下头掩住眼中的酸涩,动了动嘴,“当年我在酒里下了药,扶了醉酒的侯爷去了宋芝兰的房里,所以害的侯爷最后不得不娶了宋芝兰。”

    慕昭心里咯噔一下,眸中蕴含了波涛汹涌,这是很久远的事,但是她还是记得,当年爹毁了宋家小姐的清白,才不得不抬她入门,娘亲因为爹的背叛,郁郁不欢,从此和爹离心,导致了后面的悲剧。

    四姨娘瞅见慕昭阴沉的脸,心里一惊,急忙解释,“侯爷并没有碰宋芝兰,当时他已经睡死了,是宋芝兰不甘心,戳破了奴婢的手指,滴了几滴血上去。”

    钝钝的疼从心里弥漫开来,慕昭心里沉甸甸的,她挥了挥手,“我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